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882平台 目录共8612章

首页

882平台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5143章 醒来后

882平台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sinospm.com

女人放在男人身体前的指尖更加柔和起来,低声说,拉倒吧,大家都说你五十出头的年纪了,在发改委也干不了几年了,整天就想着找机会出去旅旅游,单位的事情还不是全由刘大明一人做主,这种时候,你再想往回收权,只怕难度很大啊。田主任冷笑说,放心吧,老子从底下乡里一步步的爬到现在的位置上,别的本事没有,这种整人的招数,心里头多着呢,你就等着看好戏吧。女人见自己的挑唆起了作用,心里不由一阵得意,今晚一番话过后,明天再鼓动秦书凯那个愣头青去找田主任告状,就算是主动把对付刘大明的把柄送到了田主任手里,到时候,田主任只要狠下心来发飙,刘大明可就有好日子过了。想到这里,女人的心情愉悦起来,伸手搂住男人的脖子,低声呢喃说,好不容易过来一晚上,别尽说这些公事了,**一刻值千金呢。瞧着女人撒娇的口气,老男人不由自主的中部崛起,他在女人的帮助下翻身上马,本想直捣黄龙,家伙却有些不争气,一直处于不软不硬的状态。身底下的女人已经发情一般叫起来,左右动着自己丰腴的身子,前面的两只大白兔在手里搓揉着,那神情恨不得男人立即干她个千儿八百遍的。田主任也有些着急起来,举起自己软绵绵的枪炮不管不顾的往前冲,却一次次被阻挡在幽幽洞口,老男人有些着急了,俯下冲着女人的**咬了一口,直把女人咬的一下子惊叫起来。随着女人的惊叫声,田主任一下子找到感觉般,底下竟然渐渐有了起色,他又把嘴巴伸向女人的另一个**,果然,一口咬下去,女人的惊叫声音更大了,田主任加大了手底下揉拧女人身体的力度,女人只感觉浑声疼痛起来,嘴里不由自主的发出“哎哟”的吟声。老男人在女人被孽的惨叫声中找到某种说不出的兴奋点,两腿中间的宝物终于兴奋起来,他昂首的刺进了女人的身体,只听见女人又是一声重重的惨叫,仿若被强干一般,脸上的表情竟然是痛苦的,哪里还有半点鱼**欢的模样。男人痛快的在女人身上驰骋起来,女人尽管浑身疼痛却还是尽力配合着,想要换得男人的舒爽,老男人并不领情,伸手在女人的身上狠狠的揪了一把,喘息着说,快给我叫唤!女人这才明白过来,自己被虐后发出的惨叫才是男人最好的催化剂,为了避免身体再次被老男人动手摧残,她只得装模作样的“惨叫”起来。田主任在女人身上尽情享乐的时候,秦书凯很是不高兴的走到向王娟的住处。今天下午,刘大明代表党组和秦书凯谈了话,那就是根据党组研究,认为秦书凯很适合到乡下挂职,希望年轻人能够正确的看待,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单位对于他的情况也是很照顾的,挂职期间,每个月的补助单位加倍,希望秦书凯不要辜负领导的期望。秦书凯知道,自己没有关系,不可能改变,只能接受,于是就说,自己会做好挂职工作的。刘大明就说了很多勉励的话。从刘大明办公室出来,坐在办公室里面,很是无奈,陆长生心里很是瞧不起这个老乡,如此的不知量力,想和刘大明斗,举报刘大明,那不是自找苦吃,自己因为此事情,一定会被刘大明更加的重视。陆长生把升官的希望都放在刘大明的身上。这个时候,电话响了,是找秦书凯的。接过电话,知道是王娟。王娟在电话里对秦书凯说,让他今晚过来一趟。秦书凯想到上次王娟说的要给自己清白的事情,自从王娟离婚后,很多人也就不关注此事情了。今天,因为挂职的事情,心里很是不舒服,所以接到王娟的电话后,晚上下班立即赶了过来,到了楼下又感觉有些不妥当,自己一个未婚男青年晚上到一个单身女人家来,多少有些不方便,再说了,按照邱大姐的说法,王娟是刘大明的情人,王娟的前任老公上次又在办公室跟自己闹过一场,因为从事情闹到派出所,自己跟王娟大晚上在她住处见面,要是被好事的人看见传出去,自己岂不是更说不清了。秦书凯转悠了好大一会后,决定离开,有什么话,等到大白天找个人多的地方跟自己聊,这样自己心里也踏实些。秦书凯拿定了主意后,转身要走,却正差点撞到了身后的一个人身上,有人竟然不声不响的站在自己身后,把秦书凯吓的大叫起来。黑暗中,王娟银铃般的笑声响起,王娟嗔怪的口气说,瞧你这点出息,这么大个的男子汉,就这点胆量?秦书凯听出王娟的声音,有些尴尬起来,说,我还以为你不在家呢,后又问道,你怎么下来了?王娟眨巴着一双大眼睛,耐人寻味的口气说,我琢磨着有人在楼下磨叽,是不是害怕什么所以亲自下来邀请贵宾上楼。秦书凯被人看透心思,而且是漂亮的女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其实,我是想着.......话没说完,嘴巴已经被一只溢满香气的柔嫩小手给堵住了,黑暗中传来王娟幽怨的声音,秦书凯,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我的,过两天我的调令就下来了,到市区工作后,我再也不会回到陵水县这个令人厌恶的地方来,在陵水县里,除了你秦书凯,没有什么人是值得我留恋的,临走之前,我有些话想跟你好好说说,难道咱们同事一场,这个机会,你也不肯留给我吗?秦书凯感觉自己的心里一下子对眼前的女人有些怜惜起来,虽然那个事情对自己很有影响,但是这个女人是不错的,说话的口气也软了,冲着王娟说了句,我这不正准备上楼嘛。王娟听了这话,高兴的伸手拉着秦书凯的胳膊,两人并排走着,上楼来到王娟的住处。王娟的房子是小两居,尽管面积不大,却被收拾的素净整洁,尤其是窗上的贴花竟然是秦书凯记忆中最喜欢的年画,他忍不住笑了,站在客厅中间位置,伸手指着窗上的贴花说,小时候过年,我家窗上也贴这种图案。王娟随口说,如果喜欢,那你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好了。话一说出口,王娟立马感觉到有些不妥,赶紧又补充一句说,我是说,到了我这里,你别拘束,反正没外人,你随便些就好。秦书凯瞧着王娟脸上也有些尴尬,好脾气的笑笑,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王娟帮秦书凯倒杯水后,坐在秦书凯身边的位置上问道,听说,你被安排到乡下挂职了?一提到这件事,秦书凯就一肚子委屈,他有些无奈的口气说,谁让我没关系,又没后台的,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自然会落到我的头上。王娟说,下乡对你来说的确不合适,你在机关工作时间不长,正是学习磨练的时候,要是这时候走了,再回来不知道又要面临什么样的局面,毕竟被指派下乡的多是领导不待见的人,如果是领导信任的,或者是手下得力干将,领导又怎么舍得派下乡这么长时间呢?秦书凯被王娟说的越发没了精气神,他轻轻的啜了一小口王娟倒给自己的茶水,有些无奈的口气说,我这心里什么都明白,可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领导人已经做出了决定,我总不能不去。。季幼青沉默了一下。她知道龙老师,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男老师,更是高二年级组语文组的组长,教学能力很强,脾气也很好,极少对学生大吼大叫。“只是朗读课文?”季幼青也觉得这有些奇怪。“对啊!只是朗读课文而已,而且那首词里又没有什么生僻字。”举出这个例子的女生连连点头。另一个女生也帮腔,“当时她一直不说话,还低着头好像很紧张,很害怕的样子,龙老师还担心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呢。”“后来呢?”季幼青问。女生道:“后来她只是摇头沉默,龙老师就让她坐下了,换了一个同学来朗读。”‘为什么文秀岫的反应这么大?’季幼青在心中想。想了想,她又问,“这件事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上个月吧,我记不太清了。你还记得吗?”女生问向同伴。另一个女生也思考了一下,说出一个模糊的日期,“我记得没多久就放国庆假了。”“文秀岫对每个男老师的态度都这样吗?”季幼青问。两个女生毫不犹豫的点头。季幼青觉得,这或许是一个调查的方向。将这个疑点在心中记下后,她对两个女同学道:“那你们还有没有印象,文秀岫出事的前两天内,有没有发生什么事?”两个女生一脸茫然的摇头。看到她们这个样子,季幼青又引导道:“可以帮我回忆一下,那两天发生的事吗?大事小事都可以。”这不是什么难完成的任务。季幼青的平易近人,让两个女生也乐意配合她。于是,两人就相互回忆着,给季幼青还原了文秀岫出事前,在班上发生的每一件事。等她们回忆完了,季幼青也没有再找出什么疑点。普通,太普通了。基本上就是普普通通的上学日常,季幼青看不出是什么点刺激到了文秀岫。“谢谢你们,不过如果你们又想起了什么事,可以来办公室找我。”季幼青还是很感谢这两个女生的。两个女生忙不好意思的说,‘不用谢’。也答应季幼青,会再问问其他同学,一旦想起什么事,就去告诉她。“如果我还想更了解文秀岫以前的事,我该问谁?”季幼青突然道。两个女生想了想,其中一个突然指向操场里的一个女学生。“问她,周岚。她好像和文秀岫是一个初中的,据说还是一个班。”另一个女生又道:“不过,同学一年多,我也没看到周岚和文秀岫走得多近,根本看不出来她们曾经是初中同学。”季幼青若有所思。正好,体育老师上完了教程内容,让大家解散休息。季幼青对其中一个女生道:“可以帮我叫一下周岚吗?”女生点了点头,双手在嘴前合拢,大声喊道:“周岚,过来——!”操场上的那个女生,听到有人喊她,怔了一下,然后就快步朝这边跑过来了。等她靠近,季幼青很自然的拿出一张纸巾递给了她。“谢谢季老师。”周岚有些受宠若惊的接过纸巾。“谢谢季老师。”周岚受宠若惊的接过纸巾。季幼青微笑摇头,“不用客气。”椅子坐不下四个人,季幼青主动站起来,对周岚道:“我想和你聊聊文秀岫,可以吗?”周岚一愣,然后木然的点了点头。季幼青不确保她接下来的话,是否有些内容是不宜让太多人知晓的,所以主动邀请她去学校的小卖部买水。然后,季幼青又对两个请假的女生道:“你们两个今天情况特殊,不宜喝冰水。只能等下次,我再请你们了。”两个女生怎么好意思让季幼青请客?忙说不用不用。季幼青和她们再见之后,才带着周岚离开。等两人走远了,两个女生才开始小声交谈起来。“季老师真温柔。”“是啊,和她聊天很舒服,她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呢。”“对啊对啊,我也想说。不过,之前丨警丨察不是来班上问过文秀岫的事了吗?怎么季老师也在问?”“不知道。如果能帮到季老师的话,咱们就帮帮呗。”“好!”学校的小卖部外面有供人坐的桌椅。买了水后,季幼青就和周岚在门口坐下了。现在还是上课时间,校园里没什么人,坐在这里吹着风,喝着冰水,还是很不错的。“周岚,我听说你和文秀岫是初中同学?”来的路上,季幼青已经让周岚放松下来,没那么紧张。此刻聊天,就直接进入了正题。周岚点头,“嗯,我们同班。”“那她在初中的时候,也很沉默寡言吗?”季幼青又问。周岚缓缓摇了摇头,眉头也皱了起来。“她以前虽然算不上活泼,但是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沉默寡言,人也挺好,在班上挺乐于助人的,学习也不差。”季幼青听得若有所思。周岚口中的文秀岫和其他人口中的文秀岫,包括她见到的那个文秀岫,都不像是同一个人。这么大的改变,到底是为了什么?“你还记得她是什么时候变成如今这个样子的吗?”季幼青问道。周岚很肯定的道:“初三毕业。反正毕业后,大家两个月没见,等开学了,我发现自己和她高中还是同一个班,当时还挺高兴的,想到起码有个熟人。可是,却没想到她整个人都变了,好像根本不认识我一样,在班里也变得很沉默,几乎不与人来往,久而久之,都有点阴森森的感觉,大家也都不喜欢跟她玩了。我也认识了新同学,交了新朋友,也就没怎么再注意她。”‘初三毕业……那段时间肯定发生了什么,才让文秀岫性格大变。’季幼青在心中判断。“其实我最开始在三班看到文秀岫的时候,我还蛮诧异的。”周岚突然道。季幼青问,“为什么?”周岚道:“因为以她的成绩,我以为她应该能进一班的,再不济也是二班,没想到会掉到三班。”季幼青蹙眉深思。北阳一中高中部的入学分班,是按照过了分数线的名单,轮流抽名次,第一轮抽十五人,第二轮抽十人,第三轮、第四轮、第五轮各抽七人。这样的方法,既可以保证成绩优异的学生可以每个班都有一点,但是又能保证入学成绩拔尖的人能尽可能的集中在一个班里,形成所谓的精英班。当然,这种分班不是固定的,每个学期结束的时候,都会根据学生的期末考试成绩再进行调整。但是,按照周岚这个说法,文秀岫在初中的时候,成绩应该非常优异。“这么说来,她中考的时候,发挥失常了?”季幼青道。周岚点了点头,“嗯。我后来遇见过初中班主任,她也很惋惜的说文秀岫的中考成绩有些可惜。”季幼青和周岚聊了大概十几分钟,在确定她提供不了其他线索后,才和她告别。在班上搜集信息完毕,季幼青直接回了教室办公楼。不过,她没有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去了高二年级组的大办公室。正好,三班的语文老师,龙老师没课。。  我是个自由职业者,其实也就是个没职业的人。  我的日子过得很自在,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是我一直的追求与梦想,可惜的是数钱的日子从没过过,睡到自然醒倒是常有的事。  这样的日子在我大学毕业一年后宣告结束,我的老爹在走了百十个夜路后,终于把我塞进了一家机关。  这是市里农业口的一个下属机关,严格来说,属于自收自支单位。因此,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工资打主意。  两个月后,我连这点想法都灰飞烟灭了。因为年的问题,我出校门连张毕业证也没有。由于本身底气不足,在单位我也就只能做个小小的勤务员,每天为领导端茶倒水,仰人鼻息苟延残喘。  极度无聊之后,我小姨要给我介绍个女朋友。  她是个个体户,我自然是有些轻蔑。虽然我不是什么大人物,毕竟我是吃国家粮的人。那年头,吃国家粮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像我们这样上班的人,另外一种就是关在牢房里的人。  我第一次见面就晚去了大约一个小时。其实也不是我故意晚到,我是在去的路上遇到了当年的一个老同学,站在大街上吹了半天牛皮。她倒是十分的有耐心,一直等到我姗姗而来,我在进公园拐角的第一个凉亭里看到她安静地靠在栏杆上逗着水里的金鱼。  小姨热情地做主要我们去走走,我摸摸口袋,满脸的羞惭。我才上班三个月,我每月的工资就是七十大毛多一点,我每天抽一包盖郴州,一个月就要花去我三十大毛,吃饭在机关食堂,扣了伙食费,口袋里也就只有布贴布,形象点说,叫一无所有。  小姨看出了我的窘迫,善解人意地拿了五十毛给我。  我的小姨是个美女,大名蒋晓月,比我老娘少将近三十岁,是我外婆捡回来的。    外婆捡回来她的那年我刚好出生,因此,我小姨经常跟我一起抢我娘的奶头。我们一左一右跟着我娘睡了五年,外婆最终还是把她带了回去,声称她是自己最少的女儿,所以我必须管她叫阿姨。  公园里人很多,我们并排走着,不说话。  走了一会,我看见有个买冰棒的,就跑了过去要了一支。我把冰棒递给女孩,她轻轻的一笑,宛如一朵冰山雪莲。  我这一支冰棒打开了僵局,女孩问我的工作好不好?  我笑了笑,说了句话:“饿还是饿不死,就是发不了财,也做不了官!”  女孩灿烂地笑起来:“做不了官不要紧,发不财就是问题了。你想不想发财?”  “当然想发财!”我脱口而出。  这个世界上不想发财的不多,发不了财的却是太多了!  我说:“到哪里发财啊?做生意没本钱,也不会做,连个捡一分钱的机会都没有,哪里有财发啊?”我感叹着掏出盖郴州说:“我要是发财了,首先买条盖白沙抽抽!”  女孩抿着嘴巴笑,把手塞进我的臂弯里,挽着。这样我们就像热恋中的情人一样。  女孩名字很好听,叫吴倩。如果一块砖头扔出去砸死十个姓吴的女孩,有五个一定叫这个名字    我们咬着冰棒出了公园,吴倩在公园边的一个烟摊子上给我拿了一条盖白沙。  这盖白沙拿在我的手上就象烫手的山芋一样,男人固有的自尊让我脸红了起来。  吴倩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她说:“这烟给你可不是白抽的哦,这个星期天你帮我做件事,好啵?”  我点了点头:“没问题,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调侃着说:“星期天正不知道去哪里混呢。”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双休日,可就是一天的休息我都常常不知道该怎么打发。  吴倩浅笑起来:“你还没问我要你做什么呢,你就答应得那么快?”  我挠挠后脑勺说:“只要不是杀人放火,都行!”  吴倩很认真地看着我说:“如果真叫你杀人放火,你敢不敢?”  我伸伸胳膊,不好意思地说:“你看我这身板,还能杀人?人家不杀我就万福了。”  吴倩就肆意地大笑起来:“难怪你阿姨说你善良。”  我阿姨原来谈了一个男朋友,是个政府机关的小白脸,要钱没钱,要官没官,光景也就如现在的我。派头却足得狠!可怜我毕业后就成了游民,他比我早两届毕业,在机关虽然是打杂,却也算个正当职业。于是就经常冷嘲热讽我,阿姨说了他几句,他居然指着阿姨叫嚣。阿姨当着我的面甩了他一个耳光,从此就再也没看见他在我家出现过。  后来我的姨父是阿姨的初中同学,一个一年就一次探亲假的部队小连长。    我对吴倩说:“星期天我去那里找你?”  吴倩问我有不有拷机,我说没有。她就拿出一个拷机给我说:“我呼你。”  拿着拷机我还真有点欣喜若狂。年在我们内地,能拥有拷机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现在这个玩意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当年我如果要买个拷机,得一年不吃不喝。  “能不能透露一点信息做什么吗?”我问:“你又买烟又给拷机,我阿姨不把我骂死才怪。”  “管她晓月什么事?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不是吗?”吴倩对我动不动就拿阿姨说事有些恼火:“你告诉她,不杀人,不放火,有钱赚,是好事,难道我还会把她的外甥拐卖掉啊。”  我嘻嘻地笑。老天啊,你终于掉馅饼下来了!哈哈哈哈,我在心里狂笑。  一个美女,还能带我发财,这天大的好事,是我前几世修来的?  我想应该给阿姨打个电话,我得向她汇报。  我想着阿姨浅笑倩兮的样子,感谢她给我找了这样的一个极品宝贝呢!大学出来后的极度无聊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我的行尸走肉的生活就要结束了,从现在开始,我将会有一个全新的面貌展现,就好像当年我进大学门一样,神采飞扬且挥斥方遒。  凌晨三点吴倩打我拷机,听着蜂鸣声我特别的兴奋。  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外面黑蒙蒙的一片。就像漫天泼了一桶墨,又好像遮天避地盖了一张黑布。天上半个星星也没有,以至于我怀疑是否正处在混沌初开的时代。    我房间里没电话。  我住在单位的一个小房子里,据说以前住着个老右派。老右派子女都去了国外,他坚持技术报国,一个留在国内,无亲无故。  老右派曾经写信叫子女归国,写了几年,只言片语也未收到过。于是在某个雷雨交加的晚上,一条裤带把自己栓在了窗台上。  到现在我半夜醒来,总是仿佛看到他坐在窗前读着古书。  我并不怕他,甚至想与他探讨一下生活的本质是什么,可惜每次我起身过去,窗台前除了我养的一盆半死不活的水仙花,连根毛的影子都见不着。  我下了楼找了两条小街才找到一个公用电话。我很专业地把拷机放在晕黄的灯泡下看着,一个一个键地按着吴倩的号码。。我让父亲失望了,因为一件很小的事情,我拿起了匕首,和人打架。被学校除名,这段过程就不说了。想想就恨。在房间里,她就没停止过哭泣,看着我狰狞的表情被痛苦扭曲的脸,一次一次不停的烫,烟灭了再点上,火小了在用嘴吹,让它燃烧的更旺一点,如果那时候她说要我的手指头,我都会毫不犹豫的砍给她,一点点痛根本不算什么,我的头这二十多年被开瓢了七八次,后脑一个寸的刀疤至今不长头发,夏天剪个平头清晰可见。我是那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性格,你犯了我,我就要你的好看。我睚眦必报啊!烫完烟疤以后,伤口火辣辣的疼,我烫的很深,现在只要一喝酒就会显出来,因为我皮肤白,喝酒以后会发红,这朵梅花就展示的更明显。她也有点懵,她说这辈子都忘不了我了,然后我们开始接吻,纠缠在一起,我的脖子和身上,腿上,后背,到处都是她种下的草莓印,那会酒精上头了,后面的事情不记得了。我一直睡到第二天十点才醒,油条也没去翻了,那是我第一次旷工,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走了,床头柜上有一张纸条:子敬,我走了,来世有机会我一定去找你,我会嫁给你,做你的妻子,为你生儿育女。我泪如雨下,在痛苦中不可自拔,我的第一个女人就这样消失在我的生命中,而我也记住了这一天,年月日。我像个行尸走肉一样在镇上走着,萝卜干那里也没请假。不管了,心里的那种痛和对她的思念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我,我甚至想着追她家里去,就这样胡思乱想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建材店的门口,也许是鬼使神差吧。我不知道怎么走来的,那里根本不是我回家的路,或许我也不想回家。老妈很快发现了我,“儿子,今天放假吗”我看了看她,半天以后喊了一声"妈妈,我要喝水,我饿了老妈端来一杯水,又到隔壁小店下了一碗馄饨,买了两个包子。我坐在她店里一边吃着一边想着杨,老妈叫我几次都没听到,等我发现的时候店里多了一个小姑娘我才醒来。鹅蛋脸,细细的眉,头发扎了两根辫子,眼睛很大很有神,如果给她戴个面具只露眼睛的话和王菲一模一样。她很好奇为什么我会坐在她家里吃东西,还叫她妈妈为妈妈。母女二人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也不知道说些什么,那边方言类似上海话有有些不同,当时我是听不懂的。说的同时小姑娘不停的拿眼瞄我,过了一会,看我吃完了,走过来伸出右手很有礼貌的说;你好,我叫苗苗,张苗苗。我伸出手去握了一下,柔若无骨,好似被电了一下,我没什么表情:你好,曹子敬,就这样我的第二个女人出现了,所谓无巧不成书,我刚失恋,然后就遇到了苗苗。和她聊了一会,她与我同岁,只是五月的生日,比我大了快个月。与她的年龄不相配的是她比我成熟很多,她发现了我脖子上的草莓,也没多问,只是明显变了一下脸色就恢复了,我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过了一会我和老妈告辞要去萝卜厂上班了,也告诉了苗苗具体的地址,虽然失恋了,生活还要继续。回到厂里一看,地上堆的和小山一样了,小辣椒也神色复杂的看着我,问我去哪了,怎么半天没来,如果我一直不来她们晚上下班前就会集体下来装箱,装完才能走。我说表叔那有点忙不开,帮了半天,我那时候已经开始学会撒谎了,这是一个不好的开端,以前我是不撒谎的。到后面越来越顺畅,撒谎也就习以为常了。拼命的装,到晚上她们都走了,我还在装,小辣椒要来帮我,被我赶走了,我看她挺烦的,不笑还好,一笑起来那牙齿我真不能接受。社会真的是让人快速成长的好摇篮啊!就这样过了几天,晚上我也不出去溜达了,在家里看书,没事练练钢笔字。那天上班快到下班的时候,门卫大爷来找我,说外面有个姑娘找,我跑出去一看,是老妈的女儿,苗苗。我有点惊讶,但是还是把她领进我仓库,厂里管的也不严,认识的人就可以带进来,萝卜干也不是黄金,不怕你偷。再说谁会偷,我干了那么久一包都没拿过,根本就吃不下去,那么恶心。车间一片哗然,这小子太能搞事情了,刚弄走一个最漂亮的,几天时间又勾搭上一个本地人,他们肯定是这样想的。反正就是羡慕嫉妒恨,各种眼神都有,我当然面无表情,一边装箱一边和苗苗说些闲话,她很好奇,东看西看,还跑去车间要装萝卜,大嫂们倒也耐心,教她怎么装。反正装了就是钱啊。很快下班了,苗苗说请我吃饭,把我带到一个小饭店,点了几个菜,问我喝什么,我不想喝白酒,就拿了瓶啤酒,我意思我瓶你喝瓶。这小姑娘千杯不醉啊,让我刮目相看,很快瓶都喝完了,她好像还没够,而且喝到后面还很伤感,看来也是有故事的人啊。啤酒涨肚子啊,喝了就要不停的去厕所,又拿了两瓶,我说喝完就不喝了吧,我明天要起早翻油条的,我一直都是个好同志啊。同龄人之间还是很有话题的,我给她唱歌,心太软,中国人,朋友什么的,反正当年火的歌曲都唱了,喝了酒会兴奋嘛,我平时很少喝。除非表叔他们坚持,或者雇主请客喝一点白酒。她说我唱的好,不去做歌星可惜了,我母亲是音乐老师,父亲也有一把好嗓子,京剧唱的很好,年我家买了录音机,什么冬天里的一把火天天听,谣传费翔.米,小时候信以为真。年的时候我参加了上海的 加油 好男儿 进入万名后被淘汰,海选几十万人啊。老婆给我报的名。喝完我们出来压马路,漫无目的的走,我不想去桥那里,就引着她往另外的方向走,大约走了十几分钟,看到一个电影院,我以前没来过这边,这个镇还是挺大的,我以前一直在东南方向活动,西边真没来过,她问我看不看电影,她要请我,和这妹子约会真是好啊,我从来没花过一分钱,而且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贫穷限制了你的想象。在和我约会的几个月里,只要出来见我,我没见过她一件衣服穿两次的,每一次都是不同颜色不同款式的,虽然说可能价格不是很贵,但那也是上百套了。或许她每天除了买衣服就没其他的事情做了,我特么那会最多十套衣服了不起了,而且都是几十块钱的货,但是我天生架子好,搭配的好,穿什么都好看,这是她说的不是我说的。看了一场华仔的电影叫什么忘了,古装的,晚上十一点多了,我先送她回了家,然后自己回去洗个澡睡觉,我那时候体力好,站在外面用水桶提水井里的水就这样从头浇下,十月的天已经开始凉了,我一直洗到月快结束的冷水澡。,“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留声机里,放着风靡上海滩乃至全国的歌曲“送别”。丁远森对着镜子,在头发上抹了大半瓶的发胶,四六开的头发,服服帖帖,一丝不乱。三件套的西装,是正经的英国呢料做的。脚上的那双皮鞋,是美国舶来品,价值足足个大洋。简直就是巨款了。丁远森做梦也都想不到,身为一个魔术师的他,居然在一次魔术表演中,穿越到了年的上海。还成了力行社上海区审讯室的一员。脑海里还有一个声音一直都在告诉他:你是一个特务,但是一个红色特务,你是红党潜伏在力行社的,不要忘记组织上交给你的使命。我是红党的潜伏人员?我的任务是什么?我的上级是谁?怎么联系他们?丁远森一概不知。他唯一可以确定的,自己在这里只是一个新人,刚刚进入力行社只有半个月的时间,还处在考察阶段。除了舍友,和自己之前的直系领导,审讯室的马主任外,其他人自己都不熟悉了。说来也巧,几天前,一个怎么用刑都不肯开口的犯人,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交给了身为新人的丁远森去审讯。结果只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丁远森就撬开了他的嘴。审讯室这活,又累又没有油水,之前的审讯官老马,又请了几天病假,没人愿意接他的位置。区长翁光辉一高兴,不但赏了丁远森三十块大洋,还直接任命他成了助理审讯官。那三十块大洋,全花在这身行头上了。其实说贵也不贵,上海滩的小开们,最贵的一身行头据说得二百多个大洋,光是一块“浪琴”表,就不是小特务们能够负担得起的了。“上班啊。”宿舍的门推开,丁远森的舍友,行动二小队的吴开明打着哈欠走了进来。“上班,抓到了?”丁远森问了声。昨天晚上,吴开明的小队,奉命密捕上海滩有名的大汉奸高乐田的亲信刘长金,这刘长金好赌,往往一赌就是一晚上,看吴开明的这样子,只怕到了天亮时候才抓捕到的他。“抓到了,这小子真能赌一晚上。”吴开明往床上一躺,拉过被子往身上一盖:“估计你一去单位,翁区长就得命令你立刻展开审讯。累死了,我睡了。”“成,那我去了。”“立刻对刘长金展开突审!”“是。”“还有一点。”翁光辉停顿了一下:“不许用刑。”“什么,不许用刑?”丁远森一怔。“小丁,你不懂。”翁光辉的声音明显放低:“这个刘长金,不但是高乐田的亲信,他还是市政府秘书长顾惜冬的小舅子,这次是密捕,万一得不到有价值的情报,顾惜冬和我们翻脸,咱们在上海的工作就不好开展了。”“我尽量。”“不是尽量,是一定要办到。”翁光辉的口气一下变得严厉起来:“上峰有令,高乐田叛国投敌,证据确凿,命我上海区着手进行刺杀,震慑群丑,以儆效尤。但高乐田此人极其狡猾,我们两次刺杀都无功而返,这次好不容易抓到了刘长金,一定要从他身上找到突破口!”“明白!”刘长金,三十四岁,高乐田的秘书,上海本地人,嗜赌,老婆四年前带着孩子逃离上海……丁远森看了一下卷宗,随即合上:“刘哥。”一声“刘哥”,倒是让刘长金一怔。原以为被抓了,肯定会对自己用刑,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客客气气的。“刘哥,您别怪我,我这也是上峰命令。”丁远森一脸坦诚:“咱们吃公家的饭,不得不做出点样子出来,对不对?我还给您透个底,上峰命令,不许对您用刑。”刘长金顿时放下心来。“谁让您是顾秘书长的小舅子呢?”丁远森叹了口气:“谁敢得罪顾秘书长啊。我看这样,我也不审您,审了您您也不会说,咱们呢,就在这里耗上一两个小时,然后我说您死不开口,就算交差,您看怎么样?”刘长金笑了:“成,够意思,等到我出去了,将来有机会一定提携你老弟。”丁远森一笑,再不说话。刘长金到底赌了一晚上,神经一松弛下来,哈欠连天,只想睡觉。正在昏昏欲睡的时候,忽然听到了淅沥沥的声音。一睁眼,睡意顷刻全无。原来,百无聊赖的丁远森,正在那玩着一副扑克牌。“老弟,也好这个?”刘长金问道。“喜欢,有牌九最好。”丁远森笑道:“可拿副牌九到这来,实在难看,非被上司骂死不可。”刘长金精神来了:“反正咱们闲着也是闲着,玩会?”“玩会?”“玩会!”丁远森那样子比刘长金还要来劲:“那就玩会,可玩牌没彩头不行啊。”“当然得有彩头。”刘长金才说完,随即又有一些沮丧:“可我东西都被你们没收了啊。”“来人!”“到!”“把刘长金的东西都拿来。”“是!”刘长金昨晚大赢特赢,一只包里全是大洋、钞票,甚至还有一条小黄鱼。看到赌博,他就好像看到自己的亲娘老子一般亲热:“玩什么,怎么玩?”“俄罗斯扑克,十三张?一块钱一道牌?”“一块小了,十块钱一道!”这俄罗斯扑克,在丁远森那个时代,还有一个名字,叫“拼罗宋”。刘长金兴致勃勃,掏出一大把钞票:“来!”“我坐庄。”丁远森动作麻利的把牌分成了四摊。丁远森的心里一直在笑。你和一个魔术师赌博?还是一个主攻近景魔术的?这不是自己找虐吗?刘长金皮包里的大洋、钞票,这才多少时候,全部到了丁远森的面前。刘长金额头上满是汗水,双眼通红,大呼小叫,全然忘记了自己现在还是个犯人,似乎还在赌场里一般。到了这个地步,即便让他收手也都不肯了。“刘哥,这牌您真玩不了了。”丁远森把牌往桌上一扔:“头道三个A,二道顺子,三道还是顺子,不过是同花顺,您又输我十三道!”“他妈的!”刘长金恼羞成怒:“再来,我不信今天赢不了你!”丁远森把他面前的金条朝自己面前一拿:“您前面欠了我五十五道,加上这把,这一条小黄鱼都还不够啊。”刘长金这才发现,自己没钱了:“先欠着。”“别啊,这赌桌上可不带欠的。”“那怎么办?”“那我给您出个主意呗。”丁远森不紧不慢说道:“您卖我点我感兴趣的情报,一份情报,算您一百个大洋,怎么样?”刘长金沉默不语。可丁远森知道,一个赌徒,尤其是赌红眼的赌徒让他把自己老婆卖了都肯!获取情报?还有什么比一个输光了财产却急着翻本的赌徒更容易出卖自己主子的?一个赌徒,当输无可输,又红着眼想要翻本的时候,什么都敢压上!房子、老婆、孩子……《郭子羽喜欢观察人间》《和熹皇后秘史》《岳两女共夫》《云思何时归》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882平台》。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sinospm.com/wapbook/84082_164150.html
882平台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