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88娱乐网 目录共3922章

首页

88娱乐网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4036章 醒来后

88娱乐网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sinospm.com

周毅按照萧逸的办法,很快就生产了一批中奖的汽水,把这些汽水和之前生产好的放到了一起,为了打开市场,周毅还特意让人把每个经销商要的货的中奖率都提高了一点。这次周毅也是拼了,直接对经销商放出话,非但不需要经销商先结货款和押金,还承诺只要半个月内没有销售出去的汽水,他分文不取。这个消息一出,业内的人都沸腾了,很多人认为周毅这是做最后的挣扎,很多人都在看他的笑话。这也无形之中给做了一波广告,萧逸并没有闲着,他对于周毅还没那么自信,想要把亲自看看市场反应。假如周毅的经销渠道实在烂的不行,他只能另外想办法了,好在情况看起来还不错。“狗蛋,你今天怎么这么大方,想要请哥几个喝汽水啊”“这么热的天气,我请兄弟们喝个汽水怎么了。”“狗蛋,你这大方真是百年难得一遇啊。不过今天狗蛋是真的不错”“狗蛋是不是发财了啊”面对众人的追问,狗蛋很是得意,刚才本来是想买一瓶汽水解渴,谁知道小卖部的老板和他说八一汽水能中级,运气好的话可以开出再来一瓶,狗蛋半信半疑的来了一瓶,结果狗蛋的运气好的爆棚一连开出五瓶来,结果只花了一块钱。看着狗蛋嘚瑟的样子,小卖部的老板娘实在看不下去了:“狗蛋你嘚瑟个毛啊,你怎么不说说,这么多瓶汽水是你花了一块钱买的啊,只花了一块钱就中了这么多瓶,还好意思在老娘面前嘚瑟。”“快说说怎么回事?”众人顾不上狗蛋的尴尬,围着老板娘问,实在是一块钱能喝到这么多汽水太有诱惑力了。“中了,中了,再来一瓶”很快人群中就不断的传来不断再来一瓶的惊喜叫喊声, 场面很是火爆。全市各个地方都在上演着类似的一幕。“哥,神了”三宝看着火爆的场面,眼睛都直了。“老周这次一定要给我拿够足量的货,昨天你这汽水一下子就卖疯了”“周厂长,我要十万块钱的货”“对,我们也要货”“.............”天不亮的时候就有不少经销商排着对在等拿货,把看门的大爷吓了一跳,自从厂子成立以来还没有出现这么火爆的情况。八一汽水彻底火了,仅仅用了半天时间火爆全城。连萧逸都没想到居然会搞出这么大的场面。全城仿佛一下子只剩下了八一汽水,大家只买八一汽水,其他的都不买。刚开始很多经销商一脸懵逼,反应过来之后自然蜂拥而来。“萧少,真是神了,一夜爆火啊,照这样的趋势干下去我这厂子牛大发了”“周厂长,趁着热度加紧生产,别到时候看着钱拿不到啊”“这个萧少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周毅整个人状态也不一样了,看起来很是自信。只有萧逸知道这种火爆的场面持续不了多久,很快就会出现模仿的。没有一点技术含量,这只是出奇制胜。“厂长,不好了不好了。”“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看不到我这里有贵客啊”“对不起,厂长真的出事了,外面打起来了”“怎么回事?”“我......我也不知道”周毅听到打起来了脸色都变了,刚有点起色就出事了。萧逸也皱了皱眉头。很快周毅和萧逸到了,要不是大家都克制着,说不准真的出大事了,就这样还有两个人倒在地上。“大家静一静,我是厂长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你是厂长来的正好,你们凭什么这么欺负人啊”“就是,这不是欺负人么,大家伙不答应”“对,不答应”场面有点混乱了,周毅看着激动的人群,脸色苍白,这是要出大事了啊。萧逸看着周毅吓呆的模样,知道要是再不采取措施的话,要出大事了。“都静一静,别特么吵了,要是再吵,谁也别想拿到货”萧逸站在了周毅面前,让人群总算是安静了下来。“你谁啊,这里有你的事情吗,让周厂长出来,我们要听周厂长的”“别管我是谁,我说的就是周厂长的意思”“对对,萧少的话就是我的意思”周毅赶紧顺着萧逸的话,几百人的场面实在是太吓人了,他自问掌控不了这个局面。“先说说怎么回事?”“你们这是欺负我们这些做小买卖的啊,为什么先给他们拿货,不给我们呀”“对呀,凭什么呀,难道我们这些人就不是客户。别以为你们的汽水火了就看不起我们,我还告诉你们,要是没我们你们喝西北风去吧”人群中有两个人一直挑动着众人的情绪,很多小经销商也跟着起哄,希望可以早点拿到货。萧逸看着这两个人,直觉告诉他这两个人有问题。不过现在不是追究的时候,主要是如何把场面控制住。“怎么回事?”“萧少,你别听他们胡说,就算再给我个胆子也我也不敢啊,周厂长都再三强调,一定要按照流程办事。他们来的最晚,又想早拿到货,所以才.....”库管知道萧逸是周厂长的贵客,不敢怠慢赶紧告诉了事情的经过。萧逸用冷冷的眼神盯着闹事的人,这些人被萧逸的目光触及到,忍不住低下了头。“不能听他们的一面之词,谁我们也排队了啊。根本不是他说的那样,你们就是欺负我们这些做小生意的”刚才挑事的人装着胆子大声的喊着。“事情到底怎么样肯定会查清楚,乱哄哄的,还怎么做事。不能因为你们的事情耽误大家伙,这样大家谁也拿不到货”“对啊,我们是来拿货的,不是来看戏的”“赶紧把问题解决了,我们着急拿货”大部分人都着急拿货,这不瞎耽误大家伙功夫嘛。“为了不耽误大家的功夫,对厂里面的规定不满的可以派两个代表,这样既可以解决问题,又不耽误大家伙”“对啊,这主意好”周厂长听到萧逸的话,眼前一亮。“就你俩了”萧逸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对着刚才闹得最欢的两人指了指。不等两人说什么,就被萧逸连扯带拉的拽到了一边。很快事情就搞清楚了,果然是有人故意捣乱。“王八蛋,就见不得我一点好啊,快乐汽水这是**裸的报复,他们一直想要收购我们厂,我不同意,没想到居然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周毅听完后破口大骂,萧逸倒是觉得没啥,商场如战场,用什么样手段的人都有。只是这手段太低劣了,有样学样不好吗,非得要这样。这快乐汽水厂也成不了啥气候。“这件事给我们提了个醒,接下来肯定还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周厂长要做好准备”“只要有萧少在,我这心里就有底了”周毅对萧逸倒是很有信心。这件事之后,又过了两天市场上终于出现了同样再来一瓶的汽水,而且不止一家。萧逸对此很早就预料到了,只有周毅还傻傻的觉得凭这个,他的厂子就能做大做强。。  通常情况下,临床前试验会选择两个种属的动物,一种是啮齿类,即大鼠或小鼠,另一种是大型动物,包括猴、狗、小型猪等,通过对比代谢谱、靶点等预实验,判断哪种动物对药物更敏感。“假如狗和猴子都符合试验条件,肯定会选择狗,因为更便宜。”汪巨峰说,尽管实验用比格犬也在涨价,但也才三四千块,仅为实验猴价格的1/15。。  吴龙是秦书凯高中的时候校友,以前就相互认识,不是很了解。金大洲,这个人听人私下说过,是一个很有争议的人,服务过县委书记、副书记,早就该提拔了,倒霉的就是两个书记都因为贪污受贿被抓了起来,金大洲也就因此受到牵连。打狗看主人,主人都倒了,狗也没什么好结果。发改委的领导表面上对这次下派做挂职的两个人很重视,田主任指示邱科长按照最好的标准,给两个人准备了被子、水瓶等生活用品。既然做,就要做到最好,不管下去的人怎么看待,至少让县委领导知道,发改委领导对此项工作是高度重视的,达到这个效果也就足够了。机关工作原本如此,任何事必定有不同的说道,尽管身在其中会感觉有些累,可若是不了解其中法则,则会更累。经过了一番挫折和打击的秦书凯,现在的心态比之前成熟了不少,原本说话就不多的他,现在几乎成了闷葫芦。临走之前,发改委领导班子还在酒店为刘大明和秦书凯举行了隆重的送行仪式。平遥酒店位于陵水县城西郊位置,酒店远远望去,飞檐碧瓦,粉墙红门,门的正上方 “平遥酒店”四个描金大字,是本地出去的一位国家领导人题的,据说国家的省市的领导来此视察,都是下榻在这里。这是秦书凯头一次踏足如此奢华的酒店,以前每次从门口经过,他是从来都不敢想象,自己这样的机关小人物有机会在这样高档的酒店消费,可今晚梦想竟然成真了。带着几分好奇,秦书凯一进门就四处打量起酒店内部的陈设来,餐厅是包厢式的,里面的餐桌直径约米,餐具每个碗碟茶杯上都涂上金色的,小姐基本都是左右的个头。听服务员说,餐厅里的最低消费是元每人,烟酒另收,秦书凯在心里暗暗的计算了一下,这一顿饭吃下去,少说也有大几千呢,自己一个月几百的工资,竟然吃这么高档的大餐,他感觉心里有些心疼,可惜即便是自己不吃,饭菜也无法折换成现金让自己带回去,否则的话,他一定会提出要求把自己的那份折换成现金的。那天晚上,发改委田主任在主人的位置上坐下后,冯圆让刘大明坐在田主任左边,秦书凯右边。秦书凯不肯就坐,按照规矩,那是副主任才能坐的位置,一个办事员怎么能不懂规矩呢。冯圆就说,今天不按照级别,你是主角之一,这顿饭原本就是为了你和刘大明主任送行,你肯定要坐在这个位置,其他的副主任也附和朱爱国的说法。推让了几次后,还是田主任最后发话了,秦书凯才有些不安的在田主任身边坐了下来。等刘大明和秦书凯安排坐下后,几个副主任和冯圆及一起来的科室长们,才开始纷纷找到自己的位置。吃饭有吃饭的规矩,座位有座位的一套规矩。以前一本书上说过这种场合,也叫饭局,关键不在于吃什么饭,而在于局。局,就是各式各样的小圈子,进入了局,吃什么都一样,局的过程和结果却各不相同。秦书凯心里也明白,今晚的饭局,大家看中的其实是饭局以外的东西。田主任那天很和蔼,一直陪着刘大明和秦书凯讲话,告诉他们码头镇是一个千年古镇,有很多的地方值得一看,还说那儿现在的书记、乡长等他都认识,以及他们的爱好,能力,擅长。说好了后天,他将和朱爱国一道,亲自把刘大明和秦书凯送到乡里。田主任在说话的时候,来陪客的办公室主任、研究室主任等人也就开始给刘大明副主任或者别的班子成员敬酒。到了饭桌上,领导是谈大事,是把方向的,下属来是干什么的,是来喝酒营造气氛的,是来给领导做面子的。今天晚上,来的人谁都知道,田主任之外,刘大明和秦书凯是众人敬酒的对象,所以等把田主任的酒敬完后,就把目标盯住刘大明和秦书凯,每个人两杯下来,秦书凯再把每人两杯回过去,就是一斤白酒下去。这个时候,看到室邱科长端起一碗酒,对刘大明说,老领导平时关照很多,这次老领导被县委选拔重用,在此,下属敬领导一碗酒。说完,站在那儿,就把一碗酒喝了下去。开弓没有回头箭,到了酒桌上,喝多少酒,不是自己能控制的,邱科长此刻在酒桌上的豪爽劲,跟之前在办公室同事面前扮演的知心姐姐模样,多少有些不搭调,搞的秦书凯两眼盯着邱科长一杯见底的模样,心里忍不住嘀咕,邱科长到了酒桌上怎么会变成这副形象?秦书凯知道,下面的目标将是自己,于是装着接电话,走到外面,很快到了卫生间。从卫生间出来,秦书凯看到老同学李成万正在卫生间的门口,很奇怪,就问:“你在这干什么?”李成万说,我要去挂职,单位也在这边给我送行呢,我看到你的身影就追了过来,对了,你今晚又是一场恶战?跟谁拼酒呢?要不要兄弟两肋插刀一回?秦书凯没想到李成万也下乡了,忍不住问道,你在单位干的好好的,没听你说过得罪领导啊?真的下去?李成万说,切,你这说的什么话?我们农业局是僧多粥少,年轻人多,位置却少的可怜,为了有个合适的理由优先提拔,我可是好不容易才争取到这下乡的名额。秦书凯不由愣了一下,原来还有单位里的人是争着要下乡的?***,看来各个单位的情况真的不一样。当着老同学的面,秦书凯嘴里不干净的说:“妈的,我跟你可不一样,我是明摆着被人摆了一道,才会被发配下乡,这不,单位说送行,让几个人来陪,还不就是想让我喝醉,他们是不知道老子的深浅,一回进去收拾他们一个片甲不留。”李成万知道秦书凯的超大酒量,忍不住笑道,谁要是栽到你手上,也只能自认倒霉了。秦书凯一脸坏笑道,行了,不跟你多说了,一帮领导都在等着老子去教训呢,老子平时不行,今晚得罪老子的人,都要成为猪,改天我再联系你。李成万说,你少喝点,明天早点起来我带你到另外的酒店去认识一位朋友,是市里到这边挂职的,也许对你以后的发展有好处。秦书凯就说,好吧。秦书凯和李成万分手,慢慢回到了包间,包间门一开,里头很多人都在看着秦书凯。秦书凯清楚众人眼里的内容,在这之前,单位没有人知道自己的酒量,这时候这帮人肯定认为自己不行了。秦书凯重新落座后,再看看刘大明副主任,已经是满脸通红,说话已经有点罗嗦,知道这个老狗喝多了。想一想也正常,这么多的人都来敬酒,不喝多也不可能。单位一科长孙平站起来,看着秦书凯说:“秦科长,刚才你出去,没有和你喝酒,你将代表咱们发改委到乡下驻村,老哥很敬佩,年轻有为,陪你喝一碗怎样?”面对孙平的主动挑衅,酒桌上所有在座的人都能看透此人的心思,酒桌上能把别人给灌醉了,那是一件所有人都喜闻乐见的事情,今天当着田主任的面,孙平想施展一下自己的酒功,博田主任一笑,让领导都来看看,自己是怎么把秦书凯这么一个大小伙子灌醉的。。等了一会,高启荣老婆还没到,但包厢里谭大秘玩的兴致盎然,倒是想和美女们玩起真枪实弹了,对高启荣说:“高局,时间差不多啦,咱们走吧,这四个美女都带一起嗨!”高启荣喝的有点高了,呵呵笑着,脚步漂浮的走近戴着一副近视眼镜的谭大秘身边,笑着打趣道:“小谭呐!想不到你胃口还挺大的嘛!哈哈!”谭大秘轻笑了一声,道:“嘿嘿!高局,我玩的这可都是小姐,你那个可不一样了,卫生间里面那妞我怀里这几个要有味道多了吧?哈哈……”高启荣嘿嘿一笑,在谭大秘肩膀轻轻一拍,说:“我去叫她出来,咱们这散场,你玩的开心点,套房我已经帮你安排好了。”两人商量了后,高启荣转身准备去叫穆婉兰出来,但一转身子东倒西歪的,谭大秘打发怀里的小.妞赶紧去扶住他,摇摇晃晃的走到卫生间门口,啪啪啪的拍着门,朝里面醉呼呼的笑着,喊叫:“穆总!穆总!你在里面干什么呢,这么久了还不出来啊!谭大秘想走了,快点出来啊!”穆婉兰在里面摁了一下抽水马桶,装作才完厕所,站起身来的时候,心里还嘀咕这王八蛋的老婆怎么还不来呢。她正嘀咕着,包厢的门“咣!”一脚被人从外面踹开,高启荣的老婆站在门口,双手叉腰,摆出一副骂街的姿势,一脸怒火的冲高启荣大骂道:“好啊!你个老王八!你给我说说,你今晚不是去省里出差嘛?你个王八蛋,敢骗老娘是吧,跑到这里风流快活来啦!”大骂着,她冲去一把揪住高启荣的耳朵,已经半醉的高启荣一听这震耳欲聋的骂声,立刻惊醒过来,一脸慌张,被她揪着耳朵朝外拉着,乖乖的一点也不敢反抗,口里哀求道:“老婆,疼,疼啊!快松开,疼,丢人的很,快松开。”“你个臭不要脸的还知道丢人?背着老娘跑这来花天酒地,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高启荣老婆一身肥膘,块头高启荣还显得高大,揪着他耳朵几乎将他提在半空了。高启荣只是嗷嗷叫着恳求:“老婆,我这是陪领导出来放松一下,你快松手啊,别这样啦。”“老娘才不管啥狗屁领导呢!你背着老娘在这花天酒地和小姐搂搂抱抱不行!给我滚回去!”她拖着高启荣,像牵着一只不听话的狗一样,骂骂咧咧的出了大富豪娱乐城。谭大秘是个衣冠禽.兽的胆小鬼,一直等高启荣老婆拉着他离开后,才手忙脚乱的带着四个小姐溜了出去。包厢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只剩下音箱里传来的歌声。这时,穆婉兰才从卫生间里走出来,一个人在沙发坐下来,喝了口酒,愣怔的坐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她看见桌高启荣遗留下来的香烟和打火机,竟也抽出一支,叼在嘴里点燃,吸了一口呛得连连咳嗽,忙喝了口饮料。想到叶庆泉还在家里,明天对方还得班,起身出去,在前台签了单,径直走出大富豪娱乐城,开车回去了。穆婉兰回到家时,我已经在客厅里坐着了,穆婷婷一直和我赌气,钻在自己房间没出来。“小泉,婷婷呢?”?穆婉兰将手袋往沙发一扔,问道。我指了指卧室,说:“房间呢,估计睡觉了吧。”穆婉兰脱掉外套挂在衣架,里面穿着紧身的打底衫,那一对丰硕的莲房高高.耸立,甚是诱人,但我只是瞄了一眼,刚刚才释放掉激.情,看见这美景,好像暂时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吸引力了。穆婉兰笑眯眯的走到我身边,却并没有坐下,而是对我抛了个媚眼,小声说道:“小泉,去我房间。”我被穆婉兰妩媚的风情吸引住了,竟不由自主的起身跟着她进了房间。刚进屋,穆婉兰转身将房门反锁了,眼神火辣辣的直视着我,问道:“小.弟弟,想姐了没有?”我见她脸色红润,知道又是去喝酒了,没正面回答她,问道:“兰姐,今晚又去应酬哪个领导啦?”穆婉兰靠在门,丰润的嘴唇微微张着,直勾勾的凝视着我,也没回他的话,但一颗少丨妇丨的春心已经是骚动不已,想等待这个壮实的小伙来滋润她。我实在是有点筋疲力尽了,看见穆婉兰的眼神反倒有点害怕,笑着说道:“兰姐,干吗这样看着我啊?”穆婉兰杏眼含情,眸子直勾勾的凝视着我,嘴角微微蠕动了下,还是没回答我,渴望的表情让我有点难以招架,挤出一丝苦笑,说道:“兰姐,别这样看着我呀,看的我心里发毛。”穆婉兰丰润的嘴唇轻轻开启,挤出几个字:道:“小.弟弟,你过来。”我假装不知所以,瞪大眼睛,一脸茫然的看着她,穆婉兰丹唇微动:“过来。”我见穆婉兰的表情似乎要吃了自己一样,缓缓走近她,道:“干嘛?兰姐。”和我猜想的没有错,我一到她身边,穆婉兰像发了情似得,一下扑来,挂在我脖子,性.感丹唇盖住了我的嘴,带着酒气,用舌头拱着我紧闭的双唇,含着我的嘴唇拼命的吮.吸起来。我又一次把持不住了,被她激烈的举动点燃了熄灭的欲.火,拦腰抱起穆婉兰,走到床边,甩到床,如狼似虎的扑去压在她身,两人紧抱一团,在宽大柔软的床打起了滚……一夜贪欢,让我精疲力倦,班以后,我强打起精神,才算是把一天的工作撑了下来。过后几天,我都老老实实的班后回家,直到周三下班之后,我觉得好久没看见宋嘉琪了,没有回家,而是来到了宋嘉琪的服装店,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和她见面,心里很是挂念。十几分钟后,来到嘉琪服装店门口,我慢悠悠地进了屋子,却没看到宋嘉琪,只见店员吴传芳坐在一张桌子后面,正双手捧腮,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小芳,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失恋了?”我以前经常过来,和她很熟,偶尔也会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小芳叹了口气,拿起一面小镜子照了照,摇头道:“我倒是想失恋一次呢,可惜啊,要长相没长相,要家境没家境,哪有人追求我呀,要不这样,小帅哥,咱俩处处怎么样?”我呵呵一笑,走到墙边,伸手拿起一件黑色连衣裙,摆弄着道:“可以啊,不过,你要把爱吃臭豆腐的习惯给改掉,不然,接吻的时候会有心理障碍,很影响情绪。”“去你的,说什么呢!”小芳白了我一眼,起身走到门边,探头探脑地向外张望,表情似乎有些紧张。我把衣服挂起来,微笑着问道:“小芳,怎么你一个人在店里,嘉琪姐呢?”小芳转过头,悻悻地道:“这些日子,总有人过来捣乱,嘉琪姐有些害怕,两天都没过来了。”日期:-- :,“林凡,这件衣服太旧了!你重新换一套吧!”嗯?林凡听到这母女二人的抱怨,微微一怔,而后伸了伸胳膊,疑惑的说道:“我觉得挺好的啊!这件衣服穿着最舒服,而且我平时,都舍不得穿,只有重要场合最为适合!”什么?林凡的话语,简直让沈玉梅和白伊气疯了。这小子脑袋有问题吧?三年前的破衣服,他竟然敢说寻常舍不得穿,重要场合才适合?当下,白伊气得俏脸通红一片,气哼哼的说道:“好!你愿意穿就穿吧!到时候要是在全班老同学们面前丢人,你可别怨我。哼!”说完,白伊气得站起身来,拿起一个手提包,便向着外面走去。丢人?林凡摸了摸鼻子,嘴角一翘。他这件衣服,可是意大利最顶级的服装设计师佩莱·卡瑟琳耗费三年时间的最杰出作品。全球私人订制,仅此一件,市价上亿。当初便有无数全球巨孽枭雄,花费重金,想要购买,直到后来听说,这件衣服是卡瑟琳要送给自己的礼物,这才纷纷惊惧退走,打消了念头。当下林凡不由摇了摇头,紧跟着白伊向着门外走去:“我们现在去哪?”“盛世会所!”白伊看都没看林凡一眼,径直走出了房门。盛世会所?林凡一怔,若是他没有记错,这应该是环球集团在炎黄很小很小的一个产业吧?白家车库里,共有三辆车。一辆奔驰S,一辆玛莎拉蒂,以及一辆林凡买菜骑得破旧电动车。寻常时分,白伊这个美女总裁出门,习惯了开着奔驰S,不高调却有内涵。只是,就在白伊刚要打开车门,坐到驾驶座的位置时,却被一只大手一把拦住。嗯?白伊一怔,疑惑的看向林凡。“今天我来开吧!”林凡微微一笑,在白伊诧异的目光之中,坐到了驾驶座的位置。“你会开车吗?”白伊愣住了。自从他们结婚的三年来,她从未见过林凡开车,寻常出门,这家伙几乎都是骑着电动车。甚至,林凡的驾驶证,她都从未见过。这……“一会你就知道了!”林凡没有解释,微微一笑,系上了安全带。看到这幕,白伊虽然内心疑惑,但是没有拒绝,转身坐到了副驾驶座的位置。不知为何!白伊这一刻发现,林凡似乎变了很多。以前的林凡,显得唯唯诺诺,胆小甚微,而现在的林凡嘴角始终挂着一抹自信的笑容,仿佛万事皆在掌控。都说自信的男人最帅,而此刻在白伊眼里,这一面貌的林凡,确实……有些帅。当车门关闭!让白伊诧异的是,林凡竟然没有发动汽车,反而他的眼眸之中,浮现出一抹怀缅和莫明的惆怅:“白伊,你还记得白记馒头铺吗?”嗯?白伊一怔。她自然记得,在她小的时候,父母和爷爷一族关系不合,他们一家三口被爷爷驱逐出了白家,只能靠开了一家馒头铺维持生计,她又怎能忘记。只是,她不明白,林凡为何提起这个。看着白伊的模样,林凡的脑海之中,不由出现一个流着鼻涕,扎着马尾的小女孩画面。那是十年前。在他十三岁的时候,他那位魔鬼师父给他颁布了一道格杀令,追踪一个神秘组织的巨凶大佬,来到了炎黄境内。那一战!小林凡足足击毙那个神秘组织三十二名金牌杀手,最终和那个巨凶大佬的终极一战中,虽然将对方成功杀死,自己却也身受重伤,性命垂危。那还是凌晨时分。江市的街道上,冷冷清清,空无一人,只有一家馒头铺,有着光亮。那一刻,林凡一路爬着,想要离开。猩红的鲜血,将街道的地面,生生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他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饥饿、疼痛、疲倦,在不断摧残着他的神经。可就在他几乎坚持不住的时候,一个小女孩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正是,小白伊!“小哥哥,你饿了吗?给,这是我家刚刚出锅的大馒头,你吃吧!”林凡永远记得,小白伊的笑容,如此的甜美,仿佛一颗糖果,甜到了骨子里。正是那一个馒头,让小林凡恢复了一些气力,奇迹般的绝处逢生。他离开了炎黄!完成了师父的终极任务,以十三岁的年龄,成为全球暗黑界的新王!可是!哪怕他在国外叱咤风云,所向披靡,却依旧忘不掉小白伊,忘不掉那一颗带血的馒头。“林凡,你怎么了?”白伊这一刻秀眉微皱。她感应到,林凡的身上竟然散发着一种哀伤和眷恋,那种神秘气息,让她甚至怀疑眼前这个人,还是不是和自己生活了三年的废物丈夫。“没什么,我们走吧!”林凡深吸一口气,将脑海中的往事封锁起来,而后发动汽车,离开了白家。街道之上,车来车往,络绎不绝。但是白伊发现,林凡的驾驶技术,娴熟至极,整辆汽车不但没有一丝的颠簸,甚至车速奇快,在一辆辆车流之中,不断的穿行超越。白伊美眸之中的诧异,越来越浓。她这才明白,自己这个废物丈夫,原来并非一无是处。只是!她根本不知道,林凡驾驶的奔驰,不但平稳而又快速,甚至躲避过了一个又一个摄像头。每当进入摄像范围之内!奔驰的车牌,要么被前车挡住,要么被后车挡住,亦或者钻入了摄像死角。本能!这便是林凡的本能,在这三年中,他之所以没有开过一次车,便是在一直掩饰自己的本能。而现在,只要林凡想,那么这天底下,根本不可能有一个摄像头,可以拍到他。奔驰在白伊的诧异之中,快速而行。只是!当他们刚刚停在了一个十字路口,白伊刚要开口询问,林凡什么时候学的开车之时。林凡的耳朵一抖,面色大变:“小心!”说着这话!林凡猛然一打方向盘,整辆奔驰发出一道‘吱嘎嘎’的声响,几乎瞬息之间,便窜到了旁边的车道。与此同时!嗡!后面一辆兰博基尼,发出一阵野兽般的嘶鸣,狠狠冲到了奔驰之前停留的位置,划出一道长长的车痕。好险!只差零点几秒。若是林凡反应稍慢一分,那么他们必定被那辆兰博基尼,狠狠撞中。以兰博基尼的恐怖冲力,这辆奔驰以及车内的二人,必定被碾成肉泥。但是即便如此!白伊也被这一变故,吓得俏脸煞白如纸,冷汗哗啦啦流淌了下来。这还不止。更让林凡面色难看的是,那辆兰博基尼上,坐着两名青年,似乎因为没有撞中奔驰轿车,脸上尽数浮现一抹诧异。紧接着,二人对着奔驰车,便是猖狂大笑起来:“吆!这不是江市第一美女总裁白伊吗?怎么样?下来陪我们哥们玩玩啊!”“是啊,啧啧,不愧是江市第一美女总裁,这脸袋真特么的俊!来吧,我们哥俩会好好伺候你的,保证让你爽歪歪!”《逆境天魂》《美漫冬兵》《岳两女共夫》《成不成神》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88娱乐网》。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sinospm.com/wapbook/77662_911175.html
88娱乐网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