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手机在线买体彩下载 目录共1117章

首页

手机在线买体彩下载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9940章 醒来后

手机在线买体彩下载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sinospm.com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准备后事吧。”病房外医生的声音很轻,但病床上的林羽却听得一清二楚。可能人死之前连听觉都会变得格外灵敏吧,尤其是母亲的哭声,分外尖锐。因为见义勇为付出生命,林羽并不是第一个,对此他并不后悔,只是觉得对不起母亲。父亲死的早,母亲一手把他拉扯到,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如今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清海市人民医院,与母亲的生活正要明亮起来,没想到却出了这种意外。“该死的老天。”好人果真没有好报,林羽低声咒骂了一声,眼皮再也撑不住,缓缓合上。“我的儿啊!”一声凄厉的哭声猛地将林羽惊醒,他睁眼一看,发现自己此时竟然站在床尾,而母亲正扑在床上嚎啕大哭。“妈,你哭什么,我这不好端端的在这吗?”林羽大喜,以为自己神奇痊愈了,伸手一拍母亲,发现自己的手竟然从母亲的身体中穿了过去。母亲没有丝毫的反应,依旧扑在床上痛哭。林羽神色一变,抬头看到床上竟然还躺着一个自己,面色干瘪发青,显然已经没了生气。我死了?林羽低头看了眼站在床尾的自己,发现身子有些虚白,而且微微有些透明。林羽大惊,原来人死之后真的有魂魄!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母亲都感受不到。在护士的帮助下,母亲忍痛给林羽穿上了寿衣,随后护工把他的尸体运上了殡葬车。母亲跟着上了车,坐在他的尸体旁,紧紧的攥着他的手,红肿的眼窝中泪水不停地往外涌,“羽儿,你放心走,妈把这边的事情办完了,立马就下去陪你。”对于她来说,儿子就是她的全部,儿子死了,她活在世上,也没有任何意义了。一听母亲想要寻短见,林羽顿时急了,学着电影里还魂的场景躺到尸体上,但是没有任何作用,每次坐起的,都只有自己的魂魄。车子很快到了火葬场,缴费之后,工作人员简单给林羽化了个妆,递给林羽母亲一个号码牌,接着焚化人员推着林羽的尸体去了焚化大厅。“不要!”当焚化人员将他的尸体推进焚化炉的刹那,林羽瞬间崩溃。随着肉身的燃烧,林羽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变弱,身上有无数淡淡的光点向四周流散而去,魂魄也正在慢慢的变淡。与此同时,他的眼前开始闪现出另一个世界,入眼所及都是无尽的黑暗,夹杂着红通通的火焰以及凄厉的惨叫声。地狱!这是林羽意识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强大的恐惧感瞬间将他吞没。他的魂魄下意识的在空中乱冲乱撞,光点仍旧不停的从他魂体中飘出,而且速率越来越快。他眼中的地狱世界也越来越清晰,能听到下面一个神秘沙哑的声音正在呼唤他。此时焚化炉内林羽的身体近乎燃尽了,灰烬中一块碧玉色的吊坠突然在烈火中焕发出耀眼的光芒。这是林羽外公去世时留给他的,自小戴到现在,穿寿衣的时候,母亲特意没有摘下来。吊坠光芒越来越盛,随后砰的一声破裂,一缕碧绿色的光影猛地从吊坠中窜出,一下附着到了林羽的魂魄上。紧接着他脑海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我乃你祖上圣人,从今日起,你便是我传人,得我医道术法,悬壶济世,渡人渡己……”随后声音消散,庞大的信息量陡然间充斥进林羽的脑海,医道玄术、修行法诀及祖上的一些游历经验一股脑的涌入了林羽的脑海中。着脑海中的信息,林羽感觉十分兴奋,仿佛打开了一新世界的大门。但这股兴奋劲转瞬即逝,得到秘术传承又有何用,自己已经是个马上要下地狱的死人了。这个念头闪过,林羽脑海中突然跳出一条有关还魂术的记忆。记忆显示,通过还魂术,死去后魂魄未散的人可以附体重生。但是林羽的肉身已经在大火中化为灰烬了,不过好在关于肉身损坏的还魂方法也有记录,“肉身陨灭,化鬼,觅活体,后附之。”林羽倒吸了一口冷气,意思是说自己肉身损坏,要想复活的话,只能通过还魂术化为鬼,找别人的肉身附体。要知道在人类的意识里,鬼可是邪恶的化身啊,况且自己要是上了别人的身,不相当于变相剥夺了别人的生命吗?犹豫的功夫,林羽的魂魄已经越来越淡,只剩下了一道幻影,耳边的声音也愈发的清晰。林羽咬咬牙,看着接连被推进焚化大厅的尸体,突然来了主意,死人不行,那活死人应该可以吧?数分钟后,林羽来到了清海市最大的植物人托养中心。很多植物人是没有意识的,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他们活着的只有身体,林羽认为,选这种人附身,就不算杀人。起先林羽还一个病房一个病房的找过去,寻找合适的身体。但发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淡薄,很快将要消弭殆尽,那个来自地狱的呼唤声也越来越急促。林羽来不及多做思考,瞅准一个二十来岁的男性植物人,念起还魂术,陡然间化为一缕白烟,奋不顾身的钻了进去。“你逃不掉的!”与此同时,耳边的呼唤声陡然变成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后林羽便失去了全部的意识。等林羽再醒过来的时候,只感觉强光刺眼,过了片刻才适应过来,低头一看,自己正躺在病房里。成功了!林羽兴奋的差点叫出来,猛地坐起,看了眼自己的新身体,迫不及待的撕掉手上的针管,接着跳下了床,但脚一落地,身子一个踉跄摔到了地上。可能因为长时间躺着的原因,这个年轻人的肌肉有些轻微的萎缩。林羽踉跄着爬起来,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日历,发现已经是第二天了,触摸着床和墙壁,感受着手上传来的冰冷温度,感觉就跟做梦一样,自己昨天才死,没想到今天又复活了。稍微活动下,适应了这具新身体,接着他便迫不及待的冲出了医院,他现在心里只有一件事,就是去见自己的母亲。此时包子店里挤满了人,十几个小混混叫嚣着让林羽母亲还钱。为了给林羽做手术,林羽母亲被迫借了十几万的高利贷,得知林羽死了,小混混们便急不可耐的来讨债了。“你们放心,我这几天就把店卖了,拿到钱就还给你们,求你们先离开吧。”林羽母亲红肿着双眼恳求道,希望赶快把他们打发走,儿子刚走,她不希望他走的不安宁。“草,你这个破店才值几个钱,你儿子都死了,我们一走,你要是跑了我们管谁要钱去?”领头的黄毛混混骂骂咧咧道。“你们放心,我肯定不会跑的,我凑够钱,马上就还给你们。”“不行,今天说什么我们也要拿到钱!”黄毛不依不饶。“可是我现在真的没钱,你们也知道,为了给我儿子治病,钱都花光了……”林羽母亲心如刀割,沙哑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哀求。“没钱也行,这样吧,你把你家那栋破房子过户给我们吧,就当还债了。”黄毛眼睛滴溜一转,说出了自己真正的目的。。快到那个地方时,我就听见连皓的声音,操,还真他娘的会发生这种狗血的事情,这尼玛都可以拍电影了。不过连皓他们说话说的很奇怪,什么你一个小姐还装什么比,快在这玩玩,又不是不给你钱,装个鸟蛋清高,那个娇娇弱弱,像是黄鹂一样的女生就是说不要,不要这样,我不出台什么的。连皓他们听见我脚步声,也看出是我过来了,连皓骂了一句:“草泥马,你还敢回来,小茹要跟我分手,我去偷个腥还被你偷看,今天要不弄死你,我就不叫连皓!”他们三个说着就往我这来,我当时说了一句特二b的话:“放开那个女孩,有什么冲我来!”事实上,我不说这话,他们也冲着我来了。要是那个女孩这时候跑了,我也会掉头就跑,可他娘的那个女孩蹲在那里,像是傻了一样,也不跑,我也不敢跑了,迟疑这会,连皓他们三个就到我跟前了。那个秃子一个助跑,还不等我反应,一脚就踹我肚子上了,操你娘哎,你倒是打个招呼啊!我一脚被蹬在地上,小肚子像是抽筋一样疼,这一个照面没打,我就被干倒了。接下来的事情有些惨淡,本想着拿着砖块就可以v的我,根本就没机会站起来,那狗日的连皓下手真狠,见我起不来,直接往我头上踹,真的要弄死我的感觉,估计两次坏他好事,已经让他心里发狂了。泥人还有火,别说我了,我真的被干上头了,摸着刚才掉地下的砖头,冲着连皓腿就砸了过去,这一下砸实了,连皓就嗷嗷叫的就弯下腰了,我这时候也爬了起来,旁边那两人踹我,我红着眼睛,咬着牙,骂了一句:“我弄死你!”然后一砖头狠狠的闷在连皓头上,血就像是水一样从他头上流了下来。我从小在村里长大,爬大山,下大河,养成了同学嘴里的刁民气,虽然表面白白净净,像是个没有丝毫害处的小白脸,但是农村人骨子里都拧啊,被那连皓打的出了火气,我也失去了理智。我这一转头下去,把连皓直接放到在地上,那秃头还有另一个人一看也都慌了,弯腰问连皓有没有事,我当时被揍的视线都有些模糊,扶着墙,绕过他们,拽起地上的抱一起的小女女,开始还拉不动,我冲着她喊了一嗓子:“你他娘的在这等死不成?”那女估计被我吓了一跳,这才站了起来,那个秃子见我们想跑,喊了一声:“骂了隔壁的,还想跑,我弄死你们俩!”秃子过来追我,我拖着那个女的就往前窜,剩下的那个男的在后面喊了声:“秃子,快他娘带皓子去医院,不行了!”我这话听的真切,这要是万一拍死人,我可怎么办?但那时候害怕啊,不敢停下,哆嗦的拉着那个小妞胡乱往前走。尼玛,英雄救美啊,打死人了啊,这尼玛要死的人的节奏,我会不会被枪毙啊,我心里惊涛骇浪,六神无主,完全不知道该往哪走。倒了一个路口,我还想走的时候,被旁边的小妞拉住,她有些弱弱的说道:“红灯。”生硬糯糯软软像是甜而不腻的桂花糕,我这才稍微回过神来,转身一看,有些发呆。有时候,不得不感慨这世界是小的,就像是我在酒吧里撞见了连皓,也就像是我现在牵着手逃的居然是那天在派出所看见那像是出水芙蓉一样的妹子。我和那姑娘对视一眼,两人齐声道:“怎么是你?”我挠了挠头,说:“没想到,你居然记得我啊?”那姑娘的手被我另一只手牵住,她悄悄的缩了回来,手心里有汗,灌上凉风,凉凉的,空荡荡的。那小美女说:“恩,我记得你……”但是说完这话,那小美女就没了下文,我有些尴尬,说:“对不起啊,要是不是撞到你,你就不会被那几人给吓唬了。”小美女连连摇头,说:“不会,哪有,我应该谢谢你,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话到了后来,就微不可闻。那晚街头,有风,吹过她发丝,淡淡的香味钻进鼻子,在看着她红扑扑的脸蛋,还有鼻头上细密的汗珠,心里没由来的升腾起一股保护欲,她不高,也就是多点,但是架不住长的太清纯,哪怕是在娘炮的男人,见她也会恨不得将她藏在身后。小美女说:“你,你没事吧?”说着她就朝我脸伸过手来,我下意识的想躲,但是看见她眼里的关心,就没动,可是这傻妞直接按在我脸上,疼的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她说:“啊,不光肿了,还疼啊!”这尼玛的天然呆啊,肿了当然会疼了!小美女打车带着我去了医院,本来我是不想去医院的,那种羞涩,钱包比脸干净,不过小美女听说我不去,那委屈的都要哭出来了,我哪见过这架势,唉声叹气的跟着走了。到了医院检查了一下,就是一些皮外伤,脸上还有几处擦伤,身上几处淤血的地方,医生走的时候跟我说:“小伙子,今晚回去用热毛巾蘸着药在让你女朋友给你擦擦背,好的快,不然啊,得疼好久喔!咱这没热水了。”我听了这话,心里直叫苦,这尼玛明显是要疼好久的节奏啊,这美女怎么会是我女朋友,走出医院的时候,我跟小美女说:“谢谢你啊,你也看见了,没事了你回吧,这天也晚了。”小美女手里拿着我的药,红着脸看着我,我有些莫名其妙,说:“怎么了?”她不好意思看我,轻轻的说了句:“那个……有人帮你……有人帮你擦么……”好容易听见小美女说的这话,我脸腾的一下也红了,这,这是啥意思?我赶紧摇头说:“没啊,家里没人,唉哟,这要是回去,肯定是疼好久了。”小美女听见后,还是不抬头,声若蚊哼的说:“我帮你……”直到回家之后,我心里还像是感觉在做梦,那关于连皓是不是被我打死的事情,我是完全抛在九霄云了,小美女可是第一个进我屋子的妹子啊,还是晚上,还要帮我擦药,想想就让人激动啊!那时候,我自动忽略了,小美女的职业。我有轻微洁癖,家里收拾的倒是干净,我是合租房,住大次卧,小美女进来后,站在门口,脸蛋红红的,我把药放在床上,说:“随便坐,随便坐,别客气,把这当成自己家啊!”小美女环视一周后,脸蛋更红了,我屋子里就有一个大床,还有一个瑜伽球,小美女说:“还是不坐了,帮完你的忙,我就走了。”我听了这话,心里稍微有些失落,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那小美女水灵的像是大白菜一样,我要是没想法那是扯淡的。我没表现出来,把衣服拉开,点头说:“那就麻烦你了,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小美女说:“哪里,要不是因为我,你都不会被人打,也,也不会把人打出血。”本来我心里还火辣辣的有股春意呢,但是听了小美女的话之后,我咯噔一下,想起连皓的事,要是真的打出啥事来,我可怎么办?我不再说话,跟小美女说:“你就帮我擦擦背上那地方就行,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我双手用力的摇晃猫的雕像,很快这只猫雕像就被我掰掉。正如苏笑嫣所料,雕像下面有个盒子,打开盒子,里面一个黑不溜秋的东西,和苏笑嫣描述的一模一样。这就是血灵眼了?我心中一阵激动,把血灵眼装进口袋,准备转身滑下去的时候,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谁啊?”因为有了血灵眼,我当然不会怀疑有什么邪祟靠近我,苏笑嫣的话我是非常的相信。可是转过头,一个鬼影都没有。我没有多想,以为是自己太紧张导致幻觉了。顺着柱子慢慢滑下去,可是刚滑到一半的时候,就不动了,感觉屁股被什么东西顶住了。我探头往下看了看,什么都没有,我又尝试往下坠,可就像坐在凳子上一样,怎么也下不去。顿时一股惊恐袭遍我全身,脑皮子都感觉要炸裂了。我连忙用心去询问苏笑嫣,到底是怎么回事,可苏笑嫣却没反应了。我心里那个急啊,这个时候没反应。就在这时候,我感觉头顶有人在对我吹气,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下,顿时吓得我几乎魂不附体。只见一个像猴子一样的东西,咧着牙在对我笑,那笑声就像磨牙一般,吓死个人。“我滴个妈呀!”我双手吓的无力,直接往下掉,掉到了地上。正要爬起来跑,那个像猴子一样的怪东西直接跳到了我的背上,双手死死的掐住我的脖子。别看那东西个头小,但是力气却大的惊人,任我如何拽,都拽不开那双干枯的手。甩了好一会,怎么都甩不掉,而且却被这家伙掐的快窒息了,眼睛的视线都模糊起来。“咯咯咯!”可能是见我快被掐死,这家伙又大声笑起来,声音很刺耳。就在我以为自己要交代在这里的时候,突然一个黑影跑了过来,速度很快,随即便听到掐我这怪物惨叫一声。同时我脖子也失去了束缚,掉在地上,我大口大口的喘气。“小娃子,你没事吧?”来人是郑道天,我连忙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他又及时出现,救了我一名,差点就把我感动的老泪纵横。还没等我煽情,郑道天就厉声道:“小娃子,你到底做了什么?”“我什么都没做啊!”我被他吓的有些不知所措。“不可能,这个东西叫血煞,通畅都是用自己的精血喂养,专门用来看家护院的,只要被它缠上,那就很麻烦,要么杀了他,要么他就一辈子缠着你,一直缠死你为止。”郑道天的样子不像在说谎,事情可能比较严重,我只好把苏笑嫣让我拿血灵眼的事情告诉了他。啪!郑道天听完,甩手就给了我一巴掌,我满脸打的委屈,可没有任何怨言,我知道肯定是我又惹上大麻烦了。如果惹怒了郑道天,他甩手不管我了,那我真是欲哭无泪了。“你个小娃子,你知不知道,这东西是靠精血养出来的,非常不容易对付,现在他跑了,我们必须要消灭他,不然就,麻烦了。““好的,大师,我都听你的。”随后,郑道天让我把血灵眼拿出来,然后用短剑将我食指割破,接着让血慢慢的滴进血灵眼之中。我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但是一句话都不敢说,任由他指挥。本来黑不溜秋的东西,一下子变成了红色,而且还晶莹剔透。“行了,你把这个戴起来,那个煞物伤害不了你。”我将血灵眼装好,然后跟着郑道天去找血煞。居郑道天所说,这个血灵眼是需要滴血认主,才能发出他的威力,之所以之前血煞缠上我,是因为血灵眼没有和我通灵,才没有反应。现在血灵眼和我通灵了,那个血煞就会一直缠着我。我本来以为区区一个血煞,对郑道天并非难事,可他告诉我,这血煞虽然不是很厉害,但是想要除掉它也并非易事。可他告诉我,这个血煞是通灵的,所以很精明。我们两人几乎寻遍了整间段家祖宅,去没有找到血煞的任何踪迹。而此时天也亮了。“唉,我们只能先回去了。”“大师,我们不找血煞了吗?”“废话,你已经离开收费站一整天了,不能离开太久,否则很麻烦,就算你不找它,它也会来找你的。”听了他的话,我不禁打了个哆嗦。然后和郑道天离开了东阳渡。由于是白天,所以速度比昨晚来的时候要快上不少,下午三点多就回来了。郑道天叮嘱我,血煞肯定会跟着气味找到我,但是我身上有血灵眼,它是不敢靠近我的,但是会用其他手段对付我,让小心点,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给他打电话。分开后,我就回宿舍去了。因为郑道天告诉我,我现在已经被诅咒,只能正常每天去收费站上班,否则会有麻烦。顿时心中又有种莫名的怒火,也不知道这个周天元到底知不知情,处处坑我。回到宿舍后,刚准备睡一觉,晚上还要上班,然后苏笑嫣就打来电话,让我去市里的大不同见面。大不同是市里一家比较高档的连锁咖啡厅。听她语气很着急,我也没有多问原因,连忙起身赶过去。大概一个小时,我就来到了约定的大不同。刚进门,就看到苏笑嫣单手撑着下巴,望着外面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过从这个角度看去苏笑嫣比以往更加的迷人,她今天还穿了一身格子蓝色裙子,非常漂亮。我连忙拿出手机,忍不住打开相机拍了几张。收好手机,才走了过去。“小嫣,这么着急找我有什么事啊?”苏笑嫣这才回过神来,关心道:“你没事吧?”“没事。”我摇头道。苏笑嫣告诉我,昨天夜里她肚子突然疼得厉害,所以吃了点药就睡着了,然后今天一早给我打电话,一直打不通,发信息也不回。因为心灵感应只能偶尔用,每次使用都会消耗不少真气。听她这么一说,我连忙拿出手机,才发现手机已经没电关机了。“我手机关机了,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你没事就好。”接着苏笑嫣让我把血灵眼拿出来给她看,我没多想,就拿出来给她。苏笑嫣很认真的把看着血灵眼,过了好一会才递给我。“好好收起来,关键的时候,它还能救你的命。”收好之后,苏笑嫣说今晚她决定陪我一块去收费站,上次诅咒大爆发,我没有出事,有人肯定会再找机会来对付我。虽然血灵眼现在能对付一般的邪祟,但是如果出现居心否侧的人,那就不是血灵眼能对付的了的。“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啊?”我有些好奇,就忍不住问了出来。苏笑嫣顿时俏脸有色红润,仰着头道:“本小姐乐意,怎么样!”“我……”晚上,我们如约而至的来到了收费亭。现在有苏笑嫣陪着我,我一点都不害怕了,听郑道天说,苏笑嫣也是学玄术的,而且还不简单。。可是这一句话听在蒋海波的耳朵里,那意义可就大了!他赶紧点着头说道:“是啊是啊,小赵从来咱们办公室之后,就一直兢兢业业的,干活也不怕吃亏,就是文字功夫还有些幼稚,每次写出来的东西我非得一字字琢磨修改,说实话还不如我自己写轻省呢!我也是想着这是可好苗子,我辛苦点好好修一修带带他,如果他日后能独当一面的话,也能给我当个副手什么的,替我分分担子。”其实郑焰红对蒋海波这个老狐狸是太了解了,但是她明白这个人虽然阴毒器小,却不得不佩服他超凡的协调能力以及务实的工作作风,所以办公室主任这个角色还真是非他不可!蒋海波回到自己办公室,可就犯寻思了!这个小赵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总是一副谁都可以欺负的窝囊样子,有时候对方永泰跟李小璐的迁就巴结连他这个主任都觉得没有必要,更别提平日里他这个顶头上司无论公事私事,啥时候都可以把赵慎三当成孝子贤孙来使用。平时没听见郑主任留意过这个小赵啊?为什么独独的今天要夸奖他呢?如果是别的人做教委主任,夸一句也就夸一句罢了,但夸小赵的可是郑主任啊!这个郑主任自从三年前从市卫生局调到教委来接任了一把手,从来都是惜言如金,而且还是言出必行,等闲从不夸谁,但她只要一夸,被夸之人指定要重用,这就是蒋海波被一句话弄得心烦意乱的原因了!教委办公室一共有一正两副三个主任,正主任蒋海波总揽所有事物,主要是全委的资料文本、各类方案文件的出台还有来往人事招待等有油水的事情,一个副主任王金水管车辆调配以及领导班子的通勤事务,还有一个副主任是女人,名叫李清珍,分管档案和小宗办公用品采办的事情。(云都教委的财务跟总务是单列的,并不在办公室编制内。)最近一段时间都在风传王金水巴结上了分管中教科的教委副主任孙廷栋,孙主任有意把王金水调到中教科去当负责学籍管理的副科长。虽然都是副科级,但是谁都知道中教科管着全市所有中学的学籍以及学生转学、休学和毕业证认证的事情,在计划生育造就的望子成龙的年代,在升学成为一个家庭最大目标导致的择校成风的年代,这里可是最是热门吃香的一个地方!那么王金水要是走了,办公室就会空出来一个副主任的职位,那么这个职务给谁更合意呢?蒋海波把办公室所有的人员都扒拉了一个遍,还真是觉得除了给赵慎三不会对他形成威胁之外,给谁都不放心!那么要不要把小赵叫来卖个好给他呢?就说他蒋主任记着小赵任劳任怨的好品德,常常在郑主任面前说好话,才有了今天的大好局面呢?“等等!”蒋海波正想打电话叫赵慎三过来进一步拉拢,猛然间想起一件事来——为什么赵慎三会突然出现在郑主任视线之内呢?郑主任为人极其严肃,全委上下一两百号人,包括那些资历很老的副主任们,也都不敢在她面前乍威风,正因为如此,下属们越级接触到她的机会等于零!那么,这个小赵平常连给她打扫卫生都在上班前,除了全体会,根本就没有单独跟郑主任见面的机会,为什么会如此诡异的被她青睐呢?难道问题出在前天晚上让小赵等郑主任么?会不会是这个小赵这几年来低声下气全是一种韩信甘受胯下之辱的隐忍,扮猪吃老虎麻痹他的注意,然后一遇到机会就“老母猪吃秸秆,顺杆子爬上去了”呢?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小伙子的心机可就太可怕了啊!小赵能够一晚上的功夫就让郑主任对他大为赞赏,如果让他做了副主任,跟领导接触的机会会更多,到时候还不是一脚把他蒋海波踢出办公室啊?他想起来昨天问起赵慎三等郑主任的事情时,那小伙子支支吾吾的样子,这中间一定有猫腻,看那小子那么面红耳赤的,一定是在郑主任面前说了他的坏话,心虚才会结巴的!他越想越觉得可怕,更加后悔那天晚上不该让赵慎三留下来等郑主任了,白白的给了这小子一个绝妙的机会!蒋主任懊悔了半天,突然间,一个恶毒的主意生了出来——何不利用高傲刻薄的方永泰,让他跟赵慎三窝里斗,狗咬狗一嘴毛,而他这个蒋主任不就能坐收渔翁之利了?赵慎三他们的办公室里电话响了,方永泰懒洋洋接住了,就站起来去了蒋海波的办公室,好一阵子才得意洋洋的走回来说道:“今儿个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咱们蒋主任怎么想起让我给分管市长写材料了呢?赵大才子,这以往不都是你的活儿吗?”听到这句话,赵慎三也很意外,但他心里可顾不上去操心这个,就笑着说道:“本来你就比我水平高,是咱们蒋主任不舍的劳动你,现在让你写正是量才使用呢!”谁知就是赵慎三这句带着恭维的话,却被随后跟进来的蒋海波听到了,马上就虎着脸训斥道:“小赵,你怎么说话这么刻薄呢?什么水平高水平低的,咱们都在办公室工作,自然是利益跟劳动都平均才是,你可不要年轻轻的仗着写东西多一些就骄傲起来啊!方科长比你年长,你应该多多向他学习,尊重他才是,怎么能讥讽他呢?”蒋主任一番训斥出口,除了方永泰,不单是训愣了赵慎三,就连李小璐黄海菊都觉得今天蒋主任这通火发的莫名其妙之极!赵慎三面红耳赤的站起来说道:“我没那个意思啊?我怎么会讥讽方科长呢?只不过是……”“好了好了,你不要说了!明天就要开大会了,你跟通勤小宋一起赶紧去看看会场布置好了没有,看看有啥打杂的活,帮助总务跑跑腿。”蒋海波依旧脸色不放的吩咐道。大家更是诧异了!因为这间办公室属于文字档案一块,跟总务财务那一块根本不搭嘎,让赵慎三跟着通勤去打杂实实在在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放逐了!赵慎三虽然也是脸上十分挂不住,但还是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站起来,一言不发的出门走了。赵慎三刚一出门,蒋海波就神奇的换上了一副笑容看着方永泰说道:“方科,好好写,很快你就能独当一面了。”方永泰送走了蒋海波坐回到座位上,心里可就转起圈子来了:刚刚在江海波的办公室里,蒋主任居然很亲热的对他说道:“方科,其实有你舅舅在委里,早就该给你磨个实职了,老弄这么个副主任科员也不是事儿啊!呵呵,现在刚好王金水急着钻到孙主任门下去,空出来一个办公室副主任的位置,你可是不要错过啊!虽然我平时看起来没跟你多说话,其实对你的能力可是一阵很推崇的,也没断在郑主任那里替你美言,相信你接王金水应该不会有什么岔子,不过郑主任好像……”方永泰刚刚被蒋海波说的热血沸腾,看他突然转折,就急不可待的问道:“怎么了?郑主任是不是对我印象不好啊?”“也……不能这么说吧?只是郑主任好像对小赵印象挺好的,也不知道小赵在郑主任面前说了你些什么,我提起你的时候郑主任居然说小赵貌似比你有才!唉!真没想到小赵看起来老实巴交的,还会干这种背地里踩人的事情,方科,你以后跟他相处也要对他客气点才是啊!”蒋海波恰到好处的挑拨道。,经过前段时间繁忙的工作,我再班时,又清闲了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提交了那份材料给张局长的缘故,这几天,我发觉到高启荣对我好像有点不冷不热的。我琢磨好久也想不出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我还是沉住气,没有吱声,只是尽量做好自己手头的事情,免得给对方找我的茬子。下班回去的路,经过人民路时,我朝车窗外望着,突然远远看见穆婉兰的女儿。穆婷婷背着书包被几个红毛绿发的女青年围在巷子里,看样子不是什么好事。我愣怔了一下,赶忙朝巷子里跑去。穆婷婷平时不好好学,结识了一些社会女青年,那些人都觉得她有钱,经常堵她搞钱花。时间一长,穆婷婷不乐意了,从小没受过委屈的她,被几个女混混堵在巷子里,既气恼,又有点害怕的和几人对峙着。我叫了她一声:“穆婷婷。”几个人同时回头看过来,穆婷婷一见到我这个救兵,兴奋的差点喜极而泣,想从几个人的包围圈里出去,但被对方堵的严实,想走却根本出不去。我走过去,厉声说道:“都不要惹事,让她出来!”其一个耳朵戴着两个硕大耳环的女混混吸了一口烟,吐着烟圈、轻挑的笑了笑,道:“臭小子!长得蛮帅的嘛,待会儿姐可以陪你聊聊人生,但我劝你现在少他妈管闲事!”我拽开其他几个挡路的人,走前怒气冲冲的指着她,说道:“嘴巴干净一点!老子不想打女人,但不是不会打。”耳环女混混见我气势汹汹的模样,有点胆寒,不敢出声了,但另一个满头绿发的女混混却挑着眉问道:“兄弟,你混哪里的?我们的事儿你最好少管!”我一皱眉,冷冷的道:“我哪里都不混,给我滚蛋!”穆婷婷看着我威风八面的教训几个女流氓,在一旁欢喜的差点喜极而泣。绿毛女混混被我教训了几句,大概觉得丢了面子,而且我没想到这女流氓居然是个暴脾气,她看了穆婷婷一眼,突然冲来对我是一拳,之后又撕又打。我气得飞起一脚,将她踹出去好远,趴在地,捂着肚子,痛苦的爬起不来。转身看了其他几人一眼,我冷笑恫吓她们,道:“你们几个是不是也想试一下?告诉你们!老子是公丨安丨局的,要是我知道你们以后再敢找婷婷的麻烦,小心老子把你们连根铲了!还不给我滚?”几个女混混一听我是公丨安丨局的,连忙搀扶起那个被我踢在地下趴着的绿毛女,撒腿跑。穆婷婷见那些人被我打跑了,一下子扑进了我的怀里。我伸手拍了拍她的背,轻轻抚摸着,哄她道:“好啦,赶紧回去吧,要不然再被她们遇见,又是麻烦事。”穆婷婷钻在我的怀里,紧紧抱着我的腰,两人身子紧贴着,她委屈的哭着道:“幸亏你来啦,要不然我今天肯定要挨打了。”“唉!走吧,快回去,我送你回家。”我也不敢在巷子里待久了,怕万一那些女混混反应过来,要是带人来堵我们坏事了。我搂着她的肩膀,将哭哭啼啼的小美女带出了巷子,之后我们俩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穆婷婷一直靠在我的肩膀,心里感觉暖暖的,有点春心萌动,暗自喜欢这个高大帅气又威风凌厉的男生了。半晌,她抬头佩服的看着我,道:“你刚才好厉害啊!”“这些混混,不教训她们一下,她们哪里会知道天高地厚!你以后好好学吧,别跟这些社会的人来往了,对你不好!”我像个大哥哥一样对她关怀备至的说道,伸手在她光滑柔嫩的脸蛋抚摸着。穆婷婷将头靠在我胳膊,被我抚摸时,感觉自己很幸福,好像有了安全感似得,心里甜丝丝的。那天晚在酒店里,穆婷婷被自己扒.光衣服,娇躯横卧着任他摆布,但那样做让我感觉不太爽,我喜欢女人在做.爱时能疯狂一点、主动一点,越浪越带劲儿。我垂眼瞥了一眼怀这个水灵的小美女,那皮肤白的像葱根一样,又嫩又水,真是吹弹可破,让我心里有点痒痒的,搂着她肩膀的手,滑下搭到她的胳膊,之后慢慢的挪到了领口,用指尖在她白皙的脖子轻轻的划着,感觉很是受用。穆婷婷察觉到我的手换了地方,但她对我产生了一丝爱慕,更想到那晚被我压在身进入自己的身体,把第一次给了对方,所以不但任由我抚摸,还往我怀挤了挤,扬起眼睑,笑嘻嘻的瞅着我。我倒是被她那清纯天真的眼神看的有点头皮发麻,感觉有点不好意思,手指划动的动作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穆婷婷嘴角带着甜蜜的笑容,小声的道:“要不我们不回去了好不好?我不想回去,想跟你在一起。”我摇了摇头,说道:“不行,我得安全把你送到家,交给你妈!”她听了后,有点挺失望的撅着粉嫩的小嘴,道:“切!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用的着什么都让我妈管呀!”我轻笑一声,打趣的道:“那你刚才别哭啊!我要是不来,看你怎么办?我把你送到家是尽责,送佛送到西嘛!”穆婷婷撅嘴说:“你要是不出现,大不了被她们揍一顿喽!”我笑着道:“怎么,难道你还想挨别人揍啊?”穆婷婷摇头说:“才不想呢!”我点了点头说道:“那是喽,以后少跟那些社会的混混们来往,你才这么小,跟她们瞎搅和没好处的!”穆婷婷稍微坐直了身子,伏在我耳边悄声说道:“你也知道我才这么小呀,那你……那天晚还把人家那个了,那是我第一次噢!”我听了老脸登时一红,转过脸,笑着小声说道:“那不是喝了一点酒嘛,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嗯!酒后乱性嘛!”穆婷婷一挑眉,疑惑的道:“貌似你那天好像没有喝多少酒吧?”我极力否认,摆着手,说道:“谁说的啊,我也喝多了,我酒量小,那天喝那么多酒,不喝醉才怪呢。”我们俩一路聊着,很快到了穆婷婷家。下了车,我跟在穆婷婷身后,走进家里,穆婉兰正在客厅里看电视,听见门响,回头一见我和女儿一起回来了,她一脸惊讶,嘴角蠕动了几下,疑惑的道:“你们两个怎么在一起啊?”我赶忙将刚才的事情对穆婉兰简单说了一番,穆婉兰脸色微变,说了穆婷婷几句,穆婷婷一扭头,生气的一头扎进自己房间,“砰!”的大力关了门。穆婉兰招呼我在沙发坐下来,起身给我沏了杯茶端过来,坐下之后,笑着小声说道:“小.弟弟,没想到你还蛮厉害的嘛!”“小.弟弟?我弟弟小吗?”我嘿嘿一笑,伸手在她大白.兔捏了一把,得意的道:“再说了,我厉害不厉害,你不会是今天才知道吧?嘿嘿!”“要死了。”穆婉兰娇嗔的拍掉我的手,警惕的向女儿的卧室瞅了一眼,小声的道:“小声一点,别被婷婷听见。”谁知这时穆婷婷却突然拉开房门,站在门口,一脸生气的喊我道:“叶庆泉!你给我进来!”我和穆婉兰面面相觑,不知道这小姑奶奶又犯什么毛病了,穆婉兰无奈的摇了一下头,我笑了笑,朝对方微一点头,之后有点忐忑不安的走了过去,进了穆婷婷的房间。一走进去,穆婷婷关门,靠在门,仰着脸,直勾勾的凝视着我,嘟了嘟嘴,用命令的语气道:“亲我一下。”《重生到了异世界》《玉剑仙尊》《岳两女共夫》《犯天条》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手机在线买体彩下载》。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sinospm.com/wapbook/82747_984481.html
手机在线买体彩下载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