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国188体育 目录共5653章

首页

美国188体育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1744章 醒来后

美国188体育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sinospm.com

从中走出来一个十分彪悍的男人,上身没穿,手中拿着衣服,见我来了,嘴角也浮现出一种轻蔑的神色来。“哟,生意挺好啊,刚走就又来一个!”我听完这话,如果我能打的过他,我真想扁他一顿。我来接龙来了?男人侧身而过,一股氤氲之气便飘散而出,直接从我的鼻前掠过。昏暗中,我也稍稍看清楚了男人脸上的样貌。脑门塌陷,命宫晦暗,双眉之间更是有道刚刚干涸的疤痕矗立着。玉尺经此时再次翻开,显出几条文字来。印堂地陷两眉旁,眉交更堪克父娘,眉曲纹生天地破,沟纹横乱被刑伤。若生理痣他乡死,更见疤痕即祸伤,便佐为官少超达,终须贫贱走忙忙。不对!这男人有血光之灾!我心中一阵激灵,可从来没见过如此糟糕的面相。那男人走了出去,似乎刚快活完,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走起路来也十分嚣张。我并没有放在心上,这世界上死的人多了,要是我都管,那我还管的过来嘛。刚关好房门,另外一屋中,一身穿轻纱薄衣的女子就开门走了出来。见是我来了,脸上多了点兴奋。“我还以为是客人来了呢,还好是你回来了。”她叫徐幽幽,从我住进来到现在也跟我一起住了三年有余。平日里也见她挺勤快的,却不成想,她是做皮肉生意的。不过我连自己都养不活,又何必去对她说三道四呢。至少她没偷没抢,也是干活赚钱啊。“嗯,要是没人来,那我可锁门了啊。”我朝着她说了一声,她也点头答应下来。她摇着曼妙的身材朝着我走了过来,轻纱下,刚被摧残完的身体看的一清二楚。“饿了吧,要不一起吃点?”她指了指桌上的残羹冷炙朝着我问道。我摇了摇头,或许是对她的一丝怜悯,也终于说出了口来。“刚才那个男的明天若是有人问起,就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她狐疑的看着我,而我却已经走进了房间里。明天,势必会有丨警丨察上门追查事情经过,因为那个男人必死无疑!徐幽幽若是不想惹上官司,那最好的办法就是花钱了事,总比杀人来的强。一晚上,我都沉浸在玉尺经中,久久无法自拔。第二天一早,还未等我出门,门就被砰砰砰的敲响了。看来,丨警丨察提早上门了。我主动把门打开,门外如我所料,是几个身穿制服的丨警丨察。“你好,同志,见过这个人没有?”他拿出一张照片来,照片上的正是昨天在这里享受的男人。我果断点了下头,朝着里头指了指,说道:“昨天在她那边的,我回家的时候正好在门口见到过。”丨警丨察也没闲着,进了屋中,和徐幽幽了解起了情况。徐幽幽一开始还想着隐瞒自己是小姐的事,但丨警丨察其实早就知道,只是不想抓这种小角色而已。“死者叫张达明,是龙城张家的二公子,既然这件事和你们有关系,那请你们这些天不要离开龙城,有事我们会立刻传唤你们。”张家?二公子?顿时,我眉头紧皱,难道说,这就是我要找的张家?而这时候,我的手机也响了起来。我打开一看,是苏满城打来的。“方大师,昨天没人回应,但我打听到张家昨天死人了!”两家都是张家出事,这难免也太巧合了。我肯定不会相信,必须去苏满城那边,如果真是张家人死了,那这件事就蹊跷了。我刚想说话,苏满城又赶忙说:“方大师,只要您能来,钱绝没有问题!”我可没想着要钱,但他既然想给,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我嗯了一声,挂断电话,就发现手机上已然发来了五万块钱,苏满城还真是大方,一次比一次多。我可不想苏满城来接我,这地方,他一看到就认为我并不是个真正的风水师了。既然现在有钱了,自然我就不会那么省着了。我在旧楼区外打了辆车,直接前往了苏家。一到门口,就看到了苏芮在门口等着我,见我下车,脸上的阴沉也逐渐消失开去。“方易,您总算来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我沉默不语,两件事这么巧合,自然需要算上一卦。玉尺经中,也有关于蒲瓜算命的章节,虽然没有堪舆风水来的篇幅多,但却也包含众多。“先进去再说,去找几个铜板来,最好是五帝钱。”我的话她自然明白,五帝钱虽然也分大五帝和小五帝,不过算卦都差不多。苏满城此时也在大厅中焦急的踱着步,见我来了,赶忙跑到了我的身边。“方大师……”我一挥手,并没有让他再接话,径直坐了下来。苏芮很快拿着十来个铜板回来,送到了我的面前。我从其中挑选了六个品相最好的便和于掌中。“你们先出去吧,我卜卦时不许任何人看!”我装出一副高人的样子,其实内心还是十分紧张,毕竟第一次用玉尺经中的卜卦能力,万一失败了,被别人看到,那可不太好。苏家父女连连点头,不敢再站在我的身边,老老实实的走出了大厅。见他们出去后,我这才摇晃起了手中的六个铜板,心中默念着张家的事,随着手打开,六个铜板也从左到右依次排开,正反面随机呈现出来。“字图字图字字,风雪满途之卦。”看到这里,不禁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可不是什么好卦,此乃异卦(下艮上坎)相叠,坎为水,艮位山,跋行艰难,山高水深,困难重重,人生险阻。玉尺经中,根本没有一句话好话,看样子,今天这一卦已然是出了结局了。而我心中所想是张家,那这事和张家结合起来,自然,如果我们去找张家,那出现的也只会是困难。“好了,你们进来吧。”我朝着外面喊了一声,他们也赶忙跑进来,坐到了我的身边。“怎么样,方大师,到底怎么解?”“不要去找张家,这件事一定是张家弄的,但想要了结这件事,绝非易事!”苏满城听着,当然不太愿意,若是张家所为,不去找他,那还是他苏满城嘛。“他娘的,居然敢搞我苏满城!”我听他的话似乎还另有意思,莫不是想去找张家吧?“对了,叔,你说的那个叫张达明的家伙真死了,他到底是谁啊?”“张家二公子,是个纨绔子弟,平日里游手好闲的,没个正经事,不过他大哥却是个不好惹的主。”我听完,深深觉得,这卦象便是朝着他大哥去的。可我们正在里面说着话呢,就听到门口哐啷几声玻璃碎掉的声响,眼神也立马朝着门外看去。苏芮立马冲了出去,我也跟着跑出去,一到外面,就看到一个长相十分俏丽的姑娘手中拿着砖头正狠狠的砸着门。那姑娘长得俊俏,齐肩短发,英姿飒爽,倒也不失几分英气。更为了得的是她身穿一套极为干练的迷彩服,脚上一双大头皮鞋,若是不仔细看,绝不会认为是个女的。。门外传来叫骂声,大门被拍的砰砰作响。听到动静,妻子很快就从卫生间跑出去开门。只见一个染着黄毛的青年冲了进来,手里握着一根木棍,见了我抬手就打。这次我是有防备的,矮身躲过一击,拦腰抱住他就往地板上一摔,瞬间让他摔得七荤八素。然后我一把夺过他的木棍,指着他冷声道:“黄晓正,你个吊东西长能耐了呀,以前姐夫前姐夫后地跟着摇尾巴,现在踏马敢动手了?”这个染着黄毛的二流子,正是妻子黄晓莉的亲弟弟,黄晓正。想必是妻子躲进卫生间时给他打了电话,他才赶过来跟我叫横的。黄晓正被我一下子摔懵,估计是记起来我练过散打,他开始虚了,悻悻爬起身来,不敢再动手。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把我妈吓到了,她赶忙从厨房出来劝架,我把她挡在身后,叫她不要插手。“姐,你这个废物老公居然敢打我!”黄晓正站到妻子身旁,气冲冲道:“他不光打我还打你了,这样的老公留着还有什么用,我劝你赶紧离婚吧,以姐你的条件,重新找个有钱的不难。“还有这房子不是也登了你的名吗,到时离婚了,姐你能分到一半,我早就打听过了,这房子虽然地段不算特别好,但少说也值个百八十万。”说完,他又朝我吼叫道:“林子阳,你个死穷鬼就踏马就等着和我姐离婚吧,敢打我,你简直是活腻了!”“晓正,够了!”妻子推了一下黄晓正,“我不是叫你来打架的,你姐夫再怎么不是,你也不能这么不尊重他。”此话一出,我懵了,黄晓正也懵了。我实在没想到妻子居然会帮我说话,黄晓正也没想到妻子竟偏向我这边,我都怀疑她是不是吃错药了。不过,黄晓正的话倒提醒了我,如果我和妻子离婚的话,她极有可能可以分到一半的房子。可是这房子的每一分钱都是我出的,是买给我妈住的,怎么可以让黄晓莉这个水性杨花的贱女人白白占去一半?看来,现在还不是彻底摊牌的时候,至少不能轻易离婚,一定要把房子保住。“姐,你在说什么呀,我是来帮你的,你反过来说我不是?”黄晓正不满道。“晓正,时候不早了,你先回去吧,这是我的家务事,我自己会解决的。”妻子朝黄晓正使了使眼色,推着他就往门外走。等她们姐弟两个离开,我妈担忧问道:“儿子,你和妈说实话,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弄到这种地步呀?”我摇摇头,扶着我妈到客房,“没事的妈,你放心吧,现在也挺晚的了,你早些休息。”很快,妻子回来了,她关上大门,神情复杂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一声不吭走进卧室。我瘫坐在沙发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不断在脑海里流转,我开始思考。妻子红杏出墙,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嫌我穷,也是啊,像她这样的人,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阔太生活,哪里还忍受得了担心柴米油盐的日子。果然,穷才是原罪。可是为什么妻子刚才会帮我说话,还把自己搬来的救兵赶走呢?我回忆着,很快我就想明白了,踏马的黄晓莉不是什么良心发现,而是依旧觊觎着我的钱财。一定是她在卫生间打完电话后,听到我和我妈的谈话,知道我妈把一张存着五十万的银行卡交给了我。黄晓正来了之后,冲突升级,她担心得不到那笔钱,所以才使眼色赶走黄晓正。不然以她的脾气,怎么会这么容易善罢甘休。可以啊黄晓莉,城府不浅嘛,贱不贱呐!我心里暗骂一声。过了一会儿,妻子从卧室里探出头来,朝我喊道:“林子阳,你给我进来。”我走进卧室,想看看她葫芦里卖什么药。只见妻子坐在床上翘着腿,见我进来了,起身走到我面前,责怪的语气中又带着撒娇的气息,问道:“老公,你今晚是怎么了,一回来就发这么大脾气?”我心里一阵冷笑:怎么了?你都给我戴绿帽子戴到家门口了,还不许我发脾气了是吧?接着,妻子突然把双手轻轻放在我脸上,柔声道:“是不是工作上遇到困难了,还是应酬太累了?我可以原谅你,但你要保证以后不再这样了好吗?”又是一棒槌一块蜜,以前她和我怄气之后却又有求于我时,基本就会用现在这种伎俩,这要是放在以前的话,我肯定中招。但是现在我已经知道她出轨的事实,这样的伎俩怎么可能还会对我有用。不过,既然你黄晓莉能为了钱在我面前演戏,那我也能为了保住房子而演你黄晓莉一波,都是为了顾全大局罢了。给我妈养老用的房子,你个贱女人一砖一瓦都别想拿走!下定决心后,我也伸出双手轻轻捧住妻子的脸,假装温柔而又带有歉意道:“对不起啊老婆,是我一时冲动才出手打你的,我知道错了,以后一定对你好, 你原谅我好吗?”从我的角度看下去,妻子的面容的确很美,哪怕现在是洗澡卸妆后的素颜,同样对男人具有很强的诱惑力。只是,这副美丽的躯体已经被其他男人肆意发泄过,早已变得肮脏无比了。看来这五十万对黄晓莉来说真的很有诱惑力,她见我态度转变,竟马上扑进我怀里,水润的双唇与我的嘴唇紧紧贴合,两条白皙的大长腿顺势缠上我的腰。吻了许久后,妻子才松开双腿站回地上,还很诱惑地朝我咬了咬嘴唇。“老公,我原谅你了,今晚就让我为你好好服务吧。”妻子媚眼如丝,抓住睡衣的肩带纽扣轻轻一扯。下一秒,顺滑的薄纱睡衣应声滑落,妻子娇嫩润滑的肌肤全部展现在我眼前……那一晚,妻子很卖力,生怕我不满意似的。实际上,那是我和她结婚四年来最好的一次。也正因如此,我才感到更加心寒,破产之前我忙于打理公司,和妻子温存的次数其实并不算多,破产后她开始嫌弃我,次数则更少了,她如今这么娴熟的技巧,是要和那*夫偷情多久才能练就的呀。我简直不敢想象自己到底戴了多久绿帽。“我爱你,老公。”完事后,妻子眼含春水,对我露出娇媚的笑容,与今天在酒店和那*夫在一起时的表情如出一辙。我内心冷笑:黄晓莉啊黄晓莉,你都给我戴了这么大顶绿帽了,在说爱我时,怎么可以无耻到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呢。我假装笑了笑,穿好衣物走到卫生间,在洗手池边拼命漱口。毕竟在缠绵之前,我被妻子吻了那么久,脏!以前我加班应酬回来晚了,她嫌我脏,现在我嫌她脏。深夜,我躺在床边久久不能入眠。等到早已与我同床异梦的妻子入睡后,我才悄悄来到窗边打开手机,盯着屏幕中那张车牌号码的照片,一场复仇计划在我脑海里慢慢酝酿成形。到第二天一早,我妈坚决要回乡下去,说等到刘阿姨出殡的时候再来,就不打扰了。。  “大师帅哥,对不起。”这一幕出来令现场所有人眼镜掉落一地。曾几何时,送仙桥众多商贩眼里的千万富豪余成都变得如此低眉顺眼了。“是我不对,大师帅哥。你要怎么办我,我没二话。”金锋根本不把余成都放在眼里。余成都也不笨,赶紧冲着曾子墨鞠躬,一巴掌不轻不重打在自己脸上。“曾总,我也给你道歉,刚才,我的嘴太臭。”“我回去就好好的刷牙,刷一百遍……”曾子墨玉脸稍霁,轻轻嗯了一声。金锋这时候抬起双目,清清冷冷的说道:“红宝戒指送庙里,请个法器戴三年。”说完,金锋转身,大步离开。闻听这话,余成都跟徐文章面色悠变,恭恭敬敬的应是。这当口,何猴子冲着金锋的背影,小声的叫道:“大师,您能说说,那烟杆的来历出处不?”这句话道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思。曾子墨同样如此。刻着JB两个英文字母的烟杆,整个送仙桥唯一算得上是个物件的破烂烟杆。会是什么样的一个来历和出处?这也是每个玩家藏友共同的心声。金锋停住脚步,头也不回。“何猴子,之所以我压你的价,是因为,你秉性太差,一心钻在钱眼子里。”何猴子不由得羞愧难当,恨不得即刻扒开地砖,钻进地缝去。金锋又说道:“我收了你东西,今天就免费让你开一回眼。”随即朗声念出一串英文。“James.Bruce!”“BJ条约!”“TJ条约!”所有人均都一愣。曾子墨再次捂住了樱桃檀口般的小嘴,望着金锋远去的消瘦单薄的背影。怔立当场!金锋嘴里冒出来的英文,赫然带着最正宗的伦敦腔,而且还是……贵族的腔调!“他是海归!?”“他怎么会……”等自己反应过来,曾子墨臻首四顾张望,却是哪里找得到金锋的影子。一瞬间,曾子墨慌了,再顾不得自己的高跟鞋,撩起长裙往外飞奔,就像是在新娘子在追自己最爱的男人。半响之后,曾子墨呆呆的站在送仙桥市场的门口,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车水马龙。“我,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天!”“我都不知道他的名字!”握住手里的烟杆,曾子墨心头空落落的,感觉失去了什么。远处驶来了两辆豪车,停在曾子墨身边,下来几个人小心翼翼的询问着。曾子墨摇摇头,坐上车,从包里取出了手机来。“男男,你在哪?”“你帮我个忙好不好?”“我想找一个人!”金锋一走,送仙桥市场里却是炸了锅。无数人拿着手机在度娘上查找,好些人亟不可待的大声念道出来。“找到了,找到了……”“James.Bruce!又叫詹姆斯.布鲁斯!”“我们叫他额尔金!”“日不落帝国伯爵!”“年任牙买加总督、年任枫叶国总督。年率军攻占五色羊城。”“次年春,北上津卫城。月攻陷大古炮台。月逼迫清政府签订《TJ条约》。”“年回国。不久,重任日不落帝国全权专使,率高卢国和日不落帝国联军再次攻占津卫城。”“月进天都城焚毁圆明园。逼迫清政府签订《BJ条约》,割让“粤东九龙司”一地。”“年南下港岛,依约划割九龙。月日,在港督府举行受地典礼。月日,参加接收九龙土地的仪式。旋即率军离港回国。”“年调任阿三国总督,次年,死于任上。”“就是这个杂种,就是这个老狗日的,洗劫了圆明园,把港岛分了出去!”“JB,JB!”“就是这个老狗的英文缩写,那个烟杆就是那老狗的!”“**伯爵!**伯爵,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他的烟杆竟然在我们国内!”“他也有今天!他也有今天!”“哈哈哈,报应,报应呐……”从百度百科里念出来这些词条,全场哄的下悚然动容,无数人兴高采烈的嘶声狂叫。额尔金的烟杆,那可是太有历史意义了。它见证了晚清那一段最屈辱的历史,历史博物馆最想要的就是这一类的古董。同样,它也是当年入侵的罪证喝铁证,任何一家博物馆都会视为珍品。还有在国外,这类东西,那可是家族的象征。尤其是老牌贵族家里,这些物件都是珍藏品。“天老爷,走宝了!”“走宝了!”“我的天老爷啊天老爷……”何猴子痛苦的坐在的地上,死死的捶着自己的胸口,一脸沮丧,追悔莫及。“额尔金的烟杆,就这么从我手里溜走……”“一千块,一千块,我就把额尔金的烟杆给卖了……”“我特么真的是猪。连猪都不如!”徐文章跟自己的女婿余成都更是面面相觑,心底涌起的惊涛骇浪足以淹没整个送仙桥。乱世黄金,盛世古董。在神州大地上古玩兴起的三十年间里,神州大地被无数专家和玩家犁了一遍又一遍。最后在假货泛滥、真品绝迹的今天,金锋竟然在这里找到了这样的稀奇物件,这简直是天方夜谭般的神话。他的年纪看起来不过二十岁,一眼就能看出我的景泰蓝是假的,又在这里找到了额尔金的烟杆……这个人……到底是谁教出来的?。古玩行里,又有谁能教出来这样惊才绝艳的门徒?鉴宝本事天下无双,更绝的是,还能一眼看出成都手里的红宝石戒指……这样的本事,天底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人来了。“老汉,你说那个真的是额尔金的烟杆啊?!”徐文章冷冷看看自己的女婿,沉声说道:“这要是假的,我把自己脑袋拧下来。”“横抱曲弹,神乎其技!就算是单老也耍的没那么溜!”余成都忽然重重一拍自己的脑袋,大叫起来。“坏了坏了,老汉,我忘记问他叫啥名字了?”徐文章没好气骂道:“连我都没资格问,你,算个屁!”“还不快滚回去,把大师给你说的事办了!”“再怀不上孩子,你跟秀秀离婚,各找各的去!”余成都顿时面色刷白,嗳嗳嗳的不停点头,飞一般的跑了。送仙桥在一个上午爆出了两个大新闻,悄悄的在圈子里流传开来,引发了一波小小的海啸。不过,这两个新闻就淹没在了铺天盖地的各种古玩浪潮之中。锦城的夏天中午,热得可怕。热浪在钢筋混凝土的城市里倾轧,无情肆虐。街上没有一丝风,府南河边上的垂柳无力的垂下,无声的喘息。在这一千五百万人口的准一线大城中,人就像是一只只蚂蚁,坐在各种交通工具上艰难的移动,背着沉重的枷锁,艰难的生存。。走在大街上,因为先前苏雅说的那一些话,我开始对苏雅有些忌惮起来。苏雅对我,难道真的就一点情都没有吗。我原本对苏雅有太多的思念和想法想给她倾诉,想在我们单独相处的时刻,拉着她的手,在夜色中漫步,把她拥抱在怀里,像那天晚上一样,激情地与她相吻。但是,现在,我没有了这个勇气。苏雅的话已经很明确地告诉我,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就当是两个寂寞男女不小心发生的夜欢情,没有掺杂进去任何的感情。我乖乖地跟在苏雅的旁边,不时的在路灯下偷望,苏雅的美丽,仍旧会在夜里挑动我情意的神经。她身上的香味,被微风吹进我的鼻里,沁人心脾在希落迷人的月光下,苏雅那张笑脸在我的眼神中越发美丽。她慢慢地走着,不时指着路边的那一栋栋拔立的建筑,说这说那。看得出来,苏姐在这样的夜里,过得很快乐。可是,她那里知道,跟在她身边的这个男孩子,苏姐眼里的小男人,心情却高兴不起来。我的心里,充满了对苏姐情感的期待,更渴望能得到如同那天晚上一样,被苏姐多情的呵护。“苏姐,今天晚上夜色真好。”“是啊,这样的夜色,很适合情侣谈恋爱。安夏,能谈谈你以前的女朋友吗?”苏雅突然站住,转过身来,近距离的贴近我。因为苏雅的迷人,我感到一阵心乱。原来,我的心里,已经对这个大我六岁的女人产生了情感,会因为这个女人的一语一笑影响到我的情绪。苏雅并没有注意到我神情的变化,她还是那样的自然,微笑着看我,想从我这里知道有关我过去的感情生活。“苏姐,如果我说我曾经的感情生活一片空白,你会相信吗?”苏雅惊讶着,看得出来,她对我的话,产生了怀疑。“安夏,你是在逗姐吧。”“我没逗你呢,说的是真话。安夏没有遇到像姐这么好的女人吗,直到遇到姐,我才知道,爱,原来是一种心动,一种牵挂。”苏雅嗤嗤地笑了,“安夏,你不会真爱上姐了吧。”“如果我说,我喜欢上了我的苏姐,你会相信吗?”“不会,苏姐比你大,你不会喜欢上苏姐。如果在你的心中,真的对苏姐产生了情感依赖,这也并不说明就是爱,很有可能,就是你最近的情感太空缺,心里很寂寞,我的出现,只是填补了你的空虚,才会让你产生这样的错觉。”苏雅依然不想承认,我对她产生的情感。她的心里,还是对男人有恐惧,她不想接受这样一个事实。“苏姐,我真希望我是你生命中爱上你的第一个男人。”“安夏,你别乱想了,姐不是你想要的女人。走,姐送你回家吧,感谢你今天晚上陪我吃饭。”苏雅说完,主动的拉住了我的手,我的心里荡起一阵子涟漪。我一直想要拉苏雅的手,感受着苏雅的温暖和柔滑,自己却没有那勇气。这会儿,苏雅主动的拉了我,我激动地用力握紧了她。“苏姐,拉着你的手,感觉真好。”苏雅回眸一笑,说:“等你有了女朋友,拉着你女朋友手的时候,你就不会这样说了。到那时,你就会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女朋友才最好。”我们回到车上,汽车发动,在街上穿梭,苏雅打开车载音乐,放了一首《qing人》。“苏姐,如果半年后,我还没有女朋友,你会喜欢上我吗?”“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会喜欢我吗?”“都说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但我喜欢苏姐,有理由。”“是吗,什么理由。”“苏姐的美丽勾走了小男人的心,让小男人无法不去喜欢上我美丽的苏姐。”“安夏,你能喜欢苏姐,苏姐听了很高兴。不过,苏姐不会再去喜欢上任何一个男人。”“包括你的小男人,你也不喜欢吗?”“不。安夏,请谅解姐的苦处。苏姐不接受你的感情,但姐并不讨厌你。姐愿意像今天晚上这样,工作之外,我们是亲密相处的朋友。”“我知道了,苏姐,我听你的。”苏雅把音乐声音调大了一些,尽管这是我平时很喜欢的一首歌曲,可是这会儿,身边坐着苏雅,她的妖娆迷乱了我的一切,我无法静心下来,欣赏这首爱昧的音乐。听着这歌,我就在想,苏雅在我的眼中,会和这歌里写的一样吗,我的心里,是在把她当成了爱人吗。“喜欢这歌吗?”苏雅问。我毫不犹豫第回答,“喜欢。”“安夏,苏姐知道你对我的心意,不管你是真心对我有情,还是因为日子寂寞,需要一个女人来慰藉你的心灵,对苏姐来说,苏姐都很高兴。在这个城市中,能和安夏认识,苏姐就觉得是一种幸福。”“安夏听到这话很高兴,安夏也可以负责地告诉你,不是我日子寂寞才会迷恋上苏姐。是我把苏姐带回家中的那一刻,你的美丽和高雅,就把我迷上。你离开后,我不止一天的对苏姐思念,期望着能和你再相遇在这个城市。老天有眼,终于让我在再见到了苏姐。”我壮着胆子,将手放在了苏雅的大腿上面,苏雅看了一眼,没有做任何的反抗。汽车缓慢行驶,我和苏雅没有再说话。我一直把手放在她的身上,感受着苏雅身体的温暖,感受着苏雅的存在。苏雅的突然出现,给了我意外和惊喜。一路上,我都祈祷着,希望我们这次见面以后,我和苏雅再也不分离。就算我在苏雅的眼里,只是她公司里的员工,她不会对我动感情,我不在乎,有苏雅在,能和她说说话,闻着她身上那特别的香水味道。我就觉得,自己在这个城市中,已经离不开苏雅。这个女人,彻底的征服了我,就一个晚上,苏雅用她那女人的魅力,征服了我的身体和心。害得我对身边的这个女人有了思念,有了对那禅绵夜的无边幻想。苏雅就是这样一个女人,让你见了一眼后,就会被她妖精一般的身材迷恋住的女人。车速缓慢,我感觉出来,苏姐好像也舍不得离开我。不过,这正合我的心意,我恨不得汽车就在城里逗留,永远不停下,永远到不了我的家。这样,今夜我就可以呆在苏姐的身边,陪着苏姐,听着她欢笑和心跳。车,最终还是在我住的那小区门口停了下来,我迟疑着,不想下车,只是怔怔地看着苏雅。心里多想对她说,苏雅,下车吧,一起到我的家。我没有勇气,心里的这点小心思不敢告诉苏雅。她已经成了我的老板,现在,我只能像苏雅说的那样,把她当领导尊敬着。苏雅想让我忘记对那天晚上的回忆,可是,我做不到。“到了。”苏雅对我说。我故意朝着外面看了一眼,说:“还真到了。”“上去吧。”“你上去坐会吗?”我小声地问道。“不了,我害怕上去以后,就舍不得走。”我拉住了苏雅的手,想靠过去亲吻她,苏雅制止了我的鲁莽。“如果你真舍不得走,那就不走。我想让你留下,有我陪在你的身边。”,“怎么了?今晚你要跟我大战回合?”“还是想着喝醉了让我买单?”“去你的,今晚随便吃,随便喝,不喝到天亮你就是我龟孙子!”老王霸气的把钱包甩在桌面上,钱多多用眼神瞄了一下,钱包鼓鼓的,看来今晚就算他醉了也不愁没人买单了。想到这里,钱多多就来劲了,随手招呼服务员再来两碟韩牛,然后殷勤的帮老王把酒倒的满满。“你今天干嘛了?”“女人都是王八蛋!我那么努力工作,为什么她要走?”得了,看来又是感情那种破事,这个就没什么好劝说的,毕竟鞋子合不合穿只有自己才知道。不过感到好奇的是老王的女朋友也是他们公司的,她是多多的一个小师妹的,平时两个人恩恩爱爱的嘛,今晚这是在搞什么?钱多多也没追问,认识老王多年,等他再喝几杯不问他都会主动说出来。可能老王刚才声音有点大,因为他们坐的位置不是包间那种,只是把两边隔开,大厅里的人还是能看到。钱多多对着周边的人抱歉示意老王喝多了,毕竟在坐的女士起码有一半,刚才老王可是开了地图炮。缘分,妙不可言。钱多多在这里又看到了我的邻居,至于为什么他能认出一个全副武装的女人。废话,她还没洗澡,还穿着白天的衣服,这是一个多懒的女人啊。钱多多热情的打了个招呼:“这么巧,你也过来吃夜宵吗?”废话,这个钟点来烤肉店的人不吃宵夜干嘛?话出口后钱多多也觉得自己犯傻了,不好意思的挠了下头发。“是啊,好巧。”这应该是一个文静的女孩子,轻声细语的话让人心痒痒的。老王看到钱多多碰到熟人,抬头示意介绍一下。“我邻居,今天刚认识的。”“那就是大大的缘分,要不一起吧?”做导游最大的优点是什么?热情,不客气,不认生,厚脸皮!老王看到是钱多多认识的人,也不矫情直接邀请,虽然对于那么晚还戴着口罩感觉有一点疑惑,但也没多问。毕竟可能是个人爱好呢?或者丑到见不得人呢?“谢谢您,不过我订了包间,你们吃的愉快。”这才是正常操作嘛,哪有连名字都不认识的就坐下来一起吃呢?“要不,你们过来跟我一起?”得了,这是一个谦虚的女人,明显她只是客套一下,因为她说完就已经准备调头继续走了。但可惜了,她永远不知道作为一个导游有时候会有多厚的脸皮。她话才说完,钱多多都没来得及说话,老王就直接起身示意服务员过来收拾东西搬到包间去。“那行,那我们就不客气了。”钱多多尴尬的示意都是开玩笑的,哪知道她大气的示意没事,反正她都是一个人过来吃饭。进到包间,等她脱开口罩时,钱多多跟老王还感到不可思议。这不是那个恋爱时代的面门担当林小鹿嘛?虽然他们不追星,但就好比在华夏华仔跟你一起吃饭,你不感到惊喜?客套了一下,两个人也没多想,反正就当拼个桌,难不成还会有什么狗血的故事发生不成?不追星的人惊喜过后就还是各过各的。明显他们这样的行为让她感到开心不已,毕竟这样认识新的朋友,新朋友还对她明星的职业没有多大的区别对待,这明显会让她感到舒服。坐下后,老王把他今晚约钱多多出来的事情说了一些。老王跟他女朋友谈恋爱三年了,本来准备谈婚论嫁,但是女方家里不同意。因为女方这边跟钱多多一样,都是国内过来工作的,现在上了年纪也要考虑成家的事情,还有家里还有父母。虽然说女大不由人,但是又有谁家的独生女舍得远嫁国外?更不要说她家还想着找个上门女婿,就算不上门也要当地的吧。而老王是一个纯正的半岛人,他也有自己的家庭,不可能抛弃自己父母去国外做一个上门女婿吧?这就是矛盾所在,老王说他们因为这件事情已经吵了好几个月了。小鹿明显对于这种事情感到好奇不已,不要说女人天生就八卦,这种狗血的八点档明显很符合她的口味,毕竟她也没有这种类似的烦恼。兴致上来她还主动倒酒,一点也不见外,边****的吃着烤肉一边还催促老王继续说。“你知道公司前几天要派人回国吧?”这个事情钱多多当然知道。当时公司老总还问过多多要不要回国休息一段时间来着。主要是现在半岛旅游市场渐渐的开始走入下坡。然后总公司那边就把一些外派的导游调回国。“莉莉她主动申请回国,公司批准了。”老王苦涩的把杯里的烧酒灌入心肺,钱多多示意小鹿抽根烟不介意吧?虽然不喜欢,但她只是扁了一下嘴后还是表示没关系。烟雾把钱多多的脸都挡住了,这种事情完全就是无解,总要一个人妥协,但,看起来没有人原因退步。或者是爱的不够深?也不能这样说,只能说在一起是两个人的事情,但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情。钱多多也没多说,只是开了两瓶烧酒跟老王碰了一下。“喝吧,喝完这瓶就散了,分了就分,没什么大不了,或者你明天就会碰上一个大美女哭着喊着跪下顺嫁给你呢?”“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小鹿不开心的用力打了一下我肩膀:“人家都说劝和不劝离,哪有你这样做朋友的。”“那你说怎么办?”听到钱多多的问话,小鹿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在她有限的日子里面还没有碰到过如此复杂的问题。更何况结婚,对于她来说更加遥遥无期。小鹿想到自己的胜基oppa,最近因为可能要入伍了,又忙着拍戏都好久没有见面了。今晚还吵了一架,不然她也不会大半夜一个人跑出来吃夜宵。她郁闷的表演了一下徒手开烧酒,获得钱多多跟老王两个观众的喝彩,她今晚第一次倒了一杯跟他们碰了一下。小鹿想着:如果这样的话,胜基oppa入伍其实也不是什么太难接受的事情嘛。辛苦的把老王送上出租车后,注意到在一旁的林小鹿静俏俏的在灯光下等待着,钱多多不由得好奇问道:“你怎么还未走?”“我们这不是邻居嘛,当然一起回去啦!”如果在深夜一点钟有个大美女这样邀请你,你会不会心动?反正钱多多是心动了,可惜的是没有开车过来,更可惜的是烤肉店就在我们小区的对面。。。“那一起走洛。”钱多多发出了邀请,她也没有拒绝,两个人漫步在凌晨的小区。今天老王的话触动了钱多多埋在心里的往事,虽然今晚没有喝多,但几瓶烧酒下肚,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晕晕的感觉。据钱多多的网恋女朋友所说:“每个男人变身渣男的过去,都有一段不堪往事的故事。”其实钱多多很想反驳她头发长见识少,因为他知道有些渣男是无师自通的。《一 残躯 一》《知否知否,红楼可签到》《岳两女共夫》《斗罗大陆唐门重生》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美国188体育》。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sinospm.com/wapbook/65157_974650.html
美国188体育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