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斗罗大陆之创世神 目录共5323章

首页

斗罗大陆之创世神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24 8:39

即将更新:第1352章 醒来后

斗罗大陆之创世神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sinospm.com

刹那间,脑袋里一片空白,让我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这也太魔幻了吧,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我的心里是一万个大写的感叹号与问号,这是什么鬼玩意儿?这踏马是真的吗?然而无论我如何否定,天牛纹身就在我手背上!我的心情兵荒马乱,我将目光从纹身转向庄小栋。庄小栋的眼神很复杂,有不知所措,有惊讶,有欣喜。大脑经过漫长而短暂的空白后,开始清晰起来,庄小栋或许知道些什么。“老、老师,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跑到你身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他说话时眼神坚定、没有眨眼,他没有说谎。我后背发凉,对这个天牛纹身充满恐惧。它让我想起《夏目友人账》里出现在夏目朋友的脸上的会动的壁虎纹身,是樱花国传说里的一种式神。“在西湖郊游那次,它上了你的身之后,你有什么变化吗?”我语气尽量平和,但从庄小栋的眼神里,还是读出了我的不善。“老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那种人。”庄小栋的态度非常诚恳,这进一步打消了我对他的怀疑,没有说什么,我此刻心里兵荒马乱,不知从何说起。庄小栋看了我一眼,接着往下说:“刚开始时,它也是在我手背上,后来就跑到了我的胳膀上。每逢农历初一、十五,我全身就疼痛无比,疼得我失去知觉,浑身冒汗,一年比一年严重。去医院也查不出来问题,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你知道最可怕的是什么嘛?”庄小栋神秘地小声说。我摇了摇头。“我用烟头去烫它,竟然一点都烫不坏它,那里皮肤一点都没有烫伤,好像是它爬过的地方,就有了神奇的防烫功能。”我问他,还有没有别的什么影响?庄小栋想了想说:自从它上了身后,我就能听到别人头脑里的声音,比如,我总能听到我同桌的脑子里说,我为什么和这个傻比同桌。比如在课堂上,我被数学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时,我就能听到很多同学的脑子里的声音,这个傻波怎么可能知道。多年的心理学教育,让我相信,庄小栋可能有被迫害妄想。听到这里,我感觉我的人生就像坐在东部华侨城的过山车上,正渐渐驶向最高点,积蓄着狂暴的力量要把我甩出车外,我的求生欲在经历着难以言表的磨难。这天牛纹身在他身上存在了快四年,他家人就没有带他去过医院吗?医院就没有发现什么吗?另外,他是怎么熬过每个月两次的剧痛的呢?接下来,我与庄小栋进行了很长的对话,从对话中,我得知了以下信息:他的天牛纹身他身边的大多数人都看不到,爸爸、后妈、老师都看不到,这四年里,只有一个女同学能看到,那个女同学患了白血病,没多久就去世了。还有一个亲戚的小孩能看得见,那孩子才一岁多,还不太会说话,看到庄小栋,就用右手食指在天牛纹身上摸着玩,一边摸还一边笑。家人都很奇怪,为什么这个小孩为什么跟第一次见面的小表叔竟然会这么投缘,只有小栋知道,那孩子应该是与那天牛纹身投缘,而不是与自己投缘——尽管知道这真相,但他还是为这个误会而窃喜,因为这个世上似乎没有人说过与他投缘。庄小栋每个月的那两次剧痛,后妈也带他去医院检查过,但医生说,这小伙子身体棒得很,比同龄人更健壮有力。去过一次之后,后妈似乎也就心安理得了,便没有再过问他的事,甚至还怀疑他是为了不想上学而故意装疼,对此小庄也没有什么怨言,毕竟是后妈,而且自己平常也没对这个年轻的后妈有多好。至于那个长年在外的爸爸,他跟他也没什么好说,也便没有人再管他的事了,就这样与这个天牛纹身相处了这么些年。甚至有时候,他能精确地知道它会在几点几分疼,疼多久,有时候,他甚至要感谢这个痛——因为这个疼证明他还活着,他似乎失去了很多情绪,幸福、兴奋、希望、失望,就像一具行尸走肉,而唯有这疼痛证明他还有感觉,他还是个活人。小庄与别人的关系很淡很淡,淡到快没有。我不知道这种淡与他身上的天牛纹身有没有关系,但我觉得多多少少会有些关系。我不知道,天牛纹身的存在,是否也让我偏淡漠的人际关系变得更淡漠?我觉得我与小栋身上有很多相似的特质,这或许是天牛纹身找上我们的原因。庄小栋的性格便害羞内向,我的本性也是如此,只是在社会上打磨了这么久,才稍稍改观,也接受了自己这种性格,认识到无论是外向与内向,都各有优势与劣势,不必羡慕别人,只需发扬内向人的优势即可。小栋的家庭关系比较淡,我也是。小栋与父亲没有什么感情,我也是,我或许比他更严重——我非常痛恨我的父亲。我父亲是个赌徒,还非常暴力,妈妈被他打到几乎残废,我初中时,被他用赶牛的木棍打到昏倒在地,我一直搞不懂,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对自己的妻儿如此暴力!这或许是我在广告行业工作多年之后,还利用业余时间学习心理学,并兼职心理咨询师的潜在原因。我并不是专业的心理咨询师,目前做心理咨询师还不足以支撑我的生活,我只是与一个同学在江北的水北新村合租了一间工作室,有来访者时我才会过来,通常是与来访者约在工作日的晚上或双休日的白天,我的全职工作是地产广告公司的策划师。虽然心理咨询师只是我的兼职,但我非常以这个心理咨询师的身份而自豪,与别人初次相识是,我会习惯性地介绍:你好,我是心理咨询师林东,我擅长的方向是亲密关系成长,像婚姻关系、情感关系是我的主攻方向……不知为什么,我会跟庄小栋说起这些,或许我把他当作年轻时的我吧,或许我出于咨询师的本能,想让他从我的遭遇中看到未来人生的希望——我虽然跟你一样苦,但你看,我现在过得还可以,有着不错的工作、不错的人际关系。我可以,你也就可以。那晚我跟小栋聊了很久,一直到晚上六点多,我才与他告别!并告诉他不要与任何人谈起我身上的天牛纹身,我不想引起别人的恐慌。该来的自会来,该去的自会去。整个江北,是惠州最具现代都市气息的区域,高档写字楼林立,堪称惠城CBD。而我的心理工作室是江北的东北面的水北新村,这是个老旧小区,好在人气足,小吃店很多。从工作室下来,路对面就是一家沙县小吃,现在已是十月份,六点多天就已黑透了,这条路的路灯却没亮——估计又是停电了吧。我走进沙县小吃,一个中年大姐在玩手机,我知道她就是老板娘,我指着台子上放着的食物,说:“大姐,一个茶叶蛋,两块卤干,一份拌面。”大姐忙站起身,一只手举着手机当电灯,一只手拿着个铁夹子,往一个蓝边碟子里夹食物。到这时,我感觉到哪里有点异样,但又想不起异常在哪里?。“什么诀窍都没有,不过是我做梦梦见了中奖号码而已!”孟浩依旧用这个理由来搪塞。三个女人相互一望。孔琳叹息说道:“难怪人说做梦梦见的号码一定能中奖,没想到居然是真的!我也买过大乐透,知道最后边的两个号码是从一到十二,孟哥既然这么肯定能中奖,为什么不干脆买个十二张?只要把最后一个号码从一到十二全部买全了,那就一定能够中个百万大奖!”“中个百万大奖有什么好?”孟浩微笑摇头,“比如孔琳你跟你老公现在虽然辛苦点,但日子也算过得平淡幸福,倘若中个百万大奖,钱来得太容易了,必定不会很珍惜,到时候免不了花天酒地!等把钱全都花完了,回过头来想要重新回到平淡生活里的时候,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孟浩说的是实话。他其实可以将那张一等奖的彩票送给孔琳,只不过在他看来让孔琳中个一等大奖绝非好事。尤其孔琳的老公,甚至有可能因此堕落。男人有钱会变坏,这句话绝非虚言。反而两张二等奖的彩票,仅仅四十几万块钱,不仅能够帮助孔琳解决燃眉之急,同时也不会让孔琳夫妻丢了上进之心。但他这番话小表妹跟孟馨都很难理解。唯独孔琳已经成家,禁不住在心里默默地琢磨了一阵。直到孟浩起身告辞,孔琳赶忙拿起另外两张彩票递给孟浩,说道:“孟哥你刚刚帮我还了十万块,我已经感激不尽了,这两张彩票你还是拿回去吧,好不容易中回奖,总不能全都便宜了我们家!”“说什么便宜不便宜的,在红山我跟我妹也就你这一个贴心人,老实说我今天就是来报答你们的!何况彩票已经送出去,那就已经算是你的财物了,我根本没有理由再收回来!”孟浩说。孟馨心里其实有点舍不得,但见她哥坚持,也跟着说道:“是啊孔琳,你别跟我哥客气了!你们家那间小工厂才开业,肯定到处都要用钱,明天拿这两张彩票兑出四十几万,应该可以帮你们缓一缓了!”孔琳见他兄妹俩情真意切,这才收回彩票,暗暗高兴的同时,也庆幸在这兄妹困难的时候,出手帮了一把。孟馨自然留在了孔琳家,跟孟浩约定明天上午在孔琳的奶茶店碰头。孟浩告辞离开,坐上出租车赶回他跟向思思住的小别墅。开门进去,居然看见向思思穿着一件真丝睡裙,正坐在楼下客厅里看电视。向思思是红山市中上流阶层出了名的美人,细致的皮肤配上明眸皓齿,即便不施粉黛,也比绝大部分电影明星更漂亮。聂家三少爷聂枫之所以在向思思嫁人之后仍不死心,正是为此。看见孟浩进门,向思思淡淡地扫了一眼,便用遥控关了电视,说道:“下次要这么晚回来,记得打个电话说一声!”孟浩听她这话透着担心,禁不住心里暖暖的,赶忙说道:“我去了一个朋友家里,跟他聊天聊晚了,让你担心了!”“我不担心!只不过你才刚出院,我不想你再替我惹麻烦而已!”向思思说。她站起身来要上楼,孟浩忙又说道:“我明天送孟馨回学校,可能要在南江待几天!”向思思点点头,顺着楼梯往上走了几步,回头又问:“朱笑笑跟我说你竟然动手打了她两巴掌,怎么回事?”朱笑笑会恶人先告状,孟浩是早就预料到的,所以孟浩坦然回答。“还能怎么回事啊,因为我拍了那段视频,朱笑笑扑到床跟前要抢走视频,我就随手打了她两巴掌!她挪用了六十万公款来陷害我,我打她两巴掌不为过吧?”“男人打女人,不管什么原因都不对!何况那段视频也说明不了什么,笑笑并没有承认那六十万是她动的手脚!”向思思说。孟浩知道向思思不过是出于本能地维护她的闺蜜,但向思思不是笨蛋,日后绝不可能再对朱笑笑像从前一样那么信任。所以孟浩不作争辩,只是苦笑说道:“朱笑笑只说我打了她,那她有没有说她带了她男朋友张勋、还有两个小流氓到医院来教训我?”“这个她倒没提过,不过……看你模样并没有受伤对吧?”向思思反问。孟浩总不能告诉她自个儿练成了神功,说了她也不会信。既然朱笑笑没有戳穿此事,孟浩也只能保持沉默。向思思摇一摇头,又道:“朱笑笑的事情就这么过去吧,我不想再提这件事了!你要去南江,多带点钱过去,别缩手缩脚地让人看不起!”“我知道,你每个月给我一万块,我用不完都攒着呢!”孟浩赶忙回答。事实上他攒的钱都还给了孔琳,不过刚刚彩票点老板往他账上汇了十万块,足够他几天花用了。向思思便不再多说,只道:“我明天要睡懒觉,你早上直接走就行,不用帮我做早餐了!”向思思每周只有周日一天休息,要睡到十一点之后才起床,所以孟浩忙又点头答应。眼瞅向思思走上楼去,从下往上看,一身贴服的真丝睡裙,更将她婀娜的身段,衬托得凸凹有致。孟浩禁不住心如鹿撞,多希望有一天能够跟这个女人,成为真正的恩爱夫妻。以前他只能做做美梦,但如今身怀绝技,他相信那一天不会离他太远了。他进厨房拿一瓶饮料喝了,又找到一只打火机跟一个小铁盆,这才拿着这两样东西上楼。他的卧室也在楼上,只不过跟向思思的卧室之间隔了一间大书房。他将火机跟铁盆先放在地上,进浴室冲过澡,直接光着身子走出来,从床下找到那只小铁箱,拿出里边的古书看。书上依旧没有任何文字,不过孟浩很确定这就是传说中的无字天书,书上的文字已经深深镌刻在了他的脑海里。而且在掌握《星空算数》初级算法之后,他已经知道该如何处理这本古书。他将书放在小铁盆里,用火机将书点燃。随着书页熊熊燃烧,一种神奇的景观呈现在孟浩眼前。没有烟雾,一丝一缕都没有。倒是有一个一个金色的字体,从火光中发散而出,旋转着向着孟浩扑面而来。孟浩赶忙伸展双臂深深呼吸。就感觉丝丝缕缕清凉的气息,随着他的呼吸迅速进入他的身体,再沿着他的经脉进入他的丹田。孟浩盘膝坐下,按照《星空算数》中附带的“星空浣体术”运功修炼。《星空算数》乃是天地间最复杂最深奥的一门神功奇术,要想按照此术进行推算,必须拥有极其强大的精神力量、和极其强悍的身体素质。那就跟电脑一样,其运算速度越快越复杂,所需要的硬件配置也会越精密,而消耗的电能也会越强大。否则电脑必然当机,甚至会过热烧毁。“浣体术”不能提供任何武技,却能使修习者在熟练掌握《星空算数》的同时,精神与肉体也随之升华。而随着无字天书焚烧一空,孟浩明显感觉到丹田之内沉甸甸的蓄满了精纯之气。之前他只是身躯强悍,但如今在吸收了无字天书散发出来的金色字体之后,他不仅成了一位内家高手,并且真气之精纯醇正,当世无出其右。。  “五十。”我微微一笑说道。“这么晚还在值班,很辛苦吧?”女子一边从包里拿出五十块递给了我,一边笑着说道。“不算辛苦。”我收过钱来,将收费站的档杆打开了。不过女子似乎没有要直接离开的意思,大眼睛一直是直勾勾的看着我。“美女,你还有事情吗?”我眉头微皱问道。“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事情或者想要换份工作的话,可以联系我。”女子笑着将一张名片递给了我,然后驱车离去。“苏笑嫣。”名片很简单,上面只有一个名字和联系方式。但一般来说越是这样的名片,越是代表着身份的特殊。这是我上班的第一夜,除了苏笑嫣外,我也是没有再遇到其他过往的车辆。到了第二天七点,到了我下班的时间。但在整理交接的时候,我整个人确实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在我的收银柜中,我发现了一张冥币,金额上写着五十!这是昨天晚上苏笑嫣给我的,因为昨夜只有她一辆车路过。“怎么会变成冥币了?这不可能!”我打了一个冷颤,昨天收钱的时候我明明是用验钞机验过的,钱不可能有问题才对。呆愣了片刻间后,我突然想到了苏笑嫣昨天给我留下的名片。急忙从口袋里将名片掏了出来,然后我却又是被吓了一跳!原本看上去较为上档次的名片,此刻居然是变成了一张松软的纸!材质应该就是那种糊纸人用的纸,上面写着一个名字和电话。“那个苏笑嫣难道…不是人?”我打了一个冷颤,身上已经是生满了冷汗。叮铃铃…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手机铃声让我回过神来。周所长。看到是周元天的电话,我急忙按下了接听键。“小韩,第一天上班,感觉怎么样?”电话刚刚接通,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周元天的声音就是响了过来。“周所长,我遇到了一件很诡异的事情。”我急忙把遇到苏笑嫣,然后收到冥币的事情说了出来。不过名片的事情我感觉有可能是自己当时没有太注意,再加上和工作无关,所以我并没有告诉周元天。“我知道了。”周元天听了我的遭遇后,沉默了片刻间后淡淡说了一句。“周所长,我真的不是在撒谎,那张钱我明明是检验过的。”我以为周元天是不相信我说的话,急忙开口解释。“我相信你,冥币的事你不用多想,在那里上班,只要记住一句话就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周元天最后的叮嘱,让我直接愣了瞬间。因为他说的话,居然是和李文华说的一模一样!“周所长,您能不能告诉我,这个收费站是不是真有邪门的地方?在我之前上班的人……”思前想后,我终于是忍不住问了出来。“胡说!”只不过还没有等我话语说完,周元天就是直接斥喝起来。哪怕是隔着手机,我仿佛都是可以看到周元天大变的脸色。“小韩啊,我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怎么能相信那种神鬼之事?你只要听我的话,好好干,我是不会亏待你的。”到了最后的时间,或许周元天也是感觉到自己语气的过分,声音也是缓和了下来。“知道了周所长。”我虽然感觉周元天的反应有些诡异,但最终还是选择了乖乖听话。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挂了周元天的电话后,我看着苏笑嫣的名片犹豫再三后电话拨通了过去。空号?“难道真是她在玩我?”我摇头苦笑了一声,将那张名片扔在了地上。回到宿舍,我倒头就睡,强迫自己不去想太多。等到晚上的时候,我在食堂吃了饭,隐约间又听到了一些人在议论大洼湖收费站的事。那些无聊的人好像是在打赌,赌我能活多久…这让我的心再次提了起来,从这些人的话语间不难判断,在大洼湖收费站肯定是出过人命!而且极有可能不止一宗!不过等我上前想要打听时,几人知道我就是新来的收费员后,全部都是脸色大变转身就走。在他们眼中我就像是扫把星一般,多说一句话都是有可能惹麻烦上身!“我不信这个世上有什么神鬼,都是以讹传讹罢了。”等到夜里十点多,我咬牙开车来到了大洼湖。合同已经签了,工作就必须要继续下去。而且我现在确实是舍不得这份高薪的工作。坐在收费站的岗亭里,我脑子里不断闪烁着昨夜遇到的美女苏笑嫣。不过伴随着时间到达午夜十二点,我突然间是感觉到一股困意袭来!这股困意非常的突然,而且异常猛烈。我接连打了三四个哈哈,很想趴桌子上眯一会。“千万不能睡觉!”但就在这个时候,我脑海中突然是想到了周元天的叮咛!嘶!我咬牙用手掐在了大腿上,剧痛让我倒吸了一口冷气。不过疼痛却也是让我略微清醒了一些。困意持续的时间不算长,据我估计最多也就半个小时而已。等到那股睡意褪去后,我整个人猛然间变得格外清醒。这种猛然间的转换,让我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这绝对不是正常的发困!我打了个冷颤。周元天和李文华都是告诉过我不要睡觉。这说明二人都是对这种情况有所预料!沙沙沙...就在我思考的时候,突然是有一种特殊的声音从远方传来。这种声音很奇怪,我也形容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样的声音,就像是拿手指在地面上摩擦产生的声音一般。“啊!”但很快,我就知道声音是怎么出现的了!在远方无数五彩斑斓的蛇正在爬来,目标似乎就是我所在的岗亭!我口中发出一声大叫,第一反应就是要转身逃跑。无论如何,不要离开收费站。只是刚刚经历过昏睡事件,我现在对周元天叮嘱过的事情很是看重。不要睡觉,不要离开收费站!我微微咬牙,将岗亭的门反锁。那些蛇虽然看上去有些恐怖,但却不一定能爬进岗亭里来。“不要进来,要不然小爷宰了你们!”我握着一把水果刀,额头上已经是生满了冷汗。不过那些蛇群似乎是对岗亭有些忌惮,虽然是从收费站中奔流而过,但是却没有对岗亭下手。半个小时后。所有的斑斓大蛇都是消失在了夜幕之中。我松了一口气,坐在了椅子上,整个人仿佛都是脱虚了一般。“太吓人了,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蛇?”被蛇群惊吓后,我显然是不可能再犯困了。一闭眼就仿佛是看到了蛇群袭来。等到快要天明的时候,我心中总是感觉那些蛇来的有些太过突然。思前想后,我在岗亭内将监控录像调了出来,想要寻找到那些蛇出现的原因。。我苦笑着说:“好吧,你赢了!”我们先去买了一箱啤酒,然后就近找了家连锁酒店开房间,我抱着一箱啤酒进了酒店大堂。前台的服务员是个长了一双大眼睛的小姑娘,狐疑地看着我拎着一捆子啤酒站在不远处等张萍开房间。我脸红了红,心想,奶奶的,一对男女开房就开房呗,还要拎着啤酒虚张声势,真他妈够虚伪的!难怪人家小姑娘都不理解,下次有机会一定告诉她,我是有苦衷的。开好房我们坐电梯上到三楼,进到房间后张萍说:“我想先洗个澡,你自己先喝,等我洗完再陪你喝。”我点点头,一个人默默咬开一瓶啤酒,打开电视机没滋没味地喝着,心里有点忐忑。我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可心里还在权衡利弊。干还是不干?这是一个矛盾。我担心的是如果我今晚真干了这个小浪蹄子,她会不会告诉王斌。或者说她早就对王斌厌倦了,想做我的马子?干她是小事,可因此辱没了名声却是大事。心里想着事情,听到卫生间里传出的水声,我的心思开始活络起来,看来只能顺着事态发展下去了,临阵脱逃也不是我的风格啊。张萍从茅房间探出头来,嘻嘻笑着说:“唐少,你要不要一起洗啊,帮我搓下背嘛。”这小浪蹄子已经发出邀请了,我还等什么呢。不能再妇人之仁了,我迅速脱了衣服,只剩下条底裤,进了卫生间。张萍看我还穿着底裤,笑着说:“怎么,还不好意思啊。”我说:“扯淡,敢小瞧老子,让你不得好死!”张萍说:“洗洗吧,我来帮你。”洗完澡张萍忽然抱住我的脖子,撒娇地说:“坏人,你抱我出去呀。”我看了看她丰满异常的身躯,估量着自己能不能扛得动这个肉弹,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张萍挑衅地说:“怎么了,你不行啊?”我咬了咬牙说:“扯淡!”张萍说:“那就抱我呀,还等什么呢。”我低下腰,暗自发力,忽一下把张萍抱了起来。我靠,这货还真够沉的,我差点脱手没抱住。好在卫生间离床不远,走出卫生间离床还有一米远,我猛地把张萍扔到了床上。那张双人床不堪重负,发出沉重的呻|吟声。张萍在床上滚了一下,咯咯地笑了起来,说:“坏蛋,就这点本事啊。”我没好气地说:“你自己也不掂量下自己有多重,简直像颗导弹。”张萍不悦地说:“去死吧,我身高一米七,才一百三十多斤。”我狐疑地说:“不止吧,我估摸着怎么也有一百八了。”张萍说:“瞎说,人家哪有那么重。”事实上,跟一个不喜欢的女人操练是一件不太愉快的事情,完毕后我累得没了一丝力气,瘫软在炕头上。张萍缓过劲来后说:“我靠,你他妈的一股啤酒味。”我喘息着说:“你他妈灌老子那么多酒,能不是一股啤酒味嘛。你那么能喝酒,我都怀疑你这么大的胸是喝啤酒喝出来的,你以后生了孩子喂的都不是奶,是啤酒。”张萍很风|骚地笑了起来,说:“去你的,你妈奶里才全都是啤酒呢。”我恼怒地说:“我妈早死了,不许在我面前说我妈,否则老子整死你!”张萍抱歉地说:“我不知道这件事,对不起,以后我再不说了。”我严厉地说:“记住,没有下次!”张萍撒娇说:“知道啦,人家已经给你道过歉了,你就原谅小妹这一次嘛。”张萍的态度很好,我也消了气,拍拍她的脸蛋温柔地说:“好了,已经两点多了,明天还要上班,我们休息吧。”张萍说:“那我要抱着你睡。”我说随便,拉上被子躺下来,眯上眼一股潮水般的困意便涌了上来。张萍拉了灯也躺下来,头枕着我的胸膛,一脸幸福地闭上眼睛。我很快便睡着了,奇怪的是梦里我梦到了自己死去多年的母亲。我躺在母亲的怀里,哭得很伤心。第二天睁开眼我看了看窗口,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已经亮了,一缕阳光射进了房间。我们早晨八点半上班,我看看时间,已经七点了,可身体确实很累,而且觉没睡够,必须得睡个回笼觉才能补充足体力。我心里想,去球,今天早晨干脆不去了,睡到点出去吃点东西再去单位。我打定不去上班的主意,对张萍说:“我得再睡会,你一晚上没睡也睡一会吧。”张萍说:“可我得上班啊,你是局长,去不去都没人管,我只是个小职员,不去老板要扣我工资的。”我说:“那你现在就起床去洗澡吧,我就不送你去上班了。”张萍想了想,说:“好吧,那中午我来给你送饭。”我心想这货昨晚还没吃够吗,中午还想再来一发,不耐烦地说:“不必这么麻烦,我睡醒了出去随便吃点就行。”张萍说:“你辛苦了一晚上,得补补啊。你看你这么瘦,吃肥点才像个当领导的。”我不想和她啰嗦了,困得眼睛都睁不开,说:“你随便吧,我要睡觉了,就不管你了。”张萍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跳下炕穿着拖鞋进了茅房间。我的眼皮越来越沉,一下子就重新进入了梦想。中午点时候,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了,我睁开眼,感觉精力和体力恢复了一些,可还是感到腰酸背痛。昨晚两次激烈的床上运动大大消耗了我的体能,虽然补了一觉,但元气并没有彻底恢复。我打了个哈欠,下床走到门口打开门,看到张萍焕然一新站在我面前,手里提着一个袋子,正满面春风地看着我。看着满面春风的张萍,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完了,这浪蹄子又要来吃我了,关键是我都没货了啊,拿什么喂她?这个女人一夜未睡,居然如此的精神饱满实在令我吃惊。看来生理年龄确实是一道谁都无法逾越的坎儿,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就是和过了三十岁人生大关的人不一样,他们的精力和体能正处于最好的人生阶段,稍微休息一下就能彻底恢复。我揉着眼睛问:“你不是上班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张萍扬了扬手里提的袋子,说:“我来给你送吃的呀,走的时候不是给你讲过嘛。”我哦了一声,转身往回走,走到炕边又躺下睡觉。张萍走进来把门关上,打开电视机后坐在炕沿上,拉着我的胳膊说:“大懒虫,都点了,别睡了,起床啦。”我懒洋洋地闭着眼睛,不耐烦地说:“别闹,让我再睡一会。”张萍不依不饶地说:“你再不起来我下午也不上班了,陪你一块睡。”张萍这句话对我还真有点威慑作用,我勉强睁开眼睛,说:“你还没个够了,做人怎么可以像你这样贪得无厌。”张萍嬉笑地说:“我就是贪得无厌,怕了吧。”我又打了个哈欠,疲倦地说:“我算是服了你了。”张萍媚笑着说:“你知道就好,快起来洗脸刷牙,我给你打包老包家的鸡汤,大补的。”我苦笑了一声,下炕进茅房间洗脸刷牙,洗漱完毕我从茅房间出来,张萍已经把打包的饭菜在桌子上摆好,还有一桶散发着诱人香味的老母鸡汤。闻到这股香味我还真感觉到饿了,嘴巴里一股口水涌动。,张强提早上车,给赵倩留了位子,凝视着车窗外,焦急而又耐心地等待着赵倩的到来。赵倩笑眯眯地拖着行李箱,披着秀美的长头发直挺挺地韵味十足地向大巴车走来。张强从位子上站起来,连忙跳下车,跨步迎上去,笑盈盈地说:“赵老师,早上好啊!让我帮你提箱子吧!”“不重,我自己来吧!”赵倩笑着说。张强接过行李箱,甜甜地看着赵倩说:“赵老师,这是我喜欢做的事儿,你就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吧!哈哈!”赵倩微微地翘了翘嘴角,深情的看着眼前的帅哥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啦,谢谢张强同志!”张强提着行李箱爬上了车,赵倩跟在后面。此时,全车的人们都看着这对帅哥美女。但赵倩和张强却没有感觉到,彼此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对方的身上。张强和赵倩一起坐在第二排靠右的位子,赵倩靠窗。好像车上就他们两个人,靠得很紧,海阔天空地聊,无所顾忌地聊。他们似乎没有了距离感,相处起来如此自然。因为他们的心早已紧贴着,彼此都有强烈的期待感。张强转头看着赵倩的俏脸笑眯眯地说:“赵倩同志,听说你爸妈也是教师啊?”赵倩笑着说:“是啊,我们一家都是搞教育的!”张强笑嘻嘻地说:“我喜欢和教师一起,我爸过去也是教师,但后来改行了!”赵倩好奇地问道:“哦!原来你爸曾是教师啊!现在在哪里高就呢?”张强淡淡地说:“和我同单位,他也在县住建局。”赵倩继续打探道:“那你妈妈也是干部喽?在哪儿工作呢?”张强轻轻地点了点头说:“是啊,她在公务员局。”赵倩微微一笑说:“你们一家都是公务员啦!”张强专注地看着赵倩,假装一本正经说:“我倒是喜欢一家都是教师!要不,我和你同家吧?”赵倩听了张强的话语,有点儿紧张,张强是话中有话,明显是变着方式向赵倩表达爱意。赵倩却假装听不懂,便笑着说道:“你想的美啊!你是男人,怎么可以和我同家呢?”张强调皮地笑了笑说:“就是男人才可以和女人同家啊!世界上有没有两个女人同丨居丨啊,有也是同性恋啊!哈哈!我嫁给你不就得了吗?”赵倩心砰砰直跳,红着脸温柔地说:“张强,你这是向我求婚吗?有那么直接的吗?好,你嫁给我,那是‘倒插门’,你可不能反悔哦!”张强抓住赵倩的手低声而又极其温柔地说:“可以吗?做我的女朋友好吗?”赵倩并没有抽回自己的手,但语言上却说:“我不嘛!哪有那么快的?哪有在车里求婚的啊?咱们还不是很了解啊!”张强干脆把赵倩另一只手也握住,笑着说:“你可以考验我啊,我等着你!”坐在隔壁排的张秀,转过身来,笑眯眯地看了看赵倩,又看了看张强,好像发现什么秘密似的,对着张强点了点头,然后转回身子,和她同位的欧阳囡说:“哈哈,他们俩对上了!你发现了吗?”欧阳囡不明白张秀意思,便说:“什么对上啊?什么跟什么对上啦?”张秀轻声地说:“我哥和赵倩对上了!他们估计会谈恋爱了!”欧阳囡这才明白过来,笑嘻嘻地转头去看着赵倩。张秀和欧阳囡都是赵倩的同事,但赵倩却不知道张秀就是张强的堂妹。赵倩看到张秀和欧阳囡诡异的样子,便抽回自己的手,向右移了下屁股,故意离张强远一点儿。张强也跟着向右移去,他们的身体又黏在了一起。赵倩没地方移动,只好说:“张强,她们在看我们呢!保持距离,注意形象哦!”张强厚着脸皮,挤着赵倩笑哒哒地说:“没事儿,我不怕!”赵倩轻轻地推了一下张强说:“你不怕我怕,光天化日之下,你不羞羞啊?”张强这才收回身子,端端正正地坐着,便笑着低声说:“对不起,我错了!请夫人原谅!”赵倩笑着说:“你不但身体上吃我豆腐,语言上也侵犯了我,你该当何罪?”赵倩口头上这样说,心里却甜滋滋的,因为她想张强吃自己的豆腐,渴望得到张强的爱。女人一旦缺爱,身体就会不由自主的接受男人的肢体暗示,甚至自己也会用肢体暗示男人,尤其面对自己喜欢的男人。赵倩也不例外,因为她也是正常的女人,更何况她已经和第一个男朋友分了手。张强嬉皮笑脸地说:“你迟早是我的人,只是提前了点儿,顶多是‘提前罪’哈!”“就你皮厚,一点儿都不感到害羞!都不怕被人家听到!看来你是恋爱专家咯?你告诉我,你谈了多少个女朋友?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赵倩故作严肃地说。张强继续调皮地笑着说:“我……我没谈几个,倒是很多女生喜欢我,你还不抓紧时间追我,后悔的人是你哦!哈哈!”赵倩故作鄙视的样子说:“彻!你好大的口气哦,等我来追你,你做梦去吧,哈!”张强笑咧咧地说:“你不追我,那就我来追你啊!哈哈!”赵倩说:“你追不到我滴,我会飞滴!哈哈!对了,张强,你是读理科的吧?”张强睁大已经笑眯眯地说:“对啊,我读理科的啊!怎么啦?”赵倩瞟了一眼张强说:“你读理科的人,怎么也这么油腔滑调的啊?”张强被赵倩这么一电,心胸一股暖流直冒,笑着说:“是吗?按你说,咱们读理科的人都不会谈恋爱啦?”赵倩笑哈哈地说:“我觉得学理科的人,只会做题啊,怎么还会勾引女孩啊?哈哈!”张强盯着赵倩微红的脸蛋说:“我啊,只会勾引你,一个名叫赵倩的仙女!”赵倩双眼闪烁着亮光,笑盈盈地问道:“我什么时候变成仙女啦?”“你不是说你会飞吗?会飞的女孩,长得漂亮的女孩,就是仙女啊!”张强得意地笑道。赵倩笑嘻嘻地说:“哇塞,我成仙女啦!太开心喽,我可以飞走啦!”说完伸出双手,拽着手掌。张强突然唱了起来:“树上的鸟儿,成双对啊,我伴仙女双双飞……”赵倩哈哈大笑起来说:“张强,你疯了吗?车上有这么多人,你的皮实在太厚了,你羞不羞啊?哈!你有本事再唱一遍?”车上顿时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爆出一阵狂热的笑声。教育局体卫艺股的股长邱松青站起来说:“张强同志,请再唱一遍,我们都支持你追仙女啊!”其他团员也附和道:“同意,张强再唱一遍,大家一定支持你追咱们的团花!”张强真的站起来把原来唱的改着唱道:“树上的鸟儿,成双对啊,夫妻双双把歌唱……”张强把车里的团员逗乐了,又是一阵掌声和笑声。张秀站起来说:“下面有请张强和赵倩一起把“夫妻双双”再唱一遍,大家同意吗?”齐声道:“同意,同意!”,掌声如雷。赵倩站起来,红着俏脸笑着说:“张秀!你怎么搞的啊?咱们是同事,你别恶作剧哈!大家看,到酒店啦,还是不要唱的好!下车喽!”《开局成为丧尸头领》《君天双仙录》《岳两女共夫》《召唤之天下归一》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斗罗大陆之创世神》。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sinospm.com/wapbook/41485_504281.html
斗罗大陆之创世神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