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起斗牛下载 目录共8906章

首页

一起斗牛下载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6055章 醒来后

一起斗牛下载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sinospm.com

白衬衣似乎这些话,对挺多人说过,说得挺溜,而且有激情,容易引起人的共鸣。果然,效果出来了,我的兴趣,又被提高了一个档次。“我以前,只学过普通的过时的编程,能行吗?”没出学校之前,自己学的那什么语言,是过时五年的东西,社会上的软件程序早就不用了。“放心,我就是这样过来了。一年前,我也是和你一样,刚刚来到这里找工作,然后一步步培训,学习,你看我,现在也带团队,招人了!”白衬衣笑眯眯了,大概是觉得,这一年,他学会了挺多东西,略有些小得意。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解说,直接加强了相当多的说服力。“那么,看来,你是能接受我们的工作内容和岗位安排了?我们说一下待遇问题?”白衫衬衣趁热打铁。嗯?这么直接?这么直入主题?我点一下头,又拿起了手中的笔,想把没填完的内容填完。我也边写边说。“培训多久啊?大概。”“差不多半个月左右吧。看个人情况不同。有快的,也有慢的。”白衬衣看我又接着了,脸上明显放松了一下。“待遇是咋算的?”我总算把心里最想问的问出来了。白衬衣有意压低了声音:“试用期!转正后看岗位,不会低于。”我心里抖了一下,这么多?正写字的笔尖差点歪了一下,强自镇定下来。不停地对自己说,镇定,淡定,平静!我仍然没有办法强自冷静。“什么时候能上班?”我冲口而出。白衬衣身体稍稍往后靠了一下。“是这样的,刚刚和你说了,上班,得看你培训期间的效果,有早有晚。但基本上不会超过十天左右的。”这一次,剩下的内容我写得很快,两分钟完事儿。交给了白衬衣。“你看,这样行了吗?”他大致看了一眼,点头。然后,他递了一张写好了地址和公司电话的纸条给我。“明天上午十点,来我们公司报道。后面具体安排到了公司再说。”小眼镜在边上看着好像有些兴奋?我入职,你兴奋个啥?难不成我以后是你的小弟不成?其实我也有些兴奋,这就找到工作了?还有培训?还有这么多工资?我的第一份正式工作?我想唱歌,我想高歌,我想打电话……最后,他又递给我一张纸。上面写着:培训确认书。看到那个内容后,我心中高歌的声音,像被掐住喉咙似的火速停了下来。上面写着培训开始的时间,内容,最后写的,居然是培训费???我指着培训费,一团心乱地问白衬衣。“这怎么还有培训费呢?”“哦,这个啊,这个是可以从工资里扣的。”他轻描淡写地说着。我心里又一宽。这样啊?“这个费用,具体怎么算的?”白衬衣再次压低了声音:“是这样的,你试用期工资是,培训按标准半个月算,我们正常是收的,但你是储备干部,我们只收你。”我疑惑了。“是这样的,你知道,软件硬件啥的,都是有价值的东西,也不能白教你。你到外面打听打听,随便上一个最普通的基础硬件班,都要一千多的。我们算很公道的了!而且还是从你工资里扣的。”我盘算了一下,第一个月,如果真的培训费扣我的话,好像也能接受。毕竟,硬件这东西,我还真的不会啊。现在的电脑这东西,刚刚普及,随便一台好几千,好像也有点道理。我点一下头,觉得勉强还行。“培训费,确定是发了工资的时候才扣?”我还是心细的。这个时候,我抬高了一点声音,我得确认他听清楚我说的。我也得确认,他所说的。这时,边上走过几个人,其中一股淡淡的清香马上扑入我了鼻子中。好像是听到我说的培训费几个字,后面的脚步也停了下来。我不由自主地扭头往后台,一张略成熟,又着精致妆容的职场女性站在我的身后,正皱着眉看着我手中的那些张培训确认书。白衬衣似乎看到有人围观,而且看样子也不是找工作的,倒像是来招工的公司负责人的样子。马上示意小眼镜。“要不,江宁,你到我们里面来坐一下吧,慢慢说。”我心想,谈就谈吧,为什么不能正大光明地在这里谈?还要在里面去?职场女这个时候突然对身边的人问了一句:“怎么回事?这里面招工的,还有收培训费的?我们的位置为什么会排在这种地方?”我和小眼镜,特别是白衬衣,脸色都变了!我迅速地停下了纸笔,看向职场女。她身边的人,一个西装男,另一个拿着包和文件的小妹子,大概是助理的样子,两个估计都是她下面的员工,脸色有些尴尬。“舒经理,我们这次要位置太赶,我们要订的时候,他们说楼上已经全满了,然后问我们要不要下面的摊位,说可以给我们按下面的位置原价的一半给我们,我看总部定的任务急,就定了这里。”舒经理脸色仍然很冷,指着大棚一圈说道:“看看这里的位置,看看都是些什么公司?居然还有人以培训费来赚钱或是来捆绑员工的公司?这样的地方,不说环境差,就是找工作的人,又能有什么样的素质?能招到什么像样的员工?省那点摊位费,有用吗??”我惊讶之极,这舒姓职场女,说话还真是尖锐又直接啊,把两个员工训得狗血淋头的,但是,她还有一句话,我不爱听。怎么来大棚里找工作的人,素质就低了?同一时间,我和小眼镜的声音响起。他说的是:“我说这位阿姨,你瞎说什么呢?我们在正规招工,你乱扯什么?”我说的却是:“我说这位大姐姐,你怎么乱开地图炮?在大棚里找工作的人,怎么就素质不够了?”舒职场女可能没想到我会有这个反应,对小眼镜的态度也是在她的预计之内,但那句阿姨的这个称呼,可就让她有些爆跳,本来就冷如冰的脸,现在像被电了一样,眼角有些跳动。她横了我一眼,暂时放过了我,我对她冰霜般的眼神,也并没有感到恐惧。只不过,在对她的印象标签中,加了一点东西,全称变成职场冰霜女了!但对小眼镜就没那么客气了。“怎么?我有说错吗?你们这些所谓的什么科技公司,不就打着那点表面的技术在这里忽悠刚来花城的人,用这点东西来骗他们手里的那点先期交给你们的培训费嘛,如果有人还是愿意留下来,不是和你们同流合污,就是被你们一直剥削和克扣,我有说错吗?什么狗屁储备干部,挂着羊头卖狗肉!”舒职场女好像吃过亏还是今天碰到什么事又或是今天是她失血过度了,火气大到爆,骂完员工,接着把小眼镜狂骂一通。小眼镜被骂傻了,居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也是有些蠢到哭,这么精致的职场女,怎么能叫人家阿姨呢?我虽然生气之下,也只能勉强叫人家大姐姐而已。。我是个自由职业者,其实也就是个没职业的人。  我的日子过得很自在,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是我一直的追求与梦想,可惜的是数钱的日子从没过过,睡到自然醒倒是常有的事。  这样的日子在我大学毕业一年后宣告结束,我的老爹在走了百十个夜路后,终于把我塞进了一家机关。  这是市里农业口的一个下属机关,严格来说,属于自收自支单位。因此,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工资打主意。  两个月后,我连这点想法都灰飞烟灭了。因为年的问题,我出校门连张毕业证也没有。由于本身底气不足,在单位我也就只能做个小小的勤务员,每天为领导端茶倒水,仰人鼻息苟延残喘。  极度无聊之后,我小姨要给我介绍个女朋友。  她是个个体户,我自然是有些轻蔑。虽然我不是什么大人物,毕竟我是吃国家粮的人。那年头,吃国家粮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像我们这样上班的人,另外一种就是关在牢房里的人。  我第一次见面就晚去了大约一个小时。其实也不是我故意晚到,我是在去的路上遇到了当年的一个老同学,站在大街上吹了半天牛皮。她倒是十分的有耐心,一直等到我姗姗而来,我在进公园拐角的第一个凉亭里看到她安静地靠在栏杆上逗着水里的金鱼。  小姨热情地做主要我们去走走,我摸摸口袋,满脸的羞惭。我才上班三个月,我每月的工资就是七十大毛多一点,我每天抽一包盖郴州,一个月就要花去我三十大毛,吃饭在机关食堂,扣了伙食费,口袋里也就只有布贴布,形象点说,叫一无所有。  小姨看出了我的窘迫,善解人意地拿了五十毛给我。  我的小姨是个美女,大名蒋晓月,比我老娘少将近三十岁,是我外婆捡回来的。    外婆捡回来她的那年我刚好出生,因此,我小姨经常跟我一起抢我娘的奶头。我们一左一右跟着我娘睡了五年,外婆最终还是把她带了回去,声称她是自己最少的女儿,所以我必须管她叫阿姨。  公园里人很多,我们并排走着,不说话。  走了一会,我看见有个买冰棒的,就跑了过去要了一支。我把冰棒递给女孩,她轻轻的一笑,宛如一朵冰山雪莲。  我这一支冰棒打开了僵局,女孩问我的工作好不好?  我笑了笑,说了句话:“饿还是饿不死,就是发不了财,也做不了官!”  女孩灿烂地笑起来:“做不了官不要紧,发不财就是问题了。你想不想发财?”  “当然想发财!”我脱口而出。  这个世界上不想发财的不多,发不了财的却是太多了!  我说:“到哪里发财啊?做生意没本钱,也不会做,连个捡一分钱的机会都没有,哪里有财发啊?”我感叹着掏出盖郴州说:“我要是发财了,首先买条盖白沙抽抽!”  女孩抿着嘴巴笑,把手塞进我的臂弯里,挽着。这样我们就像热恋中的情人一样。  女孩名字很好听,叫吴倩。如果一块砖头扔出去砸死十个姓吴的女孩,有五个一定叫这个名字    我们咬着冰棒出了公园,吴倩在公园边的一个烟摊子上给我拿了一条盖白沙。  这盖白沙拿在我的手上就象烫手的山芋一样,男人固有的自尊让我脸红了起来。  吴倩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她说:“这烟给你可不是白抽的哦,这个星期天你帮我做件事,好啵?”  我点了点头:“没问题,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调侃着说:“星期天正不知道去哪里混呢。”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双休日,可就是一天的休息我都常常不知道该怎么打发。  吴倩浅笑起来:“你还没问我要你做什么呢,你就答应得那么快?”  我挠挠后脑勺说:“只要不是杀人放火,都行!”  吴倩很认真地看着我说:“如果真叫你杀人放火,你敢不敢?”  我伸伸胳膊,不好意思地说:“你看我这身板,还能杀人?人家不杀我就万福了。”  吴倩就肆意地大笑起来:“难怪你阿姨说你善良。”  我阿姨原来谈了一个男朋友,是个政府机关的小白脸,要钱没钱,要官没官,光景也就如现在的我。派头却足得狠!可怜我毕业后就成了游民,他比我早两届毕业,在机关虽然是打杂,却也算个正当职业。于是就经常冷嘲热讽我,阿姨说了他几句,他居然指着阿姨叫嚣。阿姨当着我的面甩了他一个耳光,从此就再也没看见他在我家出现过。  后来我的姨父是阿姨的初中同学,一个一年就一次探亲假的部队小连长。    我对吴倩说:“星期天我去那里找你?”  吴倩问我有不有拷机,我说没有。她就拿出一个拷机给我说:“我呼你。”  拿着拷机我还真有点欣喜若狂。年在我们内地,能拥有拷机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现在这个玩意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当年我如果要买个拷机,得一年不吃不喝。  “能不能透露一点信息做什么吗?”我问:“你又买烟又给拷机,我阿姨不把我骂死才怪。”  “管她晓月什么事?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不是吗?”吴倩对我动不动就拿阿姨说事有些恼火:“你告诉她,不杀人,不放火,有钱赚,是好事,难道我还会把她的外甥拐卖掉啊。”  我嘻嘻地笑。老天啊,你终于掉馅饼下来了!哈哈哈哈,我在心里狂笑。  一个美女,还能带我发财,这天大的好事,是我前几世修来的?  我想应该给阿姨打个电话,我得向她汇报。  我想着阿姨浅笑倩兮的样子,感谢她给我找了这样的一个极品宝贝呢!大学出来后的极度无聊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我的行尸走肉的生活就要结束了,从现在开始,我将会有一个全新的面貌展现,就好像当年我进大学门一样,神采飞扬且挥斥方遒。  凌晨三点吴倩打我拷机,听着蜂鸣声我特别的兴奋。  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外面黑蒙蒙的一片。就像漫天泼了一桶墨,又好像遮天避地盖了一张黑布。天上半个星星也没有,以至于我怀疑是否正处在混沌初开的时代。    我房间里没电话。  我住在单位的一个小房子里,据说以前住着个老右派。老右派子女都去了国外,他坚持技术报国,一个留在国内,无亲无故。  老右派曾经写信叫子女归国,写了几年,只言片语也未收到过。于是在某个雷雨交加的晚上,一条裤带把自己栓在了窗台上。  到现在我半夜醒来,总是仿佛看到他坐在窗前读着古书。  我并不怕他,甚至想与他探讨一下生活的本质是什么,可惜每次我起身过去,窗台前除了我养的一盆半死不活的水仙花,连根毛的影子都见不着。  我下了楼找了两条小街才找到一个公用电话。我很专业地把拷机放在晕黄的灯泡下看着,一个一个键地按着吴倩的号码。。  萧晋也动情的反握住她的手,满脸疼惜地说:“不好,少一分都不卖。”萧晋的话一出来,董雅洁就差点儿傻了,茫然的眨眨眼,问:“你、你说什么?”“我说少一分都不卖。”“为什么?你不是懂姐姐吗?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心疼姐姐吗?”董雅洁不甘心的还想继续感情攻势,萧晋却没了耐心,看看表,说:“董姐,价格的事儿,咱就甭纠结了成不?说了不会降就绝不会降,你要是再这么玩下去,一不小心涨一毛可不怪我。”嗖的一下,董雅洁的手就缩了回去,屁股也挪的离他远远的,一张俏脸冷漠如冰,哪里还有一点刚才自怨自艾的样子?“萧先生做事,真要这么绝吗?”想耍猴却被猴耍了,她气的恨不得当场把萧晋咬死。萧晋耸耸肩,说:“做生意嘛!自然是要追求利益最大化,董姐是女强人,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吧?!”“好吧!”董雅洁深吸口气,扭头对方菁菁道,“去把东西拿来。”方菁菁这会儿早就被俩人刚才那番表演给震懵了。自家老板在谈判中利用性别优势耍手段的样子,她之前倒是见过,但像萧晋这样一边疼惜怜悯一边捅刀子的家伙,她真是头一次见,三观都险些被刷新。难道说,所谓成功的商人都是这个样子的吗?看来,自己这辈子估计也只适合当个助理了。“菁菁,去拿东西啊!”见她半天没反应,董雅洁又说了一遍。“哦哦,我这就去。”方菁菁反应过来,赶紧一溜小跑的出了办公室,没一分钟,就推了一辆小车回来。萧晋首先在小车上看见的是一整匹白色的缎子,旁边摆着两个盒子,其中打开的那个里面满是五颜六色的丝线和整整二十套粗细不一的绣花针,没打开的不用说,装的应该就是图样了。他走过去打开,果然,里面放了五幅画,有山,有水,有花,有树,还有鸟鱼,都是刺绣中最常见的图样。“既然萧先生做事这么绝,那咱们就公事公办。”董雅洁冷冷的望着萧晋,说,“以昨天那件红牡丹为准,七天,五副天绣,有半副次品,我就绝对不会给你超过五角的价格,你同意吗?”萧晋根本就不担心这个,因为周沛芹说了,她的水平在村里还算差的。点点头,他说:“可以,不过,如果五副天绣都达到了你的要求,那么我希望,一针一元的价格,董小姐就不要再纠结了。”董雅洁咬咬牙:“一言为定。”“爽快!”萧晋笑着冲她搓了搓手指,说,“预付款,两万,麻烦董小姐赶紧给我吧!时间也不早了,我还得抓紧时间赶回去呢!”啥都没拿来,就说了几句话,一张嘴就要两万,你当你高级陪聊啊?董雅洁心里暗骂,不过也懒得为这点钱再跟萧晋掰扯,直接让方菁菁从保险箱里拿出两沓钱丢了过去。“大老板办事就是敞亮!”萧晋拿着钱冲董雅洁挥了挥手,推起小车就走,到了门口忽然又扭回头来,笑嘻嘻的问道:“不知道董姐这会儿还喜不喜欢我呢?”董雅洁啐了一口:“想让我喜欢,先把自个儿阉了再说。”萧晋哈哈一笑,扬长而去。董雅洁气咻咻的坐回沙发上,问方菁菁道:“菁菁,你确定查清楚了,这家伙真的只是个支教老师?”“查清楚了,他的籍贯、大学都跟昨天在咖啡馆所说的一样,”说着,方菁菁的表情忽然气愤起来,“就是相关单位的工作人员太可恶,一个个尸位素餐,档案管理混乱的不行,一时半会儿还无法查到他到底是去了下面哪个县区。”“继续查,花点钱也无所谓,”董雅洁咬牙切齿道,“一定要找到他手里的那些绣工不可!”楼下,还不知道董雅洁已经想要对他釜底抽薪的萧晋把东西搬上车后,就让司机开车往回赶,在下午两点多才到达了囚龙村山外的青山镇。在进山的路口,有两个汉子牵着三头驴等在那里,萧晋让司机把东西卸下来,自己迎上去挨个儿发了根烟,笑道:“等久了吧?辛苦两位大哥了。”那两个汉子是本家兄弟,都姓梁,年纪大一些的名叫梁建国,年纪小一些的叫梁胜利,都是村里老实巴交的农民,见到萧晋还有些局促,拿着烟连连摆手道:“不辛苦不辛苦,萧老师去城里给俺们找财路才辛苦呢!”萧晋摆摆手,“这算什么财路啊!一点小钱儿而已,举手之劳。”梁胜利比较机灵,一听这话,眼睛就亮了,连忙问:“这么说,萧老师这趟事儿,是办成了?”萧晋笑着点头道:“成了,以后咱村里,只要是会祖传绣活儿的,月收入就不会少于三千块。”“三千块?天爷呀!这可比出去打工挣的还多啊!萧老师你没骗俺?”“胜利哥,瞧你这话儿说的,我要是在这事儿上骗你们的话,以后还怎么在村里混啊?”说完,萧晋哈哈大笑。“那是,那是。”梁胜利跟着一起憨厚的笑。一旁的梁建国也跟着笑,只是那表情怎么看怎么别扭,有些嫉妒,也有些郁闷。这时,那边司机已经把东西都卸下来了,萧晋过去付了车钱,就招呼两个汉子把东西装到驴背上的筐里。别看驴子比马和牛都小,走起山路来却再适合不过,几百斤的东西驮起来轻轻松松,吃的还不需要太精细,简直就是吃苦耐劳的典范。装好东西顺着小路慢慢上山,一路上梁胜利都跟萧晋有说有笑的,兴奋的心情溢于言表。没多久,萧晋就发现梁建国的不对劲了,就问:“建国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梁建国吧嗒吧嗒抽了好几口烟才艰难的开口:“萧老师,这能挣钱的事儿,只……只有绣活儿吗?”萧晋一听就明白了,这位家里的婆娘如果不是外村的,那小时候就肯定没好好学天绣,以至于现在好不容易碰上月收入三千块的好事儿,却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不郁闷才怪,估计回去拿皮带抽媳妇儿的心都有了。“怎么会?挣钱的活计多着呐!”这事儿萧晋进城的路上就想好了,所以直接就拍着梁建国的肩膀笑道,“我还想着让村里出去打工的人都回来呢!没有挣钱的门路怎么行?”梁建国瞬间就精神了,激动道:“真的?还有别的挣钱路子?”“当然,”萧晋用脚跺了跺脚下的路,说,“我的最终目标,就是让咱们村里所有的人都月收入起码上万,不过,要实现这个目标,就必须修一条能走车的路,回去我就跟老族长说,一天一百块,建国大哥,你干不干?”梁建国嘴唇都开始哆嗦了,农村汉子啥都没有,就是有一把子力气,农忙的时候还好,农闲的时候,除了晚上在炕上折腾婆娘之外,都没个发泄的地方,现在好了,干一天活就有一百块钱,一个月下来也有三千块,二傻子才不干呢!走在后面的梁胜利要比他镇定一些,开口道:“俺的娘咧!咱村的壮劳力虽然只有八个,可是加在一起,一天光工钱就得八百块,一个月就是三八二十四……两千……两万四啊!萧老师,你哪儿来的那么多钱?”。单个包房面积达平方米,一张超大的围台摆在包房正中央,天花板可以像天幕一样开启,按下电动按钮,在音乐声中面积近百平方米的玻璃天花板缓慢向两侧拉开,如同汽车的天窗一样。菜牌,除了传统的鲍鱼、鱼翅、海鲜外,印象最深的是一种煲粥,一小碗粥,几口就吃完了,元每客。那天晚上,财政局分管副局长带了一个处长和张富贵,还有就是秦书凯和金大洲。交通局来的是一个分管副局长和三个处长一个办公室的办事员。众人坐下后,财政局的副局长说,今晚很荣幸和交通局的领导在一起喝酒,主要是加深感情,联系工作,按照普安的惯例先把两杯喝了,再介绍来宾。两杯过后,交通局的领导就把来的几个人都做了介绍,后来财政局的就把自己带过来的几个人给来宾做了介绍,然后开始一个一个的相互喝酒,一边喝酒一边聊各类的话题。因为人数相等,所以把对方的几个人喝了一遍,再和自己的人一遍,每个人就是半斤多酒下肚,到了一个量,以后怎么喝和谁喝那就要看领导的眼色了。在中国,只要有官在的地方,就有不平等的地方,包括吃饭喝酒,那是官让你喝,你才能喝,否则,那就是没有原则,没有政治性的乱喝,领导不仅会瞧不起,别人也会不待见。下属们就等着领导的吩咐。这个时侯,服务员给每个人上了一碗鱼翅,财政局的副局长就一边用小勺子喝一边看着张富贵说,小张,你联系的村要铺几条道路,就要麻烦交通局的胡局长帮忙,你一定要陪领导喝好,这样才能把路铺好。领导似乎是漫不经心的说,下属就要当成圣旨来看待。张富贵就端着一碗酒,从座位上走到胡局长身边说,局长,以后很多事麻烦给予帮助,敬局长一碗。胡局长就说,怎么能这样喝,我岁数大了,少喝点,也就端起了碗。张富贵就说,局长你随便。说完,站在那儿,把一碗酒喝了下去。酒风就是作风,酒量就是能力。交通局的人看到自己的局长被财政局的人敬酒了,赶紧也从座位上下来争先恐后的给财政局的领导敬酒。不要认为领导现在是在和人喝酒,其实,下属们的一言一行领导都看到眼里,带下属们来就是要他们喝酒的,领导来是谈事情的。任何时候,下属要分清目的。如此一番下来,很多人就喝的差不多了,就停下来,等待下一个兴奋点的带来,下面的兴奋点,醉酒就是这个时候产生的。秦书凯已经到外面的卫生间扣吐了一次,张富贵把自己带来就是喝酒的,下面肯定还是要喝很多酒的。众人抽烟的抽烟,喝酒的喝酒,休息一会,财政局的副局长就说,胡局长,下面再让张富贵处长陪你喝一碗,他挂职地方的事情你一定要关照,能不能评为先进就看你局长的帮助了。虽然,主要领导已经决定,但是这个时侯戴高帽子还是必要的。胡局长已经喝的差不多了,满嘴酒气地说,工作上的事情只要有可能,肯定会关照的,我昨天看了你们的报告,三个村接近公里米宽的路和公里米宽的路,不是大问题,今年全部解决。但是如果想拿个先进,这个酒再喝就要有个喝法。几个人的眼睛就看着胡局长,等待下文。胡局长说,很简单,如果下面谁陪我喝,我喝一碗,他就喝一瓶,等到今晚带的酒喝完了,路今年也就全部铺好了,今晚的酒也就结束了,想喝等路铺好了,一起喝庆功酒。来的时候,秦书凯看到带了两箱酒,每箱六瓶,就是瓶。财政局的副局长就问服务员,还剩下几瓶。服务员告知还有三瓶多一点的数字后,财政局的副局长就说,张富贵,下面怎么喝就是你们的事,今年联系村的路能不能一步到位完成任务,就看你们的表现能不能让胡局长满意。张富贵就看着秦书凯。秦书凯太知道眼光里的含义,就站起来,让服务员开了一瓶,拿着一瓶酒走到胡局长身边说,局长,我敬你,请你多关照。说完,就站在那儿,把一瓶酒咕噜咕噜喝了下去,拿着空的瓶子,等着胡局长把一碗酒喝完,才回到座位上。大家都鼓掌。出了宾馆的门,张富贵狠狠的拍了秦书凯肩膀。秦书凯知道,这一拍里隐含着很多的内容,一是对秦书凯的佩服。当时秦书凯陪胡局长喝下一瓶酒后,金大洲也陪着胡局长喝了一瓶。剩下的一瓶酒让谁喝下去,还没有结果。胡局长就说,如果不喝下去,那么任务今年肯定完不成。几个人就相互的看看,张富贵明显的多了,金大洲也是严重的超量。秦书凯就站了起来,对胡局长说,局长,这个桌上我岁数最小,这瓶酒怎么说也该我包了,说完,站着把一瓶酒喝了下去,让所有人吃惊。胡局长看着秦书凯把酒喝下去,当时就对几个处长表态说,财政局的事你们要放在心上,今年一定全部到位。张富贵一拍另外的意思就是小伙子,够意思,以后不会亏待你的。因为这顿饭,让财政局分管的副局长很有面子,如此的喝酒作风,说出去那是够吹很长时间牛逼的。同时,张富贵和秦书凯的关系也无形中前进了一步。等到把交通局的几位领导送上车后,财政局的副局长很高兴,他对张富贵说,你们几个表现的非常好,从没有醉酒的交通局胡局长肯定也没有遇到这么喝酒的,估计以后要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敢在我面前狂了。都是官场上的人,谁的底细都知道的很清楚。后来,财政局的副局长走后,张富贵就请秦书凯、金大洲还有财政局同来的处长一同到酒店不远处的洗浴中心去泡泡,说醒醒酒。进入洗浴中心,几个人泡过后,又上去请小姐推拿了一通,再修修脚,一直到点多才结束。这一番下来,秦书凯就感到市县的差别,不管从接待、环境等,他进入张富贵的办公房间看到,里面的办公条件那是县里永远也赶不上的,也就了解县里的很多干部想方设法向市区调动的原因。还有就是人员的接触面比较宽广,起点高,对一个人以后仕途的发展那是很有好处的。当天晚上,三个人又一同返回普水,因为秦书凯说回县城有事情,张富贵就让市局的司机把他们一同送到了普水。路上张富贵很兴奋的说,下面的时间就可以拉开腿睡觉,因为村里急需解决的铺路问题,都已经顺利的解决了。秦书凯和金大洲就很感谢的说,都是张处长帮助的结果,以后有什么事要我们做的,说一声肯定不遗余力。因为,两个人知道,如果不是张富贵从市级层面上来协调,铺路等问题,估计自己的单位都没有能力解决。张富贵就很大气的说,我只是牵个头,给个机会,功劳是你们喝酒喝来的,特别是小秦,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喝酒,真是长了见识,知道什么是喝酒,什么叫酒量啊。金大洲就说,小秦是因为张处长这么鼎力帮助,提供机会,只有如此喝酒才能代表我们两个人对张处长的感谢。任何时候,拍马屁是永远没有错的,错的就是不会拍马屁,不拍马屁,让马感到屁股发痒,那就坏事了。到了县城后,张富贵和金大洲两人走了,秦书凯就和柳橙联系,问,柳姐,我已经到了普水,你在哪儿?,但是林灵儿原来我也远远地见过她和婉儿在一次玩耍过,可从来不像今天这么心狠的人啊,她能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把一个女生衣服扒光,还让另一个男的上了这女生,她也不怕自己捅娄子被抓进监狱里。正当我左右为难的时候,从大老远急匆匆的跑过来一个同样染着头发的女生。也不知道他这么差,怎么当上年级主任的,肯定没少塞钱送礼。听到林灵儿叫他秃老师,赵青山就是脸色一沉,但是近距离看到林灵儿后,脸色突然一变,没再吭声,只是说了句你们不准惹事,如果被我逮住,直接记大过,甚至开除。然后像模像样的问了下我们几个哪个班的,就走了。林灵儿家有钱有势,估计赵青山也不敢轻易得罪她家父母才就此作罢吧。不过我有些疑惑的是,赵青山在走之前还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这把我搞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帅哥,你笨啊,你说实话干嘛。”林灵儿走过来,敲了下我的脑袋说道。我愣住了,“实话?什么意思?”林灵儿旁边一个之前嚼着口香糖的那名女生说,“你是第一次这样吧?我们都是瞎报的班级,姓名。你可倒好,把你自己真实名字说出来了。”我还是没明白报真实名字和班级有什么关系,那女生说,我们报不报真是名字都无所谓,问题是你是实验班的学生,秃头对实验班管的很严格,估计你会倒大霉咯。我慌了神,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那我找他说明我是路过这里的就行了。”说出这句话后,我自己都感觉自己很傻,很白痴。这种话谁会信,幼儿园小朋友都未必会信吧。一直没吭声的秦良突然笑了,骂了我一句傻逼。听到这话,我真想冲上去暴揍他一顿,但是我没有,因为我不敢,我打不过他。“刚才你跟秃头说,你叫李玥是吧?好名字。”林灵儿笑着说,然后走到张彤面前,拍了拍她的脸说:“今天就算了啊,看在这个叫李玥的帅哥的面子上,放你一马,以后别在背后骂我,还想找人上我。”张彤不敢和林灵儿对视,只是低着头,抹着眼泪说不敢了,以后再也不这样了。林灵儿说,还不谢谢这位帅哥。张彤冲着我道了声谢后,林灵儿说,你滚吧。我看着张彤狼狈地从我身边跑开,眼中还闪过一丝怨恨。“散了散了,今天就这样吧。”林灵儿摆摆手说道,一副大姐大的样子。“哎,灵儿姐,真没劲,没看成现实版动作片了。”身边一个小太妹不满意的说。林灵儿笑了笑说,辛苦你们了,我请你们吃饭。然后扭头问我来不来,我摇了摇头说家里有人做好饭了。看着林灵儿和那些小太妹们离去后,我也刚想走的时候,却被秦良一把拉住了,他笑嘻嘻的问我,“李玥是吧,你把我女友胸给摸了,你说咋办吧。”“你不是说她勾引你吗,怎么是你女友了?”“草,林灵儿那**把我甩了,我现在又找张彤当女友,不行?”我一听,就知道这逼要讹我了,今天要是不花点钱的话,估计还真不会放过我。我从兜里掏出二十块钱递给他,他却是一愣,然后明白是怎么回事,脸色一怒,夺过我的二十块钱,用钱打着我的脸说,“这他妈不是花钱能解决的。”那我就问他,那该咋办吧。他嘿嘿一笑,道:“听说你同桌是李婉儿,既然是同桌,想必关系也不错了吧,找个时间把她约出来,后面你懂的。”我听到这话,生气极了,但是又拿他没办法,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道:“她是修志明看上的啊。”“草,修志明算几把,而且李婉儿曾经不是拒绝过他的追求了吗。你别管那么多了,你就把李婉儿约出来,让我爽爽,大不了老子爽完就转学,他修志明能把我怎样?”我说,我不帮你,我和婉儿关系不好,我约她,她也不会出来。“去你麻痹,你他妈再装,都婉儿婉儿的叫得那么亲,还说关系不好?估计你都上过她了吧?老子吃你剩下的,都不愿意?你就找李婉儿找个借口把她约出来,然后请她吃饭,灌她喝几瓶酒,剩下的就不用你管了,听到没?”我低着头没吭声。“哦对了,吃饭和开房间的钱都由你来出,而且既然你上过李婉儿了,那等她醒来你就告诉她是你上她的,听到没?”我攥紧了拳头,没吭声,秦良又推了我一把,扯着我耳朵问我听到没,我真想把他按到地上暴揍一顿,可是我怂,我不敢,我点了点头,小声地说了一句知道了。秦良满意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拿出手机在我面前晃了一晃,“说你刚才说的话我都录下来了,下星期一把李婉儿约出来,要是你没照做的话,我他妈揍死你,还把手机里的录音公布于众,看你还咋在这学校里呆下去。”我身体一颤,慌了神,看着秦良逐渐远去的身影,我真想踹死他,婉儿今天好不容易对我印象好转了,我怎么可能再把她送出去让你上了她?就算被秦良暴揍,就算在学校里待不下去我也不会把婉儿被他占到便宜的。“砰”的一声,狠狠的把门关上。“哎,婉儿,快出来,该吃饭了。”养母听见门被关上的声音,走出来喊道。“不吃了,你们吃吧。”婉儿在房间内说道,养母听了叹了口气,也没再说什么,她也知道我俩关系不和,指不定婉儿又发什么疯呢。周六周日连续两天,婉儿除去吃饭时出来,其余都躲在她的房间内,无论养父养母怎么叫也不出来。我知道,婉儿估计是真生我的气了,应该是生气我说了那句话被她听到了吧。周一早上,我拿着养母早上留的这一星期的零花钱,背着书包出门了,由于我是挤公交,而婉儿则是打的的原因,我起的比她早,此时的婉儿估计刚醒呢吧。其实养父养母好几次都说让我和婉儿一起打的上学,但是婉儿每次都会说,我要是和她打的的话,她会走着去上学。我和婉儿家离学校也不算近,走的话得半小时才能到。无奈之下,养父养母只好让我挤公交了。不过出租车就是比公交车快,我刚进学校大门,发现婉儿已经赶了过来,就在我身后不远处,与我保持着距离,感觉和我走近就很丢脸一样。我和婉儿一前一后进了教学楼,我们教室是在三楼的,刚刚走到三楼的时候,就看见秦良和他的一名同学蹲在楼梯口玩着手机,看到我来的时候,却是一喜,赶紧迎了上来,把我拉在一处角落。我心里一“咯噔”,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我刚要开口问他怎么回事,秦良抢先一步开口说,“中午放学吃饭的时候,你去买两个套去,我和我哥们要一起搞她。”我低着头,攥着拳头没吭声。秦良见我这样,直接一脚踹在我肚子上,把我踹倒在地,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说,“你麻痹,跟你说话呢,听见没?”我说,良哥,要不你打我一顿吧,李婉儿我是不会让你上她的。《农场,啤酒和理想生活》《总裁坐拥天下男团》《岳两女共夫》《一叶橙红》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一起斗牛下载》。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sinospm.com/wapbook/55383_462292.html
一起斗牛下载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