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炸金花无限金币手机版下载 目录共5129章

首页

炸金花无限金币手机版下载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24 8:39

即将更新:第6990章 醒来后

炸金花无限金币手机版下载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sinospm.com

林羽自己也有些无语,连他自己都有些看不起这个何家荣了,这人也太窝囊了吧,被自己老婆看不起也就罢了,自己老婆的手下竟然都敢这样对他说话。“江主任说了,请你出去!”见林羽站着没动,眼镜医生走过来做了个请的手势。林羽也不是不识抬举的人,见人家这么不待见他,也再没说什么,转身出去了。此时江颜已经给孩子注射了镇静剂,孩子瞬间安静了下来,年轻夫妇顿时松了口气,心里认定林羽就是个不懂装懂的傻逼。江颜从针袋中取出一枚毫针,对着孩子小指的关节处各扎了一下,挤出了一些透明的液体,接着摸了下孩子的额头,说道:“一会儿就退烧了。”站在诊所外面的林羽一脸郁闷,有些后悔上了这个年轻人的身,自己是活过来了,但这也活的太窝囊了。想起刚才那孩子的哭声,林羽十分纳闷,一个孩子的哭声,为什么会给自己一种奇怪的感觉呢?突然,他眼前一亮,猛地一拍手,惊道:“那根本就不是人的哭声!”林羽刚说完,诊所里面再次传来了这种怪异的哭声。江颜和年轻夫妇都慌了,原本安静下来的孩子,突然间又剧烈的哭了起来,并且面目狰狞,不停地用手抓挠年轻妇人。“江主任,你快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啊?”年轻妇人一边抓着孩子的手,一边焦急道。江颜面色煞白,不停地用手拍打孩子的后背,安抚孩子,心里慌作一团,刚才明明已经好了啊,怎么突然间又发作了。这时孩子突然停止了哭声,身体剧烈抽搐起来,眼睛翻白,口吐白沫,胸口猛烈起伏,显然有些窒息。江颜脸色更加难看,急忙把孩子抱过来,放在床上平躺,双手叠加按压孩子的胸膛做心肺复苏。一旁的眼镜医生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看这情况,是要出人命啊,恐怕自己也得受到牵连。“江主任,求求你救救我女儿吧!”年轻妇人眼见女儿脸色越来越白,吓得一屁股瘫在地上大哭。“你这个庸医!你到底会不会看病啊!”年轻男子也慌了,一改平静的模样,突然破口大骂,“我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让你陪葬!”江颜额头满是冷汗,不停地给孩子做胸口按压和人工呼吸,但是没有丝毫的作用,孩子双眼紧闭,面色发青,动也不动,眼看要没了生命气息。江颜紧张的手一个劲发抖,她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自己从医这么多年,还从没遇见过这种情况。“老子弄死你!”眼看孩子气息越来越弱,年轻男子瞬间失去了理智,冲上去要打江颜。眼镜医生鼓足勇气上来拉架,但体格太差,被年轻男子一脚踹到了墙角里,随后年轻男子一巴掌朝江颜头上扇去。江颜吓得睫毛一颤,见躲不过去,只能咬牙接受。但预想中的巴掌并没有打来,江颜抬头一看,见男子挥来的巴掌在空中被一只有力的手牢牢抓住。林羽不知何时挡在了她身前。“打人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林羽一把把男子的手推开。“我女儿被这个庸医害死了!”年轻男子红眼指着江颜怒吼,宛如一个要吃人的野兽。“有我在,你女儿死不了。”林羽坚定道。看着神情坚毅的林羽,江颜一时间有些恍惚,内心竟然生出一股莫名的感觉。安全感?怎么可能,这个一无是处的废物怎么可能会让自己产生这种感觉?“好,那你就给我治,治不好老子把你们全弄死!”年轻男子疯了似得大吼大叫。林羽没搭理他,转身探了下小女孩的脉搏。“你干什么!你哪里会治病?”江颜过来拽了林羽一把,低声呵斥道。“一直没告诉你,我以前偷看过你一些医学类的书籍,多少懂一些。”林羽瞎扯道。“胡扯,看几本书怎么可能就会治病!”江颜一边说话,一边已经掏出电话准备打了,虽然她心里知道,来了之后也不过是接一具尸体。她说话的功夫,林羽已经抓着小女孩的脚倒拎了起来,右手四指并拢,大拇指卡在食指第一节,手掌中空,轻轻的在孩子后背拍了两下。“你干什么!”年轻男子怒吼了一声。他话音未落,原本休克的小女孩突然咳嗽了两声,吐出一口浑浊的黑痰,接着再次哭了起来,不过因为长时间缺氧,没什么力气,声音不大,但听起来还是很怪异。随后林羽将她正着抱上来,大拇指在她脖颈内侧稍微按压了一下,小女孩的呼吸瞬间变得顺畅起来。不过小女孩还是不停的哭闹,疯狂的用手抓挠林羽,表情狰狞,似乎带着满满的憎恨。林羽也不躲,眼神定定的望着小女孩,深邃的眼神中闪烁着炙热的光芒,宛如一团火。这是祖上传授玄术道法里的破魂术,练到一定的程度,只需一眼,便能将一些修为低下的孤魂野鬼震到魂飞魄散。林羽现在十分确定,小女孩是被跟自己类似的脏东西上身了,但是显然这个脏东西不像自己一样心善,要置小女孩于死地。虽然现在林羽修为尚浅,但看到林羽眼中的光芒,原本哭闹的小女孩顿时安静下来,眼神里闪过一丝莫大的惊恐。随后她用力的挣扎了起来,从林羽身上跳了下去,快速跑向瘫坐在地上的年轻妇人,一把抱住年轻妇人的脖子,乖巧道:“妈妈,我好了,我们回家吧。”看到女儿恢复正常,年轻夫妇欣喜若狂,三口家抱在一起喜极而泣。江颜悬着的心立马放了下来,有些自责,自己怎么没想到小女孩是被痰噎住了。接着她有些愠怒的看向林羽,这个废物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根本不会医术,就敢逞能,能侥幸治好小女孩,完全是走了狗屎运,要是小女孩有个三长两短,他也得跟着担责。不过她心里多少对林羽有些感激,以往出了事这个废物都往她身后躲,今天竟然为了自己站了出来,可见上次他脑袋确实摔得不轻。“你们女儿暂时没事了,但是我刚才只是治标不治本,要想根治,还得扎几针。”林羽盯着小女孩说道。“不,妈妈,我不扎针,我已经好了。”小女孩看向林羽的眼神带着一丝胆怯。“你瞎说什么!”江颜走过去低声呵斥了他一声,这个废物,不知道见好就收,还真把自己当医生了。年轻男子冷冷扫了林羽一眼,眼里没有丝毫的感激,冷哼道:“还敢让你们治?那我是嫌我女儿活长了。”“你们回去再有什么问题,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林羽微微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自己明明才救了他女儿的命,不感激也就罢了,态度竟然这么恶劣。“操你妈的,你诅咒谁呢!”年轻男子噌的站了起来,作势要动手,年轻妇女赶紧拽了他一把。年轻男子这才压住火气,抱起女儿就往外走,临走前还不忘冷冷扔下一句,“我姐夫是卫生局副局长,你们诊所等着被查吧。”。“没事,我给你开个方子,你回去每日煎服,日一剂,分早晚两次服,吃上半个月,就会有明显好转,不过切忌,服药期间不能碰烟酒。”林羽说着去诊所要了纸笔,给他开了一个方子。“多谢何兄弟,以后有用的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邓成斌接了方子,千恩万谢的走了。其实来的时候他心里还有些没底,但见到林羽一口说出他的症状,便对林羽的医术深信不疑了。“何兄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跟邓局长攀上了关系,以后我们诊所还得多仰仗你美言几句啊。”孙丰赶紧适时的跑过来套近乎,连称呼也变了。他不在乎林羽怎么忽悠的邓成斌,只要他有利可图就行。“当然,还希望孙所长以后多多照顾江颜。”林羽笑道。“没问题,明天我就给江主任涨工资!”孙丰拍着胸口保证。接下来一天林羽继续待在诊所里无所事事,但所有的医生和护士看他的眼神已经跟先前不一样了,随和了不少,而且午饭和晚饭的便当也都给他定了一份。等江颜下班,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一想到马上要见到自己的岳父岳母,林羽心里有些忐忑,毕竟他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家长啊。江颜家位于清海市一处中高档小区,小区绿化率很好,环境很幽静。环境越安静,林羽心跳的就越厉害,感觉跟做梦似得,自己就这么轻易的跟才认识了一天的陌生女人回家,真的好吗?“下车!”江颜见林羽在车上发呆,冷冷的呵斥了一声,林羽急忙下车,跟着她往楼上走。屋内一对中年夫妇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中年妇女烫着卷发,穿着华贵,稍显富态,中年男子则有些瘦削,带着一个金丝眼镜,文质彬彬。这俩人正是江颜的父母,江敬仁与李素琴,俩人都在机关工作,一个处级干部,一个科级干部,稳定体面,凭着早些年买下的几套房产,勉强跻身中产阶级。看到女儿和林羽推门进来,李素琴忍不住冲了林羽翻了白眼,想起两年前逼着女儿跟他结婚,心里就有些懊悔,当时也是一时糊涂,才把女儿推进了火坑。用她老伴的话说,当初就不应该把这个废物从孤儿院领回来,结果毁了他们女儿的一生。“爸,妈……”林羽有些不自然的跟中年夫妇打了声招呼,但是俩人看都没看他。林羽猜的没错,这个何家荣在老丈人丈母娘跟前也没啥地位。“颜儿,上了一天班,累坏了吧,我给你放了水,去泡个热水澡吧。”李素琴走上前替女儿把包挂起来,随后转头看向林羽,没好气道:“你一会儿去帮你爸刷鞋,顺便把地拖了。”“……”林羽内心凌乱,这待遇差别也太大了,怎么说自己今天也是刚出院啊。“妈,他今天刚出院,让他休息休息吧,一会儿我来。”江颜突然开口替他说话。李素琴不由微微一怔,印象中自己女儿好像从没帮这个废物说过话啊,今天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就连沙发上不动声色的江敬仁也不由抬头看了女儿一眼。“这种粗活还是我来吧。”林羽笑了笑,接着往里走去。“你往哪走呢,公用卫生间在那边,哎呦,这是撞傻了吗,笨手笨脚的。”李素琴忍不住埋怨道。“颜儿,我刚给你们换了床垫,可软和着呢,现在家荣醒了,你们俩赶紧给我要个孙子吧。”李素琴压低声音跟江颜说话,但是林羽却听的一清二楚。“咣当!”端着水盆的林羽差点连人带盆栽到地上。这个何家荣废物是废物了一些,但是好在人老实,又是自己亲手养大的,所以李素琴对他也有些感情。虽然跟他结婚有些委屈女儿,但现在木已成舟,她只希望女儿和他能赶快生个孩子,自己和老伴好抱孙子。“妈,这个回头再说。”江颜低着头冷声道。“还回头说,女儿,你们结婚都快两年了啊。”李素琴有些着急道。江颜没再接话,换好鞋转身进了卧室。卫生间里的林羽一边刷鞋一边擦着鼻血,想想江颜精致的脸蛋和魔鬼般的身材,他难免有些心潮澎湃。恐怕任何男人在这种极品面前都把持不住吧,所以他陷入了纠结,睡,还是不睡?睡吧,她毕竟是别人的老婆,不睡吧,现在名义上自己又是她的老公,而且自己要是不出手相助,她和何家荣可能这辈子都要不了孩子了。想想自己生前也是清海市见义勇为的杰出青年,所以最终他决心,助人为乐!忙完后他好好的洗刷了一番,怀着忐忑的心情进了卧室。江颜已经穿着睡衣躺在了床上,地上则打好了一个地铺。林羽微微一怔,抬头看了眼专心玩手机的江颜,见她连解释的意思都没有,禁不住苦笑了起来,怪不得结婚快两年了都没孩子,原来何家荣一直都睡在地上啊。难怪今天自己握江颜手的时候,她有些不自在,可能他俩平日里连手都很少牵。这个何家荣真是太不争气了!林羽遗憾的叹了口气,看来这次没法助人为乐了,只好走过去躺到了地铺上。“关灯了。”江颜冷冷道。“关吧。”林羽竟然有种回到了大学寝室的感觉。接下来的几天林羽一边去探望母亲,一边通过对何家荣身边的人旁敲侧击,终于将这个家伙的信息了解了个差不多。原来何家荣是个孤儿,三岁的时候被李素琴领养了回来,后来长大了就跟江颜结婚了,至于江颜为什么会答应,这点不得而知。通过翻查这个何家荣的手机,林羽发现他的交际网很简单,除了与两个贩卖色情光碟的来往密切之外,几乎没什么朋友。他昏迷了两个月,连这两个贩卖光碟的都没了联系,不过林羽觉得人际关系简单也好,省去了自己很多麻烦。可能血缘关系这种东西真的很奇妙吧,林羽母亲在见到披着何家荣皮囊的林羽后,感觉特别的亲切,也打消了轻生的念头,认他做了干儿子。见母亲的情绪稳定了下来,林羽也放心了不少,接下来要想办法还黄毛那笔钱了,但一时间要想筹到那么多钱,着实有点难度。下午林羽从母亲那回来后,江颜已经回来了,正对着镜子补妆。老丈人和丈母娘也都在家,而且都换了一身比较正式的衣服。“你怎么才回来,赶紧去换衣服,今天你舅舅家新女婿升职,请我们去吃饭。”丈母娘催促道。林羽进屋后江颜已经收拾好了,一身黑色蕾丝露肩长裙,乌黑的头发斜披在肩头一侧,显得性感魅惑,同时又不失大气稳重。林羽看的有些呆住了,绝世尤物,大概说的就是她吧。“你要想不去的话,可以留在家里。”江颜冷声道。“怎么,怕我去了给你丢脸吗?”林羽自嘲的笑了下。“不是。”江颜脸色微微一变,快步走了出去。林羽不是没有眼力见的人,既然江颜不想自己去,他就决定留在家里,但李素琴不同意,怕江颜舅舅那边挑理。。  面前的女人约莫二十七八岁,穿着一件黑色薄呢长裙,长发如花朵般盘在头顶,一张白净的瓜子脸,杏眼桃腮,眉黛弯弯,五官极为精致,充满了少丨妇丨迷人的风韵。那俏丽的面容,典雅的气质,倒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暗自狐疑,仔细辨认,不禁吃了一惊,这漂亮女人,不正是以前我在山救过的少丨妇丨么?少丨妇丨此时也看清楚了我的容貌,忽地愣住了,迟疑着道:“你、你是……?”我也站了起来,轻声的道:“你好,我是叶庆泉,今天刚到管委会报到。”少丨妇丨恍然大悟,放下手里的皮包,脚步轻盈地走过来,伸出右手,微笑着道:“前几天听说要进人,没想到居然是你,真是巧!”我和她握了手,好地道:“你是婉股长?”“叫我婉姐好了。”少丨妇丨莞尔一笑,温柔地道:“伤势怎么样了,都好了吗?”我点了点头,笑着道:“早已经痊愈了。”婉韵寒拉开椅子坐下,有些不好意思地道:“真是抱歉,本来在你养伤期间,应该经常过去看看,可是,那些日子忙着搬家,没有空出时间。”我摆了摆手,微笑着道:“没什么,婉姐,我和徐队已经见过几次面了,他为人很好,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婉韵寒嫣然一笑,抿嘴道:“海龙去接孩子了,一会儿过来,等下一块走吧,去家里认认门,一起吃顿饭。”我笑着摇头,轻声的道:“婉姐,不必客气了。”“一定要去。”婉韵寒抿嘴一笑,又叹了一口气,把目光投向窗外,语气诚恳地道:“次要不是你,我们娘俩真的完了,现在想想都还很后怕。”我笑了笑,把玩着手的签字笔,沉吟着道:“婉姐,你那天的表现很勇敢,本来,我也以为快没希望了,没想到在关键时刻,你有胆量冲去。”婉韵寒秀眉微蹙,像是陷入了沉思当,过了许久,才垂下头,心有余悸地道:“老实说,我当时也很矛盾,怕的要命,可没有办法,那时候也只有拼一下了。”我摸了下鼻子,笑着道:“还好,你要再稍微犹豫一下,可能是另外一种结局了。”婉韵寒淡淡一笑,拿手托住香腮,有些失神地道:“这是我第一次打人,结果,却要了一条人命,前些日子,总在想着这件事情,有时做梦都会惊醒。”我听了,赶忙开导道:“他们都是些十恶不赦的家伙,做了很多坏事,咱们这是正当防卫,你千万别有心理负担。”“那倒是。”婉韵寒点了点头,又望着我,满脸愧疚地道:“不过,害得你受了伤,真是觉得心里不安。”我笑着摆手,语气轻松地道:“没什么,只是歇了几天,我又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说不定因祸得福,今年在机关还能评个先进工作者啥的呢!”“那敢情好!”婉韵寒莞尔一笑,道:“你在资源局工作不是挺好嘛,怎么来开发区了呢?在这里工作久了你会知道,挺没意思的!”我耸了耸肩,微笑着道:“其实都差不多吧,不过既然已经来了,我好好干活呗!”正聊着,这时外面传来几声汽车喇叭声,婉韵寒走到窗边,向外瞄了一眼,轻笑道:“海龙到了,咱们这下楼吧。”“好的,婉姐。”我麻利地收拾了桌的资料,放回档案柜,锁柜门,跟在婉韵寒的身后,一起离开办公室。下楼后,见徐海龙身着警服,领着一个扎着辫子的小女孩,站在路边的警车旁,那女孩见了婉韵寒,忙挣脱了父亲,飞奔着跑过来,咯咯笑道:“妈妈,妈妈,今天在幼儿园,我又得了一朵小红花。”“瑶瑶真厉害!”婉韵寒脸绽放出笑容,拍了拍孩子的后背,努了努嘴,笑着道:“还不快向叶叔叔问好?”小女孩抬起头,满脸迷惑地望着我,把小手放到唇边,小声地道:“叶叔叔,你好呀!”我笑了笑,俯下身子,摸了下小家伙的面颊,轻声问道:“瑶瑶,今年几岁了?”小女孩后退了一步,牵着母亲的衣角,有些胆怯地道:“叶叔叔,我很快到四岁了!”婉韵寒抱起女儿,亲了一口,苦涩地道:“这孩子,见了生人,还有些害怕,次的事情,把她吓坏了,花了好长时间,才算慢慢恢复过来。”我点了点头,又走到警车边,笑着道:“徐队,你好。”徐海龙伸出大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好地道:“小泉,你是来办事的?”婉韵寒打开车门,把孩子放进去,回头笑道:“不是,他调到开发区管委会了,正巧和我一个办公室。”我笑着点头,轻声的道:“从今天开始,婉姐是我领导了。”徐海龙也有些吃惊,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道:“不会吧,怎么这样巧?”“可不是,我也正怪呢!”婉韵寒坐进车子,探头唤道:“海龙,你不是说要抽时间约小泉来家里吃饭么,那干脆今天吧,我烧几样好菜,招待一下咱们家的大恩人!”徐海龙连连点头,笑着道:“好好!小泉,快车吧,我们刚刚搬到新家,你是第一个客人。”“事先没有准备,那我只能空手门了。”我客套了一下,便和徐海龙一起了车,坐在副驾驶位,警车很快驶了出去。去菜市场买了菜,回到徐海龙的新居,婉韵寒回屋换了套衣服,扎围裙,进厨房忙碌起来,没过多久,把丰盛的饭菜摆餐桌。徐海龙拿出了一瓶五粮液,打开后,满两杯,笑容可掬地道:“小泉,来开发区搞招商工作,要把酒量锻炼出来,不然,以后在外面吃不开。”婉韵寒白了他一眼,抿嘴笑道:“哪有这样的说法?”徐海龙却摆了摆手,煞有介事地道:“这是真理,你们开发区管委会的孟主任,不是靠着喝酒才升的官嘛!”婉韵寒吃吃笑了起来,抿嘴道:“小泉,别听他乱说,孟主任哪有那么不堪啊!”徐海龙端着酒杯,和我轻轻碰了一下,仰头喝了一口酒,摸起筷子,笑吟吟地道:“这事儿还真不是瞎说,孟晓林以前在市委办工作,别的本事没有,是因为能喝酒,被领导看。之后提拔成了市委办副主任,专门负责搞接待工作,陪吃、陪喝、陪玩,时间久了,和领导感情加深了,这才调到开发区管委会来,提拔成了主任。”婉韵寒推了他一下,蹙着眉问道:“海龙,你这都是从哪听来的小道消息?”徐海龙嘿嘿一笑,满不在乎地道:“这事儿在咱们青阳不是啥秘密,很多人都知道的。”我点了点头,笑着道:“这很正常,要想干出点事情,一定要搞好人际关系,当然了,光靠溜须拍马,没有过硬的真本事儿,也没法继续干去。”“这话在理!”徐海龙竖起大拇指,表示赞同,又摸着酒杯,摇头道:“我这人干活还行,是和领导关系搞得太僵,不然早转正了,哪会当了六年的副队长。”婉韵寒撇了一下嘴,拿筷子指着桌的红烧鲫鱼,客气地道:“小泉,别光听他说,多动筷子,你徐哥别的毛病没有,是喜欢在喝酒的时候发牢骚,咱别管他。”。“这是午休的地方。”方园长指着一扇关着的纱门说。跟着方园长走进去,杜睿琪看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小小的床、小小的被子、小小的桌子、小小的枕头……就像白雪公主看到七个小矮人的家似的,杜睿琪觉得太吃惊了!床是卡通汽车造型的,被子也是卡通的,一切都是那么可爱!这里的孩子真是太幸福了!参观完了整个幼儿园,方园长把杜睿琪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来,杜老师喝茶!”方园长热情地给杜睿琪端来一杯茶。杜睿琪有点受寵若惊,接过茶杯不好意思地说:“谢谢!”“杜老师觉得我们幼儿园怎么样?”方鹤翩的脸上还是灿烂如花。“太好了!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美丽的幼儿园,就像一个童话世界!”杜睿琪抿了一小口杯子里的水说。“喜欢这里吗?”方鹤翩目光炯炯地看着杜睿琪,似乎要从她的脸上打捞起什么。“喜欢,太喜欢了!”杜睿琪难以抑制自己的兴奋。“想没想过来这里工作!”方鹤翩的眼睛是那么定定地看着杜睿琪,意味深长。“……”杜睿琪顿时睁大了眼睛看着方园长。“没有想过,这里好像离我比较遥远——”杜睿琪不敢看方园长的眼睛,她是一个村完小的教师,和县城最好的幼儿园似乎根本打不上边儿。“呵呵,只要你愿意,我来促成这个事情!”方鹤翩开门见山地说。“这……我当然愿意,能来这里工作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杜睿琪感觉自己真的是在做梦。“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来负责你的调动!”方鹤翩拍了拍杜睿琪的肩膀说。两人正说着,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年轻男子,高高瘦瘦的,显得有些弱不禁风。“妈。”男子对着方鹤翩叫了一声。“志华,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下,这是杜睿琪老师。这是我儿子丁志华。”方鹤翩站在杜睿琪和丁志华之间。“你好!”丁志华走过来握住了杜睿琪的手。“你好!”杜睿琪有些怯怯地说。“你们聊着,我有点儿事。”方鹤翩站起来朝外面走去。房间里只剩下杜睿琪和丁志华两个人,杜睿琪顿时有些窘迫起来,不知该怎么办?只得端起茶杯喝水。“听说杜老师的课上得很不错,真想去听一听。”丁志华打破了沉默。“方园长夸奖,我觉得自己还有很多不足。”杜睿琪有些不好意思。“杜老师是在哪个小学教书?”“画眉镇杜家庄小学。”杜睿琪始终不敢直视丁志华的眼睛。丁志华却是一直盯着杜睿琪看着。这个姑娘还真的像妈妈所讲,不是很标致,但是很耐看,而且是越看越好看的那种。尤其是她全身散发出来的那股朝气,让人感觉很舒服,和他之前交往的那些女孩很是不一样。“杜老师下午有空吗?要不我陪杜老师去外面逛逛?”丁志华说。“谢谢,我下午还要赶车回学校去,对不起。”杜睿琪不知方园长这样安排究竟是何用意。难道是……想到这个有可能的后果,杜睿琪心里顿时紧张起来。杜睿琪站起来往外走,刚走到门口,正好方园长从走廊的那头走过来。“方园长,我想先回去了。谢谢你!”杜睿琪说道。“好,那让志华送一下你吧。志华,你送杜老师回教师进修学校去。”方鹤翩对丁志华说。丁志华跟着杜睿琪往外走。杜睿琪觉得很别扭,两人之间没有什么话题,就这样走着很尴尬。丁志华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杜睿琪聊着,但是杜睿琪都提不起兴趣。眼看就快到教师进修学校的门口了,杜睿琪停下来,说:“我到了,谢谢你!”“杜老师下次过来可以到我单位去喝茶,我在县广播电视局上班。”丁志华说。“好的。”杜睿琪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坐上了开往画眉镇的公共汽车。一路上,杜睿琪都在琢磨着方鹤翩的话,为什么要给自己搞调动?为什么又要让丁志华出现在办公室?难道把自己调过去,是为了她的儿子丁志华?可是按丁志华的条件,找一个像自己这样的乡村老师应该是很容易的,为什么偏偏要看上我?杜睿琪闭上眼睛,眼前尽是丁志华和方鹤翩的样子。本来这趟进修学习让杜睿琪觉得自己好像插上了翅膀的小鸟,感觉就要飞起来似的,可是想到这背后的事情,杜睿琪的心里却很难平静。再加上前不久家里发生的那件事情,杜睿琪迫切想走出杜家庄,走进县城里的渴望更加强烈了!现实告诉她,留在杜家庄,她丝毫不能改变家里人的命运,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的家人!只有走出去!可是,自己走了,朱青云怎么办?方园长能出面动用她的关系为自己搞调动,这里面一定不会很简单,如果不是为了自己的儿子丁志华,她犯得着这么做吗?可是这个丁志华在杜睿琪眼里,却丝毫没有吸引自己的一点魅力。人长得不赖,可就是感觉缺少了点什么。而且自己和朱青云已经感情很深了,难道能说断就断?想到这些,杜睿琪感觉心里很乱。生活还在继续,杜睿琪每天照例上课,和朱青云也一如既往地好着。只是心里总有个疙瘩似的,不捅它似乎不存在,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方鹤翩和丁志华的脸就会出现在眼前,想走出杜家庄的愿望就会是那么的强烈!大概过了一个月左右,校长通知杜睿琪去余河县一小听课,说是县教研室点名叫去的。杜睿琪来到余河县第一小学,发现原来是学校的开放日。观摩活动结束后,教研室主任李良田把杜睿琪留了下来。两人聊了一会儿观摩课的话题,李良田突然问道,“上次见过方园长的公子,你觉得怎么样?”“挺好的!”杜睿琪心里思忖了一下,笑着说。“呵呵……”李良田听杜睿琪这么说,爽朗地笑了起来,“杜老师啊,不瞒你说,我这个老同学找媳妇的眼光可高着呢!这个县城里,多少女孩子愿意嫁给丁志华啊,可是方园长就是看不上。你啊,是她唯一看上而且十分喜欢的人,更关键是志华上次见了你之后,感觉非常好。杜老师,机不可失啊!你也知道,方园长就这么一个儿子,女儿已经出嫁了,嫁给了余河县一中校长姚天明的儿子,那也是家大业大的主啊!方园长的爱人是县广播电视局的副局长,这样的家庭条件可是难挑第二个啊。”杜睿琪笑了笑,没有言语,这些她也早就知道了。这样的家庭条件,朱青云是无法和丁志华相比的。“方鹤翩跟我说,过两年她也要退休了,现在幼儿园的副园长一职一直空着,她就是在等合适的时机提一个自己需要的人上来。这样她就可以顺利交接了。你要是嫁给丁志华,前途无量啊!”李良田意味深长地说。原来方园长是想调自己过去接她的位置啊!杜睿琪心里更是无法淡定了!,“没事,我给你开个方子,你回去每日煎服,日一剂,分早晚两次服,吃上半个月,就会有明显好转,不过切忌,服药期间不能碰烟酒。”林羽说着去诊所要了纸笔,给他开了一个方子。“多谢何兄弟,以后有用的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邓成斌接了方子,千恩万谢的走了。其实来的时候他心里还有些没底,但见到林羽一口说出他的症状,便对林羽的医术深信不疑了。“何兄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跟邓局长攀上了关系,以后我们诊所还得多仰仗你美言几句啊。”孙丰赶紧适时的跑过来套近乎,连称呼也变了。他不在乎林羽怎么忽悠的邓成斌,只要他有利可图就行。“当然,还希望孙所长以后多多照顾江颜。”林羽笑道。“没问题,明天我就给江主任涨工资!”孙丰拍着胸口保证。接下来一天林羽继续待在诊所里无所事事,但所有的医生和护士看他的眼神已经跟先前不一样了,随和了不少,而且午饭和晚饭的便当也都给他定了一份。等江颜下班,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一想到马上要见到自己的岳父岳母,林羽心里有些忐忑,毕竟他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家长啊。江颜家位于清海市一处中高档小区,小区绿化率很好,环境很幽静。环境越安静,林羽心跳的就越厉害,感觉跟做梦似得,自己就这么轻易的跟才认识了一天的陌生女人回家,真的好吗?“下车!”江颜见林羽在车上发呆,冷冷的呵斥了一声,林羽急忙下车,跟着她往楼上走。屋内一对中年夫妇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中年妇女烫着卷发,穿着华贵,稍显富态,中年男子则有些瘦削,带着一个金丝眼镜,文质彬彬。这俩人正是江颜的父母,江敬仁与李素琴,俩人都在机关工作,一个处级干部,一个科级干部,稳定体面,凭着早些年买下的几套房产,勉强跻身中产阶级。看到女儿和林羽推门进来,李素琴忍不住冲了林羽翻了白眼,想起两年前逼着女儿跟他结婚,心里就有些懊悔,当时也是一时糊涂,才把女儿推进了火坑。用她老伴的话说,当初就不应该把这个废物从孤儿院领回来,结果毁了他们女儿的一生。“爸,妈……”林羽有些不自然的跟中年夫妇打了声招呼,但是俩人看都没看他。林羽猜的没错,这个何家荣在老丈人丈母娘跟前也没啥地位。“颜儿,上了一天班,累坏了吧,我给你放了水,去泡个热水澡吧。”李素琴走上前替女儿把包挂起来,随后转头看向林羽,没好气道:“你一会儿去帮你爸刷鞋,顺便把地拖了。”“……”林羽内心凌乱,这待遇差别也太大了,怎么说自己今天也是刚出院啊。“妈,他今天刚出院,让他休息休息吧,一会儿我来。”江颜突然开口替他说话。李素琴不由微微一怔,印象中自己女儿好像从没帮这个废物说过话啊,今天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就连沙发上不动声色的江敬仁也不由抬头看了女儿一眼。“这种粗活还是我来吧。”林羽笑了笑,接着往里走去。“你往哪走呢,公用卫生间在那边,哎呦,这是撞傻了吗,笨手笨脚的。”李素琴忍不住埋怨道。“颜儿,我刚给你们换了床垫,可软和着呢,现在家荣醒了,你们俩赶紧给我要个孙子吧。”李素琴压低声音跟江颜说话,但是林羽却听的一清二楚。“咣当!”端着水盆的林羽差点连人带盆栽到地上。这个何家荣废物是废物了一些,但是好在人老实,又是自己亲手养大的,所以李素琴对他也有些感情。虽然跟他结婚有些委屈女儿,但现在木已成舟,她只希望女儿和他能赶快生个孩子,自己和老伴好抱孙子。“妈,这个回头再说。”江颜低着头冷声道。“还回头说,女儿,你们结婚都快两年了啊。”李素琴有些着急道。江颜没再接话,换好鞋转身进了卧室。卫生间里的林羽一边刷鞋一边擦着鼻血,想想江颜精致的脸蛋和魔鬼般的身材,他难免有些心潮澎湃。恐怕任何男人在这种极品面前都把持不住吧,所以他陷入了纠结,睡,还是不睡?睡吧,她毕竟是别人的老婆,不睡吧,现在名义上自己又是她的老公,而且自己要是不出手相助,她和何家荣可能这辈子都要不了孩子了。想想自己生前也是清海市见义勇为的杰出青年,所以最终他决心,助人为乐!忙完后他好好的洗刷了一番,怀着忐忑的心情进了卧室。江颜已经穿着睡衣躺在了床上,地上则打好了一个地铺。林羽微微一怔,抬头看了眼专心玩手机的江颜,见她连解释的意思都没有,禁不住苦笑了起来,怪不得结婚快两年了都没孩子,原来何家荣一直都睡在地上啊。难怪今天自己握江颜手的时候,她有些不自在,可能他俩平日里连手都很少牵。这个何家荣真是太不争气了!林羽遗憾的叹了口气,看来这次没法助人为乐了,只好走过去躺到了地铺上。“关灯了。”江颜冷冷道。“关吧。”林羽竟然有种回到了大学寝室的感觉。接下来的几天林羽一边去探望母亲,一边通过对何家荣身边的人旁敲侧击,终于将这个家伙的信息了解了个差不多。原来何家荣是个孤儿,三岁的时候被李素琴领养了回来,后来长大了就跟江颜结婚了,至于江颜为什么会答应,这点不得而知。通过翻查这个何家荣的手机,林羽发现他的交际网很简单,除了与两个贩卖色情光碟的来往密切之外,几乎没什么朋友。他昏迷了两个月,连这两个贩卖光碟的都没了联系,不过林羽觉得人际关系简单也好,省去了自己很多麻烦。可能血缘关系这种东西真的很奇妙吧,林羽母亲在见到披着何家荣皮囊的林羽后,感觉特别的亲切,也打消了轻生的念头,认他做了干儿子。见母亲的情绪稳定了下来,林羽也放心了不少,接下来要想办法还黄毛那笔钱了,但一时间要想筹到那么多钱,着实有点难度。下午林羽从母亲那回来后,江颜已经回来了,正对着镜子补妆。老丈人和丈母娘也都在家,而且都换了一身比较正式的衣服。“你怎么才回来,赶紧去换衣服,今天你舅舅家新女婿升职,请我们去吃饭。”丈母娘催促道。林羽进屋后江颜已经收拾好了,一身黑色蕾丝露肩长裙,乌黑的头发斜披在肩头一侧,显得性感魅惑,同时又不失大气稳重。林羽看的有些呆住了,绝世尤物,大概说的就是她吧。“你要想不去的话,可以留在家里。”江颜冷声道。“怎么,怕我去了给你丢脸吗?”林羽自嘲的笑了下。“不是。”江颜脸色微微一变,快步走了出去。林羽不是没有眼力见的人,既然江颜不想自己去,他就决定留在家里,但李素琴不同意,怕江颜舅舅那边挑理。《精短小叙》《林风徐来》《岳两女共夫》《赛玄奥特曼》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炸金花无限金币手机版下载》。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sinospm.com/wapbook/34692_968617.html
炸金花无限金币手机版下载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