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老版消除星星游戏下载 目录共2414章

首页

老版消除星星游戏下载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24 8:39

即将更新:第4763章 醒来后

老版消除星星游戏下载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sinospm.com

林羽只好跟着一起去了,不过能看出来江颜不怎么高兴。风华楼是清海市比较有特色的高档餐馆,能在这种地方请客,足见江颜舅舅家这个女婿确实有点能力。林羽他们到了后就被引到了楼上双圆桌的大包间,一众亲戚基本上都到齐了,江颜叫什么,林羽就赶紧跟着叫什么,俨然一副妻管严的模样。一帮亲戚都露出了讥讽的神情,对林羽爱答不理。自己这桌坐在主位的就是江颜的舅舅和舅妈,两边坐的就是他的女婿和女儿,这个新女婿叫张巡,长得十分白净,国字脸,厚嘴唇,戴着一副眼镜,说话的语气和神态,一看就是体制内的人。“感谢各位亲戚长辈、兄弟姐妹赏脸莅临,我先干为敬!”见人到齐了,张巡端起酒杯客套了几句,一饮而尽。“小张,客气了,以后我这个表哥还得多仰仗你这个卫生局科长照顾呢。”一个高个男子也站起来跟着干了一杯。“这么年轻就坐到了副科,小张真是年轻有为啊。”“升的这么快,以后当个局长也是早晚的事啊。”“到时候可别忘了我们这些穷亲戚啊。”众人一边哄笑,一边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各位伯伯婶婶、姑姑姑父言重了,我张巡不管混到什么程度,永远都是你们的晚辈,有什么事吩咐一句,我绝不带推辞的。”张巡拿出在体质内的那一套,把话说得很场面,一众亲戚很是满意,点头夸奖了他几句。“家荣,既然病好了,以后就跟你姐夫多学着点,上进些,别成天不务正业。”这时一个长辈突然把话引到了林羽身上。江颜脸色微微一变,愈发冰冷,李素琴和江敬仁脸上顿时也有些挂不住,青一阵红一阵的。同样都是女婿,自己女婿跟人家女婿差别怎么这么大呢。“是啊,家荣,现在还没工作吧,要不让你姐夫帮你在卫生局找点打杂的工作吧。”江颜舅妈态度略显傲慢的说道,对于她这个外甥女和外甥女婿,她打心眼里不待见,谁让她那老公公生前更加偏爱江颜。“妈,我恐怕没这个能力,我们卫生局就算打杂的,也不是谁都能进的,起码也要大专以上学历。”张巡笑了笑,“对不起啊,家荣,我实在帮不上。”林羽点头笑了下,心想真不愧是体制内的人,杀人不见血啊。“那也不能在家闲着啊,总不能老是让自己老婆养吧,正好,我认识一个包工头,工地上缺搬砖的,一天一百八呢,回头我帮你联系联系。”“嗯,我们厂也有个看大门的工作,工作很轻松,就是钱少点。”“没学历,没技术,只能干这种活了,别挑挑拣拣的。”一帮亲戚七嘴八舌的说道,表面上是关心,本质上是在讥讽。江颜面色冰冷,极力克制着内心的愤怒,每一句话,都好似在打她的耳光,这个废物,把她的脸都丢尽了。“吃饭,吃饭,先吃饭!”见李素琴夫妇面色越来越难看,江颜舅舅赶紧解围,招呼大家吃饭。这些话虽然刺耳,但是林羽倒是无所谓,该吃吃,该喝喝,反正他们说的是何家荣,又不是自己。“窝囊废就是窝囊废,就知道吃。”“该不会是上次摔傻了吧。”“还叫家荣,我看叫家衰更合适。”“哈哈哈哈……”几个同辈的表兄表妹也看着林羽低声讥笑。林羽有些生气,长辈讽刺几句也就罢了,你们几个同辈跟着装什么。“老李你怎么回事,不是说这个大包间我定了吗?!”这时门外传来一个十分不悦的声音。“哎呦,刘队,真对不起,是我的疏忽,要不,我给您换一间?”“换?怎么换,其他包间有这个好吗?知道今天来吃饭的都是什么人吗?你赶紧跟里面的人说说,让他们换个地方。”“这……刘队,不瞒您说,里面是卫生局的一个管事的,我不好得罪啊。”老板口中的管事的指的就是张巡,虽然官阶不大,但是自己这饭店受人家管辖,人家稍微使点手段,自己就很难受。张巡听到老板这话顿时来了底气,站起来冲门外呵斥道:“什么人,敢打扰我吃饭!”他这一喊,屋里的一众亲戚也不自觉的有些自豪,不由的挺了挺胸膛。“我,刑警队大队长,刘长明。”话音一落,推门进来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扫了众人一眼,说道:“不好意思诸位,这个包厢本来是我定的,结果服务员弄错了,我这边有几个贵客马上就到,希望大家行个方便,换个包厢吃饭。”“凭什么,我们饭都吃到一半了,让我们换地方?”“就是,刑警队长了不起啊?”“你有什么权利让我们这么做啊?”江颜的几个表兄表妹立马不干了,毕竟年轻气盛,压根不把这个刑警队队长放在眼里。本来听到刑警队长的称呼张巡还有些犯怵,打算退让的,结果被这几句话说的有些下不来台,只好装出强硬的态度说:“是啊,刘队长,我们这正吃着饭呢,你就赶我们离开,不合适吧?”“不好意思兄弟,行个方便。”刘长明也自知有些理亏。“对不起,方便不了,你们非要用这个包间,那就等我们吃完吧。”反正没商量的余地,张巡干脆直接撕破了脸,他刑警队长再厉害,也管不到自己卫生局去。“对,想用这个包间就等我们吃完吧。”张巡说完后其他表兄妹也都其声附和,看向张巡的眼神也更加崇拜了。“老刘,怎么回事,让你换个包间怎么这么半天,你们局长一会儿就到了。”外面又传来一个声音,随后邓成斌竟然迈步走了进来。“邓局,你来的正好,这不我想让人家帮忙换个包间,结果你们卫生局的大干部不给换,让咱在这等着他们吃完。”刘长明瞥了张巡一眼,冷声道。“邓……邓局?!”张巡吓得脸都白了,哗啦一声站起来,连带着碗筷都摔了。“你是卫生局的?哪个科的?”邓成斌显然不认识张巡,冷冷扫了他一眼,十分不悦道。“局,局长,我是疾病控……控制科的张巡。”张巡话都有些说不利索了,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直往下冒,得罪了副局长,自己还往上爬个屁啊。“今晚上我要宴请公丨安丨局卫局长,能请你通融通融,把这个包间给我腾出来吗?”邓成斌神色威严道。“当然可以,当然可以。”张巡连连点头,接着跟周围的亲戚使眼色,让他们拿着碗筷,换一个包间。一帮亲戚一听是张巡的局长,也敢怒不敢言,忍气吞声的收拾起碗筷要往外走。“邓局长,您这有点强人所难了吧。”这时林羽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响起。“何家荣,你做什么!”张巡狠狠地瞪了林羽一眼。“家荣!”丈母娘也赶紧拽了林羽一下,别说她一个正科级,就是她老头子这个副处级,跟人家邓成斌也不是一个级别的,根本得罪不起。。但凡一个年轻人,无论他就业前有多么高深的抱负,一脚踏进机关,等待他的无非就是三个时期——“冲”、“跑”、“混”。可别小看这区区的三个字,也许这个机关人从一个昂扬少年走到白发苍苍,也冲不破着三字真言的禁锢,直到他膝头抱着孙儿养老的时候方才醒悟,自己的这一生也跟磨道里被蒙上眼睛周而复始的围着同一个圈子走了一辈子的驴子一样,除了磨出来的粮食养活了一家老小,居然没有一点值得称道的地方……可是,还有一句机关真言:“人才被发现需要有人说你行,说你行的人也得行!”是啊,有了很行的人说你行,你又何必历经第一段的“冲”,冲不出重围了花钱去“跑”,跑不出名堂了又心灰意冷的“混”呢?有了伯乐的推举,那前程还不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啊?不过,能遇到生命中“贵人”的人,毕竟是极少数的幸运者,正是因为少,所以才值得咱们去津津乐道。下面各位看官就听我给大家讲一个很真实的幸运的人,看看这个出身平民的小科员如何郁郁不得志了数年,却在遇到女“伯乐”之后好风凭借力,直上青云端!嘘……安静,故事开讲……这一天,正是春光明媚到连猫儿都**的春天,赵慎三却没有一点浪漫的遐想,因为他虽然才岁,却早就在三年前大学毕业之后就跟同学结了婚,现在更是已经有了一个小女儿,生活跟所有机关里撑不着也饿不着的年轻人一样,慵懒而颓废。这会儿已经下午六点钟了,如果在往日,他可能早在一个小时前就去托儿所接闺女了,可今天他却不能走,因为办公室主任交代了今天局长要加班,让他守在办公室里随时听候差遣。这个差事如果是在三年前,赵慎三不单不会满腹的怨气,反而会觉得十分荣幸的,因为那时的他刚刚考上公务员,正是少年得志,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时候,觉的自己能从千军万马中脱颖而出飞过那条独木桥,成为手捧“金饭碗”的公务员,整个世界还不在他的脚下任他驰骋啊?在这个三线城市里,市教委可是一个好单位,要不是赵慎三考上了公务员,这地方哪里轮的上他来啊?可生活却结结实实的捉弄了他!短短的三年里,他已经“冲”的遍体鳞伤,心力交瘁,硬生生把一个有志青年给磨砺成了一个心如止水般的、未老先颓的机关人了。有心想“跑”,可他一没有后台二没有钱财怎么行得通?一来二去的,也只有把所有的雄心壮志统统付之东流,就想着每个月安安稳稳的把工资交给老婆了事。教委主任郑焰红是一个年龄不大来头却极大的女人,看档案也无非是三十出头的妙龄少丨妇丨,可给人的感觉却跟“妙龄少丨妇丨”这四个字扯不上半点关系!每天梳着一丝不苟的发髻,带着宽宽的黑框眼镜,见了谁都是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老姑婆嘴脸,可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居然让全委上下上百号人都踮着脚伺候。今天中午,因为上级来检查,这位领导少有的喝醉了,从酒宴结束之后的四点钟就在办公室里闭门不出,一直到现在也没一点动静。办公室主任蒋海波平时是很愿意亲自留下来等候领导醒来的,但今天他丈母娘生日,他什么都好,就是有些惧怕河东狮吼,所以就安排好最老实听话的赵慎三留下来候着,自己早就一溜烟的回家伺候丈母娘去了。所以赵慎三就不得不一肚子怨气,孤零零的坐在办公室里等待着领导的房门打开,然后赶过去屁颠屁颠的伺候,安排好领导回家睡觉了,他才能回家。天色渐渐的黑透了,看看表已经快九点了,主任室里却依旧悄无声息,赵慎三等的越来越焦躁,一整瓶的开水也被他喝完了。他还想喝水也懒得去烧,拉开抽屉就摸出了上次跟同事在办公室喝酒剩下的啤酒喝了起来,谁知饿了半天了空腹着,不知不觉就喝了三罐下去,原本酒量就不大的他就有些熏熏的醉意了。赵慎三之所以叫赵慎三,是因为他有一个一生平凡如草芥却又喜欢“子曰诗云”的父亲,大抵是生下这个独生子之后希望儿子能够接受他的教训,做到“慎言”“慎独”“慎微”,故而取名“慎三”。可此刻,这“三慎”可就跟焦躁酒醉的慎三兄毫无关系了!晚上十点!赵慎三的老婆打来的电话已经口出恶言了,这让他原本就焦躁不堪的心情更加恶劣了!恶狠狠的盯着郑焰红的房门,恨不得一脚踹开走进去揪出那女人问问她知不知道他也需要回家?这也仅仅是酒醉后想想而已,真实中的郑焰红却跟名字天差地远,别说红红的火焰了,整个人就好似是一大块千年不化的坚冰一般冷硬!赵慎三平时正眼瞧她一下都会激灵灵打个冷战的,莫说是揪着领子吆喝了,就算是让他低声下气的央求恐怕也会结巴!“会不会领导在我去厕所的时候自己回家了?要不然到现在了怎么还没动静?”赵慎三等急了倒聪明起来,想着他等了这么好几个小时,光茶水都喝光了一整瓶,外加三瓶堪称催尿剂的啤酒,厕所也不知道跑了多少趟了,如果郑主任一个人出门走了他怎么会知道呢?“靠!总不能在这里傻等吧?”他咒骂了一句,想了又想自己仅仅是一个连中层都不是的小科员,怎么够得着给领导打电话询问是不是回家了呢?他突然间泛出一个聪明主意来——办公室每天要早早来人帮领导打扫房间提开水,自然有领导屋里的钥匙!赵慎三就经常在一大早没人上班的时候就把领导屋里收拾干净,在领导来之前赶紧退出来坐回到办公室。他咬了咬牙站了起来,拿起那一串整个机关所有领导钥匙的汇总走向了走廊东头最朝阳也最豪华的一把手办公室!整栋楼除了办公室,都是一片黑暗,赵慎三带着惊悸轻手轻脚的用钥匙拧开郑主任的门走了进去,随手又把房门给锁上了,正想开灯,却马上听到了一种十分让人惊讶的声音,居然是女人带着焦渴的呢喃呻吟声!赵慎三一听领导居然在屋里登时吓了一跳,心里暗暗叫苦,第一反应就是想转身逃出去,可是他马上就被这种奇异的声音吸引了——那声音怎么听都像是领导病了!可是,这是什么病啊?发出的声音居然像是……叫床?他在黑暗中竖起了耳朵仔细的倾听着里面的声音,果然,那是一种压抑的女人的呻吟。那种低沉的,从喉咙里才能发出来的、带着极度媚惑的声音赵慎三在床上伺候的老婆舒坦之后经常听到。只是这暧昧到极点的声音怎么能从领导、特别是女领导,更特别的还是一个从冷冰冰好似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女领导的里屋发出来呢?“难道领导居然在办公室偷人?靠!这也太来劲了!”赵慎三如果没喝那三罐啤酒,他是不敢进套间**的,可惜他喝了(也许应该说幸亏他喝了),于是,他的好奇心就如同火山爆发一般难以按捺,居然猫一般踮起脚走到套间的门口偷眼往里面看去,这一看有分解:毛头小子变身采花大盗,冷领导竟成火热娇娃了!。  “小安,你和苏总认识很久了吧?”我神情一愣,装着不知道胡明问这话的意思。“胡总,为什么你会这样问呢?”“小安,我没别的意思。我跟着苏总三年了,她还是第一次对新进来的员工亲自过问,关照。”胡明说着,盯了我一眼,嬉笑了一下,“小安不会是哪位领导的亲戚吧。”我在心里冷笑了一下,这个胡明,看到我刚到这家公司,就得到了苏雅的特别关注。胡*里一定是在想,就算我不是苏雅的亲戚,一定也是上面某位领导的亲戚。不然,对一个新来公司的职员,公司老板会如此热情过问我的情况。看样子,胡明是在试探我的来历,如果我真是有后台,他就想盘算着和我拉近关系了。“胡总,其实我......”我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胡明打断了。“小安,你放心,我不会在公司同事面前说的。不过,在我们安雅尔公司,管理和能力上都要求严格,你要有思想准备。”听胡明这口气,他是把我看成是关系户了,认为我是一个没有能力的人。我也故意镇定,相信会有一天,我的努力和能力要让他对我另眼相看。我勉强地对胡明笑了一下。“胡总,谢谢你的指教,我一定会努力的,绝不会成为公司的负赘。”“小安,在我们这样的公司里,竞争是很激列的。进了公司以后,苏总对每一个人都要求很严格。”“以后,还望胡总对我多多的关照,刚到公司里,许多方面,还需要像胡总学习。”“小安,你也太谦虚了,既然我们能成为同事,以后,就需要彼此都关照。走,我带你到其他几个部门认识一下。对了,这次你是应聘的策划部,是吗?”“是的,策划部总监助理。”“那我就先带你去策划部,把方总监介绍给你认识。”胡明带着我,经过几间办公室,来到了策划部总监办。原来,策划总监是一个女人,年龄看上去比苏雅要大几岁,但方总监打扮得很时尚,第一眼看上去,就是很有修养魅力的女人。一头卷发,染成了淡黄色,远远就能闻着,她发丝里散逸出来的那一股股清香。“方总监,给你介绍一下新来都同事,属于你们策划部的。小安,给你招都特别助理,很能干的一个小伙子。”“安夏,我看过你的资料。你都资料写得很优秀,但实际工作能力,还需要在工作中才能体现出来。我这人对下属要求严格,小安,如果要当我都助理,你就要有吃苦和埃骂的心理准备。”“方总,我一定虚心的向你学习,争取做到让你满意。”“不是争取,是一定要做到让我满意。如果你现在觉得胜任不了这份工作,可以给苏总说,帮你换一个部门。”“方总,我一定会努力,不会让你失望。”“那就好。”“方总,那你先忙,胡总带我到其他办公室认识一下。”“嗯。”方总监点了一下头。她的名字叫方芳,名字和人一样,简洁干练,看上去很是舒服。离开方总监的办公室,胡明又带着我去了营销部,公关部,后勤部。一圈转下来,安雅尔公司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美女成群。就算是年纪稍大一点的女人,气质也不凡,外表也是很有魅力的女人。不知道为何,胡明带着我每到一间办公室,他把我向同事们介绍以后,办公室里的人都要小声的议论几下子。好像在他们的眼里,我就是一个特别人物。难道,公司里的所有人都和胡明一样,把我误认为是关系户。我和苏雅的关系,公司里的人应该是不会知道,只是,我刚到公司的第一天,得到了苏雅的特别叮嘱,一定是这个原因,才会引起公司里其他人的猜疑。“小安,苏总从医院回来后,还会针对你们新进来的员工开一个会议。我今天只是先把公司的情况给你介绍一下。”“苏总病了吗?”“可能是感冒了吧,她说到医院去输液。”“哦,她没有说去哪家医院?”“这个我倒是没有问,不过,苏总看病的时候,经常都是去市中医院。”“哦,最近流感严重。”“小安,等苏总回来把会议开了以后,再给你安排办公室,你看,这样行吗?”“好的,不是还有其他新员工吗,到时一起安排吧。”“小安,你就先在公司行政部去坐坐,我还有点工作要处理。”“胡总,你去忙。”胡明离开后,我也马上离开了安雅尔公司,在搂下打了的,赶到市中医院。刚才在安雅尔公司听到苏雅病了,我心里就对苏雅牵挂起来,很想马上就知道苏雅现在的情况。于是,我急切的想来到苏雅的身边,关照着她,给她生活的呵护。在市中医院号病房,我找到了苏雅,她正躺在铺上,一只手上插着输液管。当我出现在病房门口的时候,苏雅有些惊讶,同时,她的眼神中,也流露出一些惊喜。“安夏,你今天不是去公司里报到吗?你怎么到医院来啦?”苏雅抬了头,看着我。我走到苏雅的身边,说:“我已经去过公司了,也向行政部报了到。听到胡总说你感冒进了医院,我放心不下,就想过来看看你。”苏雅感激地一笑,说:“我只是小感冒,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有你来看望我,我还是很高兴。”“我知道是你一个人在医院,害怕你一个人无聊,我就想过来陪着你,谁让你是我的苏姐呢。”“今天去了公司,感觉怎么样?”“有些惶恐,公司里的人都认为我是有特别的来历,对我很热情。苏总,是你给公司行政部特别交待的吗?”“交待什么?”“就是让胡总好好接待我。”“对啊,你是我们公司新来的人才,对每一个加入我们公司的人,我们都会热情的欢迎。”“可是,公司里的人却对我有些误会。苏总,虽然我叫你苏姐,也喜欢和苏姐在一起共事,不过,苏姐以后能不能不给我特殊关照呢,我和大家一样,都是公司里的一员,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我们都需要靠自己的努力和实力来说话。”苏雅招招手,“过来。”我坐下后,苏姐拉着我的手,关心地问道:“怎么?生苏姐的气了啊,其实,我也没有对你有特别的关照。我把你要进我们公司,并不是看在我们的关系上,而是我知道,你是一个很能干的男生,充满了活力。看到苏姐那张迷人的脸蛋,我真想去亲着它,感受着它的温暖和柔滑。可是,现在,眼前这个女人已经是我的上司,不再是那天夜里在我家睡觉的女人。从现在起,我对她只能是像对待上司一样,尊敬着她,支持着她。但是,我还是壮着胆子,把我的手放在了苏雅的脸上,苏雅没有说什么。她只是微笑,表现出一副很幸福的模样。“怎么样,好些了吗?”我轻柔地拂着苏雅的脸,关心地问着。苏雅点头,笑着回答我。“好多了,只是小感冒,等把瓶里的输完,就回公司里。”。宋嘉琪愣了一下,随即俏脸绯红,惊慌失措地道:“小、小泉,快起来,不然嘉琪姐真生气了。”我点了点头,却没有离开,而是盯着她那娇艳的脸庞,轻笑的道:“嘉琪姐,你今天怎么不去店里,却跑我屋里来扫黄打非?”宋嘉琪娇.喘吁吁,伸出一双白.嫩的小手,努力推着我,结结巴巴地道:“来找你逛街,顺便买点好吃的,给妈送过去。臭小子!快别闹了,衣服都弄皱了呢。”我“噢!”了一声,虽然极为不舍,还是翻了个身子,躺到旁边,低声赞道:“好香啊!”“香你个头!”宋嘉琪坐了起来,抄起枕头,狠狠地砸了我一下,怒声道:“小泉,下次再敢毛手毛脚的,小心姐姐翻脸了啊!”我慌忙举起了双手,笑着道:“嘉琪姐,你别生气,下不为例好了,咱们这出发吧!”“去,到楼下等着我。”宋嘉琪白了我一眼,拂了下凌乱的秀发,这才恨恨地走出了房间。我哑然失笑,半晌,才轻吁了口气,望着屋顶,喃喃地道:“她刚才好像……凸.点了呢。”来到楼下,等了约莫十分钟的功夫,见那俏丽的身影走出了门,我不禁觉得眼前一亮,只见宋嘉琪刚换了身衣服,那是一条浅蓝色的束腰长裙,裹得腰肢纤细,胸前饱满,窈窕动人的曲线显露无遗,充满了难言的诱.惑。我的眼睛不怎么听使唤,总是自作主张地在宋嘉琪饱满的前胸乱晃,这让我有点心虚。稍稍有些失神,我赶忙迎过去,由衷地道:“嘉琪姐,你真漂亮,杂志那些女人可好看多了。”宋嘉琪桃腮绯红,低声啐道:“要死呀,说什么呢?”我嘿嘿一笑,满脸无辜地道:“说实话而已,这也有错?”“德行!”宋嘉琪撇了下嘴,咯咯地笑了起来,扭.动着腰肢,和他并肩走了出去。到了商场时,我才忽然发觉,和这样漂亮的女人逛街,实在是自讨苦吃。也不知宋嘉琪的精力怎么会如此旺盛,每到一个商店,她都会停下脚步,看着里面的服装,兴致勃勃地试个不停。宋嘉琪的身材极好,是好的衣服架子,任何衣服到了她的身,都显得别有风情,把女人的性.感与妩媚,诠释的淋漓尽致。很多时候,看得店员和周围那些顾客的眼睛都直了,但她却偏偏没买的意思,而是拉着我又去另外一家店,继续试衣服,当起了免费的服装模特……快到晌午的时候,两人终于从商场里出来,进了一家冷饮店,要了一杯柠檬水和一杯冰激凌。“你们女人啊,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一逛起街来,变成了女超人。”我笑着打趣道,一副深受其害的样子。宋嘉琪莞尔,粉嫩的樱唇,衔住了吸管,吸了一小口后,轻笑一声,道:“我这是在训练你呢,等你将来有女朋友了,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累。”我笑了笑,摇头道:“看样子,以后我得找一个不是那么爱逛街的老婆才行。”宋嘉琪撇了撇嘴,悻悻地道:“没用的,算能找到,我也会把她把带坏。”我微微一笑,半开玩笑地道:“嘉琪姐,看样子,你是铁了心要祸害我下半辈子。”“祸害你又怎么了,谁叫你是我弟弟呢!”宋嘉琪扬起俏脸,洋洋得意的说道。“是啊,谁叫我是你弟弟呢!”我默念了一句,心里也是感慨万千,原本悸动的心情,也渐渐平静了下来。吃完冰激凌,我望向窗外,因为是周六,街行人很多,各家店铺的生意都是极好,熙熙攘攘的人流,在商店里进进出出,显得极为热闹。在这时,一辆黑色的雅阁车缓缓驶来,刚好停在冷饮店门口,一个长得高高大大的年轻人推开车门走了下来,这人却是熟人,那个与我有过口角的同事,杨浩。杨浩下了车子,挽着一位年妇人的胳膊,抬腿往旁边的商场里面走。不经意间,隔着透明的玻璃橱窗,两人四目相对,杨浩神色微变,立时停下脚步,之后视线又落在宋嘉琪的身,眼闪过一抹惊艳之色,随即冷哼一声,扭头离开。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杨浩,他身边那位满身珠光宝气的妇人,与杨浩的脸型、五官都很相似,应该是他的母亲了,早听说过杨浩的家境很好,现在看来,果真如此了。“那个人眼神有些怪,小泉,你们认识?”宋嘉琪有所察觉,蹙起秀眉,小声问道。“认识,是我一个同事,不过,相处得不太好。”我淡淡一笑,转过身子,把事情的经过略微说了一遍。宋嘉琪抽出纸巾,擦了红唇,温柔地道:“小泉,别理那些人,咱们只专心工作行,不去招惹麻烦。”我笑着点头,轻声道:“没事儿,嘉琪姐,你放心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那好。”宋嘉琪抿嘴一笑,用手抵住下颌,那张秀美的脸蛋,笑容渐渐褪去,眼波里,却闪过一丝莫名的惆怅。黑色雅阁重新启动,往前开出一段距离,在一间饭店门口停下,一个看去和杨浩有几分相像的年人从车下来,带着杨浩母子二人一起往饭店里面走去。进了饭店,三人坐在靠近窗边的位置,点菜之后,妇人这才抬起头,关切地问道:“浩,刚才是怎么回事?怎么脸色那么难看,是不是身体不太舒服啊?”杨浩咬了咬牙,脸色阴沉地道:“妈,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叶庆泉吗?刚才我看到他了,在之前我们经过的冷饮店里,正和一个女人在调情。”“原来是他啊!”妇人皱了下眉头,忽然想起冷饮店里那个惊鸿一瞥的漂亮女人,心里有些不舒服,撇了撇嘴,骂骂咧咧地道:“果然不是正经人家出身的孩子,刚参加工作学会勾搭女人了。”杨浩点了点头,添油加醋地道:“那人是一个小混混,我打听过了,他在学校里喜欢沾花惹草的,我是看不惯他的行径,所以找他谈话,谁知道这家伙不知收敛,居然想动手打人。”妇人哼了一声,又对年男人道:“志鸿,浩在单位受了这么大的委屈,难道你不管管?”杨志鸿笑着摇了摇头,轻描淡写地道:“同事之间发生一些小矛盾,这也正常,事情既然都过去了,算了吧,以后别和这种人多废话是。”妇人面色一沉,不满地道:“怎么能算了?那小子这么过分,该好好收拾他一下,让他知道点天高地厚。”杨志鸿其实心里也知道,妻子溺爱孩子,从小把他骄纵坏了,久而久之,使得杨浩养成了嚣张自大的坏毛病。本想借着这事情说儿子几句,可见母子俩的脸色难看,也于心不忍,点了点头,答应道:“好吧,你想让我做些什么?”杨浩见父亲松了口,顿时喜眉梢,赶忙凑过去,小声道:“爸,你们公司最近不是在和农机厂搞合作嘛?叶庆泉的父亲在农机厂班,把那老头赶出厂去,应该问题不大吧?”杨志鸿皱了下眉,轻声道:“这点小事,没必要搞得太大,这样吧,改天我去你们单位,找你们资源局的贾主任聊聊,让他找那小子谈谈。”“不行,那小子刚进我们局里,目前这段时间在为高局长服务,贾主任那老狐狸,暂时不会去得罪他的……”杨浩有些急了,气呼呼地站了起来,黑着脸孔威胁道:“爸,出不了这口恶气,我不去班了。”,草上飞站在蝎虎子的身后,细琢磨着田豹子的话,越发觉得有些不对劲。他几次想说话,可李白脸却向他急打眼色,这就让草上飞不得不忌惮起来。那李白脸是蝎虎子的结义兄弟,多年的悍匪,杀人不眨眼,怎么今天对这个小道士噤若寒蝉?到是对面的许三姑眼睛发亮,听着田豹站在那里教训玄机子,许三姑突然一笑,朗声问道:“田道爷,你到是把你们圣清宫的人安排得不错,可你们都跑了,我们这些人怎么办啊?”言罢又加了一句,“我可不是‘穷党’的人啊,田道爷不帮帮我这女流之辈?”许三姑虽然已年过三十,但多年在山沟里摸爬滚打,身子却犹为矫健。加之相貌俊美,平日里包括那蝎虎子在内,打许三姑主意的人可是不少。但许三姑对外人却从来不加辞色,更兼其在西山火狐狸的部下打击鬼子多年,谈笑间杀人于指掌之间,帼国不让须眉,自来从没人敢在许三姑面前胡言乱语,更没见过许三姑与有和颜悦色过。“哎哟,许当家,您这可是难为我了!”田豹子对着玄机子还是疾言厉色的,可一转过头看向许三姑,整个人都顿时矮了半截似的,一张脸都笑出朵花来,“那白石沟是天造地设的险关,鬼子敢打老爷岭,可不敢碰白石沟啊。要不说,王院监拼了老命想拉您入伙呢。咱这么说吧,要不是您先占了白石沟的话,那王院监也不能把老营设在老爷岭啊。”“小兔崽子,到是挺会说话的。”许三姑笑道。要说田豹子这几句话,却正是搔到了许三姑的痒处。许三姑出自西山义勇军的部队,她的队伍人虽不多,可不但打起仗来作风硬朗,打法凶猛,更兼得许三姑比其他土匪更多了一些战术素养,对排兵布阵,指挥战斗也极有心得。她所驻扎的白石沟,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正如田豹子所说,要不是许三姑先人一步,占了白石沟的话,王老道的老营百分之百也要选在白石沟的。平常那些如蝎虎子、李白脸之流的只是知道许三姑打仗厉害,谁又懂得更高的战略战术?许三姑那白石沟的险要,要说只有鬼子能懂,可那黑田也不能冲着许三姑挑大拇哥啊。要是夸许三姑打仗厉害,许三姑或许不屑一顾,可一夸她的白石沟,就由不得许三姑不喜上眉稍了。这许三姑一笑,不说边上玄机子看得有些瞪眼,就连蝎虎子、草上飞也有点发懵。那许三姑与人说话,例来冷言冷语,谁见过许三姑笑啊?要不怎么刚刚许三姑的话那么扎人,蝎虎子都没翻脸呢,大伙都知道许三姑说话从来都是话里带刺的。要怎么说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呢。说话就是关键时候说在关键的点子上,田豹子这小杂毛肯定是说到点子上了。“田道爷可过奖了。我那白石沟可没您说得那么厉害,尤其是瓦子窝那里,我连修了两个暗堡,可还是有火力盲点,愁得我呀……”说着,许三姑还摇了摇头。瓦子窝是白石沟的入口,那里的地势奇特,就象是瓦片一样,两边翘中间低,是白石沟的第一道防线。“您这是谦虚了。”田豹子打蛇随棍上,“当着真人不说假话。您那两个暗堡还不就是个晃子吗?真正的撒手锏,还是暗堡前面的三道杀人壕啊,甭管是谁的队伍,想进瓦子窝,还不是拿尸体填满您那杀人壕才行,要我说……”后面的话还没说完,田豹子突然收声,暗叫不妙,想不到三言两语之间竟着了这许三姑的道了!果然,许三姑突然脸色一变:“嘿嘿,果然那,看来田道爷没少去我的白石沟踩盘子啊,也不说进来喝两杯,这是看不起我这女人当家啊!”“不敢,不敢!”田豹子当时脑门上就见了汗了。暗骂自己,也是这半年在圣清宫散漫惯了,居然就忘了象许三姑这样的人说起话来那还不是套中带套,稍不留神,那还不溅一身的血?“嘿嘿,田道爷果然不是等闲之人那。”一边的蝎虎子好容易逮着机会,哪有不落井下石的道理?这个小杂毛一进来,蝎虎子就觉得他不顺眼,眼瞅着话锋里被许三姑一下扣着了,蝎虎子心中大乐,立刻火上又浇了一把油。“可不敢当。”田豹子深吸了一口气,脸色却恢复如常,“在下只是圣清宫一个挂单的出家人,再怎么闲也不敢收鬼子的钱,干那吃里扒外的事啊!”“小杂毛,你嘴上给我干净点!”草上飞立刻就蹦起来了。本来蝎虎子是想撩拨许三姑,可没成想被田豹子倒打一耙,反而引火上身了。草上飞也是蝎虎子的头号心腹,这时候咋能不说话。可草上飞这话也是说得有些急了,这“小杂毛”三个字一出口,可把全山洞里的道士全给惹了。田豹子再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草上飞也不能当着和尚骂秃头啊。老营的道士以玄机子为首,除了一部分在外头放哨之外,山洞里还有十余人,顿时个个变了脸色。“无量佛!”玄机子一声断喝,到颇有几分佛门“狮子吼”的意思,一边的草上飞听得一哆嗦。玄机子踏前两步大声问道,“时才听闻王当家的亲口承认收了周青皮的钱财,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请王当家的解释解释。”本来前一时大家说话的时候,蝎虎子自己说走嘴了,玄机子等人正想逼问之时,李白脸与田豹子进来一搅和,把这话茬给错过去了。现在田豹子突然反唇相击,玄机子自然旧事重提。那周青皮是个什么东西,人人皆知。蝎虎子收了周青皮的钱,这事王老道肯定是不知道的。今天晚上事事都透着诡异,蝎虎子肯定脱不了干系。玄机子这么一问,众人皆看向了蝎虎子,尤其是许三姑俏目含光,好似割肉的小刀子一般,让人心惊肉跳。“我没出卖弟兄!”蝎虎子虽然脸色微变,但终究要比草上飞更沉得住气。到底是大江大浪过来的,闯江湖这么多年,刀架脖子枪指脑袋的时候也不是没有,更别说被人看上这么几眼,蝎虎子目光如炬,并不躲闪,反而直直的回视着众人,“我蝎虎子闯荡江湖多年,虽然斗大的字不认识一箩筐,可这‘义’字咋写,我到是记得清清楚楚。”蝎虎子此言一出,玄机子心头一凛。此言不假,事情是明摆着的,这蝎虎子虽然心狂手辣,杀人无数,但却是极重义气的家伙。要不然的话,王老道拉队伍打鬼子,怎么也不能找个反复无常,心无定数的人入伙吧?桀骜不驯的李白脸,又怎么会与蝎虎子结义兄弟?“那……那周青皮的钱又是咋回事?”玄机子还是追问了一句。现在周青皮就在外头给鬼子领道,包围了老爷岭,周青皮又不是蝎虎子他们家亲戚,能随便给蝎虎子送钱?“哼!”蝎虎子冷哼了一声,“草上飞,你和大伙说说吧。”“啊?哦!”草上飞先是一愣,而后转了转眼珠子,“既然当家的发话了,事到如今,我们也没啥要瞒着大伙的。三天前,周青皮派人找上我们鹰嘴岩,说是要借条道过老爷岭,下了一千块大洋的定钱。咱们按道上的规矩,收人钱财,那多大的动静我们自然不能出头。今天晚上听到枪响,咱们还寻思着,这是许当家的带人把周青皮给劫了,打得正热闹。所以,我们才按兵不动。没成想,我们也是吃了周青皮的暗亏,哪知道他是带着鬼子来打老营啊!”《女尊大佬在太子心上撒娇》《塑造异世界》《岳两女共夫》《综漫无限幻想系统》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老版消除星星游戏下载》。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sinospm.com/wapbook/21991_954639.html
老版消除星星游戏下载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