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钰盈网投 目录共3671章

首页

钰盈网投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24 8:39

即将更新:第3170章 醒来后

钰盈网投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sinospm.com

果然是出大事了,有人举报秦书凯等人去鱼塘钓鱼的时候,没有付钱,有仗势欺人的意思,现在鱼塘的主人有心想要上告,却又担心报复,周遭百姓看不过去,于是到乡里举报了此事。秦书凯到码头镇听说这消息,立马就蒙了,在机关混了一年,他心里清楚这件事的可操作性,如果领导重视了,小事也会当成大事来处理,如果不重视,很大的事也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了了之。钓鱼这件事,就是能大能小的事。秦书凯明明记得自己临走的时候,听金大洲说过,由他来付钱,可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早知如此,自己当场把钱付清了,不就没有现在的麻烦。秦书凯想要找金大洲问个明白,没想到却找不着了,据说,金大洲已经被县纪委的人带去谈话了。很快,秦书凯也被纪委的人通知谈话。县纪委来的三个人之中,有李成万的朋友王强,秦书凯因为李成万的原因跟王强一块吃过一顿饭,也算是熟脸,因此进门冲着王强点点头,王强却低头避开了。秦书凯有些无趣的只好也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坐下后,王强说,秦科长,有件事来核实一下,接到举报,说秦科长最近带着一批挂职干部下去钓鱼,有没有这回事?机关里的人,称呼上都有些要面子,秦书凯明明是办事员一个,别人称呼的时候,也称科长。秦书凯回答说:“有这件事,不过是星期天,和工作没有关系!”秦书凯一直在考虑如果有人来调查这件事,该如何回答,如何摆脱关系,思考到最后,他得出一个结论,首先要撇开工作关系,省得落一个上班时间溜岗的事实,至于是不是付钱的问题,他自己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也只能实话实说了。。“究竟哪天?到哪儿的鱼塘?有哪些人?”秦书凯就说:“是星期六,是月日上午,节假日找几个朋友出去钓鱼,似乎没有违反什么规定。”王强就说:“秦科长,举报人反映你带人出去钓鱼的日期是月日,周五,是在工作时间带人去钓鱼。你说月日,能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日,鱼塘究竟在什么地方,我们会去核实的?”秦书凯就把地点在翠柳渔场钓鱼的事说了一遍,说参加的人有县委办的金大洲等人,鱼塘是他帮助联系的,不信可以去渔场核实,如果有半句虚假,愿意承担责任。后来,王强就问到了关键问题:“钓鱼是否付了钱?”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如果没有付钱,就可以当看成利用干部手中职权,牟取私人的利益。秦书凯实话实说:“鱼塘是金大洲科长帮助联系的,钱也是金大洲科长付的。”很多事,想要隐瞒也是瞒不住的,当天参加钓鱼的人,并不止秦书凯一个人。谈话出来后,秦书凯拨了李成万的电话,告诉他,这次过来调查的人有一个是他的朋友王强,希望刘大明想想办法,争取把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李成万奇怪的口气说,这件事真***奇了怪了,我们当时把该付的钱付了,又不是利用职权吃拿卡要,而且是在节假日去钓鱼,能有什么问题?过一会儿我会问问王强的,看看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一个小时后,李成万把电话打了过来,口气很恶劣,说:“秦书凯,你***做事有没有头脑,再三嘱咐你,到了乡镇一定要想办法把钓鱼的钱付了,你就是没有付,刚才王强回电话说,金大洲根本就没有付钱。那个家伙,以前就因为鸡圈门没有关好,和理发店的女人搞在一起,为了躲避处分,才娶那个女人做老婆的,么能信任这种人?”李成万也很无奈的说:“秦书凯,这件事的影响已经出来了,有人举报闹大了,你等着和金大洲那个混蛋一起被处分吧。”乡政府大院里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金大洲却***不见了。秦书凯打电话给他,他手机开通只说一句话:“小秦,好好的休息,这件事我自有分寸。”说完就关机了。秦书凯急的想要骂人,***,金大洲,你不怕处分,我还怕呢。要是背个处分,估计回去后什么好处都没有,白白在乡下混了这一年了,他现在心里就后悔,为什么不亲自去把钱给鱼塘的老板付了?怎么就相信金大洲这个人呢?因为这件事,秦书凯情绪就很低迷,晚上吃完晚饭就躺在床上看电视,约点多的时候,接到李成万的电话,说:“秦书凯,我在浦和县城城南的老家大排档,离你的乡镇也就分钟的路,过来吧,我在这等你。。”听李成万这么说,秦书凯就知道李成万是为钓鱼的事来的,赶紧穿好衣服,出了乡政府大院。此刻,皎洁的月光装饰了春天的夜空,也装饰了大地。夜空像无边无际的透明的大海,安静、广阔、而又神秘。繁密的星,如同海水里漾起的小火花,闪闪烁烁的,跳动着细小的光点。田野、村庄、树木,在幽静的睡眠里,披着银色的薄纱,各有各的颜色和形状,在银白色的月光下,似乎蕴含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乡村的夜晚果然是极美的,只可惜秦书凯现在却没有欣赏美景的心情。到了老家大排档,菜已经烧好,酒已经打开,李成万抽着烟等着秦书凯,看到秦书凯在自己对面坐下来,就拿起酒杯说:“先喝酒,酒喝好了再说话。”两个人又如从前一样,一句话也不说,先喝酒吃菜,转眼间一瓶酒已经下肚,李成万放下酒杯说:“这件事已经闹大了,王强透露说,县领导对钓鱼这件事很重视,要求对驻村干部钓鱼存在吃卡拿要的事情一定要严查,这件事查起来,肯定有干部要被黑锅。”秦书凯心里很冷,看来这个坎是无法躲过去了,就问,严查的后果将怎么样?李成万说,如果在调查之前把钓鱼的钱付了,啥事没有,周末请朋友玩玩很正常,现在就是你和金大洲,到底谁愿意背这个黑锅的问题?调查报告没有出来前,你和金大洲商量一下,到时候让王强他们也好出报告。那天,喝到后半夜点才结束。李成万看秦书凯喝多了,主动要送秦书凯回去,却被秦书凯拒绝了,他带着几分醉意对李成万说,你快回去,不要让人看到,省得到时候连累你。等李成万走后,秦书凯一个人踉踉跄跄的往回走,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苦涩,想一个人在社会上混为什么这么的难?平白无故的要背个处分?走在路上,秦书凯被什么东西绊摔了两跤,弄的衣服上都是泥,手上也跌破了好几处。坐在路边的石阶上,一个蹬三轮车问需不需要把他送医院去看看?秦书凯大声说,不要。引的走夜路的行人离他远远的,骑自行车的车从他身边时都加快速度。好不容易到了乡政府宿舍,准备进去的时候,看到吴龙的宿舍门开了,他过来扶着秦书凯说:“秦科长,在哪儿喝这么多的酒,赶紧回房间喝点水,早点睡觉。”吴龙把秦书凯扶到宿舍,帮助他倒了点水洗洗后,看着秦书凯很沉重的睡到床上,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就出去了。事情发生后,一连很多天,都没有看到金大洲,张富贵这段时间也请假说单位有点事,回市区去了。。金大洲那熟悉的声音传来,兄弟,你这是要请我喝酒呢?还是要请我去耍耍?秦书凯忍不住笑道,除了喝酒和女人,你那脑袋里还装的下其他事情吗?金大洲笑道,瞧你说的,我一个县委办副主任,被你这么一遭践,都成什么形象了,说吧,找我什么事?秦书凯低声说,晚上有没有时间聚聚?有事情要找你商量。金大洲依旧是痛快的口气,没问题,就算是有安排也得立即推掉,你是谁呀?你秦书凯说的话,大哥敢不放在心上?秦书凯被金大洲轻松愉悦的说话口气逗的笑不拢嘴,说好了晚上见面的地点后,秦书凯微笑着挂断了电话。晚上,路上街灯初亮的时候,秦书凯和金大洲已经站到了洗浴中心的门口。金大洲有些纳闷的问秦书凯,你带我来这里吃饭?秦书凯伸手拍了一下金大洲的肩膀说,这里好吃的东西可多了?你进去瞧瞧就知道了。金大洲并不是头一次来这里,知道这里不仅有简餐,还有其他类型的服务,却还是调侃说,你别是没钱充大款,请我喝洗澡水吧。秦书凯做了一个恶心的表情说,就算我没钱,这不是还有你嘛,你别啰嗦了,进去看看就知道了,今晚有惊喜!金大洲立即两眼冒光,真的?秦书凯跟金大洲并排走进洗浴中心,因为下午联系的时候,已经出了双倍的服务费,所以小倩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坐等贵客临门。瞧见熟客进门,小倩立即袅袅婷婷的迎上前来,走到两人面前问道,两位是一起?还是一个个来?金大洲的反应跟自己想象的一模一样,一眼看到眼前的国色天香级别美女,两个眼珠子差点没激动的掉下来,小倩倒是习以为常了男人的这副表情,秦书凯则感觉金大洲有些失了份。秦书凯冲着金大洲说,大哥,这姑娘手艺不错,进去尝尝吧。金大洲总算是从最初见到小倩的惊愕中恢复到自然状态,他回转头附在秦书凯耳边低声说了句,你小子眼光可真是不错,果然绝代佳人一个。秦书凯也低声说,狗屁,反正都是那个货色,不给钱还是上不去。金大洲不由笑了,一边笑,一边冲着秦书凯摇头说,你呀,变坏了啊!秦书凯伸手推了金大洲一把,嘴里说着,赶紧去吧,一刻值千金呢。金大洲美滋滋的跟着小倩进去了,秦书凯却在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无耻,对金大洲也要这样做!金大洲对自己是真诚的,而自己呢,因为知道他在背后为自己提拔的事情出力,竟然用这样的方式来讨好他,自己这是为了争夺科长位置在下赌注呢?跟邱科长谈话后,秦书凯意识到这是一个仕途进步的机会,他没有别的靠山,只有金大洲这唯一的筹码,眼下把金大洲巴结好了,比什么都重要。金大洲这一场玩的时间有些长了,直到秦书凯做完了全身的按摩出来后,又在大厅的玉床上躺了一会,才看到金大洲心满意足的表情从小包间里出来。金大洲瞄见秦书凯正躺在那里,笑嘻嘻的凑过来说,好兄弟,讲义气,小倩说,你是她的老客?秦书凯不由一愣,这才多大会功夫,金大洲跟小倩已经熟络到这种地步了?秦书凯笑道,什么老客新客的,只要周大哥高兴就好?金大洲一脸轻松的笑道,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有好东西拿出来一起分享,就冲着你这份心,我跟你明说了吧,你的事情,我会帮忙给发改委的几个老家伙加压的。秦书凯一下子被人揭穿了内心的目的,脸色涨红起来,他赶紧言不由衷的解释说,金大洲,你这都说的哪跟哪啊?我不是那意思,我就是想……。金大洲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说,兄弟,这种事情越描越黑,你记好了,官场的学问大着呢,一时半会的,你玩不精的,我帮你说话,帮你提拔的事情,是看在咱们兄弟共患难一场的情分上,你那脑袋里想的东西有点多了,不过,我还是得谢谢你,这姑娘的确是个极品。秦书凯被金大洲看穿了心思,不敢再随便说话了,只是静静的躺在一边,任由金大洲大发感慨。金大洲说,都说人生三件铁,一起扛枪,一起下乡,一起嫖娼,咱们兄弟俩一下子就占了两,咱们这缘分可真是够深的。金大洲又说,听说这次发改委的田主任,想要提拔的名单还没有最后确定,这种时候,你自己也得使点招数。秦书凯有些疑惑的口气问道,招数?什么招数?金大洲白了他一眼说,什么都不懂,也想要学人家耍心眼,记住了,招数就是送礼,明白吗?听说你们科室有个姓陆的跟你是竞争对手,是吧?记住了,送的礼物要比他更多,更快,更广,事情就算是成了大半了。瞧着秦书凯一副似懂非懂的模样,金大洲只能手把手的教他,田主任和邱科长,一个是要推荐你提拔的顶头上司,一个是最后拍板做决定的人,这两人一定要送,而且要送大礼。另外,速度要快,要是这两人把姓陆的礼物已经收下了,你再送礼可就迟了,你以为领导会平白无故的提拔一个人,哪一个干部的提拔,背后能没有一点说道,我该打的招呼已经帮你打了,可我的马力毕竟不足,要想这件事谋划成功了,还得你自己使劲。秦书凯这下明白过来,于是问金大洲,送什么好呢?金大洲建议说,邱科长是个女人,弄点适合女人的贵重东西就成了,田主任那里是大头,少说也得千块的进账,否则的话,根本就挑不起他的眼皮。秦书凯不由矘目结舌,要这么多吗?我一个月才几百块工资,为了一个科长的位置,要贡献我年的工资?金大洲斜了秦书凯一眼说,你瞧你那没出息的模样,真要是当上了科长的位置,随便伸伸手,这算个屁啊。尤其是发改委这样的单位,哪一年的项目审核回扣不是大笔银子,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你要是连这点本钱都舍不得掏,那你就别有升官的心思。秦书凯被金大洲训斥的有些不好意思,他心里明白金大洲说的有道理,可是一分钱憋倒英雄汉,自己现在囊中羞涩,哪里去弄那么多的钱送礼呢?第二天上班的时候,秦书凯有些无精打采的模样,小冰见了笑话说,秦科长夜里做贼去了吗?一大早就哈气连天的。秦书凯此刻没心情搭理这小丫头,假装搵怒的口气说,怎么跟领导说话呢?赶紧打扫卫生去。小冰见状,索性把正在抹桌子的抹布随便一扔说,好啊,这办公室里四个人,三个冲我使脸色,老娘我今天还就罢工了,我倒是看看谁敢对我怎么样?小冰扔抹布的时候,手上的金链子随之一晃,倒是让秦书凯猛然有了主意,他立即换上一副讨好的表情对小冰说,小姐,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手上那金链子,得多少钱啊?小冰抬手看了一下说,三千多。。  “老黄,你门路很广啊,这个年代还能弄到这样的烟?”陈六合跟黄百万蹲在工地旁吞云吐雾。“嘿嘿,这烟便宜。”黄百万大喇喇的说道。陈六合打量了黄百万一眼,笑道:“老黄,你说你在这干苦力,好歹也有一两百一天,干嘛要把裤腰带勒的这么紧。”黄百万毫不避讳的说道:“没,我一天只有八十,被工头抽去了一百二,他不说,但我知道。”想了想黄百万又道:“我有个小妹在离山里有十几公里的镇上读高中,我供着,苦我不要紧,不能苦了读书人,读了书才有大出息,不能像我。”“吃得了这个窝囊亏?”陈六合打趣的问道。黄百万咧嘴一笑,露出了那招牌式不讨人待见的笑容:“我十三岁走出大山的时候老母亲就跟我说过,吃亏是福。”陈六合没再说话,轻轻拍了拍黄百万的肩膀,他觉得身旁这个面黄肌瘦跟竹竿一样的刁民,肩膀很宽,脊梁也很硬!“黄大牙,你他吗的不用干活啊?今天是不是不想要工钱了?”这时,有个人模狗样的中年人走过来,对着黄百万就是一顿呵斥。陈六合昂头看去,脸上挂着笑容没有出声,黄百万脸上更是堆满了谄媚,道:“刘经理,好哥们来了,我陪陪他,最多几分钟,马上就去干活。”刘经理看了眼陈六合,眼神中露出轻蔑的神情,旋即对黄百万骂道:“干你麻痹,还敢跟我讨价还价?今天工钱减半,但活不能少干。”“得得。”黄百万点头哈腰,一点脾气都不带有的。等刘经理走了,黄百万看不出半点怒气的对陈六合歉然道:“六哥,嘿嘿,让你看笑话了。”陈六合摇摇头:“我倒觉得你以后肯定会比那个刘经理有出息。”黄百万咧咧嘴,问道:“六哥,你找我是不是有什么吩咐?”陈六合点头道:“你在杭城混了十几年,对这里肯定熟悉,是有一个事情想让你帮忙。”黄百万丢掉烟蒂,道:“那六哥算是找对人了,别的不敢说,就这杭城一块,哪条深街小巷就没有我老黄不知道的,说吧,什么事,我老黄绝不带眨眼的。”陈六合说道:“我手上有这么一个事情,有一定的危险,弄不好或许会丢掉小命,你敢不敢去做?”“敢!”黄百万想也没想,直接应承。“好,先看看这个再说。”陈六合从兜里掏出一团纸条,皱巴巴的,黄百万接过来打开看了一眼,也就分把钟的时间,他就用打火机把纸条烧了。黄百万的脸色变得有些凝重:“六哥,给我多久时间?”“两天。”陈六合伸出两根手指,顿了顿,又笑问:“你就不想问问我为什么要去招惹他们?”“六哥吩咐的,我老黄只管办事,我脑子不好使,只有一膀子力气。”黄百万说道。“你自己小心点,黑龙会不是什么善茬。”陈六合站起身。陈六合走了没多久,黄百万就吐了口吐沫,站起身,直接向工地外走去,身后传来刘经理的喝骂:“黄大牙,你他吗的死去哪?不要干活?我看你他吗是活腻了。”而黄百万则是头也不回的摆摆手,他觉得他自己就从没有像今天这么潇洒过。两天的时间眨眼即过,两天里,陈六合什么也没干,就是整天游手好闲,除了雷打不动的洗衣做饭和接送沈清舞,最大的乐趣就是把破三轮骑到哪个广场公园,看着形形色色的都市丽人与丝-袜白-腿。陈六合对大长腿一直是情有独钟,当然,也少不了超薄丝-袜的锦上添花,他一直认为,丝-袜是人类智慧的结晶,伟大的创造,具有无比巨大的杀伤力。女人穿了能征服男人,男人穿了能征服银行,当然,女人是穿腿上,男人是穿头上,但都有着征服的效果!两天里,秦若涵给陈六合打了无数个电话,但每次陈六合都是漫不经心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气得秦若涵几次都想冲过来咬死这个混蛋王八蛋。也不知道那娘们现在对陈六合是不是已经彻底心灰意冷,但这些,陈六合丝毫不去在乎,不慌不忙、不急不缓。值得一提的是黄百万,这家伙已经有两天两夜没回来过了,也没有任何消息。陈六合倒也不担心,如果黄百万连这点事情都做不了的话,那活该这辈子只能苦苦挣扎。交给黄百万的那点事情,如果他自己出马的话,自然是能够轻松搞定,但黄百万既然想活出个人样,那么自然需要付出,陈六合不是雷锋,不会施舍。机会他已经给出,能不能把握住,就看黄百万自己的本事。这晚,正当陈六合和沈清舞在院子里吃晚饭的时候,消失了两天的黄百万终于回来了,只不过此时此刻黄百万的样子有些狼狈。蓬头垢面嘴角淤青不说,破旧的衣服上还沾了鲜血,几条刀口散布在肩膀、背脊,大腿上也挨了一刀,血淋淋的,走路一瘸一拐。看着黄百万,陈六合没有起身迎接,让黄百万一瘸一拐的走到身前,沈清舞没有言语,更没有多问,默默的回到房里,出来的时候手中多了一个医药箱。虽然遍体鳞伤,但黄百万从走进院门的那一刻起,嘴角就咧着笑,他从怀里掏出几张相片,放在陈六合眼前:“六哥,这些或许对你会有用。”陈六合没有去看那些相片,而是打量了一下黄百万身上的刀口,从沈清舞手中接过医药箱,道:“我帮你处理下伤口。”黄百万身上的刀口不轻,有一处可以见骨,陈六合拿针线帮黄百万缝上的,没有麻药,院内自然响彻着黄百万那杀猪一样的惨嚎。不过这看似弱不禁风的汉子倒也算是个硬骨头,就着一口烈酒,楞是扛了过去。处理完伤口后,黄百万的脸色发白,嘴唇都在颤抖,点燃一根烟狠狠抽了一口,对着陈六合咧嘴直笑。陈六合问道:“这两天没少吃苦头?”“跟我当年在湖北那边行骗的时候差远了,三天两头被人追着满街砍。”黄百万说道。陈六合点点头,这才拿起那些相片看了看,那一幅幅亲密甚至淫-秽的画面看得陈六合津津有味,相片有十多张,男主角是同一个人,女主角却有三四个。黄百万在一旁讲解道:“这家伙就是周云康,这瘪犊子风流的很,两天换了四个娘们玩,那些娘们长得是一个比一个水灵,看得我都想上去给那些娘们一炮子。”黄百万接着道:“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这周云康不但好色,而且色胆包天,说出来六哥估计都不相信,这狗东西不光玩良家,还玩少丨妇丨,甚至连他老丈人的情人都不放过,简直是做多了孽,可谓是百无禁忌。”“哦?”陈六合来了兴趣。说起这事,黄百万也是浑身来劲,指着一张相片上的风韵妇人道:“这奶-子大屁股圆的大娘们看到没,她其实是黑龙会会长张永福的二奶,可在暗地里,跟周云康也有一腿,你说这特么的是不是很刺激?”陈六合没问黄百万是怎么查到这么多的,也没问他是怎么弄到这些照片的,虽然他知道过程一定很凶险,但很多事情,结果才是最重要的。。秦良一听,更生气了,他和他那同学对视了一眼后,又纷纷使劲踹我几脚,把我踹的浑身都疼,我躺在地上蜷着身子抱着头,根据多年来我挨打的经验得知,这样能有效减少伤痛。“去你妈的,你昨天晚上怎么答应我的?”秦良又狠狠的踹了我一脚,骂道。看他们都不继续踹我了,我拍了拍身上的脚印,正想站起来的时候,又被秦良一脚踹倒,“你说咋办吧,老子和老子哥们的火被勾上来了,难不成你用菊花给我去去火?”我一咬牙,说行。秦良一听,气不打一处来,骂道:“草泥马的,行你麻痹,宁愿把菊花给我都不肯让老子上李婉儿?行,你等着,我这就把录音传播遍。”秦良又扇了我一巴掌,带着他同学扭头就走,我站起身拉住秦良的胳膊,说:“良哥,我错了,你别把录音发出去啊。”“去尼玛的,你说错了,我就不发了?我再给你个机会,晚上想办法把李婉儿约出来,听到没?”秦良摆脱我的手后,又踹了我一脚,说道。这时,一些不明所以的同学们也都围了过来了,看到被打的是我,纷纷都幸灾乐祸的站在一边看戏。在他们眼里,我被打也是常事了。看到那一个个面带戏谑的表情,我真想把他们全按到地上暴揍,可我不敢,我打不过这么多人。这时,婉儿从楼梯处上来了,看到这里人多,好奇的看了一眼,发现被打的是我后,估计觉得我给她丢人了吧,她过来喊道:“别打了,别打了。有人去告赵青山了。”大家一听赵青山,都脸色一变,刚准备散开的时候,却被秦良喊住了。“慢着,都先别急,我给大家放个东西。”秦良一脸坏笑的拿出手机。我看到这个,脸色一变,连忙跑过去想把手机夺过来。秦良身边那个同学拦住了我,说:“哎,你这么冲动干啥?那是秦良的手机,你抢什么呀。”“你都婉儿婉儿叫的那么亲,关系会不好?”“你找个借口把李婉儿约出来吃饭,灌她喝几瓶酒,剩下的不用你管了。”“哦对了,吃饭和开房间的钱都由你来出,而且既然你上过李婉儿了,那等她醒来你就告诉她是你上她的,听到没?”“知道了。”短短几秒钟的录音,把我和秦良的话播放出来,本来应该喧闹的走廊内,却安安静静的,好多人都好奇的围了过来,再加上秦良又把手机音量调到最大,导致围观人群全都听见了。不过,中途秦良说话的那部分被做了处理,声音听起来比秦良的要粗狂一些。全场一片哗然。“没想到李玥是这种人啊,果然草包一个。”同学中,有一个人说道。“是啊,没想到李玥叫李婉儿叫的那么亲热,他俩不会情侣吧?”“没想到李婉儿和李玥竟然是情侣啊,李婉儿怎么看上这怂逼的,也不怕修志明知道,堵他。”这时候,组长陈亮趾高气扬地过来了,看了我一眼,不耐烦的说,“李玥,交作业,全组就差你一个了。”我说,我没写。组长也没说啥,只是笑了笑然后朝着李婉儿说,“听说你被李玥上过,他还想再让别人上你,是不是真的?”瞬间,班里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听到教室外面秦良放语音的声音了,都看着婉儿,等待着婉儿的答案。婉儿听到这话,身体颤了颤,没说话。我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指着陈亮鼻子骂道:“草泥马,陈亮你别瞎说。”陈亮被我一指,他可不乐意了,推了我一把,说:“你他妈骂谁呢?我什么时候瞎说了,你在用手指着我试试。”我被他吓到了,怂了,把手放下,没说话。这时,老班来了,陈亮又骂了我一句,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我偷偷看了婉儿一眼,她看着桌子上的语文书发着呆。老班进来后,开始问各科组长谁没交作业,结果全班就我和谢伟没交,谢伟是因为请假没来。而我自然也就被陈亮供出来了,老班问我为啥没写,我说我没带。老班也不信,冲着我翻了个白眼,也没说什么,然后他问我要了那天欠他的钱。我刚交给他,准备回座位的时候,砰地一声,门被大力的推开了。老班面色恼怒,刚想发火,一看来的人是年级主任赵青山后,赔着笑脸走过去,赵青山把老班叫到班门口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对着我指指点点的。老班连连点头,然后冲我大声吼道:“李玥,你给我过来。”我一听,就知道糟了,赵青山要找上门了。“你小子真能啊,看不出来还学别人打架?周末作业还没交。”我走到教室门口时,老班一把把我拉过来,拉到走廊上。我说,“我没打架。”赵青山用食指敲了敲我的头,说:“放屁,那天我看的清清楚楚的,你和外校学生在一起,那不是打架事什么。”呵呵……和外校学生在一起,那些学生您是找不到吧,才找的我,还真会给自己台阶下。我就站在那,没吭声,无论赵青山怎么说我,就是不理他,说时间长了,赵青山也烦了直接把我交给老班后走了。老班很干脆,他直接说了句,你回家补作业去,把作业补好了再写份检查交上来。然后就不管我了,自己跑到教室里继续上早读去了。我站在走廊上,有些不知所措,我们学校有规矩,上课期间要想出校门必须得需要班主任的假条才行,老班没给我开假条,我也不知道该去哪。然而,就在这时,我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拿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也不知道是谁打的。本来想挂掉的,毕竟这年头无聊电话这么多,但是我现在也挺无趣的,就来了兴趣,如果是诈骗电话啥的陪他聊会,犹豫了下,还是接通了。“喂?”“帅哥,这么长时间不接我电话,在干嘛?”这声音,这帅哥的称呼,只有林灵儿能叫得出来了。“你是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的?”我纳闷,我记得好想并没有透露给她手机号啊。“嘻嘻,这你就不用管了,你现在干嘛呢,听着声音有些不太对劲啊。”我把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全告诉了林灵儿。林灵儿沉默了一会儿说,“你来后操场篮球场这。”然后不等我说话,就挂断了电话。本来吧,我是不想去的,但是一想林灵儿这脾气,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呢,而且我在这也没意思。把林灵儿的号码储存下后,看了一眼教室里老班还在叽里呱啦的讲课,没注意到这里,我直接一路小跑到后操场林灵儿所说的篮球场那。“李玥,过来过来。”篮球场旁边的凉亭处,林灵儿对着我挥手。我跑过去,却是一愣,她今天这是又染了个头发?变成银白色的了。林灵儿像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她笑了笑,说道:“这是假发啊,帅哥,那天带的也是假发。”说着,林灵儿把假发拿了下来,亮出了她那乌黑的秀发。我看了呆了一呆,真的,林灵儿不带上假发的时候,真好看。,“阿海,干嘛呢?今天不是轮休吗,起这么早干什么。”杨海城和我当初一起考上了步科,季峰考上了炮科,堂哥林文贵则考上了辎重科。“林哥你上次不是说轮休的时候要在南京城好好逛一逛的嘛,怎么不会又不想动了吧。”经过杨海城一说,林默终于想起前几天自己随口应下的邀请,当时由于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心绪不宁,便随口答应了下来。“去去去,只是一下没反应过来罢了,对了,其他人呢,我记得李昌武,赵平年不是也要一起出去的吗?”李昌武和赵平年都是林默的舍友,也是军校里要好的兄弟,李昌武身高和林默差不多,将近有一米七五左右,是江西人,赵平年是广东人,身高有一米八是个大高个,杨海城比林默高一点,有一米七八。“他们也才刚起来,现在正在卫生间洗脸呢。”他说完我也连忙起来拿起毛巾脸盆往卫生间走去,在半路上就遇到了李昌武和赵平年往回走,林默赶紧往卫生间走去。洗完脸回到宿舍,将军装穿戴整齐就一起向门口走去,到了校门口,向值班人员出示了学生证后相互敬了一个军礼就走了出去。由于是军校,学校里学生出入都受到限制,街道上并没有像后世大学周边一片繁华的景色,但周边还是有一些小店铺,都是本地人家自己经营的。“走起,我们到郑老头那把早餐给吃了吧,天天在军校里嘴都快淡出鸟了。”杨海城说道。林默想起郑老头家的早餐,赶紧说道:“走走走,今天这顿我请客。”虽然军校里的饭菜并不难吃,而且在这个时代来说,军校里的饭菜己经好得不得了了,但天天吃一样的饭菜,多好吃也吃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厌烦。众人快步走入街边的一家早餐店,早餐店只是一层,外面连个招牌都没有,虽然如此,但里面还是坐满了人,大部分都是轮休出来的军校生。杨海城边带着林默他们往里面走去,边跟认识的人打着招呼,没过一会就走到了小院的院子里,院子里放着一张石桌,周围摆着一些石椅,几人连忙过去坐下。“你们来了,今天打算吃些什么?”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头从厨房走出来说道。“郑老头,照往常来一份。”杨海城冲老头说道。郑老头原名郑昌华,大儿子在家陪他经营早餐馆,二儿子在上海做生意,听说郑老头在晚清的时候是南京一个大官的私厨,后来大清朝亡后,大官也倒了,他就没了去处,最后回家开了一个早餐馆,当然了,林默他们更相信是他不愿意去。“林大哥,杨大哥,你们的早餐来了。”“行了,快放下,我们都快饿死了。”杨海城冲郑老头孙子说道,郑老头孙子叫郑文祥,现在上初中,林默和杨海城周末一有机会出来都会到他家来吃上一顿早餐,一来二去就和这个小子熟络了起来。“行,我马上就送过来。”一会的功夫,桌上就摆满了各色餐点,小笼包,油条,肉粥,还有粽子和各色糕点。林默一行人看到餐点上齐了,立马开吃起来。林默先扒了几口肉粥,满口的鲜香,尝着味道应该是加入了鱼肉和羊骨一起熬煮出来的汤汁,加入上好的米和鲜肉煮成粥。林默夹起一个小笼包放入口中,轻轻一咬,汤汁流入舌尖,整口都是汁水的味道,拿起粽子解开外面的粽叶,一股浓浓的火腿香味冲入鼻腔,却又不让人产生不适,火腿就是后世有名的金华火腿。咬下一口,让人连舌头都想一块吞下去,其他各色糕点都有各自的特色,甜而不腻,软而不松,让人味口大开,一桌人狼吞虎咽,将满满一大桌美食消灭得干干净。吃饱喝足,几人都不想动了,就交谈了起来,林默对杨海城说道:“今天我们要去哪里?”“怎么,今天你不去图书馆了。”李昌武在旁问道。“不去了,以前差不多每次出来都到图书馆去,连南京城都没把路认全,今天就和你们一起到处逛一逛。”林默所说的图书馆是在南京洪武区的一座图书馆,图书馆里有各种图书和外国消息的报纸,甚至从外国运来的报纸,以前的林默就喜欢这些东西,林默也从他的记忆中得到了这个世界的很多有用的消息。“那要不咱们去中山路吧,我们三个也好长时间没去了。”赵平年问道。林默也不迟疑,直接回答道:“行啊,我上次和你们去只逛了一小段路就回来了,这次得好好逛一次了,那边的好东西可不少,不过得先去娄叔那边一趟。”林默口中的娄叔是林家在南京产业的负责人,名叫娄绍光,原来是林家的管家,林默兄弟姐妹从小就是由他照看着长大的,前几年林默偷跑出来考了军校,林默父母不放心,就让娄绍光过来照顾产业和林默,林默每次出来都会去看一下娄绍光。杨海城问道:“那倒没问题,不过去中山路玩是不是得把衣服换了啊?要不然不好玩吧。”“是啊,在学校周围倒没什么,反正穿军装的人也多,可到了中山路那边可就太显眼了,咱们先回去把衣服换了吧。”李昌武也转过头来提醒林默,林默转念一想,也是,一大条街上就他们几个人穿着军装,那也太显眼了。想到这,林默开口说道:“不用回去换,咱们那衣服放着都多长时间了,都快发霉了,咱们去娄叔那边成衣铺置办一身新的吧,到时候让伙计把军装送到郑老头这存着,咱们从中山路回来再带回军校去。”军校不同于一般学校,平时出校门的时间本来就少,穿便装的机会自然更少,便装有时一放就是几个月,在这个时代军校生基本上很少有机会穿便装,林默等人也是到了今年,才把各种战术,体能与枪械这些学完了,重点转到指挥等学术类型的课才有了这么多的出军校的机会。“郑老头,我们走了,钱给你放桌上了。”林默说着便拿出一块银元放到桌上,几人起身向外走去。杨海城回头看了那一块银元一眼,肉痛的说道:“这郑老头的东西真是贵啊,我每次过来都得肉痛半天。”林默三人鄙视了他一眼,刚才吃得最欢最快的就是他。“也不算贵了,你也不看看那材料,可半点都没省,再说了咱们也不是那种吃不起的人。”林默说的也不无道理,他们在军校读书,每个月都是有补贴的,除去在军校里的伙食费,每人每月都还可以剩下二十几元的补贴,在学校里又没有花的地方,很多人都会选择在出校后好好的吃几顿。别以为二十几元不多,在这个时代普通人每月也就能赚五到十元,这已经够一家人的花销了,二十几元对于普通人来说也算是一笔巨款了。几人出了郑老头家的早餐店,向前面的街口走去,到了街口,林海城就向街对面的黄包车夫招手,几个黄包车夫连忙拉着车走了过来。“林老板,还是要去图书馆吗?”一个年纪大点的黄包车夫向林默问道。“今天不去图书馆,老黄你拉我们去石婆婆巷的林氏商贸行就行了。”《今天也想谈恋爱》《快穿之攻略娱乐圈男神》《岳两女共夫》《恶人与好人》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钰盈网投》。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sinospm.com/wapbook/92075_718707.html
钰盈网投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