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金满堂捕鱼手机版下载 目录共9901章

首页

金满堂捕鱼手机版下载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2819章 醒来后

金满堂捕鱼手机版下载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sinospm.com

深夜寂静,窗前抬头恰好可以看到月亮挂在半空之中,柔和的月光洒在身上,像感觉到了母亲的温暖。“呼呼呼。。。”烟从眼前慢慢飘过,朦朦胧胧之间好像忘却了一切烦恼,微风抚过,思绪充斥在天地之间。“吱吱。。。”开门的声音像鼠叫一般响起,林默一下清醒过来,回头看去是一个大块头,有印象,不熟。林默看了眼周围,“靠”,自己居然在卫生间发牢骚,再看看眼前的景色,低矮的房子,一片寂静,再也提不起半点赏景的胃口,转身就往宿舍走去。林默静静的躺在床上,回想起这些天的经历,自己是一名穿越者,一名在世纪茫茫人海中的普通人,一个碌碌无为的普通大学生,即将毕业走向社会的大学生,却在一觉醒来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年月日的民国。这个中华民国和林默印象中的一样,林默经过了解确定自己穿越的就是一样的。林默现在的身体原名也叫林默,家在杭城,家族在杭城也是排得上号的,家里爷爷奶奶父母健在,林默是长子,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一群堂兄弟姐妹,林默在上学时受到爱国言论的影响,便和自己的发小杨海城和季峰以及堂哥林文贵一起偷偷报考了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就是黄埔军校。回想起前世关于黄埔军校的介绍,林默的内心深处总是有种莫名的兴奋。想想也是,自己前世拼死拼活的努力,最后上的大学也没多好,现在自己可是上了中国最好的军校,在前世可是想都没法想的,自己在军校学习的是步科,毕业出去就可以成为一个尉级军了。“哈哈哈哈。。。”林默想着想着就笑了出来。突然一个机灵,林默想到:当兵可是要打仗的,在自己继承的记中,可是听说我们这一期的学生会被安排到前线和我党打仗的,自己前世可是在大学的最后时刻入党了的,自己可是拼尽全力才进入了我党大门。可是想想现在自己的条件,家庭是正儿八经的地主,自己又是根正苗红的国民党军校毕业,自己要入党可再也没机会了,想到这,林默欲哭无泪。算了,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最要考虑的几年后的那场浩劫,何况这几天没有电脑手机的日子自己都无法适应,何况是现在我党过的那种苦日子。这几天学校里的饭菜让林默提不起半分兴趣,可记忆中却告诉他这已经是很好的饭菜了,现在的林默才直观的感受到我党此时的艰辛。现在的林默纠结万分,既想回到我党,又不想吃苦。可他不知道的是,有一天的他,会是多么的渴望回去,是那么的想吃那份苦。此时此刻的他,还不知道他那时的回归之路是多么的艰难。当然,此时的林默是不会明白的,只是在心里默默想着:如果有机会,自己也会为我党提供自己力所能力的帮助。用这个想法来安慰自己,为自己的逃避开脱。林默也知道这些想法是在逃避,可是从那种安定和平的时代来到这种战乱频的社会,对林默来说,保证自己和家人安稳度过这场浩劫是最重要的,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能为这个国家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就足够了,自己不是神,没有改变历史的能力,林默在心里默默想着。但是一想到即将到来的战争,林默内心又是一片恐惧。做为后来人,林默可是对这场战争的残酷有着深深的了解,由于国军与日军的装备存在着巨大的差距,在正面战场上,那触目惊心的战损比例,以及在这场战争中几千万人失去了生命,这些时刻提醒着林默这场战争的残酷。想到这里,林默最后一点睡意也没有了。林默打算将自己的各方面优势盘点一下,看看自己有什么能力可在这个时代好好生存下去。首先,自己来自未来,有那么多年的学习,对这个时代的历史时间线还是比较了解的,就这己经是极大的优势。其次自己前世是学经济的,虽然只能算半吊子,但毕竟还学过不是,而且前世自己酷爱军事和机械,还专门跑去同学家的厂子里动手玩过,还改装过汽车做过模型,怎么说也能动动手,在这个时代还是有一些用处的。再说自己前世可是很喜欢看各种网络小说的,军事小说可没少看,民国的也是有很多本的,在后世那种信息大爆炸的时代,每天看到的各种信息,对于这个时代来说都是巨大的价值。再来说说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家里是一个大家族,还做着对外贸易,国内国外还是有很多人脉的,就自己家人安全来说,并不是多大问题,主要问题是要在这次浩劫中安安稳稳的度过,最好还能为这个国家做些事。想到这,自己又纠结起来,要保护家人安全,最简单的就是提前把他们迁到后方去就行了,可自己呢,虽然自己有那么多优势,可好像都改变不了自己是个军人的事实,作为一个军人,自己无论是在哪个军队服役,好像都无法避免与日本人的对战。想到这里,林默也知道,在来到这个时代起,自己和日本人交手基本己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不过对于这件事林默的内心并不抗拒,反而有种莫名的兴奋感,也不知道是不是林默对战争缺乏了解?既然已无法避免,那就只有交手了,想到这里,林默暗暗下定决心,自己今后在军校的日子要努力了,不能再像前世一样,每天在大学里混日子了,林默默算了算,自己是黄埔第九期学员,今月日就毕业了,在黄埔军校的时间己经剩下不到半年了,自己应该努力了,毕竟在战争中只有自身有实力才是最好的保障。说起来这个世界的林默和自己前世一样,在军校里除了典范令、战术、兵器、筑城、地形、交通和卫生学等学术科目能排到中上以外,其他的像射击跑步这些实操的科目基本上就是抹尾巴了,都和自己前世有得一拼了。首先,射击最重要的,战争中枪法得好才行,其次格斗也要学一学,毕竟在战场上什么情况都会发生,到时候说不定会救自己一命。说起来这具身体也是有武术基础的,林默的外公是杭城有名的名医,来自云南,听说以前还在发明曲氏白药(云南白药)的人门下学习过,不过后来就搬来杭城了,这些年国家动荡,林默从小就被外公逼着练武,只是力量有点弱,林默自己也不怎么喜欢,也没什么实战经验成绩才会这么差。想到这里,林默想起前世在大一时自己还加入过学校的格斗社,学校还专门为我们请来了一个特种兵来当教官。由于这种社团是有学分的,林默只得跟着教官使劲学了几年,最后还真学到了一些真本事。回忆到此处,林默暗暗下定决心,一定努力锻炼,将曾经的本事全给学回来。想着想着,时间飞速流逝,林默缓缓的睡了过去。“林哥,林哥,别睡了,咱们今天不是要出去嘛?”“别摇了,起来了,起来了。”林默边说边从床上起来,往旁边看去,就看到自己的发小杨海城在那等自己,说起来也奇怪,林默穿越到这具身体时不仅继承了这具身体的记忆,连感情都被继承了下来,就像是他以这具身体在这里生活了一遍似的,居然没有对这里的亲戚朋友产生默生感,这方便他很好的融入这个世界。。而就在徐子恒满脸懵逼的时候,却隐隐的听到,旁边张天拨打的电话之中,同样传来了一道惊怒恐惧的怒骂声:“张天,你个小杂种惹大祸了!我草拟大爷,你竟然敢得罪林先生!快!快去给林先生道歉,否则,你特么就不是老子的儿子!从此给我滚,老子再也没有你这种小王八犊子!”张天:“……”看着手里挂断的电话,张天同样目瞪口呆,怀疑认错了爹。尤其,当他看到,徐子恒同样懵逼的神色后,一种不好的预感,浮现在二人的心头。“子……子恒哥!我们好像闯大祸了!”两大恶少这一刻,头皮瞬间炸裂。他们根本无法想象,能够让自己二人的老子,尽数惊恐到如此的程度,那林凡……究竟是什么恐怖人物!“快!发动一切人脉!找到林凡,快,否则等林凡找到我们,我们死定了!”徐子恒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而后发出一道惊恐欲绝的声音。一瞬间!两大恶少,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赶紧给一个个人脉,拨打电话,发动寻找林凡的疯狂行动。怕是林凡都想不到!这一刻,整个江市都被彻底轰动了。夜色渐渐降临。而作为江市最大的会所——盛世,则是一如既往的灯火辉煌,人头攒动。一辆奔驰车,停在了盛世会所的门口,而从上走下一男一女,正是林凡和白伊。白伊的俏脸,依旧有些苍白,秀眉之间蕴含着浓浓的担忧和凝重。毕竟,这一次得罪的可是江市两大恶少。那么日后的麻烦,想起来都让白伊心颤。“白伊,你怎么这么晚才到?”就在这时。一道清脆仿若银铃的声音响起,却见一名身材艳丽长裙的美艳女子,快步走了过来。这名女子,便是白伊的同学兼闺蜜——温倩。不过,在她看到白伊身边的林凡之后,温倩秀眉瞬间皱了起来,脸上浮现出浓浓的厌恶和鄙夷之色:“你怎么把他也带来了?而且穿的和乞丐一样,这么寒酸,不是让老同学笑话吗?”温倩的话语,没有丝毫留情,瞬间让白伊有些尴尬。只是,尚不等白伊回话,温倩的目光一转,盯着林凡,居高临下的说道:“喂!你个土老帽,你来干什么?不知道这是我们的同学会吗?若是让别的同学看到你,你不是让白伊丢人吗?”“赶紧滚!哪里来滚哪里去!真是恶心!”温倩话语尖酸刻薄到了极致。瞬间,林凡的眉头微微一皱:“关你屁事!”什么!听到这话,温倩和白伊尽数愣住了。在她们的印象之中,林凡平日里懦弱卑微,哪怕是被人指着鼻子骂,都笑脸相迎,她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林凡竟然如此不客气的反击。“你……你!!!”温倩当下被噎的满脸涨红,指着林凡竟然说不出话来。深吸一口气,她这才将怒气捋顺,不由气极反笑:“好!既然你不怕丢人,那就来吧!今天就让你见见世面,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哼!人均一万的消费,算是便宜你个土鳖了!”说完,温倩看都不看林凡一眼,拉着白伊便向着会所之内走去。而林凡则是淡淡的耸了耸肩,跟在其后。盛世会所!是一家餐饮娱乐一体的豪华会所。一楼便是酒吧,刚刚进入便可以听到震耳的轰鸣声,嘈杂、昏暗,里面的每一个人仿佛奔放的野马,在摇晃自己的身体。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而刚刚进来,林凡的目光,便不由自主的被最高处的一个卡座,给吸引了。那个卡座,位于酒吧的最高处,从上往下看,俯视一切。仿佛这个卡座,便是这个酒吧内的王座一般,高高在上,只能仰视。不仅如此!整个宽大的卡座上,仅仅坐着一个人。一个身穿红色长裙的妖艳女人。她仿佛整个会所内的女王!那一双玉手,摇晃着红酒杯,淡淡品尝的尊贵和气质,让人怦然心动。似乎观察到了林凡的目光一般,前面的温倩,俏脸上不由浮现一抹鄙夷和玩味:“你个土鳖,没见过吧?告诉你,那是盛世会所的玫瑰王座!也是这里的主人——血玫瑰的私人卡座!除了她,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坐!”血玫瑰!这三个字,对于林凡来说,极为陌生,但是对于整个江市来讲,却是无人不知。杀人不沾血,沾血必杀人!血玫瑰,乃是江市手眼通天的人物,通吃黑白两道,威名赫赫,无人敢惹。当听到这三个字,就连白伊,也是俏脸微微一白,不敢停留,和温倩继续向着二楼走去。不过在她们后方,林凡则是眉头微微一皱。不知为何!他感觉那个‘血玫瑰’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林凡淡淡的摇了摇头,当下并未在意,便跟着二人向着二楼走去。与此同时!在玫瑰王座之上,血玫瑰一边淡淡品尝着红酒,一边双眸直勾勾看着手里的一张照片,神色惊喜、迷茫、感激和亢奋。“原来你是我的老板!”血玫瑰看着手里照片上的男子,这一刻,仿佛回到了十年前。那时,她还是一个小女孩,家逢巨变,父母、亲人尽数被一群国际巨凶,寻仇而至,全部杀死。而就在她以为,自己也必死无疑的时候。却是出现了一个少年。那少年只有十三四岁的模样,但是身手鬼魅的超乎所有人想象,那个国际巨凶手下,足足三十二名金牌杀手,尽数死在那少年的手里。直到最后!那位国际大佬,也惨死在少年手中。他救了她的命!血玫瑰永远忘不掉,那个少年稚嫩而又坚毅的面庞,那是她的恩人。直到长大后,她成了盛世会所的主人,但是依旧不断的派人,寻找自己恩人的下落。直到今天!当上面将一张照片,发到她的手中,她这才明白,自己当年的恩人,便是自己现在的幕后BOSS!“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年,但是你的面孔,我一辈子都无法忘却!”血玫瑰看着照片,惊喜而又彷徨。这照片上的男子,正是……林凡!而就在这时!当血玫瑰的余光,扫过刚刚走上二楼的一道身影之后,她的娇躯狠狠一颤,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他是……”这一刻,她整个人蹭的一下,从卡座上站了起来,而后将手里的照片,和前方那个男子的面庞比对。直到她确定是一个人后。轰!俏脸大变,仿佛疯了一般,赶紧走下卡座。哗!当血玫瑰从玫瑰王座上走下,整个一楼酒吧,都是猛然一静。一道道目光,齐刷刷的看向血玫瑰,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血玫瑰流露出如此骇然惊惧的神情,仿佛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人或事一般。嘈杂的议论声,在酒吧内,响彻起来。这还不止!哗啦啦!一名又一名身穿西装的彪形大汉,从人群之中,鱼跃而出,眨眼之间,来到了血玫瑰的身前。。  蓝昊家的祖宅地理位置不是太好,但好在是自己家的房子,做好了广告牌放在门口,偶尔会有一些人来卖香烛祭祖拜神。不过蓝昊可不指望这些祭祖拜神的人能带来多大的利润,白天大部分时间在睡觉,晚上就来了精神,他的店铺可带着两块招牌呢,活人钱不好挣,死人的钱来了就是一大笔。通灵商店开业第三天晚上,一个佝偻的身影出现在蓝昊面前,张琦很疑惑蓝昊在和谁说话,还做了请的姿势。“老伯您来了,那天见你咳嗽,不知道好了没有?”蓝昊很客气,进店的是他晨练时遇到的老伯。张琦小声问道:“大师,你和谁说话呢?”蓝昊摆摆手让张琦到一边看着不要说话,因为张琦没有开天眼,看不到坐在椅子上的老伯,张琦安静的站在一边,看着蓝昊古怪的行为。“小伙子,不要忙活了,我不喝茶,今天来是有事求你。”老伯开门见山。“老伯您有事就说话,想要什么店里随便选,我立马就烧给您。”蓝昊站在老伯旁边恭恭敬敬。“我是将军南宫岩,战后归家遭遇不测,落下这咳嗽的毛病,求你的事是把我的骸骨找个好点的地方下葬,找到骸骨之后,那些金银细软就归你了,不过我随身带的那把剑你要把它和我葬在一起。”“没问题南宫将军。”南宫岩给蓝昊写下了骸骨所在,张琦看到桌子上的笔竟然自动写字,捂住嘴巴不敢出一点声音。笔停了之后,蓝昊做出了送人的姿势到了大门口,回来后张琦问道:“大师,我刚才见鬼了吧?”“什么鬼不鬼的,我们生存的世界周围还有一个灵人的世界,也就是你说的鬼,我们现在就是和灵人做买卖知道不?”张琦听着都害怕,可又一想蓝昊是大师,不是凡人,做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一点都不奇怪,壮着胆子说道:“大师,能不能让我看看?”蓝昊自己的天眼都是蓝洪开的,他哪里会给张琦开天眼呀,憋了半天不得已把蓝洪给叫了出来,蓝洪让蓝昊把祖宅仓库里的牛油给张琦眼睛上抹点就好。恭送蓝洪回到吊坠中,蓝昊把仓库里的牛油拿来给张琦的眼睛抹了两滴,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院子门口青面獠牙的大汉、脸色苍白的贵妇、蹦蹦哒哒的小孩各色灵人行走在街道上。心里面害怕,张琦也不敢说,正愣神呢,眼前花枝招展的姑娘问道:“这位小哥,纸钱怎么卖?”“二…二十块一…一刀。”嘴结巴的都不成句了。蓝昊走过来笑眯眯的对姑娘说道:“姑娘长得漂亮,便宜点十块钱一刀,不知道姑娘怎么付钱呢?”“韩家庄,第三户东面墙,左边数横十一竖十一,那块砖挪开,盒子里有一对金耳环你看能买多少刀?”姑娘说完还给蓝昊抛个媚眼。蓝昊赶紧招呼张琦:“张琦,快给美女来十刀纸。”说完到后院滚出一个大铁通,放在院子中,用来给灵人烧纸,当即数钱走人,钱货两清。张琦抱着一摞纸钱到了蓝昊身边开始给姑娘烧纸,一刀纸一百张,张琦在这烧了二十多分钟,蓝昊就在那和姑娘说话,逗的姑娘咯咯直笑,答应为蓝昊的通灵商店传个名。纸烧完后,姑娘带着钱走了,蓝昊把店门关上对张琦说:“你看看死人的钱好赚吧?”“大师,好赚是好赚,也够吓人的,不过你放心,我一定把活儿干好,不会让你失望。”张琦拍着胸膛,踌躇满志,跟定了蓝昊的样子。“那以后就不要叫大师了,叫我蓝哥,赶紧休息,天亮了我们还要去拿金耳环。”找骸骨的地方有点远,排在金耳环之后,两人休息到上午十点,带上工具直奔韩家庄取金耳环。蓝昊第一次取灵人的钱,心里也没底,打车到了韩家庄,两人傻眼了,韩家庄至少几百户人家,第三户在哪他们摸不清楚。“蓝哥,现在怎么办?”“鼻子下长嘴干嘛的,不想赚钱了?”蓝昊一顿黑,张琦麻溜找人问第三户在哪。路人还是比较热情的,带着蓝昊和张琦到了第三户,门板干裂、杂草丛生呈现在眼前,张琦问路人:“小哥,这家怎么会这样呀?”“一看你们就不是韩家庄的人,我也是到这办事的,但我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命案,女人被丈夫抛弃,上吊自杀,院子就荒废了,你们最好离这远点,经常闹鬼。”话撂下后就走了,不管蓝昊他们是不是听他的忠告。路人走后,蓝昊和张琦相视一笑,有人住在院里还不方便呢,大家都知道是凶宅,事儿就好办了。带着工具进到院子里,杂草用脚踩倒,踏出一条小路,来到东面墙下,蓝昊指指左边:“张琦你横着数,我竖着数。”蓝昊原地不动,张琦走到左边慢慢的向蓝昊靠近,两人碰到一块,同指一块砖,张琦拿出铁钎,蓝昊砸了三锤子,砖松动了。把砖拿出来,张琦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让蓝昊取,张琦心里害怕,怕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惹到他身上,蓝昊就不一样了,在张琦的眼中蓝昊的道行高深莫测。伸手拿出小盒子,蓝昊打开一看,明晃晃的金耳环躺在盒子里,蓝昊高兴,张琦更高兴。“蓝哥,我算是服你了,干什么买卖也没有我们这买卖赚钱,十刀纸才几十块,转眼就就换回来十几克金子。”“赶紧溜吧,收拾收拾晚上我们还赚大钱呢。”金子到手,蓝昊彻底相信了蓝洪的话,死人的钱好赚,而且眼见为实,张琦对蓝昊更加深信不疑,在蓝昊后边跟着脚步声都不敢太响,怕吵到了蓝昊。回到祖宅,蓝昊拿出地图开始查找南宫岩给自己留下的地址,他的骸骨就埋在虎庄,当年是不慎坠落悬崖,几百年过去了,骸骨已经被流水泥沙埋起来,找到地址容易,找到骸骨不容易。“张琦,你在咱们石头城转的地方多,知不知道虎庄这个地方?”蓝昊这么多年都在市里转悠了,荒山野岭的哪知道呀,张琦就不一样了,挖坟、移坟大多都在野外。“知道,怎么能不知道呢,前些年那里出过老虎伤人的事,方圆十几平方公里的地界都不敢有人有人靠近,已经有四五年了吧。”张琦说起这个地方脸上带着严肃。蓝昊沉默了下来,开始琢磨南宫岩骸骨所埋的地方,张琦都知道虎庄危险,许下的金银细软到底该不该去拿,拿不定主意了。“蓝哥,你是不是为了那位南宫将军的事为难呀?”“没错,钱是重要,但我们也不能冒险呀,谁知道老虎是不是还在虎庄,万一我们去挖骸骨,老虎出来把我们给当肉吃了怎么办?”为难的时候,蓝洪突然出现在蓝昊面前,脑袋上又多了个包,张琦见怪不怪了,跟了蓝昊这两天时间,蓝洪可没少揍蓝昊。“你个臭小子,死者为大,答应了人家的事儿就得办喽,危险也要去,老将军已经曝尸荒野几百年了,把他重新安葬是积德行善!”蓝洪一脸的愤怒,说的蓝昊羞愧难当。。  [文/观察者网 王恺雯]“随着紧张局势升级,堪培拉为台湾冲突做准备”,《澳大利亚金融评论》4月16以此为题刊文,称澳政府内部已经“急剧升级(sharply escalated)”其准备工作,以应对可能在台海地区出现的军事行动。,杜华青刚刚还咧开的嘴一下子就噘起来了。易海花伏在杜华青的耳边说了几句话,杜华青噘着的嘴巴终于舒展开了。“新娘子上轿了!”舅舅一声喊,便蹲下来背着杜睿琪往门外走去。“噼里啪啦……嘭……”鞭炮声又开始响起。“哦,新娘子出来啰!”门外又是一阵欢呼声。杜华青跟在后面双手托着姐姐的婚纱下摆。上了车,杜睿琪和丁志华坐在后面,杜华青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杜华青第一次坐小汽车,觉得特别新鲜和刺激,左看看右瞧瞧,一副喜不自禁的样子。司机把车子开得很慢,后面两辆装满了亲戚们的公共汽车也缓缓地行驶着。车子沿着村道慢慢行驶,一路上站满了看热闹的乡亲们。“听说睿琪嫁了个大官的儿子哦,你看坐的都是黑色的小轿车!”一个妇女看着行驶的车子神秘地说着。“可不是吗?这样的轿车只有县里的官才有坐的。你看我们这个乡里的书纪都只能坐那辆烂吉普。”旁边的妇女附和道,难掩羡慕的神情。“哎,睿琪不是和我们小学的朱老师那个吗,怎么说嫁人就嫁人了……”一位妇女说道。“嘘,这个可别乱说啊……”另一位妇人撇着嘴说。对方立刻就闭上嘴巴了。车子慢慢地驶过了村庄,杜睿琪看到了自己任教的小学,一栋两层的楼房孤零零地伫立在田野的中央。这个曾经工作了三年的地方,给杜睿琪留下了许多美好的记忆。突然,学校门口的那个身影窜入了杜睿琪的眼里,是他!朱青云,今天的他一定很难受吧……想到这里,杜睿琪不由得低下了头,不敢再看那个熟悉的身影。迎亲的车队开上了国道,车子开始快速行驶起来。两边的白杨迅速地往后退去。杜睿琪看着车窗外,长长的余河大堤似乎在跟随着车子行走。就在这条大堤上,留下了多少她和朱青云美好的记忆啊!当初朱青云放弃舅舅王建才对他的安排,毅然跟着自己来到这个寂寞的村庄小学,这是杜睿琪没有想到的。对于朱青云的执着,杜睿琪心里是十分感动的。他们也曾山盟海誓,这辈子非对方而不娶不嫁。可是今天,自己却背叛了当初的承诺,成为了别人的新娘!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儿,杜睿琪或许不会走上这样的决然之路——那是半年前的一个周末,杜睿琪的家里发生了一件让她伤痛彻骨的事情——那天,杜睿琪的爸爸杜雨生想把家里的猪圈翻修一下。在原先的基础上加固加牢并且扩大一点儿。猪圈建在自家的宅基地上,是不需要审批的。这在乡村是很常见的事情。可就在杜雨生卷起袖子和裤腿儿使劲儿抡着铁锹挖地基的时候,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站在了杜雨生的跟前——“你这是往哪儿挖啊?”咄咄逼人的声音从杜雨生的头顶响起来。杜雨生听到声音抬起头一看,原来是同村的杜叶生,按辈分杜雨生叫杜叶生为大哥。“叶生大哥,我这猪圈太小了,想扩大点儿——”杜雨生说道。“你往哪儿扩?嗯?”杜叶生叉着腰站在杜雨生上面盛气凌人地说道。杜雨生嗫嚅着嘴,看了看杜叶生,“我这是在自家的宅基地上扩啊!”“自家的?”杜叶生摆开双腿叉腰站在那儿,一只脚踏上了杜雨生的铁锹,“这是我家的地!”杜雨生一辈子老实巴交,谨慎为人,从来不和人争抢什么。可今天他是在自家的宅基地上挖地基,碍着杜叶生什么事儿了?“叶生哥,我这没有占到你的地儿啊?”杜雨生弱弱地说道。杜叶生微微弯着腰,靠近杜雨生,轻蔑地说道:“你现在挖的地方,就是我家的自留地,念在你叫我一声大哥的份上,你把土填回去,我就不追究了!”杜雨生虽然老实,但他也是有骨气的人。杜叶生这明显是在欺负他,明明是他的自家地,杜叶生却说是他家的!杜叶生就是仗着自己老婆的娘家人多势众,仗着他的大舅哥是镇政府的一个小头目,总是在村里耀武扬威。“叶生哥,我挖的是自家的地,与你没有任何关系!”杜雨生也毫不示弱地说道。“哟呵!杜雨生,你这是长胆子了!敢跟我叫板?”杜叶生马上发威道,“识相的,赶紧给我填回去,再也别挖了!这地儿老子还等着盖楼房呢!你家这猪圈,趁早扒拉掉!”杜雨生气得直喘粗气。他倔强地反抗着,不仅没有停下来,而是用力地甩开杜叶生,抡起铁锹再次挖了起来!“他玛的,给脸不要脸!”杜叶生马上吼道,“来,给他拎起来!”杜叶生说完,就和站在他身后的两个儿子一起,架着杜雨生的胳膊一下子就给扯了上来,并且把杜雨生重重地甩了出去!杜雨生被他们这么一甩,腰椎直接撞在地上,顿时就疼得起不来了!“你们——”杜雨生痛苦地看着他们,腰椎上的疼痛一阵紧似一阵,让他几乎无法动弹。“我告诉你杜雨生,你这猪圈不仅不能扩大,就连原先这个都必须扒拉掉!这块地,我要定了!”杜叶生盛气凌人地说道。“你们——”杜雨生疼得龇牙咧嘴,嘴里就只能反复吐出这两个字了。看到这架势,很多村民都过来围观。杜叶生父子三人对付老实的杜雨生一人,这让很多人心里大为不满。可是,谁也不敢吭声,谁也不敢出来劝阻一下。因为杜叶生从来就是这样对付村里人的,大家都是敢怒而不敢言。闻讯而来的易海花看到丈夫被甩在地上疼得无法说话,顿时就冲上去扯着杜叶生的衣服——“你凭什么打人?啊?”易海花一手扯起杜叶生的衣服。没想到杜叶生丝毫不顾及易海花是个女人,毫不犹豫地就抡起大巴掌打了易海花一个响亮的大嘴巴子!“草他娘的,敢扯老子的衣服,找死!”杜叶生边打边怒声骂道。易海花只觉得自己的脸上顿时火辣辣地疼了起来,用手一摸,嘴角已经流血了!而杜叶生打了易海花之后,带着他那两个大儿子,转身就耀武扬威地走了!围观的村民都不由得发出一阵嘘嘘声!这杜叶生太没人性了!连女人都打!易海花看着自己的男人被打得坐在地上不能动弹,自己又被人给打得嘴角流血,屈辱的泪水不由得滑落下来!当杜睿琪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父母已经在镇上的医院里了。看到父母如此被人欺负,杜睿琪要去找杜叶生算账!可是,妈妈却拉住了她,流着泪说道:“孩子啊,算了,我们斗不过人家!人家有权有势,人多势众,你去找他,只能是自取其辱啊!我们村里,哪个人敢和这家人斗啊?”“妈——我们不能这么无声的忍让,就得跟他理论,他们这样太过分,天理难容!”杜睿琪伤心而又愤怒地说道。“孩子啊,胳膊拗不过大腿,何况他们家镇里县里都有人,我们怎么斗得过他们啊!”易海花流着泪说。《摆渡成神系统》《师叔在上》《岳两女共夫》《异界之帝国时代》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金满堂捕鱼手机版下载》。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sinospm.com/wapbook/94399_936622.html
金满堂捕鱼手机版下载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