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尊尚手机版 目录共3800章

首页

尊尚手机版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5708章 醒来后

尊尚手机版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sinospm.com

想到这,周青皮斜了斜眼睛:“对了,阎队长不是去劝降李白脸了吗?咋这么半天了,蜈蚣沟那边没动静呢?”你娘的!小阎王在心中暗骂了一句,这周青皮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可脸上又不敢表现出来,只得说道:“别提了,这李白脸可真是死臭死臭的,根本不领皇军这份情。依我看,等天亮了,还得请黑田太君发兵灭了李白脸才行。”一边说着,但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对了,您刚才不是让我告诉李白脸,说蝎虎子已经投降皇军了吗?咋这半天也没看蝎虎子来呢?他不会收了您老的钱,又他娘的钻回闾山当土匪去了吧?周爷,要我说,蝎虎子这么种人,咱就不应该信,土匪的嘴里哪有实话啊!”耳中听着小阎王絮絮的说个不停,周青皮却得意的一笑:“备周则怠;常见则不疑。阴在阳之内,不在阳之对。太阴,太阳。”小阎王听得晕头转向,心里不停的骂娘。明知道他小阎王连汉字都认不全,这周青皮一会儿“太阴”一会儿“太阳”的,拽个西葫芦啊?这话头让小阎王往下咋接啊?但小阎王毕竟是跟鬼子屁股后在捡粪也不是一天半天了,这鬼子的诡计小阎王见得多了。他突然意识到,不管蝎虎子是否出现,可王老道突然被鬼子活捉也总是个事实。再者说了,今天晚上这么多人马拉过来,可鬼子只打曾家屯和蜈蚣沟,却放过了牵马岭老营与蝎虎子的鹰嘴岩,这其中难道就没有一丁点猫腻?小阎王在一边正琢磨呢,突然又听周青皮说道:“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饥,此治力者也。”玄真子俗家姓赵,是王院监最小的徒弟,今年才十八。王老道拉起队伍打鬼子的时候,曾经劝玄真子还俗。“这打鬼子是掉脑袋的事情,你年纪还小。”当时,王老道是这么说的。可玄真子没走,这半年多来,一直跟着王老道打鬼子。玄真子自己算着呢,时至今日,死在他手里的鬼子已经超过十个了,这也是为什么王老道越来越喜欢他的原因。王老道不止一次的说过,自己这么多徒弟中,唯有这玄真子将来是个能挑大梁的人物。然而让玄真子奇怪的是,王老道背地里却悄悄告诉玄真子,万一这“穷党”要是出了什么事,尤其是王老道自己出了什么事的话,就让玄真子立刻去找后山的田豹子,凡事让田豹子拿主意。当时听王老道说完,玄真子是一百个不明白的。对于圣清宫后山的田豹子,说实话玄真子还真没什么好印象。这田豹子并不是圣清宫里出家的道士,是去年突然来圣清宫挂单的。牵马岭一带的老百姓都知道,圣清宫的王院监是个乐善好施的人,平日里经常接济穷人,偶尔有来挂单的出家人也总是以礼相待。可没成想,这田豹子到了圣清宫之后,却不走了,在后山筑了个简单的茅房,居然有常住下去的打算。玄真子不明白怎么回事,问师傅的时候,王老道却总是笑笑,只说这田豹子是有大本事的,只是一时想不开,心里面有道坎过不去,就当是在圣清宫散散心罢了,让众道士不必理会。不理归不理,日子一常,不光是玄真子,其他的众道士看田豹子也有点不顺眼了。这田豹子看起来年纪不大,最多不超过二十五六岁,然而自从来了圣清宫,虽然也穿着一身道袍,可就从来没见田豹子出过早课,念过半句经文。这也罢了,那田豹子居然还有些个偷鸡摸狗的本事,天天没事在后山不是炖野鸡就是烤羊腿,哪还有半点出家人的意思?尤其是曾家屯里杀猪的韩大肚子还和田豹子混在一起,两个人天天把圣清宫后山搞得乌烟瘴气,还嘻嘻哈哈、浑然自乐。不止一次有道士把状告到王老道那里,时间久了,王老道便真的去后山和田豹子谈了一回。这不谈到好,等王老道从后山一回来,也不知是烧错了哪柱香,突然间拉起队伍就要和鬼子打仗。大伙还以为这田豹子给王老道念了什么咒呢,可没成想田豹子反到亲自跑过来劝王老道打消抗日的念头。这人这心思,一旦要是起了,那就象野草似的,再也静不下来了。王老道不但自己拉起队伍抗日,还联合了蝎虎子、李白脸与曾家屯的曾氏兄弟,里里外外好几百号人,结结实实的和鬼子打了几场,胜了不止一次。等到每天与鬼子玩命的时候,便也没人再去注意后山的田豹子了,要不是今天突然出了这档子事情的话,玄真子都已经把田豹子给忘了。王老道一直是个警醒的人,和鬼子打仗就从来没大意过。虽然借助着牵马岭一带复杂的地形,“穷党”在王老道的指挥下打过鬼子的几次伏击,尤其是头年冬天的时候,还截了鬼子的补给车,弄了好几大车的补给。可王老道从来都没有被胜利冲晕头脑,对山里山外的布置非常严密,明堡三十六、暗堡七十二,把牵马岭老营修得有如铁桶一般。牵马岭老营的后面直通圣清宫,过了圣清宫的话就是莽莽闾山,王老道的老营进可攻退可守,黑田带人打了几次,可是拿王老道一点办法都没有。然而今天这事里外都透着怪异,直到现在玄真子也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前天突然下了一场雪,玄真子毕竟还是个小孩子,晚上睡觉的时候把被子蹬地上去了,肚子受了风,第二天一早上起来就开始拉肚子,拉了半天了,腿都软了。喝了两碗草药汤子,也没见好。当时王老道还说,不行的话就让玄真子去后山找田豹子,那个田豹子别看年轻,但是医术了得。可玄真子却连动都懒得动,暗想着自己年轻火力壮,挺过今天可能就没事了。小脸腊黄的躺在后面的营房里,连晚饭都没吃。北方的冬天黑得早,玄真子喝了两口热水,觉得有点热乎气了,还想着估计明天就能活蹦乱跳了,可突然就觉得外头有点不对劲。别看王老道没上过啥军校,但是对行军打仗这一套,还真是略懂一二,每天晚上巡营的队伍都没间断过。可今天玄真子躺了一会儿,就没听见巡营队打这里走过,玄真子不由得暗自琢磨,对巡营这事王老道从来没有轻视过,咋今天突然没了巡营的队伍?玄真子一边揉着肚子,一连穿衣服起来,还没到睡觉的时候,这营房里就他一个人,他抄起自己的土枪就往前面的指挥部过去。哪成想,不出营房还好说,等一出了营房,玄真子只觉得头皮发麻,这偌大的老营,似乎只剩下他一个人了,除了他之外连半个鬼影子都没有。“穷党”的部署是这样的,王老道带着圣清宫的道士守在牵马岭老营,牵马岭山下就是曾家屯,曾氏兄弟带着民众守在曾家屯,一旦发现了鬼子,曾家屯举火为号。一方面带着老弱妇儒退进牵马岭,另一边王老道则带着人下山支援曾氏兄弟。同时,在与鬼子正面交火之后,曾家屯对面的蜈蚣沟里自有李白脸的人马杀出,侧击敌人,与王老道形成交叉火力,分割敌人。等到敌人疲于应付,顾头不顾腚的时候,鹰嘴岩的蝎虎子则直接带着人直插敌人的后路,这种三面开花的打法,就连鬼子也无可奈何。。朱青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吃不喝也不睡,任凭满脸的胡子疯长起来。和杜睿琪曾经美好的点点滴滴在朱青云的眼前飘过——六年前,朱青云经过一翻忘我的发奋努力,终于以高出重点高中分的成绩被信江师范录取,告别了自己摸了两年的斧子。到了信江师范,朱青云比同班的同学大了两岁,加上曾经的劳动历练,显得比较成熟稳重,很快被班主任选为班长并进入了校学生会,成为了一名学生会的干部。成熟的朱青云还有一个令女生们着迷的风姿,那是就篮球场上的精彩投篮。师范学校本来就女生多,男生少,再加上朱青云平时的沉默,外表的成熟,朱青云几乎要成为女生心中的偶像了。但是朱青云却不为所动,总是独来独往,这让朱青云显得极为神秘。其实,只有朱青云自己心里清楚,处在青春萌动期的自己十分渴望和女生恋爱,可是内心里的那种自卑和曾经做木匠的经历让他很难跨出这一步。农家子弟,在这方面总是有先天的不足。一个学期下来,朱青云心里已经有了心仪的女生,但是他却没有胆量向对方表白。这个人就是同样是学生会干部的杜睿琪。杜睿琪和朱青云不同班,但都是同年级普师班的,朱青云是普师班,杜睿琪是普师班,和朱青云一样来自余河县。杜睿琪总是扎着一个高高的马尾辫,穿着运动服,走路的时候昂首挺胸,马尾辫在脑袋上一甩一甩的,朝气蓬勃的样子朱青云很喜欢。杜睿琪是学校的宣传委员,朱青云是劳动委员,作为学生会干部,两人经常在一起开会,一起检查各班的卫生,做宣传画,也经常一起组织学生会的活动。杜睿琪很活跃,对于学生会的各项活动都很热心很积极,和杜睿琪在一起工作,朱青云觉得很开心,也很受感染,只要有杜睿琪参与的工作,朱青云都会积极参加。朱青云能感觉得到,杜睿琪对自己也很有好感。期末考试结束后,学生会组织了一次旅游,爬东弋的龟山。龟山上的树木遮天蔽日,第四纪冰川遗迹也很让人着迷。据说当年《西游记》剧组就到此处取景,片尾那个流着瀑布的大岩石就是龟山的其中一景,只是后来电脑制作加上了瀑布。一群人爬上了好汉坡之后,就各自朝着自己的目标进发了。杜睿琪很喜欢挑战,那些有人走的路她不愿意重复,而是偏偏选择一些丛林小道,有的甚至是她自己开发的路。慢慢地杜睿琪就与其他人走散了,朱青云一直跟在杜睿琪的后面,亦步亦趋。走过一条小道,前面已经没有路了,脚下就是一个近度的陡坡,杜睿琪站在那儿发愣,不敢往下走。朱青云看在眼里,快步走到前面,小心翼翼地探身下坡,待朱青云下去之后才发现,这个坡度竟有一人多高,难怪杜睿琪不敢往下跳呢!朱青云站在下面,向杜睿琪招了招手,说:“下来吧,我接着你!”杜睿琪犹豫了一下,蹲下去准备往下跳。朱青云双手伸开,准备抱着跳下来的杜睿琪。杜睿琪深吸一口气,跳了下去,稳稳地落在了朱青云的怀里。杜睿琪立马转身,脸颊绯红。朱青云的心也是一阵狂跳。但是这一次“亲密的接触”却让朱青云的胆子大了很多,从这一刻起,朱青云就紧紧地抓住杜睿琪的手,两人在幽静的山林里正式开始了青涩而又甜蜜的初恋。捅破了这层窗户纸之后,两人在校园里就开始变得形影不离了。除了上课不能在一起,睡觉不能在一起,其余的时间两人几乎都在一起。一起去食堂吃饭,一起去散步,一起去开会,一起周末回家。师范的三年,他们度过了非常美好的青涩岁月。转眼就到了毕业分配的时间。按照当时的招生计划,学生基本是哪儿来回哪儿去,更何况杜睿琪家乡的小学根本没有外地的年轻教师愿意去,杜睿琪就只能分配到余河县画眉镇杜家庄小学任教。朱青云却不一样了,三年过去了,朱青云的舅舅王建才已经当上了黄麻镇的丨党丨委书纪。舅舅利用自己的关系,把朱青云分配到了黄麻镇中心小学,这是除县城之外最好的一所小学。可是朱青云却不想去,他要求分配到杜家庄小学,和杜睿琪在一起。舅舅王建才当时就被朱青云气得简直要发抖,王建才指着朱青云的鼻子说:“你个没出息的东西,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你知道我为了把你弄到这个学校花费了多大精力吗?啊!你说不要就不要了!”朱青云低着头,不敢看舅舅。半天朱青云嗫嚅出一句话:“要我留在黄麻镇可以,你把杜睿琪也分配到这里来吧!”“你——你去吧,我没有那么大的本事!你的事我以后再也不管了!”王建才撂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走了。就这样,朱青云跟着杜睿琪一起,来到了杜家庄小学当了一名数学老师。因为他学校是唯一一位年轻的男教师,所以还兼带学校所有班级的体育课,不过学校总共也就五个班。杜睿琪教语文,兼教学校所有班级的音乐课。两位年轻的教师给杜家庄小学带来了生机和活力。这个以前从来不上音乐课的学校,现在每天都能听到孩子们欢快的歌声;已经长满了杂草的操场上,朱青云经常和孩子们一起踢足球。孩子们都很喜欢这两位年轻活泼的教师。乡村小学的教学任务很轻松,从来不补课,也没有加班,学生课后几乎没有作业,每天下午四点钟左右就放学了。杜睿琪和朱青云有了大把的时间来经营两个人的爱情。他们之间刻骨铭心的第一次,朱青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杜睿琪那殷红的处子之花绽放的时候,他是那么的惊喜,那么的激动——三年的纯粹之恋,他为她放弃了更好的去处,来到了这个小小的杜家庄小学;三年的肌肤之亲,让他认定了这个女人就是自己一辈子要相守的爱人,他非她不娶!可是——可是这个女人,怎么说变就变了呢?朱青云不禁仰天泪流!他使劲儿地揪着自己的一把头发,似乎要把整个头皮都揪下来。已经吃到嘴里的肉都跑了,一个男人怎么能这么失败呢?朱青云睁着血红的眼睛,环视着这个简陋而又窄小的房间,斑驳的墙壁上依稀还留着两人信手涂鸦的影子。那个用黑色铅笔勾勒出的轮廓,是杜睿琪的杰作,画的是灯下的朱青云。杜睿琪说,她最喜欢的就是朱青云的粗犷、豪放,长得很有英雄气概。于是在灯光的映衬下,她为朱青云临摹下了他的轮廓。朱青云也在旁边画了杜睿琪上课的样子,简单的线条,生动的情景,是他们曾经幸福生活的缩影。如果自己的生命里没有了杜睿琪,那么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存在的意义;如果杜睿琪真的从自己的身边消失,那么当初毅然决然放弃舅舅的安排来到这个狗不拉屎的杜家庄小学,就是最愚蠢的选择……。  最后写着孔大龙的落款,看完之后,车前子气的将牙齿咬的咯咯作响。老登儿你还有脸说去渡劫成仙,你这样的赌鬼,天雷能把你打成骰子心里骂着,车前子忍着心中怒气将信封里面的一张发了黄的名片倒了出来,那个叫做高亮的男人,正是十年前他跟着师父降妖时遇到的那个胖子车前子原本以为孔大龙只是欠了这三个债主三百多万,没有想到就在光头陪着笑脸对车前子诉苦的时候,又陆陆续续的走过来十几个讨债的。这些人车前子看着眼熟,竟然都是自己曾经帮着降妖除邪的人家。一问才知道这些年来老登儿一直管这些人借钱,开始的数目并不大,也就是三百五百的,而且过不了多久一准能还上。后来借的数目越来越大,也是好借好还。差不多就在半个月之前,孔大龙最后这些人借钱。这次的数目都不小,基本上都是算准了这些人家家底开的口。说什么要重修道观,引吕祖爷降世临凡修个大功德。一张嘴每家都要借十万八万看在孔大龙师徒曾经帮过自己家的份上,人家也确实能还上钱(大多数还多少加点利息),这些人家虽然有些担心,也开始想办法筹钱借给了老登儿。今天就是定好还钱的日子,一算账加上光头哥仨已经五百万出头了“老登儿这是早就算计好了,把我也算在里面了”车前子气得脸色涨红,看着对面唯唯诺诺的债主们,满肚子的气也发作不出来。“小师父,你把姓孔的当师父,人家可没拿你当徒弟。别看动不动就喊你大儿子、大儿子,人家心里一直拿你当孙子。”这时候,光头再次走到了车前子的面前,蹲在他的面前,掏出香烟分给了道士一根,替他点上火之后,继续说道:“我们这些人都是受过你恩惠的,心里都明白真正降妖驱邪的人是你。孔大龙就是靠着小师父你挣钱,五年前何家屯那次,他让女鬼吓的又拉又尿,大家伙都看见了。要不是你,姓孔的老家伙就得投胎重新做人”“轮不到你编排他”没等光头说完,车前子斜了他一眼,随后将嘴里的半截香烟丢掉。站起来对着面前的众人说道:“老登儿欠你们的钱,算在我车前子头上了。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到时候要是我还不上,这庙(道观)还有后面的庙产就归你们大伙了。那个谁,光头,说的就是你。借我点路费”谁也不信从来没有出过远门的车前子,一个月就能凑出来五百多万。都以为这个半大小子是要逃了,逃就逃吧,要不也太难为这孩子了。道观归了光头他们,观产其他人分分。虽然多少赔点,也不至于血本无归。光头不敢得罪车前子,当着众人的面掏了三千块钱当作路费给了这个道士。就这样,车前子憋着一肚子的气上了前往首都的火车。现在只能指望名片上这个叫做高亮的男人了和高亮的第一次见面已经过了十年,车前子已经记不清那个胖子的模样了,只是依稀记得当年好像是有个人给了自己师父一张名片。对了,好像从那之后,一直紧紧巴巴的的老登儿就不缺钱了。只是车前子还是有点想不通,既然这个姓高的有钱,那老登儿为什么不起找他?难不成从高亮那里借的钱太多,孔大龙开不了口。现在打发自己去借钱?人家有钱凭什么借给我再胡思乱想当中,车前子终于到了首都,他连饭都没有顾得上吃,直接叫了一辆出租车前往那个叫做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的地方。让车前子意想不到的是,开了一辈子出租车的司机竟然压根就没听说过还有这么一个单位,甚至还导航都导不出来。最后还是靠着高亮留下来的名片地址,出租车停在了一个孤零零的办公大楼门前。大楼方圆几百米周围都是空地,要不是亲眼见到,谁也想不到寸土寸金的首都,竟然还会有这样的地方。车前子下车之后,围着大楼转了一圈,竟然没有发现有任何的牌匾标志。这里不是什么什么调查研究局吗?怎么连个匾额都没有?是不是那个出租车司机来错了地方也不见大楼里有人出来,车前子心里越来越没底。就在他准备要进去找个人打听一下的时候,一辆豪华的奔驰轿车停在了大楼门口,从车里走出来一个笑嘻嘻的胖子。这胖子脸上始终带着笑模样,也看不出来他多大岁数。下车之后见到大楼门前有个道士,这胖子以为是大楼里招的新人,当下冲着车前子招了招手,说道:“新来的?怎么还穿着出家的衣服?杨书籍让你来接哥们儿我的?不是我说啊,哥们儿我刚处理完暗夜的事,这是衣锦还乡啊,他不亲自去机场接我也就罢了,到了家门口也不露面,就让你这么一个”“我是来找人的”没等磨磨叽叽的胖子说完,车前子已经打断了他的话,随后他将手里的名片递了过去,继续说道:“这个叫做高亮的人,你认识吗?”“高亮啊”接过了车前子的名片,胖子的眼睛便眯缝了起来。他只是扫了一眼上面的字之后,便笑着对车前子继续说道:“是有这么一个人,小兄弟你找他做什么?是高老大的亲戚?来民调局找事由的?不是我说,看着你和高老大不怎么像啊。哥们儿我的嘴严,你和我说说你们俩什么关系,我指定不乱说。”听着胖子说他认识高亮,车前子这才松了口气。不过看着他嬉皮笑脸的样子,好像在盼着自己说出来是高亮私生子。道士心里原本就憋着一肚子的气,正好撒在这个胖子的身上。当下斜着眼说道:“你管我们什么关系?知道了你还能蹭个儿子做?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有,有欠钱跑路的,还有你这样到处认爸爸的”这两句话说的胖子愣了一下,随后他笑了一下,冲着车前子说道:“难得,这世上能噎住哥们儿我的人不多。不是我说,这么多年都是我噎别人了”“这就是报应,你上辈子不积德”没等胖子说完,车前子又跟了一句。就在他等着胖子恼羞成怒,两个人要干一架的时候,没想到这胖子一点动怒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哈哈大笑了起来。笑过之后,胖子对着车前子说道:“刚才是哥们儿我没分寸了,小兄弟你别和我一般见识。那什么你先进去,一直往里面走。找人问六室在哪?六室有个叫做吴仁荻的。他知道高老大在哪。你一问就知道高老大在哪了。”“六室、吴仁荻”车前子看了胖子一眼,正准备说话的时候,从大楼里面走出来一个高大的男人。看到了胖子之后,男人扯着嗓子说道:“孙胖子,你怎么才回来?老大让你去句长室找他。赶紧的,说要给你安排工作”听了男人的话,胖子皱了皱眉头,说道:“老大?哪个老大?这局里就一个高老大。熊玩意儿你说清楚,这民调局里谁敢给哥们儿我安排工作。”“去了不就知道了吗?毛病”高大男子似乎和胖子有些不对付,当下转身回到了大楼里,嘴里嘟嘟囔囔的说道:“还以为自己是局长呐,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过错吗?工作作风的问题交代清楚了吗?呸”。握在手中的触感就像是某种骨头似的。只是什么动物的骨头,才会呈现出乌金般的黑色?“谢谢您了大爷!”不过想到这块玉佩能请动郑道天出手,我还是非常兴奋的对周老四表示了感谢。走进大洼湖村。我这时才发现,在大洼湖村内基本上很少能看到人迹。而且就算能看到人,也都是一些老人。看来村子里的年轻人应该是出去打工了。经过一番寻找,我终于是来到了大洼湖村号。这是一片老宅子,屋顶上都是生满了杂草,看上去就像是被废弃了几十年似的。“郑道天就住在这里?”我微微一愣,然后开始用手敲门。碰碰碰...我敲门很有节奏感,但却一直是得不到任何回应。不过就在我满脸疑惑想着郑道天是不是不在家时,院子的大门居然是自己打开了!“郑大师在吗?”我走进院子,开口喊道。只是在我连喊了几句后,院子里依旧是非常的寂静,没有任何声音响起。而且在我走进院子的瞬间,我感觉院子里似乎是有一股阴寒之气存在似的。这让我身上的鸡皮疙瘩都是生了出来。我搓了搓手,目光开始打量郑道天的院子。和房顶差不多,院子里也满是荒草,而且长势很好。旺盛的荒草几乎都是有半人多高了。只是透过那些荒草,我隐约中好像是看到了几个木箱子。“院子里放木箱子?”我有些疑惑,一步步朝着前面走去。但下一秒我身上的汗毛却是直接倒竖了起来!那隐藏在荒草里的又哪里是什么木箱子,分明就是几口棺材!咕嘟!我吞咽下一口唾沫,很怕那几口棺材突然炸开,然后几只青面獠牙的僵尸一蹦一跳的出现。“现在是白天,就算是僵尸邪祟应该也是不敢出来吧?”我心中安慰了自己一声,然后不再看那几口棺材,握着黑色玉佩朝着老宅的堂屋走去。“郑大师,您在家吗?”快要走进堂屋,我还在呼喊着郑道天。依旧是没有声音回应我,但我却在郑道天的堂屋里又看到了一口棺材!这口棺材外面刷着红油漆,体积要比院子里的棺材大上很多。“郑大师家里怎么会有这么多棺材?”我满心的疑惑,却没有注意到手中的黑色玉佩此刻也是绽放出淡淡的光辉。“停下来!”就在我准备迈步走进堂屋的时候,一声断喝却是突然在院子里响了起来!紧接着一只干枯老迈的手掌就是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拉住了我的手臂!“啊!”我被吓了一跳,嘴里发出一声尖叫。“叫什么叫?你差点就闯祸了知不知道?还有你手里的冥骨是谁给你的?”干枯手掌的主人是一位男子,皮肤黝黑满脸皱纹,此刻他满脸严肃的看着我,最后目光更是锁定了我手中的那块黑色玉佩。“周老四给我的。”啪!我刚刚回答完男子的问话,他就是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靠!我脸色再次黑了下来,这已经是今天我第二次被人打脸了。“周老四会给你冥骨?你知不知道屋子里的棺材就是周老四的?他已经死了一年了!”“死了一年了,那我刚才看到的是什么?”这两天虽然经历了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但听了眼前这男子的话,我还是激动的差点跳起来。“哼!”男人冷哼一声,没有搭理我,转身往堂屋走去。瞥了眼身后的那些棺材,我就一身的鸡皮疙瘩,赶紧跟了出去。出去后,男人坐到藤椅上,拿着一个紫砂壶,咕噜噜的喝了几口水。“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灌了几口水后,男人将紫砂壶放下,冲我问道。“我是来找郑道天的。”虽然不知道男人的名字,但是我心里也能猜出个大概来,眼前的男人应该就是郑道天了,但是他骨瘦如柴,如果是大晚上遇见,还真有些吓人。“我就是,你找我做什么?”郑道天一点都不好奇。果然不出我所料,眼前就是郑道天。“是李天华让我来找你的。”郑道天听完,脸上的表情立即凝固,起身走到我跟前,将我全身上下,前前后后都打量了一遍。我被他看的很紧张,不知道他想干嘛。半晌过后,郑道天叹了口气,又坐回藤椅上,摇晃起来。“前辈,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从郑道天的脸上,我看到了一丝的惋惜,既然李天华让我来找他,想必郑道天肯定知道什么。“小伙子,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这次的来意,你惹上大麻烦了。”“嗯,我知道,但是李天华让我来找你,我想前辈应该知道这件事,希望前辈能和我说一下。”“这件事以后再说,还是解决你当前的麻烦吧!”我不明所以,然后听郑道天告诉我,刚才周老四给我的那块玉佩,是冥骨所铸。所谓的冥骨,就是死人骨头,通常一些恶鬼都会利用冥骨与活人交易,如果活人接过冥骨,就是答应死人的请求。如果不做到,便会被恶鬼纠缠。我听完之后,顿时感觉头皮都要炸开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大师,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啊?”“还能怎么办,冥骨你都拿了,要不是我刚才及时出现,你就着道了,不仅你玩完,就连我都得完蛋。”郑道天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有没有这么严重啊,不就是一块死人骨头嘛,而且我并没有答应他什么啊!”虽然害怕,但是我觉得郑道天说的有些过了。啪!刚说完,脸上又挨了一巴掌,整张脸都发麻了。我也是有脾气的人,刚要发飙,郑道天就告诉我,只要我接了冥骨,不管有没有承诺,那也算是默认了。里面那些棺材,装的都是邪祟,他用阵法封住那些死去的魂魄,他们这才不能四处去作恶,如果阵法找到破坏,那些邪祟便会出来,后果将不堪设想。听完之后,我一阵心有余悸。“大师,那我现在该怎么办,把冥骨还给他行吗?”郑道天没有说话,起身走进里面的一间房里,几分钟后,身上挂着一个破布袋走了出来。“你能找到这里,我们也算有缘,既然遇上了,我也不能不管,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找件法器来护你,等我炼化他们,你们之间的契约自然会消除。”本来还以为郑道天会带我去古玩街,弄些古老的法器来护我,可能想到他要带我去古墓探险。虽然害怕,但是和性命想比,我也没那么害怕了,而且郑道天还是个大师,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这个古墓就在大洼湖附近,没多久就来到古墓入口。所谓的入口,就是在山腰上的一个盗洞。居郑道天所说,这座古墓在很久以前就被人给盗过了,但是一些小物件还是有的。因为很多陪葬的小物件不值钱,所以很多盗贼不会顺走,但是作为法器,那是非常的好,尤其是古铜钱。,不行、不行。我必须要动用下我的关系。我想到我曾经给一个中医院的护士长做过咨询,她是因为婚姻问题面来咨询,她咨询了一个月后,婚姻关系有所好转,便没有再来了。后期回访中得知,她与老公的关系变得比恋爱阶段还要幸福。按照我们这行的行规来说,最好不要与来访者在咨询室之外发生关系,但这问题重大,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当下便拨通了护士长张美华的电话,我知道做她们这一行的,应当早就习惯了晚睡。张美华听我自报家门之后有点意外,不过听我打电话的初衷——只是想让她开下后门提前预约到李长亭。她二话没说,就直问我“想约哪天?”。我心虚地回复她:“明天可以吗”。张美华说:“我先电话问问李老,稍后给你电话!”。大约十分钟后,紧张不安的我接到了张美华的电话,告诉我说:“明天下午第一个病人,三点,一定要准时到,三点”。我是千恩万谢自是不在话下。因为心中有事,当夜睡得并不安生,很多事在脑子里沸腾,梦到天牛纹身在我身上到处爬,从我的手背上爬到手臂上,又爬到肩膀上,又爬到我的嘴里,顺进我的喉咙里,像电钻一样钻进我的胸口,还爬进我的胃袋里,将里面半消化的食物搅着一团,梦里我仿佛闻到那些令人恶心的半液体的气息。脑子里还有一个小灵体的脸,青面獠牙,眼睛很大,只有眼球,没有眼白,梳着个锅盖头,它就一直在我脑子里飘阿飘!第二天下午两点半,我来到了惠州中医院。中医院看起来比较旧,停车场也很小,靠主干道的边上停满了车,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可以停车的地方,也不管是不是会被贴罚单,匆匆停好,便往中医院走去。中医院一楼大堂挤满了人头,挂号窗口有两行长长的排队长龙,其余地方都站满了人,连角落里都三三两两地站着人。偶尔与人对视时,我便听到那机器人般的声音。乱七八糟的,没有连贯的声音,那感觉就像耳边摆着数十个音响,每个音响里放着不同的声音,糟糕透顶。所以我尽量低头,不与任何人有对视。我径走走向一楼大堂尽头,通往二楼的电梯就在那里,李长亭就在二楼某个诊室里。我穿过人潮,挤进电视,电梯带着沉闷的声音停在了二楼,门缓缓打开,我进入中医院主楼的二层,这里人也是好多人,与一楼相当。我走到导诊台前,将病历本交给护士小姐姐,护士告诉我,现在就可以进去了,在号诊室。我一看墙上的持钟,还没到三点,但即然护士都这么说,我便穿过导诊台,进入导诊台左边的走廊,诊室就分布在这个走廊两边。号诊室是走廊尽头的右边一间,我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了一声:进来吧!我既兴奋又不安,有点“近乡情更怯”的意味。多年不回乡的人都能明白,在快到家时,内心会莫名地担心:万一老母亲不在了怎么办?万一孩子不认识我了怎么办?万一老婆又结婚了怎么办?而我担心的是:万一万一李长亭不帮我治或治不好怎么办?我还能去找谁帮忙?吱呀一声,门开了。我隐隐感觉到手上的天牛纹身似乎跳了一下,我心里面似乎多了种雀跃的感觉,像孩子遇到娘似的,我从没见过李长亭,这种感觉不可能是我的,只可能是手上的天牛纹身传给我的?在简朴的木桌后,坐着一个微笑的老人,嘴角是那种标准的爷爷见到孙子的微笑,长长的眉梢微微颤动,隐隐地似乎这个老人也有点兴奋。很奇怪,一个老中医遇到一个陌生病人,竟然会兴奋,这不科学啊,肯定是我的感觉出差子了。我与他双目对视,但没有读到他的心思。待我坐下时,李老医生笑问问我:“小伙子,你是美华的朋友吧”。“是的,李老!”,我作为心理师的职业道德要求我不要透露来访者的信息,在我国,大多数来访者都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他去看过心理师,特别是同事,这可能会影响职业发展。而在美国等国家,拥有私人心理医生,那是身份的象征。还好,李老并不是个爱八卦的人,没有再问我与张美华相识的话题,而是直接问我:“你是哪里不舒服?”。我便把我如何遇到庄小栋,天牛纹身如何爬到我身上,那晚我身上如何痛……都统统跟李老作了交待。在此过程中,李老除了询问关于病情的相关问题,其它一概不问,表情淡然。在听我交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李老医生给了号了号脉。然后头向我伸来,以近于耳语的声音对我说:“接下来我跟你讲的话,我希望你不要对任何人说起,因为这些涉及迷信,传出去恐怕对你对我都不太好”。我毫不迟疑地狠狠地点头:“李老,我懂的”。李老似乎还是有点不放心,补充了一句:“特别是我的同事,不要说!”。我知道他特指的是张美华,我再次点头,表示我懂。沉默了一会儿,又长出了一口气,李老开口:“你听说过蛊吗”。我听过,但具体是什么不了解,就知道可以下毒,还有一种情蛊,专门对付负心汉的,其它就不了解了。“蛊这个东西,是真的存在,我以前也是不信的,不过在医学院时,有个女同学改变了我。我就亲见她养过蛊,还给一个小偷下过蛊。当时我真的是被震动了,原来信仰的东西,好像突然变得不真实了,原来不相信的东西,又突然变得真实了,那种感觉老实说,不好受”。在说这些话时,李老眼球往右上方飘,这个动作是一个人陷入回忆的标准表情。这说明他没有说谎,只是在回忆过往。不过我实在没心情听他讲他的过往,因为他帮庄小栋止过疼,所以我相信他有这个能力。其它我没兴趣了解。在他讲话的一个间隙,我问道:“李老,我手背上的这个,是什么东西啊,有救吗?”。从类别上来说,这叫寄生蛊,这类蛊的共同特征是寄生在宿主身上,以宿主元气为生,至于什么是元气,你可以理解为生命的能量吧;寄生蛊这一大类又分很多亚种,你这蛊其状如天牛,可以称它为天牛蛊,据《蛊经》上说,这种蛊是挑选五十余种天牛,置于罐中,让它们互想残食,最后活下来的一只,就是天牛蛊,再将它置于用女人下宫血浸泡过的瓶中,并埋在坟墓之中,埋够九年方成。这天牛蛊在蛊中毒性不算强悍,但咬力巨大,可以咬坏人的一切器官,甚至骨头。当他在宿主体内时,会出于本能吸咬宿主元气,而下丹田是人体元气之源,故而宿主下丹田每月初一、十五都会剧疼不止。所以你感觉到的那次剧痛,就是如此。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痛疼会一次比一次强烈,宿主往往因不堪疼痛而死。它对宿主的挑选,其实是极为严格的。它最喜欢的是阴格旺盛之体,而农历月日出生的人,阴格最足,自是最能滋养它,它也便最为喜欢。农历月日,人间阴气最盛。而我正是农历月生日。《翘楚有座城》《庶女倾国天下》《岳两女共夫》《带娃记》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尊尚手机版》。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sinospm.com/wapbook/89608_727054.html
尊尚手机版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