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皇家金堡真人网 目录共8190章

首页

皇家金堡真人网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6897章 醒来后

皇家金堡真人网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sinospm.com

朱青云用力地捶打着墙壁,任凭泪水无声地滑过脸盘……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此时的朱青云,心被活生生剜走了一块,变得鲜血淋漓……小小的杜家庄,今天格外的热闹。一辆黑色的桑塔纳轿车稳稳地停在了那栋看起来有些简陋的平房前面。车门打开,一位瘦高个儿的年轻男子从车里钻了出来。他穿着笔挺的西装,系着大红的领带,脸色略显苍白,手里还捧着一朵用红布扎成的大红花,看到这么热闹的场面,年轻的男子略显害羞地低下头看着自己手里的红花,一时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也许是六月的天气太热,小伙子的头上渗出了点点汗珠。他就是新郎官丁志华。此时二十二岁的杜睿琪正穿着租来的婚纱,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房间很简陋,只有一张老式的木床,一张桌子和凳子,再找不出多余的家具来。杜睿琪仅有的几件衣服,只能收纳在自己的箱子里。这个放在角落里的红皮箱,是杜睿琪考上师范的时候,姑妈送给杜睿琪的礼物。这是杜睿琪唯一的财产,也是今天她能带走的唯一的嫁妆。“睿琪啊,准备好了吧,小丁开车来啦!”妈妈易海花在门外催促道。杜睿琪拿起桌子上的那面小镜子,照了照自己的脸。眼睛被涂得黑黑的一圈眼线,眉毛也画得很浓很粗,脸上的粉底铺得很厚,白白的,看上去就像墙面上的石灰粉,嘴巴也是红红的,这面小镜子无法把杜睿琪的整个脸照进去。杜睿琪看不到自己整体的化妆后的具体样子,但是看到局部的这些样子,杜睿琪觉得自己的样子有些惨不忍睹,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这个家里唯一会用化妆品的人就是自己的姑妈,这个妆是按姑妈的标准来化的。唉,就这样吧,反正好不好看也无所谓了。“来,志华啊,先进来坐啊,还有司机,都进来坐,喝茶,喝茶,睿琪在里面打扮呢,一会儿就好!”妈妈易海花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兴奋。杜睿琪听到几个人走进厅堂的声音。厅堂里摆放着一张四方八仙桌,桌子上用一块很花的塑料布蒙着。几只白色的碗里斟满了茶水,一个圆圆的红盘子里放着各种糖果。四条长板凳放在八仙桌的四边,厅堂中央靠墙的地方放着一张长长的案几,上面摆放了两个很大的白萝卜,萝卜上插着的两支红蜡烛正在忘情地燃烧着。乡村的规矩,家里有喜事,都要在案几上点燃红红的蜡烛,以示喜庆。“睿琪,好了就出来吧,啊!”妈妈又在催了。“妈,不着急,让睿琪慢慢准备吧!”这是新女婿丁志华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斯文。“好,好,不着急,不着急!”易海花高兴地附和道,“你们喝茶啊!”“妈,待会儿还有两辆公共汽车开过来,您让叔叔婶婶、姑姑舅舅他们家的人都过来,待会儿一起去县城的酒店里参加我和睿琪的婚礼!”丁志华说。“好,好!上次亲家母跟我说要这样做酒席的时候,我就跟他们说了。志华啊,亲家母想得真周到,真不愧是当干部的!”易海花说话的频率和声调都很高,听起来一直处在极其兴奋的状态中。在乡村嫁女儿,本来都是在娘家和婆家分开请客的,但是丁志华的妈妈却提出全部由男方一起来做这个酒席,而且是放在县城的大酒店里,由他们派车来把女方家的亲戚全部接到酒店里。这样大手笔的联姻酒席在这个小小的杜家村还是头一回,这可是让杜睿琪的父母赚足了面子。杜睿琪把房门打开,穿着婚纱走了出来。“哇,新娘子出来啦!”门前聚集的一群人开始欢呼起来。“看,新娘子化了妆,还穿了婚纱,跟电视上的人一样哦……哇,真漂亮!”门口传来阵阵议论。丁志华转过身,看到杜睿琪低着头,披着白色的婚纱,就像个仙女一样。“来,他舅,他舅呢?”易海花在人群中寻找着杜睿琪的舅舅,“他爹啊,快去把舅舅叫过来!”“唉,来了来了!”正说着,一位抽着烟的男子走了进来,胡子拉杂,卷着裤腿,脚上还有点点的泥巴。看来舅舅是刚从地里回来的。在余河乡村,外甥女结婚,舅舅是最重要的人。中原一带都有这样的风俗,结婚当天,舅舅得背着外甥女上轿。现在虽说不坐大花轿了,但是这个规矩却没有省。“睿琪啊,听妈说啊,从家里出门后就不能回头看了,只能往前看,这样将来你们两人的日子才会越过越好。”易海花拉着杜睿琪的手交代着,“再就是鞋子不能踩着地面,这里出去是舅舅背着你,到了酒店得踩着地毯呢!记住了吗?”妈妈的啰嗦杜睿琪是领教了的,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朝妈妈发火了,杜睿琪在心里对自己说。妈妈早就对她说了,出嫁那天走出家门就不能回头看娘家,这是家乡这一带的风俗,据说女儿要是回头看了,会带走娘家的好风水,将来让娘家破财。所以也有的娘家人,女儿出嫁那天,只要女儿前脚跨出家门,娘家立马把大门关上,不让女儿把娘家的好风水带走。“我知道了,妈!”杜睿琪挤出一丝笑容说。“好,知道就好!”易海花听了很高兴。“华青啊,华青!”易海花又在寻找着杜睿琪的弟弟。“唉!”门外的孩子堆里,杜华青钻了出来。杜华青比杜睿琪小了八岁,今年才岁,小小的个儿,刚上初中一年级。今天是姐姐结婚的日子,杜华青向老师请了假,母亲交代要去给姐姐送嫁呢!就为这个,杜华青昨晚一晚都很兴奋。听说姐夫的家里可好了,里面什么都有,而且不能穿鞋进去,只能光着脚进去。这样高级的房子,杜华青可是从来没有进去过啊!今天一大早,杜华青就穿上了妈妈买来的最好的衣服,一套西服,还有一双皮鞋,这可是杜华青穿过的最高档的衣服了。杜华青像只泥鳅一样钻到了母亲易海花的身边。“来,儿啊,待会儿陪着姐姐坐小汽车去县城的家里。”易海花拉着杜华青的手说。弟弟跟着姐姐去婆家,这是“送嫁”,在余河一带,也是很重要的习俗。“嗯!”杜华青看着姐姐使劲点了点头,难掩内心的喜悦。“睿琪,拿着,这是上路钱!”丁志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鼓囊囊的大红包放在杜睿琪的手里,“华青,这是给你的!”丁志华给了华青一个一样大的红包,只是没有给睿琪的那只那么鼓。华青接过红包,笑得很灿烂,双手不停地磨梭着手里的红包。“舅舅,这是您的!您辛苦了!”丁志华拿着红包对杜睿琪的舅舅说。“嘿嘿,这个……”舅舅本想说不用了吧,但还是高兴地接了过来。“好,发财发财!”易海花看在眼里,高兴地说道。别人家嫁女儿这个上路钱都是新娘子争着要来的,丁志华却是主动给,而且看起来给得还挺多的,易海花看在眼里,喜在心头,看来女儿真是找了个好人家哦!易海花悄悄地把杜华青拉到身后,收走了杜华青手里的红包。。体会着无与伦的美妙感觉,我简直舒服得呲牙咧嘴,紧紧搂抱着她的小蛮腰,温柔地用力,一寸一寸地挤了进去……“嗯,嗯!”张晓芬面若桃花,娇艳欲滴,把俏脸深深地埋在沙发里,双手下意识地抓挠着,娇.喘吁吁的道:“小泉,你快,快一些呀,要是万一有人来……经过这里……”在她那一声声销.魂蚀骨的媚叫声,我变得更加亢奋,咬紧了牙关,奋力地摇动着身子。不知过了多久,张晓芬已是醉眼迷离,双腮潮.红,恍惚间,她再也忍耐不住,奋力摇动着秀发,一双秀美的双腿,蓦然蹬了出去,脚尖绷得笔直,痉挛般地颤动起来。我也瞪圆了双眼,抱着怀的美人,松开咬紧的牙齿,低吼了几声,发疯似得向前猛冲了十几次,张晓芬仰起了俏脸,望着旋转的屋顶,失魂落魄地叫了起来,在一阵无边的战栗之,两人都不再动作,而是缠.绵在一起,仿佛触了电一般,身建伟然不受控制地哆嗦起来……当我在仓库这边快活的同时,宣丽玲进入了高启荣的办公室,关门之后,高启荣肥胖的脸堆起一脸坏笑,呵呵一笑,说道:“小玲啊,今天的工作忙不忙啊?”宣丽玲即便再是百般忙碌,可高启荣是资源局的二把手,一人之下、众人之,手握大权,她宣丽玲又怎敢不来,除非她不想做这份工作了。再说了,她宣丽玲也是个在事业有追求的女孩,一心想着将来能在资源局里混到层领导的位子。但她一没后台靠山,二来学历不高,工作能力也很普通,连她自己都怀疑,在局办公室这样一天到晚的传阅分发件,这样下去,她要想升迁简直是痴人说梦。“还好,不怎么忙。”宣丽玲瞟了对方一眼,垂下头,羞怯的说道。“哦!那好。”高启荣笑呵呵的拍了拍沙发,示意对方坐到自己身边,等她坐下之后,高启荣道:“小玲啊,我问你个事情。”今天高启荣叫她过来的目的,一部分是想问一下她,看看局办公室这段时间有没有收到市委下发最新的关于黑水镇煤矿开采的什么件,也是穆婉兰问他的那事儿,另一部分当然是想发泄一下。“高局长,有什么事儿?你说呀。”宣丽玲感觉有点意外,心里嘀咕,高启荣这老色鬼怎么变得一本正经起来了?以往她只要一进这休息室,被他给压倒了。“小玲啊,最近这几天,你们局办公室有没有收到市委的什么红头件啊?”高启荣伸手慢慢的摩挲着头发,又笑呵呵的问道:“是关于黑水镇煤矿开采的件。”宣丽玲歪着头想了一下,这两天是接收了一些件,可并没见到什么关于黑水镇煤矿开采的红头件。于是摇了摇头,说道:“高局长,没有关于黑水镇煤矿开采的件,最近局办公室接收的几份件,都是关于安全生产方面的。”高启荣这才放心,他担心的是这方面的件到了之后,资源局一把手张局长大权独揽,暗操作,不让自己知道,把自己撇在一旁。毕竟张局长看的开采单位是丁幸松掌握的吴氏矿业集团。“噢,没有啊,那没事儿。”高启荣笑了笑,正打算将宣丽玲地正法,这时忽然有点头晕目眩的感觉,他赶忙重新坐到床,闭眼睛休息了一下。“高局长,你怎么了?”宣丽玲见他脸色突然惨白,吓了一跳,走到他身边,慌张的问道。“不要紧,我歇一歇好。”高启荣微微摆了摆手,他知道自己这阵子酒喝的太多,加年纪大了,又在这些美女身掏空了身子,所以偶尔会出现这种头晕的情况。“高局长,要不您喝点热水吧,看看会不会好一点?”宣丽玲小声询问道,看见对方点头,她端起杯子去外面大办公室的饮水机添了水,小心翼翼的端了进去。“高局长,给您水。”她把水杯呈给高启荣。高启荣两只肥大的手掌伸过去接住水杯,喝了几口之后,面色逐渐恢复了一些。他笑了笑,顺势将手搭在宣丽玲的背,轻柔的抚摸起来,宣丽玲扭.动了一下纤腰,娇羞的小声道:“嗯!不要啦,高局长,您身体不舒服,下一次吧……”说话的时候,宣丽玲抬头看了眼高启荣,见他一双三角眼正闪烁着诡谲淫.邪的光芒,她赶忙怯怯地低下头。那小家碧玉般羞赧的样子让高启荣登时兴致盎然,一把揽住她的肩膀,将她扳倒在了床,肥厚的嘴唇朝她的樱桃小口盖去,两只大手从她衣领里塞了进去,很快摸到了那一对少女独有的大杀器,丰满滑嫩,手感很瓷实。宣丽玲眼睛瞬间睁大了一下,接着缓缓闭了,温驯的像一只小猫咪。过了一会,宣丽玲低低地叫了两声,赶忙把高启荣的手推开,悄声道:“高局长,今天不行。我,我大姨妈来了。”高启荣哼了一声,一把按住她的头,闭着眼睛,呼呼喘.息了半晌,才低声吼道:“你个小骚.货,不行也得行!”宣丽玲无奈,只好半跪下来,伸手拉开他的裤链,轻轻甩了一下头发,便张嘴凑了过去……“晓芬姐,爽了吧?”库房里,我和张晓芬缠.绵了一会,一边提着裤子,一脸满足的调笑着,张晓芬躺在沙发,满脸潮红的轻喘着气,竟似有点意犹未尽的样子,看着我的眼神里充满了爱的渴望。我嘿嘿一笑,以前刚见到张晓芬时,她经常一脸冰冷的模样,但现在在我身下叫的那叫一个风.骚。我感觉这些女人都挺装的,总喜欢摆出一付清高的样子,可骨子里却一个一个风.骚。看着张晓芬,我突然之间又想到了嘉琪姐,不知道她是不是也像这样,只要捅破了那层窗户纸,变得风.骚起来了呢?我刚把衣服穿好,正想的出神,这时兜里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我拿起手机,才‘喂’了一声,电话那端传出一个焦虑的声音:“是叶庆泉吗?我是宣丽玲呀,高局长忽然晕倒了,我和办公室贾主任送高局长去市一院了,你也赶快过来吧。”“什么?”我吓了一跳,赶忙挂断电话,急冲冲地跑了出去。高启荣的身体一向不太好,身体肥胖导致的‘三高’,常年不断的烟酒,加美女的‘摧残!’也算是积劳成疾了,但没想到,现在竟严重到晕倒了。局里的死机将我送到市一院门口,我下车之后一路小跑着,直奔病房而去。病房里,高启荣已经苏醒了,正在和医生交谈,他只说自己血压有点高,没什么大碍,打一针好了,等会儿能回去工作。靠!局办公室贾主任听见之后暗撇了下嘴角,要不是知道高启荣那些破事,光听他说的话,还以为这是一位多么任劳任怨的领导干部呢。你听听,都晕过去了,居然到医院打一针要回单位继续工作,你还不是舍不得那副局长的宝座,怕别人顶了你的位子。尼玛!真是那些戏子还会作秀……市一院是政府定点医疗单位,里面的医生和机关干部都很熟悉,一旁的胡医生听见高启荣的话,赶忙走了过去,摇头道:“不行,高局长,你不能回去班,起码现在不行。。  我走上前搂了搂老婆,低声说了一句,辛苦了,我自己来就行。“老公只要你舒服,就好,你是这个家的支柱,没了你,我们就没有家了。”老婆对我甜甜一笑,抱着我的腰身低喃道。我嗯了一声,我很想问老婆,即然这么在乎我,为什么还出/轨,不过想了想,她肯定会撒谎,我心底叹息一声,感觉索然无味,没有再说什么。我心里其实很希望,老婆能够对我坦白,或许我会给她一次机会。我渐渐的不愿意直接去质问她,因为她会撒谎,我也不想一次一次的去争执,所以我选择了沉默,要么她坦白,要么我找到她出/轨的证据,到时候转身就走。老婆简单做了一些早餐,我吃了饭去了学校,今天她休息所以告诉我,她要在家补一觉,我嗯了一声,嘱托她锁好门就走出了家门。下了楼,突然门卫老王叫住了我。我笑着问他有什么事情,他咧着老黄牙瞅着劣质的烟,笑着问我老婆有没有在家?我皱了皱眉,脸色有些不悦,问他有什么事情。老王告诉我,老婆曾打过物业的电话,说是找个修下水道的,他刚好懂得通下水道,到时候随便给他一点烟钱就好,绝对比请的那些人便宜多了。我告诉他已经修好了,望着老王满脸懊悔猛抽了两口烟,那一嘴的发黄的牙齿,我就感觉非常的恶心,直觉告诉我,他根本不是为了那几个钱,而是为了见我的老婆。我脑海里忍不住想到,如果不是我早晨刚好碰到,老王会不会直接上楼,万一老婆开了门,我一想到她在电梯的表现,她估计都不敢吭声和反抗。我看到对面的老王,已经快五十多了,还没有娶媳妇,过去感觉他还挺亲切,突然望着他一脸懊恼的神情,满脸的褶子和大黄牙,我就有些愤怒。怪不得每次我和老婆出去,老王都表现的很热情和亲切,有时候还主动帮我老婆拎着米油。我忍不住有些担心,老婆会不会被老王占便宜了,一想到老王穿着好似几年没洗的衣服,离得近的时候,还能闻到一股酸臭味,我无法想象柔弱的老婆,有没有被这个半辈子没有碰过女人的混蛋给占了便宜。我沉着脸直接警告老王,以后没事不要打听我老婆,要不然我投诉到物业处,让他丢了工作。老王满脸尴尬的连连摆了摆手,嘴里说着误会了,误会了,就头也不回的跑回了门卫处。我不知道,这番警告有没有作用。我上了公交车后给老婆打了一个电话,让她不要乱开门,特别是门卫处的老王,老婆问我为什么,我就不耐烦的告诉她,记得不要开门。当老婆应承下来后,我才挂了电话,我想到昨天那个被她标注成赵丽莎的高大鹏,就急忙翻找微信通讯录,想要找到舒雅的微信,让她接下来多注意一下这个人的通讯记录。找了一圈也没有发现舒雅的微信,我才想到昨天加的匆忙,忘记备注了,我通过聊天框的加入信息找到了一个疑似舒雅的微信。她的头像是一个米老鼠,我不确定她是不是舒雅,我的微信上有很多学生还有一些过去的大学同学和学校领导,万一搞错人了,可就麻烦了。我点开舒雅的朋友圈,发现我竟然被屏蔽了。我有点纳闷,我发了一个信息过去,问她是不是舒雅,过了一会也没有人回,我暗暗庆幸,还好刚刚没有直接问她。我最后得到一个结论,要么舒雅删了我,要么就是屏蔽我观看朋友圈。我用另外一个老家的手机号,又申请了一个微信,这个号,一直没有舍得丢,大多数就是给父母通个电话,加上月租费也不高,就留着了。我把那几个疑似舒雅的微信,重新加上。过了大概二十多分钟,我也下了公交车,突然两个微信同时响了,我先拿出经常用的那个微信,看到舒雅回我信息了,这才想到早晨都有晨读,那个时候是不能玩手机的。我皱了皱眉看着那个微信号,是那个屏蔽我观看朋友圈的微信,我让她打开朋友圈,其实我想确定一下她是不是舒雅。不过她扭捏了半天,就是不愿意打开。我最后没有纠结这个问题,让她发个语音,只要能确定是她本人就行,最后舒雅发了语音,我听声音像是在厕所里,因为旁边还能听到淅淅沥沥的声音。我神色有些不自然,干咳了一声,交代她注意下那个叫高大鹏的通讯记录,就把手机揣回口袋里,走进了办公室。中午放学后,老婆给我打了一个电话,问我要不要回来吃饭。我不想来回赶车太麻烦,就让她自己吃。我在食堂吃过饭后,在办公室休息,突然舒雅给我打过来电话,然后让我看微信,不大一会,我收到一个照片,是高大鹏的通话记录,有两分钟,而给他打电话的手机号码,我非常熟悉,竟然是老婆的。老婆主动给高大鹏,打的电话。我看了一眼通讯记录,老婆刚挂了我的电话,就给这个高大鹏打了。难道老婆给我打电话,只是一个幌子,最根本的目的,只是确认我是不是要回家,更方便她去约会那个高大鹏。我一想到老婆的这个目的,脸色就是铁青一片,我收拾好公文包,转身直接出了办公室,打了一辆车直奔家里。我心急如火的冲回家,我担心老婆会和那个高大鹏,在属于我的床上就直接搞起来。我的内心很矛盾,我很希望到家后,老婆只是在做家务,又希望真让我抓到她出/轨的证据。我在小区门口下了车,匆忙给了钱,我脸色难看,推开车门就想冲回家。突然一道声音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听到老王在喊老婆的名字。他想干什么?我抬头看过去,老婆走出小区门口,那个门卫老王匆忙迎过来,笑的满脸褶皱都开了,我这个时候竟然长出了一口气,最起码老婆没有和那个高大鹏在我家里做那种事。我转念一想,现在刚好下午一点半,老婆应该吃过午饭了,这个时间出去做什么?她今天休息,而且看她的穿着也不像去上班,更像是为了约会。难道老婆是担心家里不安全,所以才特意打扮一下,为了怕我突然回去更是提前打电话,探了我口风。我望着老婆满脸笑意的脸庞,那一双眼睛水蒙蒙的好似透着一抹喜悦的神情,离多远都能感受到她的魅力。她为了出门,打扮得很漂亮,一袭裁剪得体的连衣裙,在两腿之间做了斜开叉,显得风格清爽中透着浓浓的女人味,两条修长的美腿显现出来,在浅薄的黑丝裤袜的衬托下,绷紧的裙子中一抹黑,越发的撩人心弦,走动之间,她的雪臀被包裹的更为挺翘饱满。门卫老王望向老婆背后臀部的眼神,一副赤/裸裸想要占有的冲动,她的身材太完美了,几乎任何一个男人看到她,都会有冲动。老婆走出小区后,没有坐公交车和出租车,我有些诧异,慢慢的跟在后面。老婆走到离小区有段距离的隐蔽的路口,突然停了下来,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据公开简历,胡启生生于1971年5月,1993年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毕业后进入芜湖市人事局工作了5年,1998年进入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学习。,刘大明把女人轻轻的搂在怀里,愤愤不平的口气说,这董云霄也太不是东西,晚上对你真下得了手,他哪里还把你当成是他的老婆,不过今天的事情幸亏那个秦书凯做了替身,否则,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女人眼里噙着泪问道,老刘,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那个家是不能再回了,我这肚子里可是你的骨肉,你可不能不管我啊,再说,那个秦书凯现在也一定要自己给他个说法。刘大明听了这话,心里不由暗暗叹了一口气。董云霄跟王娟的婚事,他是介绍人,那就是为自己的马子找个合法的老公,当初就是因为王娟怀上了,他一心想要王娟帮自己生个儿子出来,才会出此下策,却没想到,事情竟然横生枝节,儿子还没生出来,自己跟王娟的事情倒是差点被董云霄给撞破了。身为官场的老狐狸,刘大明心里明白此事的重要性,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一定要安抚住王娟,绝对不能把自己这个正宗奸夫给秃噜出来,否则的话,自己在陵水县为官多年的一世英名就算是彻底毁了,这还不算,其他方面的负面影响多不胜数。人到了最危急的关头,首先考虑的一定是自保,这是一种本能,刘大明亦是如此。刘大明伸手拍了拍王娟的肩膀说,没事,大不了跟董云霄离婚,再说,董云霄知道这个事情,也不可能和你过日子了,你放心,你的住处我来安排,至于董云霄那边,我也会想办法让他尽快答应跟你离婚,你现在的任务是安心养胎,你是知道的,我家几代单传,我老婆又生了个女儿,现在计划生育抓的这么严,根本就指望不上我老婆能生二胎,你肚子里的这个可是我刘氏宗族传宗接代的希望。王娟可能是没想到刘大明竟然说出这样的解决问题办法,她心里不由一凉,照刘大明建议的解决方案,自己岂不是成了刚结婚就离婚的名声不好单身母亲,领着一个私生子以后一辈子过着被人指指戳戳的日子?遇到关键问题的时候,王娟把刘大明看的更透了,这老男人心里压根只是贪恋自己的年轻貌美,从来没设身处地的真心替自己想过,他倒是想得美,还指望让自己给他生儿子?做梦去吧!见王娟沉默不语,刘大明也意识到自己对此事的表态有些操之过急了,必定引起了女人的内心不快,赶紧补充说明道,你放心,只要你把儿子生下来,我一定会好好的补偿你的,对你和孩子负责的。王娟伸手把刘大明耷拉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手拿开后,往前走了两步,坐在刘大明办公室的木制沙发上,轻轻的摇头冷笑了一声说,刘主任,你准备怎么补偿我?刘大明被王娟的问题一下子问住了,是啊?他不过是陵水县发改委的一个副主任罢了,把王娟从工厂调动到机关来,已经是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了,自己还能怎么补偿她呢?像是下定了决定一般,刘大明低沉的口气说,我那里还有一万块的私房钱存款,这钱我老婆是不知情的,要不,你先拿着用。那会一万块的概念相当于现在的百万富翁,一旦某处出现了“万元户”,是要被报纸新闻大肆宣传的。王娟听了这话,脸上的表情倒是一下子愣住了,在机关呆了一年多,小女人也精明了不少,懂得机关人袖子里玩火的那一套。她故意装出一副不在乎的表情说,老刘,你还是先拿出来看看再说吧,你也不过是县发改委的副主任,一个月工资几百块,哪里来的一万块存款?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呢?刘大明见王娟不信他说的话,急切的口气解释说,那都是我帮底下人要项目资金的回扣,这些年聚起来,总共也就这么些钱了,只要你把儿子生下来,这钱就是你的。“不行,你得先把钱打到我的账户上,否则的话,我怎么确定你的确有这笔钱?”刘大明低头沉思了片刻,终于艰难的做出决定,他点头说,好吧,我可以把钱打到你的账户上,但是你也必须兑现承诺,把孩子给我留着。王娟扭着屁股转身要离开,临走时冲着刘大明来了一句,先把钱打过来再说吧。从刘大明的办公室出来后,王娟心里其实早已做好了打掉孩子的准备,先不说孩子生下来要背上一个私生子的身份,按照眼下的情况,离婚是在所难免的,自己还这么年轻,想要再找个男人不难,可要是带上个孩子,那可就说不定了。刘大明帮自己调动工作到发改委,自己也付出了相当的代价,难不成自己还指望这老男人供养自己一辈子,再说,这个老男人也是靠不住的,不过是把自己当成是发泄的工具。秦书凯正着急到哪里去找王娟呢,王娟却大大方方的推门进来了。一进门像个没事人一样,径直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后坐下,处理办公桌上的一些文件。瞧见王娟进门,其他三人的目光一下子全都聚焦到这女人的身上。可是,这女人很是镇静,似乎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秦书凯有些激动,头一个站起身,走到王娟面前,一副激愤的口气质问道:“王娟,咱们也算是同事一场,你为什么要诬赖我?“王娟根本就眉头抬头,一头雾水的样子反问秦书凯:“小秦,你这唱的哪一出啊?我什么时候诬赖你了?诬陷你什么?”秦书凯倒是被王娟给反问住了,一时愣怔在那里。***,这是什么世道,难道是自己的不是,自己可是无辜的,为什么这样,难道就是因为自己抱过她的腰。秦书凯不知道说什么好。邱大姐坐在位置上,有些疑惑的口气问道,王娟,你该知道今天你老公董云霄带人到发改委的事情?王娟见邱大姐插嘴,很是不高兴的说,事情从头到尾我是看到了,也许他和小秦是有什么事情要谈,男人之间的事情我从来不问,怎么啦?绝对的装逼。装逼成这个样子,那也是相当有水平的。邱大姐很是不了解的问,王娟,董云霄带人来打秦书凯的事情,你真的不知道原因?我认为你要好好的处理这个事情,如果要是真的闹起来,那么对大家都没有好处,特别是小秦。王娟脸上忍不住冷笑了一声说,男人之间发生点矛盾,那也是很正常,否则,怎么说男人都是激动的动物,本来是小事,可是如果人为的操着就变成大事情了,我说怎么小秦见了我这副模样呢?原来是背后有人说三道四,没事找事,现在这世道啊,就是小人多。王娟根本就不理邱大姐。任凭再好脾气的人听了这话,也会忍不住要发火,邱大姐毕竟是这个科室的一把手科长,一下子激动起来,“忽”的从自己的座椅上站起来,冲着王娟的方向喊到:“王娟,你这话里怎么带钩子啊?谁背后说三道四了?谁又是小人啊?你倒是跟我说清楚了。”王娟又是冷笑了一下,转头面向邱大姐说,我说话,邱科长着什么急啊?我只是随便说说罢了,你邱科长非要强出头,这又不是年底评先进,也有人主动站出来抢,真是奇了怪了!《夫人请捂好您的马甲》《顶流大佬又来逼婚了》《岳两女共夫》《千年魔都》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皇家金堡真人网》。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sinospm.com/wapbook/53841_803391.html
皇家金堡真人网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