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在桐花纷飞时 目录共3415章

首页

爱在桐花纷飞时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8619章 醒来后

爱在桐花纷飞时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sinospm.com

我面色一沉,没好气地道:“怎么,你又要去赌?”方正源摇了摇头,连忙否认道:“不是,方哥到现在都没吃午饭,饿得心里发慌,想去买两包方便面。”我登时愣住了,从衣服里掏出几十块钱递了过去,不解地道:“怎么会搞成这样,嘉琪姐不在家吗?”方正源叹了口气,苦恼地道:“午又吵了一架,嘉琪摔门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准是又回娘家了!”我皱起眉头,用责备的口吻道:“方哥,这是你的不对了,不好好过日子,总拌嘴吵架有什么意思啊?”方正源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地道:“我也不想啊,唉!人家说贫贱夫妻百事哀,最近一段时间,事事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缝,没有顺心的时候。”我微微皱眉,缓和了语气道:“方哥,不管怎么样,也要先戒赌,再这样混下去,会害死人的。”方正源连连点头,笑着道:“好,好,其实,我也知道赌博不好,早想戒掉了。”我虽然不太相信他能戒赌,还是点头道:“方哥,只要戒了赌,一切都好说,日子会慢慢好起来的。”方正源咧嘴一笑,讨好地道:“小泉,到我家里坐坐吧,方哥有点事情想和你商量。”“好啊。”我点了点头,等方正源买了方便面,陪着他一起了楼。回到房间,方正源取了热水,将方便面泡好,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想必是饿极了,不到三分钟的功夫,连汤带面地吃了个精光。他把碗筷丢下,抹了下嘴,随手掏出一颗烟点,深吸了一口,吐着烟圈道:“小泉,这些日子,岳父家里好像客人蛮多的。”我嗯了一声,轻描淡写地道:“都是宋叔叔农机厂的同事,是来谈工作的。”方正源笑了笑,跷起二郎腿,懒洋洋地道:“我听说了,是你写了什么材料,引起了市里领导的重视。你这下威风了,岳父那些农机厂的同事也都是看你的面子来的。”我摆了摆手,淡淡地道:“哪能这么说,宋叔叔做事情一向踏实,农机厂的领导对他也是相当认可的。”方正源掸了掸烟灰,有些懊恼地道:“其实吧,当初我要是不受伤,要是留在部队发展,说不定现在也戴几道杠杠了,哪会像现在这样落魄。”我打量他一眼,笑了笑,轻声的道:“方哥,咱们是一家人,有话直说吧。”方正源闷头吸了口烟,犹豫着道:“小泉,能不能帮我个忙,把我也弄到农机厂班,我保证好好干,绝不给你丢脸。”我听的一愣,疑惑的问道:“方哥,你帮着嘉琪姐看店不是挺好的吗?另外,算你想去农机厂工作,直接找宋叔叔是,怎么会找我帮忙,我毕竟不是农机厂的人啊,这岂不是绕远路了嘛?”“以前没结婚的时候,帮嘉琪打工倒也没什么,但结了婚,老是在老婆手下干活,人家不也说闲话嘛!”方正源挠了挠头,讪讪一笑,又接着道:“至于找你帮忙进农机厂……嘿嘿!岳父岳母肯定不相信我能戒赌,况且,你在他们二老的心里,可我这个女婿的份量重的多……”我想了想,沉吟道:“这事儿应该没问题,不过,要给我一点时间,你也知道,我毕竟才参加工作,算有个别领导对我另眼相看,但我也不能顺杆子往爬,那样不但会被别人看轻,说不定领导心里一生气,你想进农机厂这事情也黄了。”方正源眼睛一亮,笑着道:“明白,明白,小泉,还是你考虑的周到,这事儿不急,半年内能帮方哥办成行。”我也笑了,点着头道:“方哥,你愿意正经找个工作,我会支持你的。”方正源掸了掸烟灰,轻声道:“小泉,掏心窝子说吧,这些年,我们这小家能支撑到现在,全靠你嘉琪姐了,我在旁边眼巴巴地瞅着,却帮不忙,心里也很难受,要是能到农机厂班,家里的压力,能减轻不少。”我收起笑容,沉吟道:“方哥,你的想法很好,但我始终有些担心,要是戒不了赌,早晚有一天,会弄到倾家荡产,到那个时候,你再后悔晚了。”方正源伸出右手,赌誓发愿地道:“小泉,你放心,从今天开始,再赌一次,我切掉一根手指,直到切光为止。”我愣了一下,哭笑不得地道:“瞧你说的,有那么难戒吗?”方正源吸了口烟,把烟头熄灭,苦笑道:“怎么说呢,每次戒赌的时候,我都会感到心烦意乱,紧张焦虑,还会整夜失眠,只有进了赌场,才能兴奋起来。”我摆了下手,淡淡地道:“要是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情,你能慢慢克服了。”“你说的对。”方正源打了个哈欠,抬腕看了下表,笑着说道:“小泉,你要是没有什么事情,跟我一起过去吧,把你嘉琪姐接回来,估计这会儿,她应该消气了。”我连连摆手,笑着道:“你们两口子的事情,我跟着掺和什么?”方正源叹了口气,悻悻地道:“走吧,岳母家的意见很大,不带你,我连门都进不去!”我笑了笑,摇着头道:“方哥,你这姑爷当的,也太失败了。”方正源哭丧着脸,摆手道:“没办法,兜里没钱,到哪都不受待见!”我微微皱眉,毫不客气地道:“借口!”方正源走到门边,苦笑着道:“行了,你个半大小子,别教训我了!”我们俩一起下了楼,我从车棚里推出自行车,载着方正源离开小区,向东郊行去。半路,方正源抬头望天,小声嘟囔道:“小泉,其实想想,真离了婚,其实也不错,我已经拖累了嘉琪这些年,怪不忍心的,要是分开后,她也解脱了。”我没有吭声,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轻声道:“既然都这样想了,为什么不对她好点,再卖些力气,把日子过好呢?”方正源轻轻摇头,愁眉不展地道:“道理谁都会讲,可像我现在这个样子,日子又怎么能过好呢?”我笑了笑,轻声安慰道:“方哥,只要你肯卖力气,早晚能摆脱现状的,咱们还年轻,有很多赚钱的机会。”“不只是钱的事儿。”方正源拿手捂住脸,痛苦地道:“穷倒不怕,怕的是人生没有奔头。”我微微皱眉,也有些同情这个男人,小声劝道:“方哥,想开点吧,别总钻牛角尖。”方正源点了点头,又摸出一颗烟点,慢吞吞地吸了起来,脸满是惆怅,过了许久,才摇头道:“当初真不该结婚,嘉琪是个好女人,是我害了她。”我沉默了,把自行车骑得飞快,很快了土路,沿着蜿蜒的小路,向前行去,远远地,能望见一座小山,山满是葱郁的树木,英阿姨的房子,在山脚下不远处。方正源狠吸了口烟,又轻声问道:“小泉,那些杂志,你都看了吗?”我笑了笑,随口应道:“看了,还不错。”方正源咳嗽了几声,嗓音干涩地道:“杂志虽然好看,不过,还是真人更漂亮,小泉,找机会,方哥领你出去玩玩,怎么样?”我笑着摇头,心里嘀咕:这方面我可有经验,哪里还需要你领我去玩。方正源摸着下巴,吞吞吐吐地道:“如果……不是那些女人,而是一个很漂亮的……”。等了一会,高启荣老婆还没到,但包厢里谭大秘玩的兴致盎然,倒是想和美女们玩起真枪实弹了,对高启荣说:“高局,时间差不多啦,咱们走吧,这四个美女都带一起嗨!”高启荣喝的有点高了,呵呵笑着,脚步漂浮的走近戴着一副近视眼镜的谭大秘身边,笑着打趣道:“小谭呐!想不到你胃口还挺大的嘛!哈哈!”谭大秘轻笑了一声,道:“嘿嘿!高局,我玩的这可都是小姐,你那个可不一样了,卫生间里面那妞我怀里这几个要有味道多了吧?哈哈……”高启荣嘿嘿一笑,在谭大秘肩膀轻轻一拍,说:“我去叫她出来,咱们这散场,你玩的开心点,套房我已经帮你安排好了。”两人商量了后,高启荣转身准备去叫穆婉兰出来,但一转身子东倒西歪的,谭大秘打发怀里的小.妞赶紧去扶住他,摇摇晃晃的走到卫生间门口,啪啪啪的拍着门,朝里面醉呼呼的笑着,喊叫:“穆总!穆总!你在里面干什么呢,这么久了还不出来啊!谭大秘想走了,快点出来啊!”穆婉兰在里面摁了一下抽水马桶,装作才完厕所,站起身来的时候,心里还嘀咕这王八蛋的老婆怎么还不来呢。她正嘀咕着,包厢的门“咣!”一脚被人从外面踹开,高启荣的老婆站在门口,双手叉腰,摆出一副骂街的姿势,一脸怒火的冲高启荣大骂道:“好啊!你个老王八!你给我说说,你今晚不是去省里出差嘛?你个王八蛋,敢骗老娘是吧,跑到这里风流快活来啦!”大骂着,她冲去一把揪住高启荣的耳朵,已经半醉的高启荣一听这震耳欲聋的骂声,立刻惊醒过来,一脸慌张,被她揪着耳朵朝外拉着,乖乖的一点也不敢反抗,口里哀求道:“老婆,疼,疼啊!快松开,疼,丢人的很,快松开。”“你个臭不要脸的还知道丢人?背着老娘跑这来花天酒地,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高启荣老婆一身肥膘,块头高启荣还显得高大,揪着他耳朵几乎将他提在半空了。高启荣只是嗷嗷叫着恳求:“老婆,我这是陪领导出来放松一下,你快松手啊,别这样啦。”“老娘才不管啥狗屁领导呢!你背着老娘在这花天酒地和小姐搂搂抱抱不行!给我滚回去!”她拖着高启荣,像牵着一只不听话的狗一样,骂骂咧咧的出了大富豪娱乐城。谭大秘是个衣冠禽.兽的胆小鬼,一直等高启荣老婆拉着他离开后,才手忙脚乱的带着四个小姐溜了出去。包厢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只剩下音箱里传来的歌声。这时,穆婉兰才从卫生间里走出来,一个人在沙发坐下来,喝了口酒,愣怔的坐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她看见桌高启荣遗留下来的香烟和打火机,竟也抽出一支,叼在嘴里点燃,吸了一口呛得连连咳嗽,忙喝了口饮料。想到叶庆泉还在家里,明天对方还得班,起身出去,在前台签了单,径直走出大富豪娱乐城,开车回去了。穆婉兰回到家时,我已经在客厅里坐着了,穆婷婷一直和我赌气,钻在自己房间没出来。“小泉,婷婷呢?”?穆婉兰将手袋往沙发一扔,问道。我指了指卧室,说:“房间呢,估计睡觉了吧。”穆婉兰脱掉外套挂在衣架,里面穿着紧身的打底衫,那一对丰硕的莲房高高.耸立,甚是诱人,但我只是瞄了一眼,刚刚才释放掉激.情,看见这美景,好像暂时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吸引力了。穆婉兰笑眯眯的走到我身边,却并没有坐下,而是对我抛了个媚眼,小声说道:“小泉,去我房间。”我被穆婉兰妩媚的风情吸引住了,竟不由自主的起身跟着她进了房间。刚进屋,穆婉兰转身将房门反锁了,眼神火辣辣的直视着我,问道:“小.弟弟,想姐了没有?”我见她脸色红润,知道又是去喝酒了,没正面回答她,问道:“兰姐,今晚又去应酬哪个领导啦?”穆婉兰靠在门,丰润的嘴唇微微张着,直勾勾的凝视着我,也没回他的话,但一颗少丨妇丨的春心已经是骚动不已,想等待这个壮实的小伙来滋润她。我实在是有点筋疲力尽了,看见穆婉兰的眼神反倒有点害怕,笑着说道:“兰姐,干吗这样看着我啊?”穆婉兰杏眼含情,眸子直勾勾的凝视着我,嘴角微微蠕动了下,还是没回答我,渴望的表情让我有点难以招架,挤出一丝苦笑,说道:“兰姐,别这样看着我呀,看的我心里发毛。”穆婉兰丰润的嘴唇轻轻开启,挤出几个字:道:“小.弟弟,你过来。”我假装不知所以,瞪大眼睛,一脸茫然的看着她,穆婉兰丹唇微动:“过来。”我见穆婉兰的表情似乎要吃了自己一样,缓缓走近她,道:“干嘛?兰姐。”和我猜想的没有错,我一到她身边,穆婉兰像发了情似得,一下扑来,挂在我脖子,性.感丹唇盖住了我的嘴,带着酒气,用舌头拱着我紧闭的双唇,含着我的嘴唇拼命的吮.吸起来。我又一次把持不住了,被她激烈的举动点燃了熄灭的欲.火,拦腰抱起穆婉兰,走到床边,甩到床,如狼似虎的扑去压在她身,两人紧抱一团,在宽大柔软的床打起了滚……一夜贪欢,让我精疲力倦,班以后,我强打起精神,才算是把一天的工作撑了下来。过后几天,我都老老实实的班后回家,直到周三下班之后,我觉得好久没看见宋嘉琪了,没有回家,而是来到了宋嘉琪的服装店,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和她见面,心里很是挂念。十几分钟后,来到嘉琪服装店门口,我慢悠悠地进了屋子,却没看到宋嘉琪,只见店员吴传芳坐在一张桌子后面,正双手捧腮,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小芳,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失恋了?”我以前经常过来,和她很熟,偶尔也会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小芳叹了口气,拿起一面小镜子照了照,摇头道:“我倒是想失恋一次呢,可惜啊,要长相没长相,要家境没家境,哪有人追求我呀,要不这样,小帅哥,咱俩处处怎么样?”我呵呵一笑,走到墙边,伸手拿起一件黑色连衣裙,摆弄着道:“可以啊,不过,你要把爱吃臭豆腐的习惯给改掉,不然,接吻的时候会有心理障碍,很影响情绪。”“去你的,说什么呢!”小芳白了我一眼,起身走到门边,探头探脑地向外张望,表情似乎有些紧张。我把衣服挂起来,微笑着问道:“小芳,怎么你一个人在店里,嘉琪姐呢?”小芳转过头,悻悻地道:“这些日子,总有人过来捣乱,嘉琪姐有些害怕,两天都没过来了。”日期:-- :。  从蜈蚣沟出来远远的就能看到细沙河。李白脸猛然看到细沙河的河边不知何时已经立起了几个大帐篷,外面还有鬼子兵晃来晃去,看样子鬼子的指挥部就在这里。李白脸暗暗点头,当初王老道就不止一次的说过,打起仗来千万不要小看鬼子兵,这些鬼子一个个的都精着呢。就象现在,鬼子把指挥部立在细沙河边就是件非常有讲究的事情。那细沙河河面宽阔,此时正是隆冬,河面上早已结冰,看上去视野非常开阔。任何部队想要在河对面对鬼子的指挥部发起攻击而想要不被鬼子发现都是不可能的,这样一来,对面白石沟许三姑的人马基本就指望不上了,一条细沙河现在对于鬼子来说就成了天然屏障。而在鬼子指挥部的正前方则是牵马岭下的曾家屯,现在整个屯子里听着都乱糟糟的,不用问鬼子兵和伪军肯定是在封锁村子。而且就目前看来,鬼子兵一方面以河为障,拦住了许三姑的人马,一方面又封锁村镇,将正面的威胁消于无形,再派小阎王带着人把李白脸堵在蜈蚣沟里出不来。别看鬼子的人马不算太多,但却在细沙河边稳如泰山,大杀四方,“穷党”的人连一点基本的反击都组织不起来。李白脸叹了口气。说实话,他刚从蜈蚣沟出来的时候,还想着干脆就潜进鬼子的指挥部,直接干掉黑田,给他来一招釜底抽薪。可照现在看的话,自己还没摸到细沙河边,就让小鬼子的机枪给打成筛子了。无奈之下,李白脸只能远远的看了几眼鬼子的指挥部,再绕过村子往牵马岭老营而来。真正让李白脸纠心的还是王老道到底咋回事了?难不成真的象小阎王说的那样让鬼子给抓了?要不然的话这老营里边咋一丁点动静都没有?可李白脸又摇了摇头,那王老道可不是个好相此的主,脑袋一转就是百十个鬼主意。要不咋说,他和蝎虎子都能投靠王老道的“穷党”呢,就是觉得王老道这人靠谱,不是那种光凭着一腔热血就和鬼子死磕硬碰的愣头青。李白脸抬起头,从他的位置是可以看到牵马岭老营的,可现在老营里黑漆漆一片,一点灯火都没有,更传不出半点动静,实在让人无法猜到是咋回事。鬼子和伪军已经控制了山下曾家屯,李白脸只能绕村而行,直奔老营。可眼看到了山下了,李白脸心思一动,却没有寻道往老营里去,而是沿山而走。不多会儿功夫,一条山边的小岔路已经出现在脚下。虽然李白脸确认无人跟踪他,却还是四下望了望,这岔路直通一条秘密山洞,是王老道交待给他的应急聚头之处,外人很难知道。可也就是李白脸四下张望的时候,突然间山边的草地里有“沙沙”的脚步声传了过来,李白脸心头一惊。毕竟李白脸在参加“穷党”之前也和蝎虎子一样,是专干那打家劫舍勾当的悍匪,尽管那走路之人极为小心,但绝对逃过李白脸的耳朵。李白脸屏住呼吸,伏于一株枯树之后,暗想若是真有小鬼子的人摸到了这个秘密山洞的话,那小阎王说的就肯定是真的。约么着也就是李白脸心思一动的功夫,那脚步声却突然消失了,李白脸竖起耳朵左听右听,居然再听不着半点声音,不由得心头大骇。他娘的,遇到了鬼不成?正当李白脸起疑的时候,一只手已经人后面轻轻的拍在了李白脸的肩头:“谁?”李白脸只觉得头皮发麻,就凭他李白脸的身手,居然能被人这么悄无声息的摸到背后,这些年的江湖道不是白走了吗?显然对方是想确定一下自己的身份,要不然的话,先是一刀子捅过来,自己现在已经成了枉死鬼了。然而李白脸却没那么客气,今天晚上处处透着诡异,鬼子疯了一样的攻打他的蜈蚣沟,牵马岭老营上又半点声音没有,蝎虎子与曾氏兄弟的人马不知所踪,李白脸现在哪还有心思和陌生人答话?几乎连想都没想,李白脸猛的转过身来,便在电石火光之间,一把匕首刀已经抄在手里。他不敢开枪,怕引来鬼子,但那匕首刀却是直奔着身后之人的要害而来。那李白脸也是在生死存亡的战场上爬过来的,他深知这其中的厉害,一出手就是夺人性命的杀招,那怕是杀错了,也总比枉死的强。“咦?”身后之人果然没想到李白脸会突然出手,但反应却是不慢,李白脸的反身回刺已经是拼尽全力了,可那人却反手一挥,但听“嚓”的一声,匕首刀似乎被什么东西拦住了。听声音不象是木棍,但却也不象是利器。是剑鞘!李白脸猛然醒悟道。果然,那人用剑鞘先是拦住了李白脸的匕首刀,却原势不改,以剑柄对着李白脸,手按绷簧、宝剑出鞘。李白脸暗叫一声不好,但觉得冷锋扑面,不等李白脸后退,锋刺毕露的剑刃已经架在了李白脸的脖子上,但觉得一阵透骨深寒,李白脸吸了口冷气,便知这是一把销铁如泥的宝剑,自己若是再乱动一下,一颗人头估计就不保了。松油火把发出“哔啵”的声音,还带着一股刺鼻的味道。时尔有冷风从洞口吹进来,将那些火把吹得乎明乎暗,一如人心。白石沟的许三姑今年约有三十岁左右,穿着一身绿色的花袄,此正拿着一块油布轻轻的擦拭着手里的盒子炮,口中却一言不发。若是被鬼子看见许三姑出现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按照鬼子的战术,现在许三姑和她的人马应该老老实实的躲在白石沟里才对。却不知,这闾山地形复杂,无论是李白脸还是许三姑这样的敌人眼中的“贼猷”,进出这一亩三分地,还不如入无人之境?只是许三姑的脸上现在看不出半点喜色,甚至是毫无表情。她一边擦着枪,一边或是将弹匣卸出再推进去,或是扣一扣板机,虽然她只是直直的看着手中的短枪,但她的每一个动作都让对面的几个人心惊肉跳。谁都知道,这许三姑当初可是西山火狐狸的部下,有多大本事到是可以放在一边,只是杀起人来却是象火狐狸一样的心狠手辣。因此上许三姑每次看似无意的将枪口抬一抬,都让站在蝎虎子后面的草上飞心头一紧。要说草上飞大小也是见过世面,跟在蝎虎子后面几番枪林弹雨闯出来的,然而今天面对着无声的许三姑,这心里却越来越没有底。他不由得看了一眼蝎虎子,但很明显大哥蝎虎子可是比草上飞更能沉得住气。尽管现在已经是十冬腊月大雪飞的时候,可蝎虎子却只穿了一件老羊皮坎肩,两条胳膊上那一块块铁疙瘩般的健子肉在松油火把下反着古铜色的光,仿佛刀枪不入的金刚罗汉一般坐在那里。有这样的大哥坐在前面,凭谁也会长出一口气。所以与草上飞不同的是,站在另一边的齐三泰就越发显得有些大大裂裂,甚至还偶尔用眼角扫一扫许三姑身后的俏丫头。草上飞暗中踢了踢齐三泰,草上飞可还记得,上一个敢对许三姑的人动手动脚的家伙,是被许三姑大卸八块扔在了细沙河的河滩上,连个敢收尸的都没有,最后是被野狗拖走的。。这天,秦书凯接到柳橙的电话,说,秦书凯,你小子到了乡镇是不是被哪个女人给吸引了,最近不给姐打电话?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秦书凯是很激动,就说,姐,主要是最近很忙,你还好吧。柳橙说,你***骗谁,乡里挂职的就说隔壁的那个李成万,和你住在一个房间的人,我基本是每周要看到天在县城里晃悠,而你去了就是不会来,要知道你可以答应我做我的保镖的。秦书凯心里就想,***,你也不是;老子的马子,凭什么老子要整天跟着你,如果要是给老子上去一次,还是很愿意的,就说,姐,我是小人物,没有关系,不敢乱动,上次就是陪着朋友钓鱼就出现那么大的动静,好险背个处分,现在是不敢乱走啊。柳橙说,典型的小洞里爬不出大螃蟹,不过现在我遇到点事情,就是那个张东山,还***整天缠着我,所以还是麻烦你,这两天晚上一定要到我的住处给我做保镖,我他妈是害怕死了,晚上都做噩梦。说着,柳橙就是要哭泣的声音。听到美女的哭声,秦书凯心里的保护女人的胆气就冲了出来,说,***,被老子打的还不长记性,老子今晚回去一定让这个小子以后再也不敢靠近你。柳橙就说,还是你关心我。挂了电话后,柳橙那边很是高兴的叫到,ok,小P孩只要老娘嗲几声,他就完蛋了,哈哈。这边的秦书凯就为今晚回县城做准备,这个时候金大洲推门进来,问,小秦,准备干什么?秦书凯就说,准备回县城有点事情要处理。金大洲就说,先到市里去一趟,等到市里的事情处理完,再回去县城吧。秦书凯就问,金大哥,什么事?金大洲说,张富贵刚才从市里打来电话,说你联系的村关于需要解决铺设两公里道路的事,他已经向市财政局的领导做了汇报,市财政局主要领导和市交通局的领导打过招呼,今晚财政局的分管领导将带着张富贵处长去交通局落实这件事,张富贵让我们跟着一起过去。张富贵做了指导员队长后,就要求每个指导员将联系村急着需要解决的问题交给他汇总上报。张富贵这么做,有自己的考虑,第一是作为队长,肯定要了解每个队员联系村的实际,这样不管是省市县领导来调研,有东西汇报,也就有话可说,让领导感觉到这个队长是称职的;第一是作为队长,肯定要了解每个队员联系村的实际,这样不管是省市县领导来调研,有东西汇报,也就有话可说,让领导感觉到这个队长是称职的;第二就是利用单位的资源,为每个队员联系的村提供一点帮助,解决一点实际的困难,这样也能混个好的名声,就能达到当初下来的真实目的。对张富贵来说,和很多有关系的人一样,是来镀金的,这个金要镀的好,不仅要让自己联系的村有成绩,其他队员联系的村也要有成绩,就有和组织讨价还价的资本,就有要位置的本钱。当初,家里让自己这儿,就是这个目的。有目的就要有行动,没有行动的想法就是梦想。张富贵是有思路的人,在挂职文件下来之前就到普水来看过,到所联系的村了解过情况,从知道要设立挂职人员队长的时候,张富贵就想到了争取队长这个职位。刘大明也在争取队长的行动,张富贵看在眼里,知道如果顺其发展,队长的位置肯定不是自己的,因为丨党丨委书记姜照光的表现,让张富贵了解这个人将会推荐柳承敏做队长。要想达成所愿,就不能消极等待。张富贵回到市里,打通了关系,请有头有脸的人给县委常委组织部长打了电话。常委组织部长整天就是研究人,是研究人的人精,知道这个电话的份量和内容,于是带着副部长到了码头镇,让张富贵达成所愿,做了队长。后来,县委按照每年市县下乡挂职干部一样,对在普水挂职的原来有职务的干部都在乡里都挂了个职务,张富贵因为是队长,挂职码头镇丨党丨委副书记、刘大明也是副科级职务,挂职为副镇长。刘大明不管从资格还是经历都认为比张富贵要硬的多,队长被张富贵抢走了,镇里挂的职务也比自己要重视,心里就抵触张富贵的任何决定。对张富贵要求的上报联系村情况的事,根本没有当回事。一个挂职干部能给村里解决什么,那都是所在单位的事,就是队长也不能帮助解决什么。刘大明这么做,也暗示吴龙这么做。他对吴龙说,因为举报,张富贵和我们已经有矛盾,说不定他们也都知道钓鱼的事情是我们举报的,都是官场的人,大家不想把脸皮撕开而已,现在张富贵是队长,他很多工作都需要我们的支持,如果按照他的要求做了,说不定认为好欺侮。吴龙听了刘大明的话,默认了刘大明的建议,同时请刘大明给农业局的余副局长打声招呼,希望尽快能给自己联系的村解决点实事。张富贵期间向刘大明和吴龙催问了一次,问什么时候能把他们联系村的情况给他。刘大明和吴龙就说,张队长,正在调研,等摸清情况以后再说。一拖一个月,也没有具体的回音,张富贵就知道这两个人对自己很抵触,不会有结果,也就不再过问,就把秦书凯和金大洲联系的村需要解决的情况研究了一遍,给单位的领导打了电话,请求帮助。单位的主要领导知道张富贵的后来,主动和交通局协调过后,如何落实就到了张富贵和分管领导的头上。分管局长研究一番后,决定带上张富贵等人一同去市交通局协调。主要领导已经同意,到那儿就是走个过程,说是去拜访,给人家面子。有的时候,具体办事的领导,掌握的权力比主要领导还要大,县官不如现管就是这个道理。好话一千,不如酒杯一碰。官场办事,讲究气氛和场合,联系感情交流问题,酒桌上是最好的地方。酒杯一端,政策放宽,到最后就是酒杯当大印。所以,市财政局的分管领导带着几个人到交通局那儿去了一趟,谈了几句话,就约定了晚上谈话的地方。秦书凯以前来过市区,但是没有机会进入市区的高档绝点,不知道市区的高级酒店是如此的富丽堂皇普安国际大酒店雄踞商业及休闲中心地带,俯瞰普安城,步行分钟即可到中信广场、市长大厦、大都会广场等百货购物中心。酒店设计以金黄色为主色调,弥漫着浓郁的地中海风情,更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装饰:法国的青铜、意大利的音乐喷泉、法国的水晶灯、国际一流水准的寝室用品、加上富丽堂皇的回廊,金箔的装饰,由内及外无不彰显皇室气派。酒店拥有一流的豪华俱乐部、西餐厅、日本料理、粤菜、酒吧、娱乐中心、SPA、宴会厅、大型停车场和世界著名品牌精品店等一系列设施,恭候海内外贵宾的光临。,等到服务员泡好茶,关门之后,吴志兵从包里拿出一本精美的宣传画册放在我面前,笑着道:“我哥现在在一家公司班,那公司实力很强,里面有个项目很赚钱,农机厂不少人都投钱了。我们几个都商量过了,也想投资入股,想着来问问你愿不愿意一起做,反正人多力量大嘛!咱们大伙儿想法子凑一凑,投资去做个股东。庆泉,你觉得怎么样?”“呵呵!哥几个,我现在可是标准的穷鬼,有点钱也都套在股市里了,现在要出来,那可是把肉都割在地板了。”我打个哈哈,从他手接过画册,信手翻看起来。“你手里那只股票现在怎么样了?还没解套吗?”汪昌全早已放下手的扑克,端起茶杯轻轻问道。几个关系好的老同学都知道我妈妈在股票亏了不少的钱,半生积蓄差不多都套在里面了,直到病逝前也没有解套。“没有,想解套,还早着呢!”一提起股票,我有些头疼,那只沈阳重机已经跌了三年了,今年跌得尤其狠,差点快到退市的边缘了,证券市场传言它重组无望。我妈妈当初是在十九块一买的,又在十元补的仓,可没想到越补越跌,如今已经快跌破两元了。我倒并不太在意股票本身的价值,只是不希望它退市。毕竟,那只股票对于我而言,有着特殊的意义,那是妈妈留给我的纪念,而非普通意义的财富。我本来想把妈妈生前留给自己结婚用的钱都拿出来补仓,但最后想想还是没那胆子。炒股亏到倾家荡产要跳楼的人也不算少,我可不想步那些人的后尘。看着宣传画册,我发现扉页几位青阳市的领导赫然在列,都是和这家公司董事长亲切握手的照片。其亮相最多的人是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洪道祥,其次是分管农牧林业的副市长许明春,这家公司主打的项目为速生羊投资,宣称收益率高达%,难怪我这几个老同学都如此动心。把资料仔细看完,我摇头道:“这算什么项目?我不觉得有多好,怎么看都有变相传销和非法集资的味道。”吴志兵听了有些不高兴,说他哥哥在这公司当主管,厂里不少人都投钱了,如果真有什么问题,我哥哥怎么会害我?我摇了摇头,现在这些做传销的人专坑亲戚朋友,骗子太多,防不胜防,谨慎些是没坏处的。我们都是拿死工资吃饭的,没什么积蓄,不要被虚假宣传蒙蔽,我反正觉得这里面的宣传不太靠谱,收益率竟然那么高,这是养羊吗?羊毛收割有那么快,难道天天给羊打激素吗?吴志兵喝了口茶,辩解道:“刚开始我哥说的时候,我也不信,可前两天参加了他们的项目说明会后,我有点动心了。更何况,如果是不靠谱的事情,市里这些大领导怎么会为他们做宣传?”我见他的态度很坚决,笑了笑,道:“现在很多骗子公司专门请名人代言,再说了,这几张领导照片证明不了什么,难道现在电脑合成的照片还少啊?毕竟内容的可信度才最重要,假如到时候真出了事,哪个领导能出来为你们负责?我的意见是这样,我也不想碰这个东西,至于你们到底怎么做,看你们自己怎么拿主意了。”吴志兵听了不在说话,拿眼睛瞅着韩建伟几人。韩建伟前些天被吴志兵忽悠得心里一直痒痒的,又被项目说明会的火爆场面迷惑,一时间情绪高昂的跟打了鸡血似得,被我一泼冷水,觉得十分扫兴,坐在那里犹豫了一会儿,郁闷的道:“庆泉,你真不和我们一起入伙啊?”“一起入伙?呵呵!去哪儿入伙?水泊梁山啊!”我哈哈一笑,摆了摆手,说道:“我没有钱做这个,你们要是真想做,前期最好也少投一点钱,真要有宣传的那么好,之后再继续追加投资也许。这真要是个赚钱的项目,不在乎晚一年半载的,他们要真是养羊,那也是个长期的项目,又不是像做股票、或是外汇交易,讲究个短平快什么的,你们那么着急干嘛?还是悠着点为好!”这时,坐在旁边一直没有吭声的凌菲突然来了句,道:“庆泉,你刚才说你没钱,但假如你现在手头有钱的话,你愿不愿意投资这项目?”我愣了愣,还是坚决的摇了摇头,说道:“不愿意。”凌菲点了点头,对众人道:“那我也不做了,我相信叶庆泉的眼光和判断力。”凌菲觉得我说得有道理,她毕竟是个老师,化程度我这几个老同学都要高一些,头脑也很灵活,她当然也知道骗子都是利用人的贪念来做章。另外,我们不知道的是,凌菲家里的条件其实很不错,原本也不指望她赚多少钱,她不过是这几天陪着孔香芸看了项目发布会,一时间有了点兴趣才加入的。听我这么一分析,她觉得好险,忙对孔香芸说道:“我觉得庆泉说得有道理,香芸,咱们再等等,看看事情有没有啥变化。”孔香芸之前兴趣倒是颇为浓厚,但见闺蜜改变了主意,她也开始犹豫起来。略一思索,说好吧,那按庆泉说的,先少投入一点。之后又说现在厂里的生产很不稳定,有时候一天歇一天的,根本没有什么事情做,恐怕这农机厂也支撑不了多久了。听她这么一说,其他几个同学也是同病相怜,于是都纷纷发起了牢骚。半晌,韩建伟叹了一口气,说道:“还是庆泉你现在舒服啊,在机关里当公务员,起码是旱涝保收,不用担心饭碗。不像我们,现在几乎是吃了顿没下顿,天天想着能赚一些钱,好有一些保障。庆泉,你在机关里班,认识那些当官的,门路也我们多,你看我们几个现在都混成这样了,以后遇有啥好机会,你得记着帮我们一把啊!”汪昌全等人也紧跟着附和道:“是啊,庆泉,盼着你啥时候能混个一官半职的,到时候让我们几个也跟着你沾沾光。”我哈哈一笑,一挥手,豪气的道:“哥几个,都甭着急!等哪天我一朝得道,保管让你们全部都鸡犬升天。”“擦!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友尽了。”几个老同学听我拐着弯的骂人,纷纷跳起,吴志兵首先发难,之后几个人联起手来,笑闹叫嚣地将我按在沙发,又掐又捶的狠狠蹂.躏了一顿。我的办公室位置在三楼,每天班的时候必然会经过局办那间大办公室。今天我楼的时候,局办的潘奕欣正埋头修改一份乡镇政府办送来的件,这份件显然是新人做的,不但行格式搞得不伦不类,连乡镇领导的先后顺序也给搞乱了,不是委员的领导跑到委员前面去了,这不是胡闹嘛!这类常识性的错误,也只有刚刚参加工作的新人才会犯,潘奕欣摇头叹气的刚修改完这份件,顺手拿起下一份件……她登时愣住了,市里怎么突然把叶庆泉调去开发区了,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听说呀。潘奕欣脸色一时间有些黯然,她对我的印象挺好的,但因为女孩的羞涩,导致她一直对我没有做出什么表示。想不到两个人还没有开始,居然这样擦肩而过了。沮丧的叹了一口气,潘奕欣将件放到一旁,准备马拿起给张海东局长过目。《户外直播间》《陆先生的追妻指南》《岳两女共夫》《三国从忽悠贾诩开始》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爱在桐花纷飞时》。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sinospm.com/wapbook/21248_544309.html
爱在桐花纷飞时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