返回

巴士网页版首页 目录共2677章

首页

巴士网页版首页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3642章 醒来后

巴士网页版首页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sinospm.com

完成任务了,就可以美美地睡觉,一大早就起床把晚上写的东西塞进邮筒里,然后继续到书店门口等着。“那小子又来了,科长。”“你就是一头猪,他车上拉着一个人,你空手都跑不过他!”坐在车里的是丨警丨察厅科长张大志,两个副科长唐洋、代源。“科长,让下面的兄弟跟踪,多一些人,才能取得成绩。”张大志有些胖,脑满肠肥的长相,脸上也坑坑洼洼的,还带着些油光,看着不怎么体面,“他是重要的人物,和他接头的肯定是大人物,我们要亲自跟踪,人多容易走漏风声,这杨归远跑了,你我脑袋都保不住,明白不?”代源点头,“知道了,科长,我感觉这人力车可能和杨归远是一伙的,就是故意帮他甩开我们。”“少废话,不要找借口,不要跟丢了,杨归远今天去过什么地方,和谁见面,所有消息我都要,据可靠消息,今天他要和大人物接头,你们警惕点,”张大志打着呵欠下了车,“我回去睡一会。”“我们知道,昨晚科长辛苦了,”唐洋说,“你放心好了。”张大志走后,车里就剩下唐洋和代源。“这辛苦活是我们的,出事了算我们的,功劳是科长的!”唐洋看张大志走远了,揭下帽子盖在脸上睡觉。“就不要发牢骚了,你睡,我盯着。”代源黑瘦,个头和唐洋差不多,他盯着书店。一会儿工夫,唐洋就开始打呼了,睡得很香甜,不知道过了多久,代源喊他,“唐洋,醒醒,出来了。”唐洋睁开眼睛,看了看,说,“呵呵,你看,今天他们走大路,我们用车跟,我就不相信他能跑得过汽车!”代源点头,便发动汽车,慢慢跟在胡耀祖身后。“老板,我们今天去哪里?”胡耀祖问杨归远。“你按照我说的走就行了,跑快一点,我加钱。”“好的。”过完这段大路,杨归远让胡耀祖往窄的地方走。胡耀祖也没多想,他猜想杨归远可能要跑路了,但是本田只让他跟踪,没让他抓住书店老板,所以他无所谓地继续跑。进入小路以后,杨归远观察了一阵,汽车当然没有跟上来,下车的两个人好像也已经跟丢了,他对胡耀祖说,“前面有条巷子,你在巷子口停一下。”胡耀祖跑得不快,他故意放慢脚步,看有没有人跟踪。“就这里。”“要等你吗?”“不用。”杨归远把钱付了,推开巷子第一家的大门,走进去。虽然杨归远说不用等他,但是胡耀祖仍然没有离开,毕竟他的活儿是跟踪,还是接着跟比较稳妥。他把车停在原地,想等等看杨归远还出不出来,等了十几分钟,还没有人,他忍不住走到门边,用眼睛瞄着门缝里面。好像并没有人,他试着轻轻推开大门,里面空荡荡的,人都没有一个,而且这个院子一看就没住人,到处是灰尘。咦?翻墙跑了?胡耀祖想着,只好退回来,准备继续拉车去,刚跨出大门,就被枪指着头了,“不要动!”“大哥,有话好好说,能不能放下枪?”胡耀祖慌乱地缩着脖子。“你拉的人呢?”“进这个屋,就不见了。”代源的枪并未放下来,还指着胡耀祖的头,胡耀祖只好乖乖举起手站在原地不动。唐洋进了院子,里面只有一间屋,一个大院坝,里里外外没有一个人影,他焦急地走出来问代源,“我们把人跟丢了,咋办啊?”“先把这小子押回去,杨归远说不定已经回书店了,之前我们不是跟丢了几次吗?”代源说。“我的哥,这次不一样,好像是真的逃跑了。”唐洋一脸紧张神色。胡耀祖站着不敢动,他知道,枪是一秒可以打死人的。代源比唐洋冷静,“不慌,先把他带回丨警丨察厅再说。”说完给胡耀祖屁股上一脚,“走!”“两位,我的车。”胡耀祖扭头看向自己的人力车,这是一块大洋的押金,可不能丢。“你都要死了,还想着你的车?”唐洋说完,和代源都坐到人力车上,“走吧!”拉一个人胡耀祖跑得飞快,拉两个大男人还是有些吃力,到了丨警丨察厅,代源看着唐洋,“我们把科长的车忘在大路上了。”唐洋说,“我去打电话告诉科长现在的情况,人跟丢了,你自己倒回去开车。”代源点头,下车走了。唐洋押着胡耀祖到了刑讯室,这种地方,不用问,只要看到屋里的东西,就知道他们要干嘛,胡耀祖后悔了,真不该答应本田去跟踪书店老板,但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唐洋用粗麻绳将胡耀祖绑在钢铁的大型十字架上,就出去打电话了,十分钟后,就听到张大志在走廊里骂人,“我不是叫你们看紧吗,怎么让人跑了,你们两个是饭桶吗?”唐洋怯懦地回答,“科长,我们把那个人力车夫带回来了,在刑讯室。”“打,让他交待!”张大志快步进了刑讯室,脱下大衣,一句话也不问,拿起凳子上的鞭子就开打,代源也站在一边,一人一鞭轮流着打。胡耀祖虽说在湖边培训的时候吃过不少苦,但是这种挨打还真没遇到过,几鞭子就打得他嗓子都要叫破了。“你们不要打了,你们问,我全部说。”胡耀祖哀嚎地求饶。“你叫什么?”唐洋马上开始发问,三个人死死盯着胡耀祖,他哪怕有一丝犹豫或者闪缩都躲不过。“胡耀祖。”“哪里人?”“广州人。”“你是红党?”“你们搞错了,我就是人力车夫,我不是红党,我是下苦力的。”胡耀祖大声回答。“还不老实,再打。”张大志手里的鞭子马上甩了过来,比刚才打得还狠,胡耀祖感觉自己已经皮开肉绽,他痛得大声喊娘。“你现在可以说了吧?”唐洋又问。“你要我说什么?我也是跟踪了书店老板的,凭什么抓我?”胡耀祖咬着牙问。“有人让你跟踪?是什么人?”张大志听到这话,将鞭子丢到地上,走过来使劲捏着胡耀祖的脸。胡耀祖脸都被捏到要变形,含混不清地回答,“日本人。”张大志一个巴掌甩到他脸上就走开了,“你还不老实,拿日本人来吓唬我?”代源手里的鞭子马上打了过来,一鞭子,两鞭子……张大志大喊,“打,再打。”胡耀祖痛得大叫,可以说是在哭嚎,“大哥们,求你们不要打了,我说的是真的啊,真是日本人让我去跟踪的啊!”“好,我信你,哪个日本人让你去的?你说说他的位置!”唐洋问。“桐城路三号。”胡耀祖回答道,他痛得龇牙咧嘴,身体的肌肉全部紧张地收缩着,额头的汗珠大颗大颗顺着脸颊流下来,有些汗水流过伤口,噬咬得伤口剧痛,他更加痛苦地咧着嘴。张大志坐在椅子上,盯着胡耀祖,虽然不太相信,但是看胡耀祖的样子的确不像是撒谎,怕真的搞错,他转头,“唐洋,带兄弟去核查一下。”。回到寝室,严寒就在思考拉谁一起组成协会的筹备小组,这个筹备小组也就是今后协会的核心成员。理论上,协会的成员可以从全校范围内选人,但虽是同一个大学,认识其他院系同学的机会却不多。严寒只好先把全系认识的同学在脑海里筛了一遍,互联网经济是小系,一届才两个班,两个班经常一起上课,一起组织活动,所以隔壁班的同学有不少严寒也认识。第一个在严寒脑海里闪过的是冯斌,冯斌成绩好,工作能力也强,关键是做事情比较负责任,再加上一个寝室的,工作上也好沟通。想到这里,严寒就把拉他入伙的想法向冯斌和盘托出,冯斌苦笑着说:“老严,你这个想法好,但是我时间怕不够啊,我还没告诉你,我现在是院学生会学习部副部长,学生会那摊子事情你知道的,有点儿分身乏术啊。”“靠,啥时候混成学生会干部的?请客请客。”严寒说。“别腐败别腐败,副部长而已,又不是当了副主席。”冯斌说。“没事儿,副主席指日可待,先吃一顿再说。”严寒说。“都快穷得要饭了,要不,请你喝瓶饮料?”冯斌说。“唉唉唉,算了算了,一点儿诚意都没有。不过我想想也是,你说我俩如果在一个组织里,认识的美女都是同一批,没办法信息互换啊,你还是在学生会好好混吧,我的终身大事还得靠你啊,本班的女生我是一个都没兴趣啊。”严寒说。“你这么想就对了,我的会长大人。”冯斌说。“别别别,现在我这个协会后面还必须加个括号——(筹)。”严寒说。“行吧,你再找找其他人看看,我先睡了。”冯斌说。严寒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当心中冒出一个想法,就像点燃了一个火苗,如果不及时给它更多的材料,付出更具体的行动,这个小小的火苗很可能就会灭掉。另外,若其他人抢先注册成功类似的专业协会,那再想注册难度就太大了,就如同有了证券投资协会,就不会再允许注册炒股协会一样,资源有限,先到先得。一晚上没睡好,但第二天严寒却跟打了鸡血一样,目标就是最好的兴奋剂,第二天有课,严寒听不进去,因为课堂上是绝好的选人场合,同学们都在,看着一个个活灵活现的真人更有助于理性思考核心团队的组建。严寒拿出一张纸,圆珠笔在手指尖飞快地来回旋转,时不时又停下来在纸上写上候选人的名字。王欣怎么样?不行,她有点儿公主病,到时候还要照顾她的情绪,麻烦。李沛呢?她虽然脾气有点儿大,但只要能压得住,就是一把搞外联的好手,嗯,先作为备选。隔壁班的刘志彬如何?一起打过球,也是算认识,看上去人还不错,应该是干事情的好手,嗯,也先备着。杨菁菁也不错,成绩优异,做事认真,没事喜欢傻笑,女孩子心地很善良。王大志就算了,天天在网吧打游戏,今天怎么来上课了?这可真是暑天下大雪——少见。最终,严寒初步拟定了协会核心成员名单,并拟任了职务。会长:严寒。副会长:隔壁班的刘志彬,本班的李沛、杨菁菁。会长助理:严寒的中学同学何帆,何帆是学计算机的,严寒希望他能帮助自己解决一些技术上的问题。接下来,严寒分别找他们几个私下沟通,李沛刚开始略有犹豫,但严寒态度诚恳,李沛也只好同意了,其他人沟通都很顺利,情况比预想的还要好。第二天,严寒带着核心团队一行人又去找了刘老师,刘老师看着一行人精神抖擞的很满意,说:“我和系里其他老师交流了一下你们的想法,其他几位老师都很支持你们要办协会的创意,我打个电话给团委刘书记,看他在办公室不,我们现在就过去找他。”“我们直接去找刘书记,合适吗?”严寒说。“合适啊,这是好事,正大光明,只要你们有想法,肯干事,谁都没有理由拒绝你们。”刘老师说。其实大学教育是属于放养式的,老师相对更喜欢这种自己钻研、自我学习、自我突破的学生。要么学习好,要么实践强,总要有一样。团委刘书记显然对商学院是有深厚感情的,他听了刘老师的介绍以及严寒的想法后,斩钉截铁地说:“我们学校的学生社团是不少,但这看跟谁比,北京大学最近就提出要搞百团大战,意思就是北大要突破个社团的规模,学生社团作为学生自发的兴趣爱好和专业组织,对学生的课余生活是一个很好的补充,对你们更是极好的锻炼。”说罢便拿起钢笔,在严寒的那份报告正面写下:请团委和社联的相关负责同志协助办理为盼,并签上自己的名字和日期。有了“尚方宝剑”,协会的注册变得异常顺利,就连社联负责人陈星也似乎换了个人似的,竟主动给严寒发短信告知协会注册的办理进度。当时,正好有一部反腐题材的电视连续剧《绝对权力》在江南卫视首播,严寒正好看完了,这部剧在当时创下%的收视率奇迹,编剧是周梅森,正是十多年后再次创下收视率奇迹《人民的名义》的作者和编剧。《绝对权力》讲的是斯琴高娃饰演的女市长赵芬芳利欲熏心,为了获得权力暗箱操作、放弃原则、不择手段,一心想当市高官拥有所谓绝对权力,最终以自杀结束自己生命的故事。严寒暗想,要不说谁都想当一把手呢,别人求爷爷告奶奶想办的事,一把手几个字的批示就办好了,如果是办好事,那就是为人民造福;如果是办坏事,那也没人敢反对啊。一周后,协会顺利地注册下来了,此时恰逢五一劳动节天长假,严寒想着,如果互联网协会都没有自己的网站那还能叫互联网协会吗?严寒想要会长助理何帆在长假期间突击做个网站出来,可何帆早就计划好了要和家人去上海旅游。严寒只好硬着头皮自己上,严寒以前在中学的时候和何帆一起参加过电脑培训班,对dos、windows操作系统了如指掌,盲打速度极快,也都拿过省级中学生电脑打字比赛的二等奖,但做一个网站涉及的知识太多,从photoshop到asp编程,要掌握access数据库,还要学会如何配置iis环境、注册域名、购买服务器空间等,这些知识严寒只是听说过,但完全没有深入了解过。但是,放假前,严寒已经拍着胸脯跟同学们承诺假期之后协会网站就会闪亮登场的,怎么办?没办法,只有靠自己,只有自己是最靠得住的。前三天,严寒把自己关在家里,系统性地了解网站的前端、后台、代码、数据库、环境等等,发现如果从头建设一个网站,自己不钻研几个月是搞不定的,这是根本完不成的任务啊。正当快要绝望之时,严寒找到一个快速建站的捷径,在一个论坛里,有个网友说,其实没必要自己去从头到尾写代码,建数据库,要做个网站,可以直接在源代码网站上找一个自己喜欢的模板,还有很多开源或不开源、付费或不付费的现成的源代码可以下载,只要学会如何在本地配置环境,然后根据自己的想法修改前端的图片和文字即可,没那么复杂。这个观点,就像在黑夜里拾到一根火柴梗,虽然还未见光明,但严寒心头已豁然开朗。长假最后的三天,严寒虽仍遇到一些困难,但都是可以解决的小问题,实在遇到迈不过去的关卡也可以在网上搜索类似的问题以寻求答案。假期归来,一个拥有国际顶级域名的莲城大学互联网协会官方网站正式上线,严寒对此充满成就感,这可是莲城大学所有学生组织(包括各级学生会)里第一个拥有自己官网的,严寒恨不得要把网址告诉全世界的人。。  胖子也没心思搭理车前子了,也跟着进了大楼。车前子记住了他的话——这局里就一个高老大,以为是高亮叫的胖子。当下跟着他一起进了这个叫做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的单位大楼进了大楼之后,车前子紧跟着胖子进了通往顶楼的电梯。胖子打了一连串的电话,没有心思理会身边这个有些愣头青的道士。“辣子,哥们儿你哪去了?我从镁国回来都不来接啥?你们家老爷子安排你相亲?弟妹、嫂子哪的人?家里条件怎么样?不是我说,咱们可不能讲究忙你的吧,我这边没事,带我向未来嫂子问好。”“老杨,你们本家抽的什么疯?要给我安排——不是大杨,是咱们杨书籍。要给我安排工作,不是我说,连熊玩意儿都跟着他疯。哥们儿我上飞机之前还好好地,怎么刚回来他就敢说上句了?你也不知道?你老婆学校运动会?你给她当拉拉队——喂喂”胖子的话还没说完,对方已经挂了电话。胖子这边还想要继续打电话,这时电梯门打开,他和车前子二人已经到了顶层。看着顶层尽头的办公室方向,胖子回头对着道士说道:“小兄弟,你听我的,去六室找吴仁荻,他会告诉你高老大怎么样”“你是打算让这个姓吴的揍我一顿吧?”没等胖子说完,车前子已经打断了他的话。顿了一下之后,道士继续说道:“别以为我是小地方过来的就好欺负,吴仁荻是吧?还指不定谁揍谁。胖子,今天不见到高亮,我就赖上你了。”听到车前子说破了自己的心思,胖子哈哈一笑,随后搂着道士的肩膀说道:“哥们儿我真没那个意思,既然小兄弟你疑心这么重。那就跟着我一起局长室,先办我的事情,然后哥们儿我告诉你高老大出什么事了”说话的时候,胖子已经带着道士走到了句长办公室的大门前。他也不敲门,反倒凑在车前子的耳边,低声说道:“小兄弟,帮我背个锅。一个锅十万”话音刚落,胖子突然抬脚对着大门猛踹了过去。别看他的身体肥胖,这一下却很有些力道。“嘭!”的一声,将大门踹开之后,立马对着车前子说道:“哥们儿你这是干什么?我们杨书籍也没说不开门啊,你说你小小的年纪,怎么这么大的气性?就算以前这是我的办公室,你也不能这么干。不是我说,下不为例啊”说完之后,胖子对着车前子做了个鬼脸。这才转身走进了办公室,冲着里面一个有些不知所措的中年人笑了一下,说道:“杨书籍,听说你要给我布置工作?哥们儿我一听到就急忙赶过来了,那什么、这是我一个小兄弟。听说我的办公室被占了就发脾气,不是我说,杨书籍,年轻人有点脾气也是可以理解的”被称为杨书籍的男人有些心虚的看了车前子一眼,以为胖子已经知道他私底下偷偷摸摸干的事情,面前这个小道士是胖子请来对付自己的帮手。但凡能被胖子请来的,都不是一般的神仙,自己可得罪不起看在十万块钱的份上,车前子也认了这个黑锅。一旦那个叫做高亮的躲了,自己就要替家里那老登儿还债,十万块钱多少也能事。当下他面无表情的跟着胖子进了办公室,就等着一会出去结账了。“这不是误会了嘛,孙句你的办公室还是你的,我在民调局一天,看看谁吃了豹子胆敢打你的主意”杨书籍冲着车前子干笑了一声,随后从办公桌里面走了出来。拉着胖子的手继续说道:“小熊没和你说?他就是这样毛毛躁躁是怎么一回事,上面下了新的文件,说参加在外长期从事外事活动的同志,回来之后都要暂时放下工作,组织内查看一段时间。只要没有问题,还是可以恢复以前工作的嘛”说话的时候,杨书籍转身回到了办公桌前,将上面的文件拿过来。递给了胖子之后,他继续说道:“孙句你看看,这可不是我的意思。在我心里,一直都是认定孙句你是没有问题的。你就当作休息几天,我先替你看着民调局”胖子没理会杨书籍的话,他接过文件看了起来。刚刚看到到第一行字,便“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随后指着上面的字迹回头对着车前子说道:“小兄弟你看看第一行字,针对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的某些领导同志,最近也就是哥们儿在国外待着了吧?杨书籍,麻烦你和上面说一下,下次直接写上我孙德胜的名字。省得有些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文件上说的是他们。”听着这个叫做孙德胜的胖子把话头引过来,车前子多少听明白了点意思。当下顺着孙德胜的话说道:“这是得罪人了,上面看你不顺眼。准备停了你的职务,让这个书籍来代替你。要不你实相一点,自己让位得了。”这两句话下到杨书籍了,他急忙摆手说道:“误会了误会了,这个圈子里面谁不知道民调局只有孙德胜一个句长?我这书籍也就是挂个名,替孙句应付上面的”“等等吧,你说这里就他一个句长?”车前子从杨书籍话里听出来了毛病,当下打断了他的话,随后盯着孙胖子继续说道:“那高亮怎么回事?他退休了还是调走了?”“高亮高句长?他已经过世七八年了啊。”听出来这个年轻的道士是来找民调局前句长高亮的,杨书籍继续对着车前子说道:“我还是高句长过世那年调到民调局的,怎么小道长你不知道?”“高亮死了”原本抱着最后一线希望的车前子,听到杨书籍这两句话之后,当下呆楞在了当场。家里还欠着五百多万,唯一的希望高亮死了,自己已经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看样子只能学那个老登儿跑路了。“高老大不在了,不是还有哥们儿我吗?”孙胖子冲着车前子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说句不要脸的话,只要小兄弟你不是来认亲的,其他的事情都好办。高老大能办的事情我也能办,他办不到的事情,哥们儿我兴许也能办。说吧,是钱还是其他什么事情?”“拉倒吧”泄了气的车前子无奈地看了孙胖子一眼,随后他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这事不是十万八万能了的,数目太大了,我怕吓着你。除了那十万块钱之外,再帮我买一张去广州的火车票,就当你替高亮帮我了”敢情他们俩不是一伙的,这个小道士是孙胖子花钱雇来的,这就好办了,杨书籍这才松了口气。他坐到了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对孙德胜说道:“小孙啊,你还是听从文件的指使。暂时的休息一段时间,你放心,我已经和几室的主任,还有杨军、杨枭他们都商量好了,不会耽误局里正常工作的。”“我说老杨你怎么突然改了脾气,敢情是趁着我在镁国的时候,偷偷摸摸和他们都商量好了”孙胖子也不理车前子了,他一屁股坐在了办公桌上,随后看着杨书籍继续说道:“以前小看你了,想不到这几年你把胆子练出来了,都敢和二杨谈条件了。怎么,我们家辣子和吴主任你也打过招呼了?”提到了吴主任的时候,杨书籍脸上的表情变得复杂了起来。他干笑了一声,冲着孙胖子说道:“孙句,不管怎么样,局里大多数人已经认同了文件传达的内容。听老哥哥一句劝,回家休息一阵子。我上下疏通一下,过不了几天你还是咱们民调局的句长。”。不信你们看,哪个酒鬼会有好下场,不是醉死就是掉进河里淹死,就像那两个四川籍司机,开车还喝酒,最后经过小桥时出了车祸落到河里淹死了。那些贪恋女色的人,别的不说,先看看历代帝王,短命的是不是都是些好色之徒,像南朝皇帝刘子业,连自己的姐姐都不放过,仅仅做了一年的皇上就被人杀害了。至于那些贪得无厌的,狂妄自大的,凶狠残忍的等就不用举例了,都是没有好结果的。外面的狗叫声慢慢地停下来,接着传来小狗的呻吟声,我心里一颤,知道外面站着一个厉鬼,不知是过路鬼还是那个女鬼。正当我躺在被窝里惴惴不安的时候,门口边上的水桶被什么绊倒了,发出刺耳的声音,那个时候的水桶是铁质的,很沉重,一般能用十多年还不坏,不像现在的铁桶,用个一年多就漏水。我心惊胆颤的从被窝里抬起头来,看见屋子里站着那个女鬼,穿着粉红色的衣服,披散着头发,看上去令人发毛。这时身边的王哥也惊醒了,他看了看我,问我看什么,我说那个女鬼又来了,王哥一下子翘起头来,呆呆着看着那个女鬼,不知如何是好,王哥看见这女鬼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也没有被吓死。我看见那个女鬼慢慢地向着我们走来,最后停在离床三尺远的地方。李队长被王哥用头枕打醒了,他见那个女鬼站在那里,于是他用头枕去打那个女鬼,女鬼没有动,静静的站在那里。我看见她的眼睛里仍然向外冒血,脸上的肉一块块如同被刀隔开的鱼肉,发白颤抖。我心慌意乱的在心里默念“摩訶般若波羅蜜”……当我开始默念的时候,那个女鬼有了反应,她一反常态,竟然一下子贴在了门上,只露着一个头在屋子里,披散着头发,遮盖住脸。过了会,这个女鬼很不情愿的消失了。我停止默念七字真言,心里感觉好了些。李队长说明天去前面村子里请巫师来除掉这个女鬼,我想也该是时候了,不除掉她,我们在山上砍树都提心吊胆的,晚上睡觉也不踏实。一夜没睡,到了天亮,老李去和崔大队长商议此事,我们继续上山砍树。不知道是走漏了风声还是那个女鬼通灵,她竟然把崔大队长派去请巫师的人害死了,死者是个河南人,姓黄,有些胆量,曾捕捉过老虎,死的时候脸都被吓得变了形,这件事也是我们下了山吃晚饭的时候知道的。我们这些人都弄得心里慌慌的,崔大队长说大家不要怕,鬼都是怕火的,大家伙晚上在屋子里生上火就可以了,当然这是个没有办法的办法,目前来看只能如此了。晚上我们早早的关了门,坐在被窝里说话。到了半夜,有些人困了,便和衣坐在床上靠着木头柱子睡了。这一夜除了门外几声狗叫,吓得我们心里哆嗦几下之外,没有发生别的事情。到了天亮的时候,门外传来嘈杂的声音。一大早,我们刚起床还没有开屋门,我就听到外面院子里传来吵闹声。李队长经验最多,他认为是有人来闹事的,这个年成,经常有些外地的流浪汉来到这里捣乱。我们来到屋外,我看见有几个男子正和崔大队长争吵。崔大队长脸憋得通红,显然是生气了。我们过去问明情况,原来是为了那条小黄狗。来的这几个男子说我们院子里那条小黄狗是他们的。我们给这伙人说这条小黄狗是我们从附近村子里买来的。这伙人中有一个脸上长满胡须的人看上去有些凶,他说小黄狗是被别人偷了去,他们已经在附近村子里找了好几天了。今天从这里经过,听见狗叫声,来到这里发现是他们丢失的那条小狗。这个人要我们拿出来证据,证明我们是从村子里买来的。崔大队长有些为难,因为去村子里买狗的那个河南人已经死了。这个满脸胡须的人说如果我们不说是从哪里买来的,就说明这条小黄狗是我们偷来的。我们立刻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因为我们也不知道这条小黄狗是从哪个村子谁家买来的。这伙人嚷嚷着上前拉住崔大队长的手去找上级领导评理。我们急忙制止住,并说如果这条小黄狗真的是他们的,我们可以给他们钱。这伙人听我们这么说,方才消停下来。我们七凑八凑的凑了些零钱,大约十几元吧,给了他们。他们把钱揣进兜子里走了。这件事我们本来以为就此结束了,但接下来的事情简直把我们鼻子都气歪了。他们拿了我们的钱,然后又到了松花江区找我们的上级领导告了状,那个时候的区长是胡赵光,他派人来调查此事。我们只能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但是隐去了买小狗是为了辟邪,只说买狗是为了看管国有财产。崔大队长被几个肩膀上佩戴红袖章的卫兵带走了,我们立刻乱成一团。有句话说“病急乱投医“,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便一起去附近的村庄里找巫师。说起巫师这个职业,在远古时代就有。那个时候人类科学文化还不发达,不能解释一些奇异现象,所以便出现了巫师这个职业。按照传说,他们都是能和神交流思想和传达信息的能人,能驱凶化吉,把神的旨意带到人间,然后再把人的意思传给神,实际上是一种居间关系,也就是起到牵线搭桥的作用。这种巫师传到了今天,也就是出马。出马在北方很普遍,特别是东北三省,几乎家家都有。于此相对应的是南茅,自古就有“南茅北马“之称。虽然现在都在破除封建迷信,但是在东北出马还是很流行的。东北三省远离北京,到这里督查的官员因为这里地域广袤,村庄分散,也是有心无力。只能在大城市里检查封建迷信活动,至于交通不便又偏僻的农村,是很难查到的。我们随着李队长来到了一户人家,这家的男主人看上去很熟悉李队长,他见李队长领着一队人进了他家的院子,他很高兴的把我们迎进去。我看见在他家屋子里有个供桌,桌子上摆满水果,桌子后面的墙上挂着如下字帖:横联:有求必应上联:千处祈求千处应,下联:界神下凡显神灵。最下面写着:掌堂:胡,教主:黄据这家那主人说他家的堂口是最正宗的,他的老师有两位,都是千年的神仙,有求必应。这个我知道的,从上面写的就可以看出来,至于灵验不灵验,那还要看结果。李队长对着堂口毕恭毕敬的行了礼,然后把来意说明,无非就是保护崔大队长平安无事,能早日回来。这家主人姓王,李队长叫他王神仙。王神仙从里屋里拿出来三炷香,插到桌子上的一个木碗里,点燃了。过了会,王神仙忽然蹦蹦跳跳的唱起歌来,“说文王鼓不一般,打一下子嗡嗡响,打二下子阵破天。要是打下三五下,震的胡黄白柳不得安。文王鼓柳木圈,木头处在东山里。大车去拉小车转,找个木匠奔跑看。烟熏火了围成圈,说鲁班老祖画个外线。”,回到寝室,严寒就在思考拉谁一起组成协会的筹备小组,这个筹备小组也就是今后协会的核心成员。理论上,协会的成员可以从全校范围内选人,但虽是同一个大学,认识其他院系同学的机会却不多。严寒只好先把全系认识的同学在脑海里筛了一遍,互联网经济是小系,一届才两个班,两个班经常一起上课,一起组织活动,所以隔壁班的同学有不少严寒也认识。第一个在严寒脑海里闪过的是冯斌,冯斌成绩好,工作能力也强,关键是做事情比较负责任,再加上一个寝室的,工作上也好沟通。想到这里,严寒就把拉他入伙的想法向冯斌和盘托出,冯斌苦笑着说:“老严,你这个想法好,但是我时间怕不够啊,我还没告诉你,我现在是院学生会学习部副部长,学生会那摊子事情你知道的,有点儿分身乏术啊。”“靠,啥时候混成学生会干部的?请客请客。”严寒说。“别腐败别腐败,副部长而已,又不是当了副主席。”冯斌说。“没事儿,副主席指日可待,先吃一顿再说。”严寒说。“都快穷得要饭了,要不,请你喝瓶饮料?”冯斌说。“唉唉唉,算了算了,一点儿诚意都没有。不过我想想也是,你说我俩如果在一个组织里,认识的美女都是同一批,没办法信息互换啊,你还是在学生会好好混吧,我的终身大事还得靠你啊,本班的女生我是一个都没兴趣啊。”严寒说。“你这么想就对了,我的会长大人。”冯斌说。“别别别,现在我这个协会后面还必须加个括号——(筹)。”严寒说。“行吧,你再找找其他人看看,我先睡了。”冯斌说。严寒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当心中冒出一个想法,就像点燃了一个火苗,如果不及时给它更多的材料,付出更具体的行动,这个小小的火苗很可能就会灭掉。另外,若其他人抢先注册成功类似的专业协会,那再想注册难度就太大了,就如同有了证券投资协会,就不会再允许注册炒股协会一样,资源有限,先到先得。一晚上没睡好,但第二天严寒却跟打了鸡血一样,目标就是最好的兴奋剂,第二天有课,严寒听不进去,因为课堂上是绝好的选人场合,同学们都在,看着一个个活灵活现的真人更有助于理性思考核心团队的组建。严寒拿出一张纸,圆珠笔在手指尖飞快地来回旋转,时不时又停下来在纸上写上候选人的名字。王欣怎么样?不行,她有点儿公主病,到时候还要照顾她的情绪,麻烦。李沛呢?她虽然脾气有点儿大,但只要能压得住,就是一把搞外联的好手,嗯,先作为备选。隔壁班的刘志彬如何?一起打过球,也是算认识,看上去人还不错,应该是干事情的好手,嗯,也先备着。杨菁菁也不错,成绩优异,做事认真,没事喜欢傻笑,女孩子心地很善良。王大志就算了,天天在网吧打游戏,今天怎么来上课了?这可真是暑天下大雪——少见。最终,严寒初步拟定了协会核心成员名单,并拟任了职务。会长:严寒。副会长:隔壁班的刘志彬,本班的李沛、杨菁菁。会长助理:严寒的中学同学何帆,何帆是学计算机的,严寒希望他能帮助自己解决一些技术上的问题。接下来,严寒分别找他们几个私下沟通,李沛刚开始略有犹豫,但严寒态度诚恳,李沛也只好同意了,其他人沟通都很顺利,情况比预想的还要好。第二天,严寒带着核心团队一行人又去找了刘老师,刘老师看着一行人精神抖擞的很满意,说:“我和系里其他老师交流了一下你们的想法,其他几位老师都很支持你们要办协会的创意,我打个电话给团委刘书记,看他在办公室不,我们现在就过去找他。”“我们直接去找刘书记,合适吗?”严寒说。“合适啊,这是好事,正大光明,只要你们有想法,肯干事,谁都没有理由拒绝你们。”刘老师说。其实大学教育是属于放养式的,老师相对更喜欢这种自己钻研、自我学习、自我突破的学生。要么学习好,要么实践强,总要有一样。团委刘书记显然对商学院是有深厚感情的,他听了刘老师的介绍以及严寒的想法后,斩钉截铁地说:“我们学校的学生社团是不少,但这看跟谁比,北京大学最近就提出要搞百团大战,意思就是北大要突破个社团的规模,学生社团作为学生自发的兴趣爱好和专业组织,对学生的课余生活是一个很好的补充,对你们更是极好的锻炼。”说罢便拿起钢笔,在严寒的那份报告正面写下:请团委和社联的相关负责同志协助办理为盼,并签上自己的名字和日期。有了“尚方宝剑”,协会的注册变得异常顺利,就连社联负责人陈星也似乎换了个人似的,竟主动给严寒发短信告知协会注册的办理进度。当时,正好有一部反腐题材的电视连续剧《绝对权力》在江南卫视首播,严寒正好看完了,这部剧在当时创下%的收视率奇迹,编剧是周梅森,正是十多年后再次创下收视率奇迹《人民的名义》的作者和编剧。《绝对权力》讲的是斯琴高娃饰演的女市长赵芬芳利欲熏心,为了获得权力暗箱操作、放弃原则、不择手段,一心想当市高官拥有所谓绝对权力,最终以自杀结束自己生命的故事。严寒暗想,要不说谁都想当一把手呢,别人求爷爷告奶奶想办的事,一把手几个字的批示就办好了,如果是办好事,那就是为人民造福;如果是办坏事,那也没人敢反对啊。一周后,协会顺利地注册下来了,此时恰逢五一劳动节天长假,严寒想着,如果互联网协会都没有自己的网站那还能叫互联网协会吗?严寒想要会长助理何帆在长假期间突击做个网站出来,可何帆早就计划好了要和家人去上海旅游。严寒只好硬着头皮自己上,严寒以前在中学的时候和何帆一起参加过电脑培训班,对dos、windows操作系统了如指掌,盲打速度极快,也都拿过省级中学生电脑打字比赛的二等奖,但做一个网站涉及的知识太多,从photoshop到asp编程,要掌握access数据库,还要学会如何配置iis环境、注册域名、购买服务器空间等,这些知识严寒只是听说过,但完全没有深入了解过。但是,放假前,严寒已经拍着胸脯跟同学们承诺假期之后协会网站就会闪亮登场的,怎么办?没办法,只有靠自己,只有自己是最靠得住的。前三天,严寒把自己关在家里,系统性地了解网站的前端、后台、代码、数据库、环境等等,发现如果从头建设一个网站,自己不钻研几个月是搞不定的,这是根本完不成的任务啊。正当快要绝望之时,严寒找到一个快速建站的捷径,在一个论坛里,有个网友说,其实没必要自己去从头到尾写代码,建数据库,要做个网站,可以直接在源代码网站上找一个自己喜欢的模板,还有很多开源或不开源、付费或不付费的现成的源代码可以下载,只要学会如何在本地配置环境,然后根据自己的想法修改前端的图片和文字即可,没那么复杂。这个观点,就像在黑夜里拾到一根火柴梗,虽然还未见光明,但严寒心头已豁然开朗。长假最后的三天,严寒虽仍遇到一些困难,但都是可以解决的小问题,实在遇到迈不过去的关卡也可以在网上搜索类似的问题以寻求答案。假期归来,一个拥有国际顶级域名的莲城大学互联网协会官方网站正式上线,严寒对此充满成就感,这可是莲城大学所有学生组织(包括各级学生会)里第一个拥有自己官网的,严寒恨不得要把网址告诉全世界的人。《我和我的病娇男友》《万魂书屋》《岳两女共夫》《东周赋》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巴士网页版首页》。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sinospm.com/wapbook/11079_988680.html
巴士网页版首页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